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对刀(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对刀(2)

小说: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作者:中悦 更新时间:2018/5/26 12:48:08

国军打破桐乡包围圈,河村恭浦发现第一师团几乎处于四面被围的境地。与第15师团夹击打通濮院的努力失败了。第3联队回来不到一千人,河村恭浦把他们暂时编入防守石门损失过半的佐仓联队,相向夹击的15师团60联队也损失惨重,恐怕状况比第3联队还要严重。按军部发来的战报,河村恭浦让一名参谋过滤掉官式用语并结合本师团侦查报告,给他大致复述出这场惨烈战斗的情况。一开始皇军形势是好的。中国军以上工师突10团、摩步12团、一个坦克营和19师一个团向第60联队发起冲击,其进攻队形遭到运河炮艇队的侧射,损伤惨重,中国军以150口径重炮瞄准运河炮艇轰击,迫使炮艇不断移动,鹿屋飞行队随即赶到轰炸了中国军重炮,据信至少摧毁10门,第60联队趁势发起反冲锋,但这一举措使其更快接近上工师的装甲汽车,(河村恭浦摆了摆手,想说一句这里指挥不当,应该就地构筑阵地转入防御,但一想到那时候本师团第3联队也在朝濮院方向拼命冲锋,就没说出口。参谋看到坐在太师椅上的师团长没有进一步表示,继续报告)中国军的十几辆轻型坦克和数十辆装甲汽车冲入60联队队形以重机枪和机关炮猛烈扫射,运河炮艇被迫停止射击,形势逆转,皇军士兵遭受严重伤亡,酒井直次大佐是被重机枪子弹击中,抢救无效殉国的。此后,这股中国军发疯般地冲向嘉兴,当时第10军军部只有几个大队的辎重、工兵部队保护,第15师团师团长岩松义雄急率一个战车大队和本师团骑兵联队来援,在嘉兴城西南3千米百公桥处阻截住敌军,岩松师团长坐进战车亲临一线指挥,皇军装甲兵给予中国军装甲汽车部队以极大杀伤,但岩松师团长的座车不幸被炸坏履带,师团长身负重伤…

河村恭浦摆手止住参谋。后面的事情都很清楚。岩松义雄没抬到嘉兴军部医院就死掉了。大本营即将发表山内正文为继任师团长。多亏岩松的机动部队挡了一下,让15师团的两个联队和附近几支军直部队赶了上来,击退了中国人这次亡命攻击。

仔细把事情再捋一遍的结果,首先,这次重大挫折的责任不在本师团;其次,中国军能够威胁本师团突围的力量——上工师机械化部队和机动车牵引的重炮团,已被大大削弱,而且,向东北嘉兴方向的突击,使得他们离本师团的突围路线越来越远。

突围方向因此渐渐明晰起来。北面肯定是不能去的,濮院方向目前集结了中国军的精锐主力——上工师部队。东面,桐乡方向,此前既然打不下来,上工师2个团与18军会合后,更打不下来。西面,石门仍在本师团手里,石门西南州泉方向,原是罗卓英的第18军和胡宗南第一军的结合部,守军有黄维67师的一个旅和州泉保安团共6千人,附近灯笼浜有李文师2个残团一千多人,经日军两次攻击、一次突破,兵力大为削弱,情报表明现有兵力为原守军残部两千余人和反攻后留下驻守的第198师杨文瑔部,该师进驻州泉时已不足6千人,且属于名不见经传的二三流部队。州泉的位置深入中国军东部防线,如一个大楔子打进桐乡-盐官段防线20公里,西距德清约40公里,突破州泉,可能造成直捣德清的态势,但是本师团目前有这个实力吗?

石门正西的新市方向,集结了中国军几个师,数次猛攻石门未克,他们不是中央军主力师,本师团即便击溃这几个师,此后的突围路线只能转西北练市方向,攻克练市后可望在铜罗附近与15师团部队会合。15师团主力原在铜罗一带,正准备给第6师团解围,现在因嘉兴遇袭主力回援,铜罗一带兵力空虚,不足以接应本师团,除非军部做出统一部署。保险的突围方向是灵安。中国军第18师残部据悉只剩不到一千人,秋山集群也拼到一千余人,攻击进展迟缓的原因,一是秋山集群缺乏大炮,二是这个中国师拼刺技术精湛,在巷战中表现出非常顽强的斗志。不过,所有这些因素都禁不住第一师团主力压上去。

第一师团向灵安突围的报告送到军部,立即遭到柳川的训斥。柳川的大意是:你们这是消极突围。应立即向西攻克州泉,包抄余杭侧后,协助第20师团攻克余杭,此后迅疾向德清攻击前进。以此作战目的,成立余杭前进指挥部,任命河村恭浦统一指挥第1师团、第18师团、第20师团、第16师团及第114师团。

河村恭浦挨了当头一棒,顿感责任深重。柳川的企图非常大胆,河村恭浦从电话里听出司令官的暴躁不耐。不管如何,先保住后路。河村恭浦先命令打得只剩下半个的第18师团以第55联队钳制桐乡中国军,以小堺联队迅即攻克灵安,保住交通线和退路。本师团佐仓联队仍需固守石门一线,顶住西北、北面中国军几个二流师的攻击;师团主力(此时只有3个联队)全力攻击州泉。没有留联队级的预备队。即便如此,河村恭浦还是没有把握,但此战要想打赢,全在于第一师团能不能在上工师机械化部队回援前,迅即攻克州泉,然后拿下余杭。然河村客气地致电第16师团中岛今朝吾师团长(前任已被炮弹炸成重伤,中岛今朝吾从代理师团长明确扶正),请他考虑是否一定要攻克许村,在第一师团侧背迂回的态势下,余杭守军必发生很大恐慌,还要抽出兵力堵塞侧背漏洞,故此时第16师团应以主力支援第20师团一举攻克余杭,对于许村,以一部兵力钳制即可。…

河村恭浦的一连串部署发出后,114师团的末松茂治中将发现他那里压力最大。即便战前经过加强,师团也只剩下一半实力——第102联队和115联队,秋山联队快和朱耀华的18师耗光了,只剩一千余人。这两联队兵力却要面对从盐官到许村整个雁翎师的阵线(其中可能还有陆战师的几个大团)。没有办法,末松茂治只得取消对长安镇和盐官塘口的攻击,全面转为守势。

整个9月下旬,日军第16师团攻击余杭-许村,虽是5个联队的加强师团,但连日剧战损伤严重,大场联队伤亡三分之二,补充兵编进去后战斗力大为下降,奈良支队遭沉重打击,已用了几个补充兵大队仓促补充,其中长树村一战,把奈良支队第39步兵联队几乎打残,整个师团战斗力已下降到不足一半。接到余杭前进指挥部指示后,很想表现一番的中岛师团长立即命令以奈良支队(实力只剩约一个联队)钳制许村,以步兵炮炮火压制守军的侧射,以整补中的大场联队为预备队,集中师团还堪一战的牧野联队和藤江联队,从西南方向加入对余杭的攻击。

川20军的老底子是杨森的独立团,号称川军五强之一,在连年内战中不断得到壮大,于1926年11月被改编为20军,辖五个路七个师又五个混成旅,建制庞大混杂,远超一个军该有的规模。1936年奉军政部命令缩编精实为两师制乙种军,但是没编进去的单位都被杨森有意以各种名目保留下来,主力一上淞沪前线,这些编外单位即成为现成的兵站资源,源源不绝地跟进淞沪,使得川20军在数千里外的上海也能做到边打边补。

1937年8月初,上下要求开赴抗日前线呼声极高的第20军在贵阳进行总动员,军长杨森面对全场官兵说:"本军过去历年在四川打内战,为了争权夺地,牺牲了不少人的生命,也给人民带来了难以估计的损失和苦难,真是可耻的行为。今天为了国家、民族的生存,调赴上海地区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这是无上光荣的任务。望我官兵,上下一心,共同努力杀敌,保卫国土,竭尽军人天职,造福后代"。杨森话毕,听训官兵群情激奋,一致表示"国难当头,匹夫有责,誓在前线与日军死战!"

许村的意义在于威胁日军攻击余杭主轴线的侧翼,其中长树村突出部更是抢眼,成为日军必欲拔之而后快的心头刺。川军则在陆战师芜湖团两个大营和一个火箭炮营的支持下,与鬼子在长树村反复争夺,拉锯血战,打光一个团就再上一个团。芜湖团保住了许村大部阵地,使得川军能够集中兵力于长树村争夺战。

川军白刃战的特点是大刀加红缨枪,战前因应好枪不足、人多枪少的境况,发下去不少大刀长枪弥补,战前简单的武术套路训练也抓得较紧,川军士兵虽个子矮小,跟日本鬼子玩起大刀长枪来也不吃亏,一打成肉搏,鬼子的飞机大炮就失去作用。李介立团最初上,在芜湖团一个大营和12辆火箭炮车的支援下,长树村反击几乎全歼日军第39联队,鬼子随后反扑,李介立率部死战不退,最后全体牺牲。当夜向文彬率团再反击,夺回突出部长树角,坚持2昼夜,向文彬上校和全团近2千人全体牺牲。川军再反击,团长林相侯带队冲锋时牺牲,全团所剩无几;旅长杨干才率队再上,反复冲锋夺回长树角,与日军血拼三昼夜后,杨旅长身负重伤,长树角又一次失守。团长蔡慎猷率队再上,夺回长树角后不久即牺牲在阵地上,这时阵地化为一片焦土,炮弹把一切炸秃,原本深约两米的战壕,已快被尸体填满了。到师长杨汉域亲自率队反击夺回阵地时,20军经8昼夜血战,原有两个师已编不起一个整团。多亏四川的后续补充兵力源源不绝到达,杨森两眼血红,亲自给敢死队官兵别徽章、正军帽、发川小洋(川造银元),声音嘶哑地对官兵们说:“你们先走一步,老子带最后一个团,随后跟上!”

拼到最后一口气,川军官兵们发现,对面的敌军不上了。8昼夜血拼下来,杨森头缠绷带挥舞拳头对着军装都撕成布条子的战士们吼:“龟儿子地,小鬼子先孬了!”

此时战局变得错综复杂。川军守住许村,使得攻击余杭的日军仍如芒刺在背,使不出全力。但是敌第一师团已突破州泉,以侧背大迂回切断余杭的交通线,对城内守军形成包围。日军以一个联队的生力军加入对灵安的攻击,国军第18师残部再也坚持不住,师长朱耀华在鬼子冲进指挥所时拔枪自杀,18师至此全体殉国。

解救出18军主力后,陈诚长长吁出一口气,随即感到心力憔悴。撑着精神给白崇禧打电话请他“主持局面扩大战果”,又给上工师庞师长打了一个电话,请他抽调机械化主力南下封堵余杭,还说了几句“当初叶军长要以贵师精锐伏击日寇于德清-余杭之间旷野,也未为错。第一步走完,该走叶军长的第二步了”,几句面子上的话。再给叶挺打了电话,实在撑不住几天几夜积压下来的疲惫感,倒头沉沉睡去。

叶挺火气很大,在电话里骂了陈诚“一将无能,累死三军”,放下电话后又想到目前战局好坏参半,可谓危险与机会并存,陈诚也算有功有过,骂得好像稍嫌有过。抄起电话,和庞允文仔细研究一番,定下下一步的决心,作出部署。

庞师长心里清楚攻击嘉兴一战,他的机械化部队损失过半,装甲团也只剩5辆坦克了。此战的意义是牵扯敌15师团回援,从而让破围近在咫尺的日军攻击势头缩了回去,全歼历史上血债累累的日寇第6师团,已有完全的把握。但是,机械化部队的车辆已损失大半,部队非常疲惫,目前从濮院以北位置回援余杭已来不及,重炮一团还剩6门炮能打。无论如何,在上工师解决第6师团腾出手来之前,要靠余杭守军坚持一下。想到叶军长的部署,庞师长给盐官前指严杰总指挥打电话,商量配合作战的诸项细节。

12

对刀(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