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解围(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解围(续)

小说: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作者:中悦 更新时间:2018/5/18 21:20:32

江南运河西经余杭而去,日军卡断余杭-盐平水道河段,我军炮艇已不能开到余杭,濮院段运河却通往嘉兴,让日军得以调来雷型浅水炮艇雷、曙、涟号和6条吃水1米多的布/扫雷艇,这些炮艇一共装有9管8厘米炮和38管6厘米炮,一开近濮院河段,立即以火力把98师进攻队形切为两段。河南岸到城区一千多米宽的开阔地上,主攻团和装甲团坦克营遭到前后两面火力夹击,大群士兵被城区方向的重机枪和背后射来的6厘米炮弹打倒,坦克营长看到河南开阔地是一马平川的稻田,找不到隐蔽处,很难建立支撑点,前面濮院城内有一排排房屋可以依托,当机立断,用无线电话对主攻团团长呼叫:“跟着我,冲进去!”

经过前甲板加强的维克斯坦克一马当先冲向敌阵,后面跟着一群群步兵,迎面打来战防炮弹和92步兵炮,后面,河道偏东方向斜射来的6厘米炮弹以低伸弹道打在坦克上炸起一团火球,打在地面扫倒一片步兵,有的径直飞过炸到城防日军阵地,

一辆接一辆的轻型维克斯坦克被前后两个方向打来的炮弹摧毁,维克斯以车载小口径坦克炮还击,对付战防炮还有效,打到土木火力点上,1.85吋的小炮只能炸起一片泥土,啃不动。鬼子的战防炮和步兵炮平射却有效得多,维克斯前装甲固定的子弹箱或是加挂履带板挨上一发战防炮还能扛得住,锥形大铁套子也管用,战防炮弹擦出一溜火花飞走了,侧面打来的炮弹,角度不大的擦过侧装甲弹飞,有的角度稍大就径直钻进炮塔,维克斯炮塔总起来对战防炮的穿甲弹还能搪一下,挨上步兵炮的榴弹反而坏事,触炸引信往往不管什么小角度倾斜面,挨上就炸,有的炮塔被整个炸烂,有的人员被冲击波震晕,机枪被掀掉,侧后东北方打过来的舰炮炮弹破坏力更大,只要让带穿甲头的6厘米、8厘米炮弹打在后部,坦克立马就完了。多亏跟进步兵使用火箭筒帮着坦克打,98师接到高昌庙火箭筒不过一周,夏师长高度重视,自己向教官请教,摆弄一番,下令部队抓紧培训,每一支火箭筒要保证有5个人会打,班排士兵使用训练弹刻苦训练,这时候就看出效果来了,1.85吋坦克炮打不动,火箭弹一发铆上去轰一下子就给鬼子掩蔽部掀了盖子,这一阶段整个上海钢材接近用光,连做弹药壳的铸铁都紧张起来,高昌庙研制以加铅金属陶瓷弹体做火箭弹,不管多少缺点,至少装药量很足——整整1公斤TNT,准头好的射手近距单膝着地跪姿射击能把火箭弹从射击孔打进去,战场上子弹横飞,往往是射手还没来得及击发就给打倒,后面副射手接上,再打倒,再上,有时候3个人才换得一发射出的火箭弹,98师每个排有2支火箭筒,夏楚中尽量集中到一线几个突击连上,在突破濮院城防时,起了关键作用。

二次进攻打到下午,主攻团在城北开阔地上付出一千余人的伤亡代价,攻入濮院的只剩数百人,坦克营只剩下5辆坦克,带着一群群士兵攻破城防进入巷战,占据了城北一片街区。鬼子组织反扑,伤亡比例可就倒过来了。

步兵炮、战防炮都在面北一线城防消耗殆尽,大炮不敢打曲射,鬼子用机枪压制街口的维克斯坦克,很不灵光。坦克重机枪掩蔽良好,装甲再薄,子弹叮叮当当地打上去也就听个响,鬼子的轻重机枪比较暴露,坦克机枪打个长点射往往就把鬼子机枪办了,等日军步兵沿着街筒子冲锋,坦克机枪全速开火,一下子打翻一大溜,日军用掉几挺机枪几十号人也拿不下一个坦克火力点,最后还得把3吋山炮推上来平射。

打到日落时分,城内5辆坦克堡垒已一辆不剩,主攻团余部二三百人被压缩在城北一小片房屋内,国军组织增援但过不去河,运河上日军浅水炮艇以炮击和冲撞摧垮一座座浮桥,不断向西推进,浮桥只剩最后两座。

为了保住这最后两座桥,重炮一团对准河上日舰开火,突一团、步11团、98师所属炮营把3吋炮推上去以半环形对当头日舰曙号集中射击,即便不是反舰的穿甲弹种,三十门山炮野炮集中打一点也非同小可,数十发命中弹炸飞了炮舰甲板上的各种物件,曙号舰首主炮早已哑火,5门6厘米炮一门不剩,就仗着陆军火炮位置俯角不足弹种也不对难以打穿水线下部位,居然带着全舰大火开足马力撞击浮桥,一下,两下,倒车再撞,

所有火炮集中攒射曙号,增援的上工师11团邹团长喝令先头营所有火箭筒上前!

后面的日舰雷号、涟号和扫雷艇以左舷火力打击城北中国军阵地,以右舷火力打国军3个炮营,机关炮和重机枪扫射冲上前来的火箭筒手,

火箭筒手打倒一批再上一批,利用地形地物隐蔽跃进,前赴后继地不断逼近日舰,到300米,射出第一批火箭弹,到200米,只剩一半能打,十几支火箭筒集中轰击曙号,大大小小的火球在曙号身上接连腾起,甲板上日军水手尸体横躺竖卧,没有人能观察河面上的情况,

雁翎师的经验是在整个新四军不断发通报的。岸边,利用草木掩护,十几个水性好的战士下水潜行,不移时,一挂渔网缠在曙号螺旋桨上,正在倒车换正车的炮舰尾轴沉闷地响了几声,卡住不转了。

上工11团邹团长担任了临时的前敌总指挥,下令三个炮营集中火力轰击后面的雷号!

雷号是新仓河道搁浅过的,仓促堵漏浮起后未及规范修复即赶来参战,结果几颗炮弹爆炸就震开了上次的堵漏物,河水从水线下大裂缝灌了进去,雷号慢慢侧倾,先是所有舷侧火炮发挥不出射界,接着以侧倾姿态渐渐坐到河底。雷号是试图绕过前面的曙号的,再被击沉,就把运河航道堵严,后面各条日军舰艇只能向两侧射击,碍于前面两舰遮挡,既不能炮轰也不能撞击浮桥。

邹团长下令所有炮火轰击第三条舰涟号,火箭筒手撤回,跟随先头营过河,

上工11团三个大营终于从西边最后一条浮桥冲过运河,冒着敌舰侧射攻入城内,这时李觉的第19师也在重炮一团的支持下从濮院西北方向发起攻击,牵制了日军一个大队,濮院城内只剩近千鬼子,已没有足够的预备队打反击,在国军刺刀加手榴弹的攻击下渐渐不支。经过彻夜激战,国军击毙联队长冈部大佐,完全控制了濮院城,距离桐乡被围的第18军,只剩一步之遥。

10

解围(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