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对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对刀

小说: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作者:中悦 更新时间:2018/5/8 19:30:57

海军调走280轨道炮的要求,被陈诚一口拒绝。并且,换给的一列10吋前膛轨道炮车也被笑纳,立即投入笕桥反击战。

日军第10、12师团9月下旬登陆杭州后,双方反复拉锯,伤亡巨大。

只靠原来的杭州保安总队和川50军等部,是守不住杭州的。但是雁翎师打出了一个宝贵的迟滞,两三天内,从浦东守备区绕道苏州-太湖西侧到达杭州的增援兵力有李玉堂的第3师(二期调整师)、黄杰的第2师(一期调整师)、李延年的第9师(二期调整师)、戴笠的忠义救国军佘山旅(8千人)、吉章简的上海保安总团(3个团,1万人)、从钱塘江南绕过来的宁波保安总队1万人和从内地调来的上官云相第11军团的33师(马兴贤)、34师(刘培绪)共2万人以及从四川跋涉而来的杨森20军的第135师(夏炯),高昌庙基地的新作——大口径铁道炮,也是那时候调来的。

得到钱塘江沿岸炮舰的支持,日军开辟登陆场相对顺利。随后,第10师团主攻方向指向杭州城站(民国时杭州人对杭州站的称呼);第12师团攻击轴线为彭阜-笕桥,经一昼夜激战,久留米联队攻占彭阜,师团主力在沿江炮舰8-9 千米有效射程内攻占笕桥,随即遭黄杰第二师的反击。钱塘江上,日军扫字级扫雷舰和丙型浅水运兵舰都装有较旧的120炮,有效射程可以够到笕桥,但不能打到黄杰的攻击出发阵地,其它舰艇的8厘米炮、3吋炮和6厘米炮有效射程不过3-6千米,够不到笕桥。在双方交织的作战区域,沿江炮舰并不敢使用最大射程,否则炮弹没准,不知道炸着谁。扫字级每条上装有2-3门120炮,有的装3吋炮,丙型则每艘装一门120炮,但是50几条的丙型运兵舰大部来往输送后续装备和补给,仍保持十几二十条在杭州江岸,给守军造成很大威胁。第二师的冲锋队形遭到120炮的重大杀伤,攻击部队前赴后继,主攻团过半连排级干部牺牲,战士们嗷嗷叫着终于冲进鬼子阵地,这时120炮就不敢打了,日军刚占笕桥机场,也没来得及修筑工事,守军原工事的射击孔大部分是反方向的,第二师主攻团以千余人的伤亡,用刺刀和手榴弹击溃日军一个大队,夺回笕桥机场。

日军次日集中舰炮再夺笕桥,并且把第12师团炮兵也拉了上去,炮击守军可能的反冲锋部队集结地,第二师猝不及防,主攻团在出发阵地即遭杀伤,一时发生混乱,反攻迟至中午未能组织起来。这时,杭州西侧铁路支线上的280铁轨炮发言了,在潜伏炮校组的指引下,效力射一炮下去就炸飞鬼子一个炮中队,一顿炮火覆盖,日军炮兵联队慌忙套上牲口撤退,280毫米炮弹像长了眼睛一样追着山炮队打,一门门3吋山炮散成了零件,最后跑回去的炮没剩下几门。这几门炮也不是不能彻底消灭,问题是280铁轨炮太忙了,十几个地方呼叫火力,首先是城站拉锯战。

城站地处杭州城中心地带,炮击必须精确,双方反复争夺把城站打成了血肉磨坊,鬼子每次以舰炮轰击支持2-3个中队的兵力攻进城站,李玉堂的第三师每次反击也是上一个营左右兵力,呼叫280炮几炮下去鬼子一两个中队就炸没了,没死的有的震晕,有的活埋在废墟下面,国军反击相对代价较小。

日军对笕桥机场势在必得,倒不是为的多一个陆上机场,而是解救德清第二师团必须打通笕桥,再北上依次攻克半山-沾驾桥-塘栖-雷甸,才能打到德清,沿途不过30公里,国军层层设防不许日军前进一步,日军第12师团则在柳川平助严令下拼命向北攻击推进。这时,陷于重围之中的德清岗村宁次战斗群已经快支撑不住了,陷于日军四面围攻的第18军也快支持不住了,谁先解决掉对方被围部队,即可腾出兵力来打赢其它方向。

第12师团已经打残两个联队,这时候炮兵联队又给端掉,山田乙三师团长立即感到不妙。笕桥之前,有沿江舰炮提供火力支援,笕桥往北,舰炮够不到,全靠陆上炮火。山田乙三只得拉下脸来给柳川发电请求增派炮兵,并一再要求空军必须炸毁中国人的铁道炮。

上海派遣军方面不断要求杭州方向的空军飞过去轰炸中国海军新生舰艇,第10军配给的航空兵本已捉襟见肘,能够挤出来的轰炸机不过十几架,侦察机反复侦查发现了轨道炮位置,但轰炸机在十几架战斗机的护航下飞过去再找,轨道炮不在了。

轰炸机沿着铁路飞行,杭州一带铁路支线、岔道很多,好不容易找到铁道炮了,立即俯冲轰炸,

铁道炮列车打上来密如骤雨的弹丸,一节车厢顶上装有一部环转弹管,旁边两节装了几部机关炮,

6架战机被击落后,机群躲到较高高度扔下去所有炸弹,此时机群指挥官已不求炸中目标,只求不要再损失宝贵的飞机了。没想到瞎猫碰上了死耗子,高空轰炸偏偏有一弹命中,机群指挥官眼看着火球裹卷着粗大的炮管飞散开来,如释重负,马上命令返航。

不过,炸毁的却是个伪装铁道炮车。炮管是粗大木柱涂上黑灰色做的,炮架钢构都是木结构的,列车连火车头都开走了,只有防空火力是真的—— 一座环转弹管阵,几门机关炮。日寇这次实在是走了狗屎运,6架飞机换了一座弹管阵两门机关炮2节车皮。这样的伪装炮车也是诱敌防空列车有好几列,沿着几条支线散布,日机沿着任何一条铁路线找准能找上一列,真炮车却躲出去很远,覆盖上草木伪装,看上去像是一溜草木茂密的山丘。日机从嘉兴机场飞来,躲不过机场附近潜伏观察哨的眼睛,沿途又经过多个防空观察哨,280炮车早一步得到报告立即开走、上伪装,如此反复几回,日机付出十几架的损失跟防空车死磕,却一直没伤着280轨道炮的真身。

在损失了一个半联队之后,柳川平助意识到夺取杭州城将代价巨大,且不具备紧迫的意义。于是命令第10师团留一部继续攻城以牵制国军兵力,抽出两个联队和炮兵联队加强到笕桥方向。

杭州守军也损失很大。城站争夺战中,李玉堂的第三师损失过半,南城区巷战,李延年的第9师和戴笠的忠义救国军佘山旅伤亡了三千余人,川50军在反击登陆场时已遭受严重损失。第10师团抽走部分兵力后,杭州城内巷战陷入僵持,日军占领小半个城区,无力扩展进攻,国军几次反击都受到钱塘江日舰打击,损失很大却进展艰难。

铁道炮屡次大展神威,陈诚依之为守城重器,见江上日舰猖狂,就亲自去问炮车长:能不能炮击江上日舰?炮车长一口答应,说这炮本来设计是攻舰的,也带了10发反舰穿甲爆破弹。当日傍晚,夕阳照射下江面金光粼粼,隔着30公里,280炮车以江边参照物定位试射第一发,落点距一艘扫字级舰200多米,根据江边校正哨的无线电话报告,第二发即打出近失,江上日舰急忙拔锚起航,这时第三发准确命中,登时把舰桥炸烂,接下去一炮接一炮直到把穿甲弹打光,扫字223号后半截坐进江水,舰内弹药爆炸连连,眼见得不行了。

陈诚很高兴,又命令轨道炮轰击第10师团炮兵联队,勉励炮手们说,只要再干掉这个炮兵联队,鬼子打到笕桥以北就没炮了。为了勉励士气,自己登上炮车,只是按照炮车长苦劝,戴上了防护耳罩。

这时候海军商量要调走280炮弹,陈诚怎么肯放,先扣下那列来换的10吋前膛铁道炮车,再留下全部280炮弹,一颗也没让海军拉走。

10

对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