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金山苦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金山苦战

小说: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作者:中悦 更新时间:2018/7/12 13:03:58

湖杭嘉平原上,北部战线重新推至嘉兴-嘉善一线,南部,日军打通杭州-笕桥-沾驾桥-乔司-余杭通道,切断了乔司小道,从水陆两面包围了乔司-许村-盐官-丁桥一带的国军。

包围圈里,胡宗南的第一军和陈烈的第14师(欠一个团)固守西部,川20军和陆战师二旅的湖口团、彭泽团、铜陵团以及护送辎重队下来的上工师233团防守中部许村一带,雁翎师和上工师快速支队防守东部盐官-丁桥,被围总兵力约10万人,最大的问题是补给断绝。

杨金生又指挥了两次劫夺钱塘江运输船作战行动,前一次得手,以相当大的代价夺得二百余吨物资弹药,后一次行动因盐官分舰队炮弹打光未能成功。日军吸取教训每次以10条以上的炮舰重兵护送运输船队,雁翎师水雷队长丁德蓀使用盐官基地自制的线控江岸鱼雷炸沉了鬼子两条炮舰和一条运输船,日军运输船队并不停船,在日舰护送下径直冲过丁桥-盐官江段,雁11团遂集中兵力夺取沉没运输船里的物资,留下的5条日舰以猛烈火力封锁江面,盐官分舰队奋勇出击,但激烈炮战打了半个小时弹药告罄,沪1号起复后动力不佳,先被击沉,接着坚如号掩护撤退再被击沉,新黄浦号抢救两舰落水官兵又遭重创,开到盐官塘口沉没,盐官浮动炮台的牵引舰虎门号受重创,炮台失去动力屹立在塘口跟日舰对轰,打光炮弹后干挺着挨打,渐渐毁坏殆尽。开出塘口抢拖沉舰的盐官号工程船再遭重创,这时蛟龙大队在付出二百余名水性好手的代价后控制了沉没运输船,杨金生指挥步兵以数十条大大小小的木船抢运物资,遭到日舰机关炮的猛烈扫射,木船以机关炮重机枪回击,抢出了数十吨物资,发现里面有120毫米炮弹,肯定是给杭州江面上的初级运输舰输送的,战士们立即把炮弹运去坚如坐沉处,一发一发把120炮弹从木船举上甲板,不肯离舰的水手们立即接过炮弹一路传送填进舰首120炮,坚如重新开火回击,掩护剩下的几条木船返回塘口内,检点物资,只抢回来不到10吨带血的弹药。

吴江陆桥战役的失败,宣告日军抄袭苏州切断上海国军北通道的计划破产,大包围圈是形不成了。德清战役则标志着柳川平助包围杭州守备区国军计划的破产,中包围圈也没能实现。只有乔司到丁桥的这个钱塘江畔的小包围圈,是第10军遭受重创之后,柳川平助唯一可以拿出来交待的战绩。因此,柳川集中力量攻击江畔包围圈,恨不得一口吞下去。

东京大肆吹嘘德清战役是“大日本皇军以少胜多的典型战例”,第二师团顶住13个师中国军的围攻近月,又在矶谷廉介6个联队的策应下突围而返,全歼中国军两个师,重创至少10个师云云,东京市民甚至还举行了庆祝游行。至于第6师团的覆没,日本各大报纸没怎么提,只按军部的说法,说第6师团遭受10倍中国军的围攻损失严重,正在补充恢复中。内部布置,第6师团在日本本土重组,第二师团则责成第10军就地重组,岗村宁次仍为师团长。

柳川感受到沉重的压力。重组第二师团不仅关乎大日本皇军的军威、东京大本营的颜面、国内民众的关注,也关乎他个人的前途,于是急令第二师团在发源地仙台的兵站把几个未受应有训练的补充兵大队运送上海,组成新的仙台联队,把第10军直属一直舍不得动用的训练程度较高的第1、第2两个后备步兵团,编组成另外两个步兵联队,第二师团暂时恢复成三联队制的,这没有办法,有没有是政治问题,有多少则可以遮掩过去。高级军官损失严重,中佐、大佐、少将均被打死,只剩迫击炮大队长清健中佐一人,柳川报升其为大佐,任新建的炮兵联队长,炮兵从各师团炮兵联队里抽调,炮就不好凑了,柳川从给各师团炮兵联队的战损补充中抽出十几门3吋山炮交给第二师团,不足的部分,只好在以后运到的战损补充中慢慢补足。

原有30个补充兵大队已在激战中陆续补入各师团,大本营通知将以经过训练的补充兵编组乙种师团增援上海,本土正展开大规模新兵训练,填充预备役的不足。柳川只得把几个遭受重创的师团撤下来修整,以第108师团、第110师团防御北部国军,以修整中的第15师团作为北线预备队,其它主要兵力都集中到围攻江畔包围圈的作战。

日军以江北撤出的第106、116 两个师团压到金山守备区,第17师团大部留在江北整补,投入浦东的第二混成旅团为预备队,将攻击浦东的第8师团、第13师团和11装甲师团调到金山-闸北方向,再加上本土新增援的第21、23、25、26、27师团(三步兵联队制,部分师团尚未编制完全,有的只编起5、6个大队,也就是金融作战日本组发回的日军大规模登船南下的情报),一时间,金山守备区重兵压境。

松井石根的意图很明显。为避开中国海军的舰炮,江北进攻和江南岸浦东地区的进攻都要停止,主力转至舰炮打不到金山-闸港地区,从这里中宫直进打到上海。

10个师团压上来,黑马头上乌云罩顶了。金山守备区兵力已被抽走一多半支援杭州和江北,南北两面形势缓和后,黑马往回要部队,却遇到不少困难。陆战师2旅的三个团被围在钱塘江畔出不来,支援杭州的上工师一旅被拖在那里,快速部队2个团南下加入远征军,其余部分编组成快速支队也被围在盐官-丁桥。上工师炮兵旅支援杭州,重炮一团基本打光,3团官兵跟随远征军南下接受装备,重炮8团的辽14式十五榴和大正十五榴射程都比较近,即便如此,陈诚也想方设法拖着不还。

陈诚正在抓紧时间壮大土木系力量。掌握了杭州守备区,加上日军压力减轻,陈诚认为机会难得。下令第14师陈烈部和第60师陈沛部归建,又将后期防守余杭的主力第90师以统一指挥为名请准蒋委员长正式编入18军,第198师(原师长杨文瑔重伤后由谭道善继任师长)、第199师罗树甲部等二线师也编入18军,此外,请准军政部,将暂34师番号取消,部队并入第18师,以罗光文为师长、彭巩英为副师长、宋瑞柯为参谋长,重建第18师,将其师管区移到杭州,几个新加入师的师管区则移到钱塘江南浙江的一些富足县市,土木系得以迅速壮大。同时向南翔指挥所申明部队正在恢复中,18军无力支援金山守备区。胡宗南为了尽快打破江畔包围圈,使他的第一军脱困,也力主18军不要增援马成龙。

南翔指挥所也不肯将浦东地区中央军精锐派来增援。理由是中央警卫军要留作保卫南京,不能在现阶段陷进去。74军是浦东正面防御主力,也不能动,最后在黑马力争下,将56师刘尚志部和61师(师长已换为钟松)派给金山守备区。

双方兵力悬殊,黑马只得节节后退,不断迟滞和消耗敌人,并和第一炮兵师师长朱瑞取得默契,退入炮一师的火力圈打短促反击。炮一师按南翔指挥所命令控制在金山守备区和浦东守备区交界处,以能炮火支援两个守备区作战。这一部署本无问题,但海军新生炮舰能够覆盖浦东沿岸后,南翔指挥所没有下令炮一师西移,日寇从浦东抽出兵力加到黑马头上,浦东方向只剩一个第9师团,只能取守势,南翔还是没给炮一师下达西移的命令。结果形成一个奇怪的作战形态,金山守备区部队总体上退向黄浦江沿岸,以求获得沿江炮舰的支持,退却过程中,东面靠近浦东的一侧退得较慢,且不断依托炮一师在头桥-梁典-泰日诸点打出反击,给予日军不小的杀伤,西面则退得较快,到10月上旬,西路日军第23、106、116三个师团逼近金山—泖港,威胁割断杭州、金山两大守备区之间战线并切断黄浦江上游航运。如果日军渡过黄浦江攻占金山、松江,即可截断沪杭铁路东段,从南面包抄攻击上海。

防守金山方向的是金山卫师,守泖港的是陆战师芜湖团和巢湖团。一开始战局还能撑住,黑马授意金山卫师有意放弃一些阵地,退至黄浦江边。黄浦江上,江南1号、2号、3号和定海、普安一共5条吃水允许的炮舰已开到上游金山支流段,故意打了几炮就停下来,让日军以为大轰炸后中国军炮舰已没什么弹药了,新到的23师团还没接受过教训,在急于崭露头角的小松原道太郎的指挥下穷追不舍,把金山卫师1旅、3旅一直压到江边,黑马见日军深入炮击圈10公里,冷笑一声:“我看你往哪跑!”下令舰队开火。炮击舰队共有 155镗管炮13管、6吋内推火箭炮20管,5吋内推火箭炮共64管、130毫米镗管炮20管,以舷侧能够近距射击的一多半打近处,以另一侧火炮大仰角打远,第一顿炮火就覆盖了冲到江岸近处的两个日军联队,远射炮火在留下来潜伏的炮校组校正下,准确击穿23师团部掩体顶盖,把小松师团长和一票参谋化成焦炭,江南3号的13门155毫米镗管炮覆盖了第23师团放列整齐的炮兵联队,以超出日军预计的内推火箭弹射程持续轰击,直到把30几门山炮野炮都拆成零件。

日军仓惶撤退,但前面深入过远,这时要冲出10公里的炮火范围谈何容易,江岸鬼子两个联队一路退,一路丢下成堆的尸体,舰炮接受潜伏炮校组的指引,炮弹像长了眼睛一样往鬼子队形里扎,哪里鬼子密集打哪,黑马不失时机指挥金山卫师发起冲锋,在炮火线后面跟进消灭残余鬼子,

日军撤出5公里,炮击骤然稀落下来,这回是真没炮弹了。但是,第23师团溃退态势已成:后面担任预备队的一个联队并不知道江上军舰没炮弹了,以为还是中国军的诡计,又没有接到师团长的命令,因此原地待命没有出击;炮兵联队遭到覆盖,没有炮火支持;溃退中的两个联队各级指挥官不断伤亡,组织不起反击兵力,只要集结兵力稍大一点,就遭到集中炮击,反击始终打不成。金山卫师利用日军的溃退态势,失去舰炮支援后仍大胆攻击前进,很快消灭了退守几个村落的千余日军,最后逃回去的鬼子不过几百个。

金山江边一战打残了日军第23师团。东京大本营一面任命井上政吉为23师团中将师团长,从关东军抽调兵力补充第23师团等打残的单位,一面从本土增派大批航空兵力加紧轰炸京沪军工厂和黄浦江舰队。

黑压压的日机飞临黄浦江,在初级水平轰炸仪的辅助下实施高空轰炸,命中率虽然不高,但日机密密排列实施无间隙地毯轰炸,命中炸弹数是命中率与投弹数的乘积,投弹数量巨大之下,多条军舰中弹后撤离,定海号炮舰重伤几近沉没。同时,对炮一师的捕捉和轰炸,使该部火炮遭受严重损失,再次证明在优势航空兵面前,炮兵的及时转移和伪装真炮示以假炮等手段都是带有偶然性的手段,硬碰硬地干下去,是顶不过制空权的。

第二次进攻,日军106、116师团步步为营,慢慢向黄浦江金山-泖港段推进,两个炮兵联队进至江岸12公里处即不再进,以炮火支援步兵层层推进,侦察机在江面上飞来飞去,密切查看有否军舰返回的情况。

守军陷入苦战,一路且战且退,慢慢退至江岸2-3千米预设阵地,这里刚刚脱离敌3吋野炮射程,若再失守,日军即兵临黄浦江岸,第一件要做的就是切断江上航运。

10

金山苦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