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解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解围

小说: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作者:中悦 更新时间:2018/5/16 19:07:10

濮院东北方是嘉兴,柳川第10军司令部驻在地,当年嘉兴城区尚未扩大,距离濮院约14公里,江南运河从嘉兴到濮院-桐乡-灵安,向南折向崇德,再向西经余杭而去。日军利用一段运河河道建立濮院防线,拆毁所有桥梁,在南岸建立数十个土木结构火力点。

国军第一次攻击,第98师主攻团在重炮一团和装甲团一个坦克营的支援下一路扫清河北据点,进抵运河边,遭到日军火力点隔河扫射,一排排士兵登时被机枪子弹打倒。主攻团团长呼叫重炮团,以前沿目视指引,十五榴炮弹丝丝啸叫着落下来把一个个敌火力点炸烂,前锋几个连队再发起冲击,冲近几座破坏的木桥时又被新暴露的火力点打倒。这时卧倒步兵距离敌火力点太近,已不能动用十五榴,夏楚中喝令师属炮营把山炮推上去抵近射击!

山炮的优点之一是轻便,在山路上能移动,在平原上就更容易些。3吋山炮推到前沿抵近射击,护盾给鬼子机枪子弹打得叮当乱响,炮手们紧张装填炮弹,击发,短管山炮炮口喷出长长的火焰,一发炮弹准确敲在火力点上,炸起一大片碎块,鬼子机枪沉默了一会儿,又开始猛烈射击,炮兵们再装填、再打,一炮接一炮,直到把火力点削掉了半边,

运河南岸几十个土木碉堡给炸掉后,一批步兵泅水过河,接着工兵连修复桥梁,98师舟桥连和上工突一团、步11团共3个舟桥连架设多道浮桥,主攻团大批步兵涌过浮桥,

天空中响起丝丝叫声,一颗接一颗的150毫米重型炮弹落入步兵群,大片的冲锋士兵随着倒下,桐乡东部的两个日军野战重炮联队开火,十五榴炮弹炸毁了浮桥,割倒了过河步兵群,鬼子一个大队随之发起反击,重新夺占河南岸,最后只剩一座桥还能用,国军一挺重机枪隔岸射击保持压制,一队队试图接近浮桥的鬼子被纷纷打倒,日军架起的两挺机枪也遭压制,国军最后的几批南岸士兵向浮桥靠拢,北岸桥边重机枪每打一轮,国军就有十几个人冲过浮桥,重机枪遭到日军机枪集火射击,射手牺牲,副射手接过来打,副射手仰面栽倒,弹药手接过来打,这个机枪组是在汉工团重机枪队受过培训的,全组6个人直到最后一人还能打,套管里水蒸干了,最后那名射手没工夫取水,只能间断射击延缓卡壳出现,直到鬼子一发掷弹筒榴弹近炸,最后的射手失去知觉。过河的6个连只回来百余号人,主攻团遭受严重伤亡,对濮院的第一次进攻失败。

重炮一团把阵地前移,让8门150加农炮勉强够上射程,开始对日军野战重炮联队压制射击,刚转入效力射,空中侦察机因护航战斗机不足,被日机击落,失去空中侦查校正,重炮一团的加农炮营只得按原坐标射击,让日军炮兵在几门炮被炸后得以转移,反过来在日军校炮气球吊篮的校正下轰击国军加农炮阵地,加农炮营依仗机动车牵引跑得快,以损失3门炮的代价逃过一劫。

傍晚时,新四军特战队派出杨志中队和徐宁中队深入敌阵去摸日军重炮位置。午夜后,杨志中队找到了鬼子一个十五榴大队,立即以无线电话指引我加农炮一顿覆盖,把日军8门十五榴全部炸翻。徐宁中队几经周折找到了对我重炮团威胁最大的日军150口径加农炮阵地,对照地图,却发现距离太远,超出我军加农炮的射程。

这个阶段的新四军先遣队特战大队,已发展到5个中队。大队长还是刺虎,原有武、杨、鲁三个中队,有所加强。杨、鲁中队编制一样,都有三个小队,每小队20人,有2挺轻机枪、1门迫击炮、一支高昌庙火箭筒、一支狙击枪和3-5支冲锋枪,小队长持无线话机、手枪,一些人是一长一短配备,也有一把手枪。武中队的每个小队只有15人,没有迫击炮,有一支50口径掷弹筒。新建的徐宁中队和杜不二中队,都是以狙击手为主的配置,三个小队每小队18人,有5支狙击枪,1挺轻机枪、一支火箭筒和一支掷弹筒。徐宁中队的人基本都是徐宁陆续培训出来的,杜不二中队的人多是杜不二在杜月笙手下时带的门徒,枪法很有基础,算是狙击手速成班。各个机枪组、掷弹筒组、迫击炮组和火箭筒组都配有无线电话

为了大面积搜寻,徐宁把三个小队分开派出呈扇面搜寻,结果自己带的小队午夜后发现日军12门150口径加农炮。

既然大炮够不到,那就自己干。暗淡的月光下,望远镜中观察到日军守卫队约有百人,大部兵力面向公路警戒。炮阵地背后有一片草荡,从那里可以插进去。过了草荡,距离炮阵地二百多米,就可以下手了。徐宁命机枪组和2支狙击枪看住敌守卫队,自己带其他人摸进草荡。

草荡里蚊虫成堆往人身上扑,蚂蟥顺着裤腿想找空子往里爬,要不是徐宁专门找人做的作战服,光是蚊虫蚂蟥就够呛。再往里走,水深没过作战靴,再渐渐齐腰,徐宁感到不对了。这片草荡并未靠近河汊,水深涨得这么快,是不是个深水泥淖?止住手下,看看距离炮阵地还有三百多米,徐宁命掷弹筒组退回去,找旱地在最大射程上轰击敌炮,开火前先用无线电话联系,命火箭筒组在附近找射界好的地方,以肩扛发射打鬼子炮手帐篷,自己带其他狙击手找路继续往里趟。

又寻找了个把钟头,无线电话里机枪组、火箭筒组、掷弹筒组先后报告就位,只等中队长的命令,徐宁不想再耽误时间,必须在天亮前解决战斗后脱离,将就找了一块草荡中的小坡,水深及膝,草木稀疏射界也还可以,距离炮阵地仍有300米。徐宁命令其他狙击手撤到机枪组,准备掩护全队撤退,在话筒里要求掷弹筒、火箭筒听自己枪声开火,机枪组暂不要暴露位置,然后心平静气地瞄准炮阵地堆放的弹药箱打出一枪。

徐宁自己的狙击枪是经过光学微光改造的,大直径专配镜片使得月光下影像比较清楚,子弹也用的硬钢穿甲弹,就这样的条件打弹药仍相当盲目。果然,第一枪下去弹药箱没动静,但是火箭筒组射出的一发火箭弹拖着长长的尾焰钻入鬼子帐篷爆炸,掷弹筒打出的前3发榴弹落在炮列左方和右后方数十米,显示出最大射程下落弹散布很大。

一群鬼子窜出来往炮位跑,另一帮往栓骡马的地方跑,守卫队的鬼子呀呀叫唤着往掷弹筒的位置冲锋,2门掷弹筒和几挺机枪开始射击,

别的不管,谁往炮位跑打谁。徐宁站在泥水里射击,一枪一个,把鬼子炮手们一个个撂倒,对着话筒命令掷弹筒和火箭弹都照着弹药箱打,火光映照下,弹药堆放位置已变得明显,问题在于副射手和弹药手携带弹药有限,打光之前,必须有一发命中。

一发火箭弹近炸引燃了弹药堆苫布,火光照耀下目标更为明显。掷弹筒射手能进特战队也是百里挑一的,只剩最后两发时,一颗50榴弹引爆了150炮弹,巨大的火球升空,一时间吞没了长长一列大炮,徐宁知道这种冲击波近距毁伤并不能保证摧毁每一门重炮,想使用瞄准镜等待烟火消散再仔细观察,却看到一群鬼子发疯般地冲进烟火,又是铲沙子又是浇水,这是干什么?照章程灭火吗?

依旧射击,几乎是一枪一个打倒暴露身影的鬼子,对着无线电话话筒下令,要小队长指挥狙击手打掉鬼子的机枪和掷弹筒,带人控制住路口,

打倒了十几个救火的鬼子后,第二堆弹药发生殉爆,瞄准镜中看到火势已无法控制,鬼子驭手们努力牵扯骡马,牲口畏惧火势就是不肯过来,徐宁趟水回去,发现机枪组已前移,用瞄准镜观察路口鬼子火力点,发现鬼子机枪位和掷弹筒旁边已死伤累累,显然,自己训练的狙击手发挥出正常水平,谁上去摸枪就打死谁。

徐宁是压垮鬼子的最后一只砝码。这位进来前曾经的特种部队狙击高手在5分钟内击毙了指挥官在内的三十几个鬼子,掩护小队长带人冲上去占领了路口阵地。

掷弹筒组的三位刚当了一回突击士兵,就发现又可以干回老本行了。路口阵地缴获了足足5袋子半掷弹筒榴弹,一共40多颗,火箭筒组的人看着眼热,副射手抱起一挺歪把子机枪,弹药手端起一支三八大盖,捡了一袋子手榴弹。徐宁布置小队长带着火箭筒组守住路口,自己带队攻击日军炮阵地。

这5袋子半榴弹起了大作用。狙击手们把一个个试图阻击的鬼子放翻,打到200米时,掷弹筒支了起来,射击水平在全大队都有字号的正射手一连二十几发榴弹,准确炸毁了剩下的几门150加农炮,剩下的榴弹在掩护小队撤回的途中又发挥了作用。此战过后,杭州守备区陈诚司令官特意指示给这位掷弹筒射手发了勋章。

次日天一亮,夏楚中换上一个主攻团发起第二次攻击。这次进攻,国军方面做了进一步准备,动员运河沿岸群众贡献出藏在河汊里自家木船,使架设渡河舟桥的进度大大加快,日军炮火明显减弱,重炮一团集中炮火猛轰突破口千余米一段日军阵地,把鬼子仓促补建的工事锤得稀烂,主攻团步兵群从多道舟桥冲过河去,上工师装甲团的坦克群跟进,从突破口攻入敌阵向纵深发起冲击,后面98师炮营准备渡河,第二次进攻的开始堪称进展顺利。

8

解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