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前膛炮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前膛炮

小说: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作者:中悦 更新时间:2018/6/13 22:18:43

280毫米铁道炮给予敌杭州集团以沉重打击,又与日机玩藏猫猫,游击了数日,上得山多终遇虎,在一次日机不惜血本的地毯式搜索中,和2辆伪装炮车一起炸毁。失去两门宝贵的德制280轨道炮,杭州战场只剩一列10吋前膛火箭炮车独撑局面。

在吴淞古炮台附近起出了一批古代前膛炮,就是一根粗大的炮管,底部封死,从炮口装发射药和炮弹铁球,从引信孔插火绳点火的那种。新四军先遣队总教官老的说,这东西唯一可用之处就是炮管够厚。尽管只是铸铁材料,还有几管甚至是青铜的,一旦厚度足够,强度也就弥补了。例如灰铸铁抗拉强度可以用到3公斤/平方毫米,中碳合金铬钢也不过能用到6公斤每平方毫米,灰铸铁壁厚加大一倍,也将就能顶合金钢了。炮管强度够,就可以使用高膛压,使得火箭弹获得较高的炮口初速,不完全依赖外弹道火箭发动机推进,实际上在外弹道做少量功的只是小火箭喷射底推技术,加上炮弹出膛时已靠倾斜喷口获得自旋,所以这种火箭弹其实是内推-底推弹,精度比火箭弹大幅提高。江南厂新完成的吴淞号炮舰是从吴淞口拖回来的半沉日舰冲岛、壳歧铰接而成,原有的10吋炮缺乏炮弹,要研制正规的10吋海军炮弹得花较长时间,为了赶时间,决定制造一批10吋内推-底推弹,镶入衬管出炮口后壁厚增加一个阶梯,衬管长度为原炮管3倍,倍径加大到3倍,射程相应增加。铸铁弹体炮弹做了两种,吴淞号用的海军型穿甲弹装药25公斤TNT,铁道炮用的是反步兵榴弹,装药加大到50公斤TNT,试验有效射程约18千米误差在0.5-0.6%。

吴淞守备师炮兵指挥官蒋必和工兵团团长胡光森带人将起出来的前膛炮管清理淤塞砂石,送到江南厂镗光内径,10门后膛8吋炮和1门12吋后膛炮重刻膛线、镗光内壁后留在吴淞炮台,准备发射内推-膛线自旋炮弹,所有的前膛炮管,包括23管12吋的、53管11吋的和65管8吋的都运交高昌庙基地,经过半个月的改造,重新投入使用。其中,12吋的20管做成衬管11吋炮装到新济远号炮舰,3管做成衬管10吋炮装成铁道炮开到杭州战场,11吋前膛炮中的9管加衬管做成10吋炮装到火车上,作为第三列铁道炮开赴杭州,10管加衬管10吋炮装到吴淞号,不加衬管的前膛炮镗光内壁到280毫米直接发射火箭弹,效果就差了一些,打粗略制造的铸铁弹体内推-底推弹射程只有15千米,误差达2%,好处是作为纯粹的反步兵弹药,装药达60公斤TNT,另外原有定镇二舰的克虏伯280毫米炮都已集中到新镇远号,金融作战小组从欧洲订购了一批弹药,使用高昂的价格雇用美英的货轮运输到广州港,这批弹药涵括了所有急需的海军炮弹,包括老式克虏伯280毫米炮弹5600发,新式280毫米射程62千米轨道炮炮弹12000发,这批炮弹到达,海军就不用为一百颗炮弹跟杭州守备区争来争去了,还包括356毫米海军炮弹3000颗、一大批6吋炮弹和155毫米炮弹,这几船炮弹如果被鬼子拦截或者击沉,那么很可能引发英国人跟小日本的冲突明面化,大大加快双方开战的进程,远东英军兵力薄弱,势必极力拉拢和援助中国军队,甚至把美国人也拖下水,站在英国一方持善意中立,那么美国的物资援助也会大大增加;如果日本人不敢下手,这批炮弹抵达上海之日,就是我海军发起突击长江口战役之时,海军打出长江口将封锁上海近海包括杭州湾,完全切断淞沪日军的补给通道,全歼日本华中方面军的日子也就到来。

按照订购炮弹能够顺利抵达预计,杨大总管安排赶造的铸铁弹体280毫米内推-底推炮弹也就富裕下来,可以交给已镗光内壁到口径相符的11吋前膛炮使用,作为大当量反步兵榴弹,将给日军以极大杀伤。按照这个思路,把24管11吋前膛炮装到江阴号重巡洋舰两侧舰体,专门执行对岸炮击,同样的10管11吋前膛炮装到威远号上,三舰来不及做输弹机构,只能安排用长臂甲板吊吊放沉重的炮弹,把射速拖累到1分钟一发.

9管11吋前膛炮加衬管做成10吋铁道炮,也是在火车上用吊车吊炮弹,这列铁道炮车投入杭州作战时,市内要点城站已经失守,笕桥防线也被突破,黄杰的第二师正组织最后一次反击。陈诚对这次反击不抱希望,只要求黄杰为巩固第二道防线争取一点时间,同时把主力第9师调到位于半山-沾驾桥的第二道防线,与原在那里构筑工事的上官云相第11军团的33师和34师一起坚守,二道防线后面就是塘栖,新四军上工师一旅的三个步兵团正匆匆赶赴那里。城站方向,李玉堂的第三师伤亡惨重撤下来休整,总预备队、川军里战斗力最强的郭勋琪第50军奉命出动收复城站,杭州其它阵地只能交给戴笠的忠义救国军佘山旅、上海保安总团、宁波保安总队等单位防守。

炸毁第一列铁道炮后,日军摸到一些规律,为了对付伪装车,采取多列战机并行轰炸的战法,把轰炸机分成数个分队,见到可疑列车就上去一个分队,其它继续搜索,杭州附近没什么铁路隧道,轨道炮车找不到掩体,中方又没有制空权,明晃晃的平原上只靠防空车伪装炮车,确实抵挡不了日军的多路平行轰炸,第二列轨道炮抵达不久,只配合打了一次城站反击消灭鬼子两个中队,又被炸毁。利用这个守军火力空档,日寇第10师团又一次攻占血肉磨坊城站,川军第50军随即投入反击,但火力对比已明显居于劣势:川50军只有一个3吋山炮营,且顾忌城内居民不敢放开手脚炮击,日军沿江舰队百余门120炮却毫无顾忌大肆无差别轰击,使得中国军队和平民均伤亡惨重。川50军的一个营一次冲锋就几乎打光,再上一个营,在日军舰炮的无差别火力覆盖下未及接近敌阵地即被炸光,第3个营采取分散成排级小部队利用熟悉地形多路隐蔽突进,一度攻入城站,又被鬼子反击出来,50军模范师反复冲击,打光两个团后,换上150师继续冲锋,这时第三列轨道炮车开到了。

日军一直怀疑铁道炮车是怎么开到杭州的,研究一番之后,认为杭州没有铁道炮改制能力,只可能是上海改制的炮运到杭州,再装到火车上。因此,派出多路日谍潜入加上侦察机空中搜索,想找到杭州铁路附近的安装工厂。

这个判断倒也没错。嘉兴沦陷后,沪杭铁路不通,在兵工署技术副署长兼淞沪军工常务主持人杨廷林的安排下,把上海江南厂改制的铁道炮炮身炮管先运到苏州,再上船渡过百里太湖,从河道进入杭州直抵一间破旧的铁路车辆维修厂,在漏雨的铁皮工棚里,以铁道吊车分件将大炮安装上车节,再开来火车头把车列牵引走。这间铁路工棚锈迹斑斑,周围一片荒草,看上去荒废已久,在杭州附近大大小小十几处铁路维修工厂里毫不起眼,日谍发现这间工棚,试图接近时被装成村保安巡逻队的精锐警卫部队的士兵们吆喝着赶走,但未予抓捕,只是查看了一番证件,告诫说日机连日轰炸铁路,老乡们为了安全还是不要接近铁道为好。这一番做作果然瞒过日谍耳目,把这间工棚作为不大可能的荒废车间报了上去。负责轰炸杭州附近铁路工厂的嘉兴第10航空队指挥官研究各方面情报之后,决定使用有限的轰炸机兵力先重点轰炸第一类可疑目标,再给第二类目标都摊上一两颗炸弹。

废旧工棚作为第二类目标,挨了两颗60公斤级炸弹,一颗在附近爆炸毁掉了十几米铁道,另一颗准确穿透棚顶入内爆炸,幸运的是,只炸飞了一堆钢铁材料和机件,造成一些人员伤亡,最重要的设备铁道吊没有炸毁,使得第三列铁道炮推迟一天后出炉。

衬管加长内推长度只是依靠倾斜喷口在内弹道的持续作用增加了自旋转速,也使出膛稳定得以增加,这些因素稍许改善了精确度,还不能根本扭转有限技术条件下制造的外弹道底推弹固有的偏颇,第三列铁道炮不敢用于城站方向,多开了十几公里接近笕桥,以突然猛烈的炮火,打了刚刚攻占笕桥的日军一个措手不及。

笕桥附近集结着加强到6个步兵联队的第12师团,还有第10师团支援过来的两个联队(待补充休整)和一个炮兵联队,一片乱哄哄的,受命统一指挥8个步兵联队打通德清解围通道的第12师团师团长山田乙三,正调派前期未参战而相对完整两个联队打先锋,炮兵联队跟进,以在脱离沿江炮舰射程后继续提供火力支持,准备留三个残破的联队在登陆场到笕桥一线防御补给通道并进行整补,其它步兵联队作为二线部队在后跟进并准备向东攻击与河村集团会师,辎重联队保障登陆场到一线的物资运输,工兵联队沿攻击轴线修复和搭建桥梁、阻塞河汊防范中国军浅水炮艇袭击、在转变为支撑点的笕桥修筑工事并修整飞机跑道备己方战机和运输机使用,大多部署尚未就位,正忙乱着,一群重磅炮弹砸下来了。

前膛炮管发射的内推-底推炮弹即便误差达到一二百米,10吋反步兵榴弹打在笕桥机场这样兵力相对密集的开阔场地仍然非同小可,50公斤TNT装药量差不多是356毫米海军炮弹的两倍,笕桥机场顿时腾起9个网球场大小的火球,铸铁弹体有意在浇铸后加快冷却,造成许多细密的内应力裂纹,要按铸件规范衡量都是废品,用在炮弹弹壳却比钢弹壳更容易碎裂成较小破片,冲击波裹挟着黄豆粒到核桃大小的铸铁破片把两三个足球场面积内所有直立动物扫倒, 第一阵落弹就把几百鬼子送回老家,

9管前膛炮分装在5节车节上,仗着内推-底推弹发射后坐力相对较小,简单加强的钢构底板还能凑合,每节车上有一部悬臂吊给两管炮吊炮弹,炮手以人力把吊到炮口的大炮弹对准炮口褥进去,点火还是用棒香点燃炮管底部引火孔内的火绳,火绳引燃发射药包,发射药爆燃给炮弹提供强大推力,同时引燃炮弹底部三个均布倾斜喷孔内的火药柱,炮弹开始自旋,在出膛时达到一定自旋转速,出膛后三个倾斜喷孔内的药柱继续燃烧喷发,进一步推动炮弹自旋,同时合成一个向前的推力,形成外弹道底推,但此时已没有炮管约束,炮弹开始以章动、摆动和平移造成偏离,最终在十几公里以外的落点造成一二百米的误差。打了几发炮弹,炽热和紧张已让炮手们汗透军衣,射速渐渐提高到每分钟一发,

数十发重磅高爆榴弹把笕桥机场上的工兵联队炸死小一半,捎带走其它单位的几百鬼子,引爆囤积的大量弹药,殉爆弹药又吹走数百吨各种物资,引燃数吨汽油,最终把笕桥机场变成一座人间炼狱。

轨道炮短暂间歇,按步炮协同的约定转移炮口轰击笕桥西北角的清水支队,射程缩短几公里,落点误差有所减小,很快就在配合作战的新四军杜不二特战中队的指引下,轰掉了两个联队部,接着集中炮火猛轰石桥一带的日军联队,国军第二师跟着向石桥发起冲击。

黄杰原没打算反击成功,只是按照陈诚的意图,给部署第二道防线争取一些时间。反击部队有一个半团和几门迫击炮,在第二师炮兵营已被空袭摧毁、2个旅4个步兵团中三个已打残、只剩一个整团没动的情况下,这些兵力已是黄杰能拿出来的全部家当。接到新轨道炮将提供火力支持的消息,黄杰大喜过望,以望远镜紧张注视着石桥日军阵地,

渐渐地,火球填满了望远镜的视野,前方各观察小组和杜不二中队以无线电话不断报告详细情况,炮击一停,黄杰立即下令发起冲锋,

第二师以相对较小的代价全歼鬼子一个联队,复克石桥,继续向东攻击前进,准备切断日军交通线,

山田乙三从战况的迅速发展中嗅出严重威胁的味道。如果任由中国军第二师以侧击切断交通线,攻击半山-沾驾桥的一线部队将处于腹背受敌的境况,唯一的炮兵联队也无法布设阵地,而国军第二师的反击位置已超出沿江舰炮射程,事态严重,山田乙三看到清水支队的两个联队指挥部均遭炮击,联队长生死不明,士兵伤亡近半,于是命令清水支队暂缩编为一个联队,清水少将暂任联队长,全力反击石桥之敌,自己带着师团的骑兵联队和一个战车中队,立即向石桥攻击前进,命令炮兵联队调转炮口对准石桥敌军,联系空军立即炸毁新出现的中国军轨道炮,想了想还觉得不放心,亲自带着指挥部赶赴石桥。

最后这个决定让山田乙三送了命。深入敌阵的新四军杜不二特战中队在我军攻克石桥后,立即赶赴石桥-笕桥的主要通道——那时候也就是一条大车道——埋伏在大道两侧寻找重要目标。日军的骑兵、坦克过去,杜不二自知狙击枪对付不了,按住手下不许开枪,只是向黄杰师长和轨道炮发送报告,耐心等待着后面应该出现的指挥部,没想到送到枪口下的竟然是师团指挥部,众军官拥簇着喜欢骑马的山田乙三中将,杜不二通过无线电话简单分派目标,当然,首要目标是留给自己了,然后以枪响为令,二十余名狙击手一齐开火。

距离近三百米,隐蔽在大树上的杜不二第一枪击中山田乙三下颌,眼看着那名中将幌了一幌就栽落马下,又对准躺在地上挣扎的老鬼子补上一枪,再一枪放倒了扑向中将的一名尉官,同一时间,众狙击手将1名少将、三名大佐和一票佐官击毙,得手后的杜不二中队不愿恋战,立即撤退。

大惊之下,第10军柳川司令官立即任命高桥三吉少将暂接任山田乙三职务,上报大本营批准。

高桥三吉赶赴石桥前线指挥战事,此时密布的日谍眼线已发现第三列轨道炮位置,嘉兴起飞的轰炸机队立即飞抵实施密集轰炸,几乎打光了车载炮弹的10吋前膛火箭炮列车在落弹如雨的轰炸中解体。

日军以一个骑兵联队、一个战车中队和一个步兵联队在30余门野炮的支援下反扑石桥,失去铁道炮支援的第二师所部伤亡过半支持不住,交替掩护退出阵地。

石桥交锋后,日军主力向北发起进攻,用了两昼夜时间攻克半山镇,接着向沾驾桥发起攻击。

石桥战斗过后,杨廷林发现铁道炮的两大缺陷:第一,沿铁路运动隐蔽不易,第二,射程只局限于铁路沿线两侧十几公里,许多重要目标打不到。例如半山-沾驾桥防线,即已超出沪杭铁路轨道炮射程。于是脑筋一转又给日军上了一道新菜:船载前膛炮。也就是把河级炮艇装上一门8吋前膛炮,发射后坐力相对较小的内推-底推火箭弹,装药26公斤TNT,为此牺牲射程到15公里,误差达1%-1.5%,135公斤重的炮弹需要3名身强力壮的炮手在辅助机械下合力装填。炮艇排水量仍为几十吨等级,吃水0.5-0.8米,蒸汽机动力航速10-12节,定名为“川级炮艇” 。日军攻击沾驾桥防线的第二日,20条川级炮艇渡过太湖沿着密如蛛网的河汊水道抵达沾驾桥战场。

10

前膛炮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