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不是空档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不是空档

小说: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作者:中悦 更新时间:2018/6/27 21:47:10

北中南三路截击日军补给线,中路是上工师的快速支队,准备从急迫进军的第15师团身后闪出的一个空档,插入敌后。

第6师团快撑不住了。在柳川平助看来,第6师团比起第2师团的处境还要糟糕。两处被围点都只剩5千人上下,补给都靠空投和断断续续的机降,但第二师团遭受更大兵力火力敌军的围攻。表面看起来,德清周围有中国军10个师,加上最近增援上去的一个齐装满员的师和刘培绪的第10军,还有雁翎师太湖支队的两个团,围攻吴江陆桥的中国军只是上工师的三个旅,其中第3旅打援,预10旅和预23旅围攻,这三个旅十几个大团,每个大团的兵员达5千多人,战斗力和火力不亚于中央军一个师。从火力上看,岗村宁次面对的是先后出现的两个重炮团的番号,以及桂军的几个3吋炮营,而谷寿夫面对的是至少6个3吋炮营和几个火箭炮营,拥有数目不详的82口径多管火箭炮,更有威胁的炮击来自太湖上的中国军舰,这支舰队拥有不下于两个重炮团的火力,如果空军不能立即炸毁,恐怕谷寿夫先撑不下去了。

浒浦登陆计划取消后,江北6个师团成为上海派遣军和第10军争夺的重点,柳川平助大吵了几回,松井石根无奈之下把江北6个师团平分:第106师团、17师团和116师团加入对金山守备区的攻击,第22、108、110三个师团则给了柳川。顾及江北不能全放空,特别是处于中国人新式远程巨炮(日军对廷林弹的理解)打击圈之外的启东新机场需要守卫,于是把17师团部和两个联队保留在江北,为了平衡起见,又把原定加强给柳川的一队轰炸机调到启东新机场。

柳川立即把刚运抵的110师团放到吴江陆桥方向,命令由山内正文统一指挥两个师团,解救谷寿夫。随后抵达的第22师团和108师团则加强给余杭-德清方向,由河村恭浦统一指挥。

当时淞沪地区中国空军作战能力已严重下降,八成制空权在日军手里,加上长江口-杭州湾多个渔船哨被日军数量众多的老式炮舰不问青红皂白地击毁,开战初期夺取太平号掌握的日军密码逐渐失效,日军千方百计弥补了密码漏洞,让淞沪国军的情报侦查成效大幅下降。这次日军大规模调动,只有江北一名混在逃难村民中的军统特工发回情报:“吕四口日军大规模集结登船,去向不明”,此外还有金融日本组发来情报“日军新建师团准备增援南洋”,加上吕四口日军也放风说要增援南洋,中方几个情报部门判断不一,但都未能准确提供江北日军增援第10军的确切兵力和登陆时间。直到上工师快速支队撞上110师团先头部队,南翔指挥所才发现问题严重,迅速采纳了戴笠的建议,成立“南翔机构”,统揽淞沪地区情报工作。

其实最先提出这一建议的是陆战师情报处。当时淞沪地区情报部门五花八门,大的机构有外界称为军统、中统的两家,海军有情报处,空军有夫人直管的驻美欧苏秘密外交机构也是情报机关,当前主要任务是买飞机补充空军,联系筹组海外志愿飞行队,如筹组中的苏联志愿援华飞行队和美国退役飞行员组成的一个援华飞行队。对淞沪作战最有效能的是海军陆战师情报处,中共上海地下党组织也有很高的能量,对南洋-金融作战最有效能的是金融作战组的几个分支机构,此外,孔家、宋家也有自己的驻外情报机构,以经济情报为主,同时做生意,不是打掩护做生意,是真做生意,海外具有实力和影响力华侨组织如洪门,陈嘉庚在新加坡刚成立的援华总会,都有自己根基深厚的各地组织,也是颇具能量的情报机构。这些情报机关一人一把号各吹各的调,每个机构可能摸不到某项情报,即便找到一点东西,也很有管中窥豹的可能,陆战师情报处长吴用认为这样不行,要建一个总体机构统管起来,至少做到交换、整合各机构的情报,把各渠道的情报统合起来分析才能辨析出有价值的东西,对于大任务,各情报机关之间必要的相互配合有时是非常必要的。

戴笠立即看出吴处长建议的价值。意义有三,第一如吴所说,第二,是军统整合各路情报机关一统江湖的好机会,第三,陆战师情报处一直是戴笠想渗透、掌握甚至收为己用的,而且,陆战师与共产党关系密切,要想切入中共在上海的情报组织,陆战师情报处可能是一个入手的空档。

军委会迅速批准成立“南翔机构”,戴笠亲任主任,吴用任情报处长,军统胖子组长任行动处长,其它总务处等也由军统把持,而上述各大情报系统的一把手或驻沪机构负责人,都在南翔机构里担任副主任或副处长,对各大情报机关的经费,能够由中央控制的部分都一律改由南翔机构发放,当然各系统自己的经费来源还是影响不了的。

上工师快速支队插入15师团侧后,迎头撞上110师团先头部队,才知道这里不是空档。

以一个突击营和重炮营支援德清围歼战后,快速支队以坦克营(只有6辆维克斯轻型坦克,有12辆机关炮突击车和2个骑兵连、一个战斗工兵排)、突击营开路,两个摩步营左右跟进并掩护侧后,咚咚车牵引的3吋野炮营和82火箭炮营在后面,最后是辎重大队。

最前面的机关炮装甲汽车连指挥员在望远镜里率先发现数百名日军骑兵,随即命令全连从搜索队列展开成一线战斗队形,在800米距离率先开火,

快速支队司令员索巢(进来这批人一开始以水浒假名向军委会作出解释和报备,后来每每别人问起都要解释,这批人越来越觉得突兀,不愿引起不必要的注意,故纷纷以谐音字改名,如索超改为索巢,突10团团长花荣改为花戎,特战队中队长武松改为武淞,杨志改为杨治,鲁达改为鲁知申等等),接到先头坦克营的报告,立即觉察出事情不简单。大队以上规模的日军骑兵应该配属于日军师团,目前杭州守备区面对的各甲种师团的骑兵联队、乙种师团特设师团的骑兵大队/联队都不在这里,各自位置清楚,有的已被消灭,第10军直属骑兵搜索大队上次打嘉兴时干掉了,这支新出现的骑兵,难道意味着鬼子新增了一个师团?不敢大意,立即向庞师长报告,命令突击营和一个摩步营向坦克营右翼草坡一带展开,准备包抄敌纵深,让骑兵侦察排绕到前面去摸情况,一个摩步营在后面依托几个小村子简单构筑工事建立阻击阵地,守住江南运河的几座桥梁,作为需要撤退时的支撑点,两个炮营放列展开,注意防空伪装。

前线坦克营一线横列展开后猛打猛冲,维克斯坦克的履带可以从松软草坡和田间土路上碾过去,突击车的条状越野板还来不及绑到车轮子上,只能走坚硬地面,先展开后停下来当火力点,步兵下车,跟在步行速度的坦克后面冲锋,一个骑兵连向左翼展开,沿着水田间小道和田埂抄过去搜索前进,另一个骑兵连当预备队。

日军第110师团骑兵大队发现敌情立即下马,战马和人都卧倒准备射击,驮载重机枪放下来,后面马匹拖曳的步兵炮放列,正忙乎着,一串串机关炮弹火球在队列里炸开,大口径重机枪子弹在卧倒人马上打出一片片血雾,机关炮延伸,一溜炮弹舔掉了草坡上的日军步兵炮,6辆维克斯吱吱呀呀地往前碾,车载重机枪打得刮风一般,坦克炮倒是不怎么开火,随车带过来的炮弹不多,野外遭遇战又不是攻坚,敌人没有掩体火力点,炮弹能省就省吧,

中间大路上,3辆突击车不用绑越野板抢到那辆维克斯前头,以每小时20公里的速度猛冲过去,坦克为找射界,只好吱吱呀呀开下去找路,坦克营的突击车用的不是杂牌汽车,清一色的6轮卡车改装货,在形形色色的改装装甲汽车里是规范品,当先一辆架着20毫米厄利孔机关炮,左右两辆都是点5重机枪,以小角度俯射打得得心应手,鬼子只要来不及摆出步兵炮战防炮,一般的轻重机枪都奈何不得车上挂装的薄钢板,3辆突击车快速突入敌阵,车上的几挺轻机枪找射界开火,3辆车像火刺猬一样沿大路突进,率先打透了敌阵,率队排长卢彬以无线电话报告情况后,得到的命令是:“一路打下去!”

3辆突击车沿着大路一路猛冲,以大口径重机枪扫掉鬼子骑兵后面的辎重驮马队,厄利孔在800多米距离给了疑似鬼子大队部一溜炮弹,也不检查战果,继续从嘉善和七星桥之间插向东南,一路打掉零星日军,直到大庙村,遇到鬼子的坚决抵抗。

迎面打来一排步兵炮弹,卢排长从4发齐射判断有4门步兵炮,从而怀疑对面大庙村里有鬼子大队级兵力,一面向上报告,一面让各车寻找隐蔽。

日军步兵炮连续射击,一辆重机枪车中弹,大路两旁一片平坦,找隐蔽不易,不久机关炮车也中弹起火,卢彬布置伤员和剩余人员撤到剩下的一辆车上迅速后撤,找到一座土地庙,隐蔽在后面。卫生兵给伤员包扎,卢排长鼓励大家说:“鬼子看到我们的车爆炸起火,以为有便宜可占,咱们就猫在这里,打它个冷不防,捞回本儿来!”

大庙村出来两个中队左右包抄,一个中队正面拉开散兵线,三面围了上来,卢彬自己操纵点5口径重机枪射击,放着正面公路上二三百米的鬼子不打,先打路南水田里400米远近的鬼子,瓢泼般的大口径子弹射进鬼子散兵群,M2重机枪在4、5百米距离可以穿透薄钢板的,一颗子弹打进鬼子胸膛余势不衰,再穿进后面那个,还有一颗子弹穿3只糖葫芦的——头一个碗口大的创洞,第二个西瓜大小的一块没了,第三个承受剩余全部动能,子弹开始横滚乱翻,小半截躯干都飞散了。沿着田埂小跑的鬼子躺下一溜,水田里慢腾腾淌水的急忙卧倒,

一条弹链没打完,卢彬调转枪口打大路上的鬼子,前面打翻十几个,后面的卧倒也没用,卡车上重机枪以一个小角度俯射,趴地上的鬼子立时冒起一片片血雾,二百米的距离,趴地上的基本都是死鬼子,爬行的也多活不了半分钟,站起来跑的都更快躺倒。直到鬼子掷弹筒打来的榴弹在周围爆炸,装甲汽车迅速冲出去,左右蛇行,重机枪依旧咬住大路上的鬼子不撒口,枪管打热了往上浇水,掷弹筒榴弹左右爆炸,弹片打得车厢钢板叮当作响,战士们只当没听见,大路上一个中队鬼子被死死压制住动弹不得,渐渐死的比活的多了,

92步兵炮的高爆榴弹开始在周围爆炸,卢彬按约定信号拍驾驶仓顶,一群步兵炮榴弹落下来,立即指挥卡车前冲,再一群落下来,拍车顶招呼倒车后退,前前后后,让步兵炮总找不到提前量,加上千余米的距离,要打中一炮也是蒙的,

鬼子炮手调整战术,2门炮一组分别打前、后,这下装甲汽车就悬了。两颗远炸,两颗近炸,装甲汽车又不能开下水田,只能在道路左近移动,卢彬见势不妙,只得拍车顶掉头加足马力开出去几百米,把几群炮弹甩在身后,再突然掉头往东开,望远镜中看到大路上的鬼子一窝蜂往回跑,重机枪恢复射击,从背后把鬼子一片片放倒,步兵炮又跟上来,一颗近炸差点把卡车掀翻,前后轮胎都撒了气,卢彬不管不顾,“就是光剩下轮毂也得给我开!”M2机枪死死咬住鬼子群不放,

大庙村突然被一群火箭弹覆盖,后面的火箭炮营一次齐射以200发82火箭弹盖住了大半个村子,嘉兴-嘉善一线以东算是老沦陷区,群众早已撤离,村子里只有鬼子,快速支队的3吋炮营接着加入轰击,卢彬先察觉鬼子步兵炮哑火了,看到村子里粗大的烟柱往上翻滚 ,接着,身后大路上维克斯坦克露出头来。

快速支队先头装甲部队消灭日军骑兵大队后,在炮火掩护下,一个冲锋消灭了大庙村一个大队的鬼子,卢彬把伤员交给卫生队,翻身跟上大队,越过大庙村。午后时分,坦克营前锋已抵达钟埭镇 ,钟埭南6公里,就是第10军的补给枢纽平湖。

与此同时,快速支队索司令员得到确切情报:跟在第15师团侧后的是新增援的第110师团,这里不是空档,而是一个三面被围的口袋。

6

不是空档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