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错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错刀

小说: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作者:中悦 更新时间:2018/5/14 23:09:33

临近9月底,杭州守备区中日两军陷于胶着。陈诚和柳川平助都在酝酿一次突破,陈诚的突破方向是一举解救出第18军,不能再拖,否则土木系的基本部队将全军覆没;柳川的突破方向仍是余杭,以求打通第二师团余部,包围并歼灭中国军麋集于杭州的10个师。

为解救第18军,陈诚尽一切可能凑集兵力,先后调到石门-练市-乌镇正面的有:李觉的第19师,戴嗣夏的暂46师,冯兴贤的第33师,新建第50师(师长张琼),杨文瑔的第198师,巫剑雄的第154师和高鹏云的第105师。

上工师装甲团索团长接到杭州守备区的直接命令时,暗暗叫苦不叠,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怕的就是越级瞎指挥,结果偏偏就来了。命令要求装甲团和上工师一旅的机械化部队突1团、突10团、摩步12团和机动车牵引的重炮1团都加入练市-乌镇-濮院方向的北-西北方突击,与调集到石门-州泉的各步兵师由西向东的进攻一起,从三个方向对桐乡向心攻击,打破对18军的包围。该部署与上工师庞师长的预案相比,打法僵硬、缺乏全局观,打赢了也是一场惨胜,不能起到扭转杭州守备区整体战局的作用。

装甲团先前从庞师长那里受领的任务是,与上工师突1团、突10团、摩步12团和重炮1团一起,保持在州泉-新市以西、塘栖-雷甸以北隐蔽待机,当日军三个师团突破余杭向德清方向进发时,对日军侧翼展开突然猛烈的袭击,发扬机械化部队的火力优势和速度优势,给旷野上无工事依托的日军以最大杀伤,上工一旅的各步兵团跟进攻击,同时,主动撤到余杭两厢的部队将两面夹击收复余杭,准备对日军关门打狗,即便不能恢复余杭,也势必引发日军全力回援,上工师快速集群的趁势突击就很有可能击溃这三个师团,将日军合围杭州并给岗村宁次解围的主要进攻挫败于半途。此后,趁势配合友军给18军解围就是水到渠成的事。索团长体会在双方兵力大致相当的情况下,这种打法可以较小代价取得最大战果。

索团长立即跟师部联系。接通电话后,师长的声音非常疲惫无奈,只是说了句:“执行吧”,就挂了电话。

显然,师长已跟陈诚据理力争过了。官大一级压死人,拍桌子也没用。师长都不行,自己这个小团长更说不上话。

新四军上工师庞允文师长的确跟陈诚拍过桌子,只不过陈诚显得修养极好,不温不火的面带笑容,不管庞师长怎么说,陈诚都软硬兼施对付过去。

陈诚一开始并没有向白崇禧和庞允文说明整体意图,而是耍了政治手腕。第一步先把上工师机械化部队从围攻第二师团前线撤下来,庞师长还非常理解,总要给鬼子一个想头,它才会急急渴渴去解围嘛,何况,不把力量从德清前线转移出来,也就打不动突破余杭的鬼子。到这里,杭州司令部的做法和新四军叶挺军长的方案看起来还是一致的,只不过新四军是要设诱饵,陈诚则要集中兵力给18军解围。

反对的只有白崇禧一个。以南翔指挥所参谋长之尊兼任德清前指总指挥,白崇禧统一指挥三个攻击集群:第21集团军司令官廖磊指挥的桂军5个师15个团(每个团恢复到一千余人,大多数为新兵,但补充了南洋截获军火中一批掷弹筒和机枪)组成德清南部攻击集群,万耀煌指挥第6师、第13师、第160师、第195师和新增援的第159师(师长谭邃,按前有隶属关系,又直接听从160师叶肇的节制)组成德清北部攻击集群,其中除159师满编外,北攻击集群的其他各师都只恢复到五、六千人。上工一旅步15团和太湖支队湖州团组成东攻击集群要听白崇禧的直接指挥,依托东苕溪炮艇火力支援从东向西发起攻击。德清被围之敌有三个步兵联队、一个炮兵联队、一个骑兵联队和辎重联队、工兵联队各一部,依托德清周围丘陵山地地形构筑坚固工事死守,岗村宁次保持一个联队在防御圈核心不断向各个被突破阵地反击,炮兵联队置于德清人口稠密区,以居民当肉盾防范国军炮击,该炮兵联队处于周沿防线的圆心,在数千米射程内有效支援了周沿阵地防御。日军第10飞行队从嘉兴机场起飞运输机不断向岗村集群空投补给。打到9月底,岗村集群还剩有5千余人。国军长时间拿不下被围的岗村集群,原因之一是南北两大攻击集团的10个师里,有9个师是打残了的,但包围圈已越压越小,下一步,上工师炮兵旅第一重炮团的23门150毫米重炮即可大显神威,其中射程达18千米的8门日造89式加农炮可以直接打掉岗村的炮兵联队,15门射程12千米的96式十五榴将集中轰击一点,打开突破口。上工师虽有82毫米火箭炮也能在最大射程上打到城中心的鬼子炮兵阵地,但散布太大,德清群众撤退不及,许多人还在城内,国军投鼠忌器,一直不敢放手使用火力。要摧毁城内炮兵,只有让重炮一团的8门150加农炮够上射程,实施精确打击,为此北集群一直逐段攻击推进,让重炮一团沿湖杭公路一步步往前推。

重型火炮刚够上射程,就要被陈诚调走,而且还要把德清东机动打援的上工师快速部队一起调走,白崇禧火冒三丈,立即跟陈诚拍起了桌子。陈诚不温不火地跟白崇禧拿出三条:第一你还有炮嘛,桂军原有3个炮营,万耀煌集群有6门炮,上工15团有一个炮营,湖州团得到东苕溪炮艇的火力支持;第二,把完整的159师加强给你;第三条没摆到桌面上,但态势很明显:新四军是赞成我的方案的,愿意把重炮和机械化部队调走。国军内部各个派系还是要凭实力说话的,眼下相当大的一块实力在新四军手里,这几支部队的主官庞师长要调,他有这个权力,你我虽为上级长官,但是只要没有南翔指挥所的正式命令加以改变,也只能让他调走。

白崇禧自然是看明白了潜在的第三条。心中暗暗叫苦不迭。我是有炮,但所有这些炮都是3吋的,炮艇上除了机关炮还有几门6厘米炮,这些炮都打不透日军的工事顶盖。岗村宁次这老鬼子做工事很有一套,用了山林砍伐的粗大圆木和岩石块一层层做出土木工事顶盖,就是针对国军各师的3吋炮的,要摧毁这些工事,除非动用150重炮。事已至此,心中明白陈诚背后有委员长撑腰,加上庞师长暂时站在陈诚一边,白崇禧只好咽下这颗苦果。

接下来杭州守备区的命令就大出上工师的意外。原应看到余杭守军为有序地退往两厢做准备,但杭州司令部却命令从启东要回来的主力第14师(欠一个团)进入余杭城防,因日军侧后登陆迹象缓和,陈诚从机动反击总队要来归建第一军的第32师(师长王修身),也加入余杭前指胡宗南集团。加上第一军残部和欧震的第90师, 共3万余人加中央军5个师已配上的5个炮营,守余杭是守得住的。日军进攻余杭号称三个师团,但兵力已被分散:第114师团1个大队进攻18军黄维师一部、州泉保安团和李文师残部防守的州泉,另以一个联队围攻灵安的18军朱耀华师,主力南下攻击雁翎师防守的长安镇突出部;第16师团已伤亡严重,换上去的补充兵占到一半,正倾力攻击许村,还没拿下来;只有第20师团主攻余杭。

看到守备区死守余杭的部署,庞师长意识到上工师快速部队呆在余杭侧后绝不会无所事事。果然,第三通命令下来了。

接到命令,装甲团索团长一时间目瞪口呆。命令要求装甲团担当对桐乡北部日军防御支撑点濮院的主攻。

显然,陈诚只是从一般概念理解装甲兵,以为坦克是攻坚利器 。 若是中型、重型坦克可以这么看,但是轻型坦克,特别是轻到维克斯这等的坦克,攻击坚固设防阵地是不行的。在濮院设有坚固工事的日军,其配备的战防炮毫无疑问可以击穿维克斯正面装甲,92步兵炮可以直射炸烂,甚至炮弹近炸都可能掀翻这种只有6.8吨的小装甲车。戴维斯的正确用法不是攻击坚固阵地,而是用其机动性能在野外快速穿插、对步兵实施打击,对于无工事依托的日军,维克斯冲进去别说动炮,就是以车载重机枪肆无忌惮地扫射都是非常有效的打法,坦克再轻,对付野外无依托步兵也是无敌的存在。索团长接到命令先是大骂一声:“三昌将军,你懂不懂坦克!”随即意识到历史上陈诚丢的三座带昌字城市,这时还一座没丢呢。

索团长只得下令部队向北开进,同时跟上工师快速部队各团取得联系,不久接到师部的命令:由上工师一旅旅长朱占魁统一指挥师装甲团、重炮团和一旅各部,实施桐乡北解围作战。

轻型坦克攻坚,也不是没有办法。维克斯正面装甲只有区区13毫米,日军即便是吋半战防炮,500米距离也能穿透40毫米钢板. 行军中电话会议,两位坦克营长一位说可以在正面加挂多层履带板,另一位说还可以把子弹箱码到前装甲固定住,多层子弹是变向阻尼,即便打爆发射药,也是反应装甲效应,对付鬼子的小口径战防炮是可以的。听这位营长说话,索团长怀疑他也是进来人。

装甲团一路行军一路改装,有什么算什么,路过一家老字号铁匠铺,热心的铁匠出主意动家伙,帮几辆维克斯前炮管套上大倾角的锥形铁罩子,铁板不厚,可是锥角大到穿甲弹碰上十之八九要滑飞的程度。可惜时间紧张,没来得及都做。

接近濮院,索团长看清楚全区的局面,多少理解了一些陈诚的想法。

打到九月底,日寇取得了一些进展,柳川也随之调整了部署。日军第18师团将罗卓英的18军军部并11师、59师和67师(大部)包围在桐乡,昼夜围攻。第一师团则组成对外正面,以一个联队防守桐乡北北东要点濮院,与第15师团衔接,主力构成对西防御正面,另以一个大队前出到桐乡西西南的石门,威胁攻击州泉,并遮护了围攻灵安的114师团秋山集群的侧翼。我18军第18师被围于灵安,朱耀华师长率领余部二千余人已拼到油尽灯枯。第一师团一部原已攻占乌镇,将18军98师夏楚中部包围在铜罗,但装甲团一次出色的长途机动打破包围解救出98师,夏楚中随即率部在上工三旅一部配合下收复乌镇。

柳川放弃对西部重镇州泉的攻击,节省出一个半联队的兵力,同时取消第一师团给第6师团解围的任务,将其交给华中方面军总预备队第15师团。该师团以主力向吴江陆桥攻击,试图给第6师团打开一条通道,已给王江泾日军解了围,并迫使我军连续放弃黎里和吴江陆桥南入口重镇平望,15师团前锋离第6师团剩下的一个半联队残部还有不到6公里。柳川将各个方向节省出的兵力投入余杭突破,原本是想构成大包围圈,把整个杭州守备区中国军队围在里面,现在看到杭州登陆集团进展艰难,信心有所动摇,又想先围歼第18军,先啃掉一大口,节省出兵力再用于其它方向,全局皆活。决心一旦动摇,兵力部署上顿时顾此失彼。首先反应在日军被围的岗村集群还能坚持,湖州集群和第6师团残部可快坚持不住了。

敌第二师团是加强到6个联队的大师团,被分割为两部分之后,龟缩在湖州死守的只有打残了的会津联队和新发田联队,高田联队则在太湖南路被歼灭掉8成,只剩几百残兵败将,联队长马东木也给打死,新联队长还没任命,空运到达的补充兵已不补给高田联队。湖州日军还有第二师团辎重联队一部和工兵联队一部,部署在城东飞机场,整个湖州集群暂由会津联队长冈崎清三统一指挥。

围歼湖州日军的主力原是“银瓶乍破”南下的上工师部队,奉命撤出机械化各团后,已攻入湖州南门的一个突击营撤不下来,继续以车载机关枪炮作为巷战的开路先锋,各部由第10军军长刘建绪统一指挥,以第10军第128师攻击西门外围阵地,预11师攻击北门外围阵地,上工师31团攻击城东野战机场-东门,步13团从南门攻入城内展开巷战。担任炮火支援的太湖分舰队新华、醒狮两舰炮击北门敌外围阵地,但顾忌城内居民,不敢以炮火支援城内巷战。

31团团长谢苗苗很有心计,在团属炮营支持下很快扫清东门外各要点,本来能够一举夺取东门和野战机场,却偏偏留着,并保留野战机场到东门的两千米运输通道,让日军以每天数十吨物资、数百补充兵的空运强度向湖州残敌补给,占用了柳川平助几乎全部空运能力,还牵扯一批战斗机护航,结果每批物资下来,基本在运往东门的通道上即被我军劫夺,谢苗苗欺负城内日军没有大炮,也差不多没几辆汽车了,劫夺日军物资越来越大胆,对待鬼子补充兵,运输机一走即以装甲连的车载机关炮一顿扫射,不行就调动炮营的3吋山炮轰击,机场成了鬼子补充兵的坟场,有些躲过机场炮击的跟随物资一起进城,那批物资可就倒了霉,给一顿炮火不分青红皂白一起炸掉了。谢苗苗乐此不疲,每天截获十几吨数十吨物资军火,干掉几百鬼子,只占用了本团一个步兵营一个炮营和装甲连,还能抽出一个营支援步13团的城内巷战。

打到9月底,128师扫清西门外围,攻占西门,预11师拔除了北门外各要点,上工师步13团和一个突击营在巷战中逐步推进,占领了城南部分,柳川觉察出谢苗苗的伎俩,也认为解围无望,准备放弃这一块死棋,基本停止了空运补给,谢苗苗等了两天,见空中再无动静,心中有些恼火,下令攻占东门,结果只几个钟头主攻营就在炮营支持下攻占东门并突入城内。城内日军只剩千余人,冈崎清三烧毁联队旗后剖腹自杀,日寇第二师团湖州集群被全歼,也就是一两天的事情了。

第6师团也很不妙。我军以上工师预10旅构成对内正面围歼第6师团残部,以上工3旅主力构成对外正面,抵挡敌15师团的进攻。

新赶到的第154师、第105师、第33师和暂46师组成桐乡解围战的正面攻击集群,由西向东对敌第一师团防线发起进攻;由于敌15师团的深入攻击已切断杭州守备区部队与金山守备区部队沿沪杭铁路的联系,金山卫师固守金山,顶住日15师团一部的猛烈攻击 ,上工三旅与金山卫师被隔断后,收缩防守吴江陆桥,形成濮院周围三面对敌的复杂局面:北面、东面是敌15师团,南面和西南是敌第一师团,攻克濮院就形成一个深入的突出部,牵制敌两个师团的不小兵力,并掩护住给18军解围主攻部队的北侧翼。攻击濮院的部队须有攻坚力、火力和机动力,在攻击濮院的同时还要应对三面敌军随时可能的变化和攻击,陈诚派出上工师快速部队的用意大概就在这里。同时,还给濮院方向派出两个步兵师:夏楚中的第98师和新赶到的李觉的第19师,在庞师长的坚决要求下,陈诚同意这两个师都归上工师一旅旅长朱占魁统一指挥。索团长反复查看战场态势后,觉得陈诚的部署缺乏战略眼光,在战术上还算中规中矩,至少以目前国军将领的水准来看是如此。

上工一旅朱占魁旅长召集团以上军官开会,大家对战场态势的看法取得一致,决定:

1、攻击濮院由步炮协同完成。

2、上工师装甲团和一旅机械化部队负责在外围打援,以野外突击击溃敌15师团可能的增援。

会议刚散,陈诚又直接给朱占魁下达了一个命令:濮院攻坚必须使用装甲团的坦克部队,不得借故保留实力,让宝贵的坦克避战不出。

朱占魁差点让这道荒唐的命令给噎住。但是,无论如何,命令还是要执行的。朱占魁愣了半晌,觉察出命令没有具体规定动用多少坦克攻坚,于是又把索团长叫回来,两人商量一通,决定把来途上做完正面装甲加强的15辆坦克拿出来攻击濮院,另一半坦克部队仍然在外围机动打援。

濮院一战,上工师装甲团第一次遭受了严重损失。

7

错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