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临时制海权(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临时制海权(续)

小说: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作者:中悦 更新时间:2018/5/3 19:11:19

碰瓷编队护送4条空轮船南下,日军淞沪舰队认为船上还有部分军火,要到浙江沿岸港口卸货后就近运交淞沪国军,因此努力拼凑一支截击分队开出长江口。截击碰瓷编队要求火力强航速快,还要有反潜能力,这让永野修身相当犯难。三隈中雷受到重创,快速巡洋舰只剩最上一条,只得把刚起复舰艇里航速最高的木曾号巡洋舰拿上去,只有20节,跟不上最上,战术想定是木曾正面截击,最上高速迂回。反潜能力就是想将就也拿不出船来,永野踌躇半晌,还是确定护卫三航母的先进驱逐舰不能动,护卫长江口战列舰修复工程场的先进驱逐舰也不能动,只能命令赤城三航母南下与长江口工程场并到一处抱团反潜,再命令钱塘江的3条水茑型驱逐舰经杭州湾北上与两条巡洋舰会合,以其不算先进的声呐装置担任反潜。

既然是我要南下,走哪里由我说了算,碰瓷编队挑深水区精心选择航线,让水茑三舰旧式声呐更难做。信用号潜伏在80多米深的水下,离一条大船团被击沉的5千吨级运输船有千米距离,打开被动声呐,听着千把吨的3条水茑开着主动声呐慢慢通过,颜艇长不相信水茑的陈旧声呐能区别出本艇与海底噪声回波,静候驱逐舰的声呐兵受到那条5千吨沉船的吸引。

先听到沉船处上方扑通扑通地投下来十几颗水雷,然后是震耳欲聋的水下爆炸,水茑两舰又转了两圈,然后边搜索边远去。接着,后面传来高速螺旋桨声,是两条大家伙来了。距离1500米,掐准时机,颜艇长命令:“上浮到潜望镜深度!”

信用号上浮待机,潜望镜里木曾以20节航速意图正面拦截我编队,最上号在木曾后面,但已转舵以30节航速向西北快速迂回过去. 信用号艇首指向木曾号巡洋舰,在1000米距离艇首4管依次发射,调转艇尾对敌,2尾管瞄准待发,

两雷击中木曾,5800吨的轻巡洋舰挨上2枚533毫米本来也差不多了,加上剧烈爆炸震开起复时修补的上次破洞,木曾迅速向右倾斜,

前面的水茑3舰犹豫了一下,最上编队指挥官见部大佐认为前有战例表明敌潜艇至少有两艘,严令水茑1、3号前导搜寻反潜,遂行主要任务,水茑2号返回木曾周围搜寻敌艇并实施救援。

水茑型虽有声呐,却是老舰,航速不过22-23节,气喘吁吁自前方返回时,信用号已转舵东东北潜出去几千米,取得与面向南南西搜索的日舰声呐方向瓣南辕北辙的效果,水茑2绕圈子搜索一遍没有收获,认为救援场“安全”,木曾号已翻覆露出船底的牡蛎壳子,附近海域鲨鱼出没,曾在第三师团覆没场吞掉不少日本兵,时间不等人,立即开始打捞落水水兵,信用号不打落水狗了,开出去8千米即冒险浮出水面,以18节航速向北开去,

这时的双方阵势,碰瓷编队南下,碰瓷一马当先开在前面,其右前方有欧21号以潜望镜深度6节航速开进,跟在碰瓷后面3千米的是一列4条轮船,航速15节,所以欧21以潜望镜深度临敌后,航速差使后面的舰船不断缩短距离,编队指挥官林诚举着望远镜观察喷吐黑烟快速逼近的最上号巡洋舰,下令船队减速到6节,左舵30度,

碰瓷编队前方,以2条水茑为前导的最上编队正从南南西方向斜切拦截,航速受水茑的限制,最上空有35节的最高速,却不敢超到23节的反潜驱逐舰前方,见部大佐看到敌舰向东转过一个角度,认为敌舰是想发挥舷侧全部火力,也就是以右舷齐射打出他的10管5吋炮,若是这样,最上的15管6吋炮只能发射前部的9管,打了折扣,但仍然占有相当优势,再加上2条水茑的一共6管120炮可向前方发射的4管,火力优势不容置疑,荷兰舰长既然想拼炮,那就拼吧!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最上编队的右侧背也就是东南方向,信用号正以浮航18节的速度急急开来。信用号浮航速度也比最上编队低5节,但一为斜切一为直进,这样开下去的话,双方距离不会缩小。但是最上编队接敌后必然要与碰瓷保持适当距离,以发挥6吋炮有效射程大于5吋炮的优势,且会向右转过一个角度与碰瓷平行开进,发挥全部舷侧火力,航速也会下降到与碰瓷相应,这时信用号就能慢慢缩小距离。颜正清的计算还不止于此,他知道白天在8千米距离浮航仍有可能被敌舰发现,那时敌前导两条水茑可能会分出一条掉头南下拦截,这会减少碰瓷正面遭遇的拦截兵力,最上有12管610毫米鱼雷发射管,其氧气鱼雷可以在50节航速上打20几千米,但大白天的远距发射鱼雷效果很差,可以轻易避过,最上为了保持炮火射程,也不会像驱逐舰那样冲锋逼近,可是水茑就不一样了,它们完全可以用其舰首2-3管鱼雷管冲到近距离发射533口径鱼雷,对碰瓷和后面的货轮都是严重威胁,此时欧21在碰瓷右后方也就是最上编队的后面,潜望镜航速只有6节,即便碰瓷降低到6节,欧21也无法缩短距离,吸引水茑回头,只能靠本艇了。

迅速估量一下面前的局势,颜正清果断下令105毫米甲板炮在接近最大射程上开炮轰击最上,你还没看见我,真是太笨了,开炮这么大动静,看见了吧?

几发105毫米炮弹在最上右舷外炸起一道道水柱,逐渐逼近巡洋舰,

最上这回看了个真切,敌潜艇在侧后8千米!见部大佐急令3管右舷尾炮轰击潜艇,命令水茑3号掉头返回,命令水茑2号暂中止救援,开向东北方夹击敌艇,驱逐舰前后二对一夹击,潜艇跑不掉了吧!

一架桑德兰水上机施施然飞临木曾救援场,利用老式日本驱逐舰防空火力薄弱的缺陷,对着刚刚起锚还没提起航速的水茑2号投下全部3颗500磅(225公斤级)炸弹,命中一颗,近失一颗,登时把薄皮驱逐舰炸得烈火浓烟翻卷,舷侧破裂进水,一时间忙于自救,提不起航速来,

碰瓷在最上进入射程后,忍受着6吋炮弹小树林子般的水柱,4管炮跟最上对轰,其它射界合适的6管5吋炮全部拿出来,轰击已抄到左前方的水茑1号,

水茑1号自知120炮不敌,一面开炮还击,一面全速冲近到鱼雷有效射程,对于巡洋舰这类目标,怎么也得2千米以内才可能让对方躲不开,从8千米到3千米,水茑一号连连中弹,5吋穿甲弹打薄皮驱逐舰略有富余,多发命中弹炸毁了水茑一号前主炮,一发近失弹让驱逐舰舷侧进水,但仍未能阻止其冲锋,

碰瓷开起避雷折线,不断变化的射界中,集中能打的6-8管5吋炮轰击水茑一号,同时林诚命令后面跟随的各运输船掉头全速回航,先拉大距离再说。

2500米,烈火浓烟中的水茑一号忍不住射出第一批鱼雷,未能命中按流水噪声随机折线开进的巡洋舰,自己却又挨一发水线下的,穿甲弹打进侧舷爆炸,在水线下开出一个洗脸盆大小的破洞,海水喷射般涌进,驱逐舰航速锐减,使得碰瓷命中率继续提高,一连三发炮弹炸毁了舰首鱼雷管和深弹机,给这匹恶狼拔了牙。

碰瓷自己的日子也不好过,最上始终保持5-6管炮打信用号,以大半炮火攒射碰瓷,看到对手以主要火力打水茑一,见部大佐命令继续拉近距离,在6-8千米集火射击,碰瓷虽然不规则折线开进,但航速控制得很低以免过早让迎面的驱逐舰进入鱼雷射程,这样一来,最上仍有一定命中率,多发6吋穿甲弹击中碰瓷,把运输舰底子的薄皮船轰出一处处圆桌般大小的破洞,黑烟裹卷着火焰从里往外喷卷而出,两门5吋炮被毁,电台天线炸断,电讯室中弹炸毁,一根烟囱炸塌,右舷一门机关炮折着跟头飞上半空,长臂吊中弹,水线下也被击中3发,但应该进水侧倾的三发水线下命中虽然炸出大洞,海水却被泡塑夹层阻挡,让损管队堵漏变得容易,碰瓷仍能保持正常姿态,也没有损失航速。林诚命令2管炮打水茑一,集中其余6管跟最上对射,也击中了规则折线开进的最上多发,5吋穿甲弹仍能穿透最上级巡洋舰大部分装甲,给这条日本淞沪舰队硕果仅存的快速巡洋舰造成不小伤害。

信用号一边发射甲板炮一边折线开进,仗着水面露出部位很小对方命中不易,坚持缩短距离,颜正清明白只要一弹命中就能炸毁潜艇,但相信对手没有计算机辅助射击指挥仪,要想打中自己实在是低概率事件,咬牙开近到5千米,就以定深零射出2发鱼雷,

两道白色泡沫向着最上号疾冲,定深零的意思就是让小鬼子看清楚鱼雷航迹,果然,巡洋舰急忙转舵规避,远远地把两枚鱼雷甩到尾后,这样一来,最上的射击瞄准就被打乱了,规避鱼雷属于临时机动,不同于规则的避炮折线,

从5千米到3千米,信用号不断发射鱼雷,打乱最上号的射击,让已遭相当创伤的碰瓷获得喘息之机,

碰瓷转舵回驶,以尾部各炮继续轰击水茑一,航速渐渐提高到20节,看上去是要迅速脱离战场,

见部大佐怎么肯放过受伤的对手,最上号也掉头回驶,保持20节同步,炮火紧盯碰瓷不放,

碰瓷牵扯着最上进入后面急急追赶的欧21射程,欧21不敢浮航,以水下6节的航速本来对赶上目标已觉没有可能,突然潜望镜中发现目标竟然掉头凑了过来,艇长大喜过望,急忙命令发射艇首3发鱼雷。

急切之下,鱼雷发射早了。最上几乎是舰首对准欧21,鱼雷命中率本来就低,近3千米的距离,让眼睛贼贼的日军观察手近距发现鱼雷航迹,最上号急打左舵堪堪避过,见部大佐以为中了荷兰潜艇的伏击,看出西西北和南面两条敌潜艇呈垂直攻击,也就是说无论哪个航向总有较大的舷侧被弹长对着敌方潜艇,为今之计,只有趁两艇距离尚远,冲过去!

最上号发疯般地开出35节最高速,舰首劈开巨浪,如一条海上白练,从欧21、信用号两艇之间钻了过去,由于电讯室已被炸坏,接近水茑2时,见部以灯光加旗语命令水茑2停止追击仍回到木曾沉没场实施救援. 距离水茑3过远,只能挂出旗语:“跟随我”。

最上编队夹着尾巴跑了。碰瓷无线电室和天线都被炸坏,林诚只能以旗语遥遥地与信用号联系,一面开回去收拾水茑1,最后把这条倒霉蛋击沉时,发现北面的运输船队又掉头开回来了,心知信用号颜指挥官已实施超越指挥,用无线电直接给船队下达了命令。于是让观察手以望远镜注意看信用号甲板,过了好一阵子,通讯官报告信用号命令全体迅速通过长江口外海,到浙江台州海门港修整。

原来,信用号的鱼雷几乎打光了,要从碰瓷上续弹的话,就要找个安全的地方,此时碰瓷已被创严重,且收到情报:长江口内,几条日军低速的老旧战舰在一队旧式驱逐舰的保护下正蠢蠢欲动,似要开出长江口截击。时机宝贵,不容恋战。

民国时期浙东三大港,宁波港靠北,离杭州湾日军舰队较近,温州港则偏南,较远,于是颜指挥官选择了台州海门港。历史上,抗战时期海门港曾跃居浙江第一大港。1941年4月,宁波港被日军占领,航运中心南移至台州海门。当时宁海县属台州,是宁波港进入后方的第一道关口。自宁波、奉化沦陷后,经由宁海往来的货运日益频繁,据1944年1月24日瓯海关呈总税务司5748/607号函称:“由宁(波)、奉(化)沦陷区每日行经宁海的肩挑人夫,数以千计”,所运货物“多为棉花、棉布、颜料、土药材及其它日用杂货。”大部分货物经临海两头门,直接运至灵江钓鱼亭,南渡椒江,直达海门港。1944年夏,温州港也沦陷。浙东宁波、台州、温州三大港口,已经沦陷两个,海门港成为“大宗沦陷区物资及内地土产出入惟一的吞吐口岸,市面转趋繁盛(《民国三十四年三月二日海门支关G字第一号公函》)。”1942年第二季度瓯海关临海分卡所征收的进出口税和战时消费税,占当时全省税收的百分之六十。可见当时的海门港已成为浙东惟一的对外港口和联系大后方的主要通道。

两昼夜后,碰瓷编队和信用号全体开进海门港,抓紧修补整备。

8

临时制海权(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