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变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变局

小说: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作者:中悦 更新时间:2018/7/2 20:03:09

朱旅长对营以上干部动员时,要求部队死守5天,保证第二天就有配给上工师1旅的新105榴弹炮营到达,说南海作战运来了一批炮管,高昌庙做了一批105榴弹炮,第一个新105炮营就给我们旅。结果第二天105没来。第三天105也没来。傍晚高昌庙通知:新105生产线遭受日机轰炸,炮还有几门,但是炮弹都炸光了,要推迟一周才能凑出新炮营的12门炮和两个基数弹药。

日军也面对类似的问题。第三天上午,因应补给不足的情况,河村恭浦发出一系列命令,及时作出调整。仍旧以第114师团围攻雁翎师,以受创较重的第16师团(炮兵联队除外)防御余杭北中国军的几个师,以第18师团防御余杭南的胡宗南集团、川20军等部,并着手切断乔司小道;以第一师团和第20师团担任塘栖正面进攻,以新增援的第108师团从塘栖以北渡过东苕溪,迂回塘栖中国军侧后,逼其后撤,如不后撤,就包围歼灭上工师这三个大团,以陆续到达的第22师团为预备队,控制在余杭。河村随即接到柳川平助的命令,要求他统一协调杭州登陆集团位于沾驾桥一线的8个联队,同时允诺两天内恢复大部补给,要求先把弹药集中给一线兵团使用。一下子协调指挥8个半师团,河村深感责任重大,马上又给沾驾桥的矶谷廉介发去指示,要求他仅以有力之一部攻击塘栖敌军的南侧翼,而以主力向西渡过运河再渡过东苕溪向北转折直驱雷甸,若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取雷甸,则不仅包围了塘栖守军,还能一举击破德清包围圈东翼,救出岗村宁次,电文还说盼望矶谷君能为帝国建立殊勋,云云。

河村恭浦也不指望矶谷廉介能够完成这等高难度的作战任务,不过确信这样一来,矶谷集群与108师团势必形成两翼包抄,当面的塘栖守军必然崩溃。

当时国军部署,塘栖以北到钟管镇一带河流纵横水泊密布,钟管镇南有一大片水泊,由多道河流交叉汇聚而成,该水泊以东是罗卓英指挥的余杭北集群,以西以南直到塘栖是白崇禧的雷甸集群负责。按陈诚的部署,河村打过余杭后,由罗卓英统一指挥第154师、19师、105师、暂46师、33师、198师和18军尚有一定战斗力的第67师、第59师组成北集群,从北向南夹击余杭,以胡宗南集团尚有战斗力的几个师和陆战师湖口团、彭泽团、铜陵团组成南集群,由胡宗南统一指挥,从南向北攻击,复克余杭,夹断河村集团的退路。白崇禧则以桂军4个师加太湖支队组成雷甸打援集团构筑雷甸的第二道防线。

日军空中侦察看到一些调动情况,108师团的下元熊弥师团长受领任务后,判断钟管南水泊应为罗卓英部和白崇禧部的结合点,而塘栖以北直到钟管并没有东西向的公路,穿过东苕溪和江南运河的也就没有容许重装备通过的桥梁,恐怕几座走人的木桥也被中国军炸毁,沿河防守相对容易,这当然是军事常规上必须夺取塘栖的原因。108师团要迂回到位,必须轻装渡过东苕溪和江南运河,此后就缺乏重火力支援,因此从钟管南水泊这个结合点打过去较有成功把握。

强渡塘栖北的运河分支,野炮第108联队就跟不上来了。下元熊弥命令25旅团为前锋,谷口支队一个联队掩护面对较强敌军的东侧翼,另一个联队拖在运河一带当预备队,看住后路。

25旅团一路进展顺利,连夜推进至钟南水泊,次日晨水雾濛濛之中,下元熊弥发现他遇上了意想不到的情况:密布的水汊之中竟然埋伏着中国军的重炮。

陈诚为了恢复第18军战力,刚把5个师调入第18军,其中第199师〔师长罗树甲〕刚行军到钟管,彭巩英的暂编34师到钟管东,陈烈的第14师先到达余杭加强胡宗南集团的力量,从崇北返回归建的14师杨家骝团下来时发现日军已突破余杭封闭了原定的进军路线,新的指令是加入18军的北集团,该团竟日急行军,比199师早半天到钟管,凌晨接到东苕溪川级炮艇队的敌情通报,不久接到师部电令,立即投入战斗。

钟南水泊三大片,中间有一条陆路通过,宽的地方一两千米,窄处只有几百米,道路泥泞,冬春翻浆,夏雨漫水。下元熊弥就是看准了这条小道,要出敌不意通过罗卓英与白崇禧之间的结合部。命令师团工兵联队在前,进行修路搭桥探地雷的常规作业,25旅团的两个轻装步兵联队在后跟进。结果,工兵前锋与东苕溪川级炮艇队不期而遇。

杨廷林安排最后一批吴淞古炮台前膛炮上木船,计划制造39条各有一门8吋火箭炮的川级炮艇,第一批15条装好后立即交付太湖支队,支队司令孟庆彬刚把部队从德清前线撤下来进入雷甸防御阵地,闻讯立即想到主动出击支援塘栖新四军兄弟部队作战,命令太湖三团黄天晓团长派出先头部队乘川级炮艇沿东苕溪南下,以8吋重型火箭弹侧击塘栖日军。

黄天晓原是汉工团二营营长,汉阳兵工厂技工出身,就爱摆弄新枪炮,接到命令大喜,立即组织当地兵为主的两个连登上川级炮艇,有当地船工出身的战士引水,炮艇队抄近道穿越钟南水泊,准备直插塘栖日军侧后打它个出其不意。

两下子想到一块去了,中日两军都想迂回都想奇袭,结果在钟南水泊迎头相撞。

凌晨时,仗着水路熟悉的先锋艇正抄一条小水汊开进,晨雾之中,忽然看到左前方陆路上有人影晃动,还有砍伐树木的钝响,日军工兵也几乎同时发现水面上一条大船的朦胧身影,双方差不多同时开火,不过火力差太多了。鬼子工兵只有轻机枪、步枪,先锋艇却把早已装填好的前膛火箭弹以直瞄直射一炮轰了出去,艇上步兵架设的轻重机枪一齐开火,

8吋前膛炮能装上几十吨的木壳船,不仅因为重量允许,也因为发射火箭弹后坐力小,木壳船吃得住,

长长的大当量炮弹拖着一道火焰穿出炮口钻进水雾,26公斤TNT在陆桥上炸起一大团火球,头一颗重磅炮弹就炸翻了鬼子一个工兵小队,

后面的各条川级艇开始轰击,也无需瞄准,炮口放平照着一二百米外的日军轰过去,搭乘炮艇的两个连以6挺重机枪18挺轻机枪照着鬼子身影猛烈扫射,黄天晓团长把情况上报,并不令步兵登岸,就让炮艇队以5节航速沿着河道继续开进,一路开一路轰击扫射,狭窄陆桥上的鬼子一时间没处躲没处藏只能死挨。

晨雾渐渐散去,炮艇队打残了108师团工兵,接着打25旅团的步兵,战况几乎一面倒,在8吋加长榴弹的直射轰击下,日军轻步兵伤亡惨重,川级炮艇半米高的薄钢板舷侧护盾却能挡住日军的轻重机枪子弹,太湖三团伤亡轻微,直到遇上鬼子的十几门步兵炮。

92步兵炮在轻量化方面有优势,几个步兵推着能跑,分件拆卸再用人扛起来也能行,虽然最沉的大件——炮管和驻退机一体有40几公斤重,用人扛行军不算人道,但是日军本身就是缺人性、多兽性的军队,一般军队规定背负重件行军的标准是30几公斤每天20公里,日军硬是规定扛40几公斤日行军30公里,让鬼子步兵炮手感到生不如死。突破运河分支后,大炮跟不上来,日军联队长下令步兵炮一门也不能少,能用骡马拖的用骡马拖,陷住了用人帮着推,都过不去了,拆开炮分件扛!

前方工兵遭受炮击,日军炮手立即手忙脚乱组装步兵炮,刚装起来架好,26公斤TNT的加长8吋榴弹就轰过来了,水雾消散,露出来的双方炮口对着炮口像决斗一样,在二三百米距离相互直射,几分钟内,三条川级炮艇木壳炸碎燃烧下沉,十几门92步兵炮一门不剩。

杨家骝团接获余杭南陈烈师长的电令,立即跑步压了下来,顺着陆桥一路冲锋,先扫荡了日军工兵残部,接着跟炮艇队取得了无线电联系。该团因一直配合启东抗日义勇队作战,和新四军走得较近,接到了新四军先遣队赠送的一批无线电话,3公里(白天)短距机已配备到排,凭短距无线通话,两支部队建立联系,立即打了一次步炮协同。这时日军先头联队的一个拖后的大队已在拼命构筑工事,来不及连成战壕线,鬼子们匆忙跳进单人掩体、双人掩体齐腰深的泛水中刚把机枪架好,重型炮弹即已临头。

8吋大炮弹一停,杨团先头营一个冲锋就打垮了日军大队,炮火延伸,步兵跟在8吋炮弹大火球后面几百米逐次推进消灭残敌,两支部队间从未有过步炮协同的经历,只是距离太近了,炮艇就在旁边河道里能挥手打招呼,要不是炮声震耳欲聋,不用无线电话用喊的都能跟炮艇沟通,鬼子则在前方几百米,目视可见。

日军后面的第二个步兵联队,也就是25旅团第117联队,总算抓紧时间构筑了一条防御阵地,让132联队的残兵败将退回,顶住了杨家骝团的两次进攻。

战至傍晚,太湖三团主力到达,和杨家骝团一起,在川级炮艇队的火力支援下从陆桥小道正面展开攻击,第199师和暂34师分从钟南水泊两侧迂回,三面压了下来,第108师团只得从袭击转为防御,战斗打成胶着。

向塘栖西南部迂回的矶谷集团却一击得手。

担任沿河防御的桂军6个团分属三个师,原是打得最残破的几个团,白崇禧把他们放到塘栖侧翼守河,是估计到这里不是敌攻击方向,能够让这几个团继续整补。沿河防守易守难攻,在没有主要道路桥梁的情况下,日军重火力难以渡河,打过河将失去重火力支持,突破后也不易向纵深发展,后继无力,白崇禧认为日军指挥官应该不会把这一带作为重点攻击方向。

白崇禧的常规考虑没能抵得过矶谷廉介的铤而走险。就像在台儿庄孤军深入几遭全歼一样,矶谷廉介性好冒险,又刚刚因为一场人事风波变得急于表现,铤而走险的个性一下子激发了出来。受命统一指挥两个师团向塘栖进攻的山田乙三中将被中国狙击手击毙,矶谷满以为统一指挥两个师团的责任顺理成章落到自己肩上,他和山田都是中将师团长,但山田的资历老一点,担任联队级职务和获得少将军衔都比矶谷早几年,第10军一下子塞进十几个师团,编制庞大,局部战场必然要有人统一指挥几个师团,看在资历的份上,矶谷也没说什么,就让山田指挥罢。但是山田死后,柳川任命高桥三吉一名少将代理第12师团师团长也就罢了,竟然还想让高桥统一指挥第10、第12两个师团,这下矶谷廉介脸上挂不住了,一番电波传送的背后人事运作,东京大本营发下来正式的委任状是任命高桥三吉为第12师团师团长,晋升中将军衔,但陆军一位大佬给柳川打电话,提到陆军论资排辈的传统和矶谷廉介。柳川自然顺坡下驴。原来让高桥统一指挥也是担心矶谷廉介喜爱冒险易走偏锋的性格,不过河村报上来两翼迂回方案,南路迂回是高难度的任务,正好让矶谷去冒险一试,柳川遂正式授权矶谷代军部统一指挥杭州登陆集群。

攻击沾驾桥的8个联队里有第12师团的全部6个联队,只有第10师团的两个联队,矶谷抢到位置,也感受到第12师团一票少将和大佐们目光中的压力。接获西南深远迂回的任务,正中下怀,布置一番,亲率第10师团的两个联队打头阵,强渡江南运河,再渡东苕溪,此后并未如河村的部署向北转折包抄雷甸,而是直奔德清,把混乱的桂军几个团甩在一边不管,在塘栖战役的第5天,矶谷的前锋联队突然出现在德清南8公里的上柏镇,切断了德清-杭州公路。矶谷廉介命令第12师团后续部队攻占上柏,自己亲率前锋联队马不停蹄,趁白崇禧调度混乱之际,一个突进打到德清包围圈南缘,与岗村宁次只剩3公里多的距离,中间只隔着159师几个伤亡颇大的团。

3

变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