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解决方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解决方案

小说: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作者:中悦 更新时间:2018/8/12 1:07:11

老的本来还想听听,毕竟是进来人,不怎么了解当时国内技术状况,不知哪个衔接得上,哪里衔接不上。见俞署长示意,只好提前把货端了出来。

会议室墙壁挂上一张大图表。老的指点着说:

“如我们讨论得出的结果,尝试把沪造75炮当作改造的原型。

为了人力背负炮管,需要把炮管大件减重到三十几公斤,别的不动,只能减炮管长度,缩短倍径到10左右,也就是SEL的水平,将导致初速不足,也就是射程不足,弥补方法在仰角改造用足之后,或者减轻弹丸重,或者增加膛压。减轻弹丸不仅缩减威力,也使弹头存速不足,同时影响射程和弹道精度,并不可取。剩下加大膛压一法,如SEL那样,强装药似乎是唯一途径。

强装药的确对炮管寿命影响很大。弥补办法有:

炮管尾段高压部分嵌入陶瓷内衬。合理的金属陶瓷材料有优良的高温性能、高硬度、低密度,其高硬度和耐磨性几乎是不可烧蚀磨损的,因此可以减轻炮管重量、提高炮管烧蚀磨损寿命,比铬合金、钛合金都强。我们掌握的SiAlON-氮化硅基陶瓷材料,应在不发生脆性断裂的阈值内,使炮管寿命提高30-50%, 衬入段炮管单位长度的质量减轻10-25%,整体降低5%,若在等寿命下转换为炮口动能,可以增加15—20%。仅此一项,倍径10保6千米已可以了。但是经初步评估,我国现有水准尚不能做出这种金属陶瓷衬套,准备把“配方”也就是技术诺号交给德国人,换取他们给我们做一批衬套,半价的或者更大折让的。这项技术对德国人的意义远大于我们。 他们面对欧洲战场坦克装甲越来越厚的趋势,必然发展高初速大口径反坦克炮,炮重和后坐力增加使得坦克底盘、发动机功率做大,加上装甲,坦克越来越重。他们现在是一号坦克二号坦克,准备发展3号、4号,将来可能还有5号6号,坦克炮口径从吋半到2吋到75毫米到88毫米,如果有陶瓷衬套就可以使用更高的膛压,他们高膛压高初速的75毫米炮穿甲效果可以达到88毫米口径的,优越性自不必多言。

当然,如果德国人的工业水平也一时做不出来,加上我们需要进一步提高性能,还有以下的办法。

 镀铬层的钢基是钨合金钢。众所周知镀铬可以延长炮管寿命, 但镀铬过程中铬层易产生许多微裂,高温爆燃气体顺着这些微裂侵蚀到钢基底,使熔点较低的钢转化成碳化物、氧化物,使铬层无法附着而脱落,不断蔓延,暴露出更大面积的钢基被烧蚀。解决办法是使用高熔点的钨钽合金钢,钨含量达5%~10%以上,铬层微裂也不会导致钢基烧蚀,铬层也就不会脱落。这种钨钢基炮管的抗烧蚀磨损寿命应可达到普通镀铬炮管的3倍。方便之处在于,我国盛产钨砂,可以试着自行炼制钨合金炮钢,如果一时做不到,。就把技术交给德国人,他们肯定做得到,同样用于高压坦克炮和远程重炮上,技术交换他们提供钨合金炮钢管给我们。

江南所的人已经喊起来了:“劳迪顾问把技术交给我们,我们立即投入试炼!”

老的苦笑一下。铁口断言超前技术的效果,不解释技术怎么来的,有没有经过试验验证,各厂的人还这么相信,恐怕就是因为刚进来露了两手的关系。连这个兵工署技术顾问的头衔也是这么来的。

回答江南所的人说“一定效劳”,然后接着讲:

“身管自紧,膛内超高液压方法,高压泵我们做不出来,密封问题也做不到。挤压自紧法,高硬度挤压头我们或可自造,顶推挤压头的高液压泵比纯液压的超高压泵低一大档,也没有炮管超高压密封问题,效果比双层料法要好得多,以我们的水准,或可一试。如果全自造不行,挤压头轴向推力液压泵可以让德国人提供。如果讲究一些,挤前炮管调质处理也就是淬火后高温回火工艺,要有合理的梯度层次分布,热处理设备包括检验设备也要跟德国人要。其它还有许多项要的东西和给的东西。这些都要好好统筹一下,给他哪些东西,要他哪些东西,要的东西是我们的确做不了的,又是我们现有国情下合理必需的。

(俞署长和许多人把后面这句话记下来)

自紧身管做得好,身管可以等效减重30-50%。也就是说,还是沪75的14倍径,炮管重量相当于10倍径的,也不必使用强装药、高膛压。挤压自紧还能够弥合内膛表面微裂,不让它在膛内爆燃冲击下发展为显著裂纹,从而可以大幅度提高身管疲劳寿命。”

俞大维问:“挤压自紧设备一共要多少钱?”

劳迪:“不算液压机,自造部分也没多少钱。做得差一点效果也差一点,但是比不自紧强。高压液压机要看这次跟德国人综合交换的结果。这是一项系统工程,现在还没法向您准确汇报。”

俞大维点了点头:“请继续讲。”

有人高声问:“双层料法容易一些,我们可以试试吗?”

劳迪:“相当繁琐,部分设备也要进口。折合到减重的效果也差一些。外层料管加热不能到局部相变,塑性变形就白费了。加热和周缘喷水急冷不均匀也不行,会造成应力集中,使得本来就紧张的外层屈服强度更为紧张,在局部埋下危险点,打几炮就破裂。我近来的研究心得是外层加热与内层冷却收缩并举,以降低外层加热温度,也就降低局部应力集中的可能。内层深度冷却不仅增加机械过盈提高身管强度,还有助于形成内层身管从内到外的合理应力分布层次。内冷外热的结果,倒是比单纯外热更容易做。只是内管注入的深度冷却剂的制取设备还得到欧洲去弄。据了解,温度低到-267.8℃的液态氦欧洲已能制取,卡墨林-翁纳斯于1908年就实现了氦气液化。液氢就更容易些。但是我们也不需要这么低温的东西。从自紧技术的需要到工业制取设备来综合衡量,-196℃的液氮已经足够,工业制取也容易得多,甚至熔点-78.5℃沸点-57℃的干冰-酒精也能用。这些要到欧洲细看,综合衡量技术经济性能。现在还不能下定论。如果麻烦,不如一次到位上挤压式自紧。”

有些技术是不宜在这里讲的。例如炮管内膛表面的真空多元离子涂覆技术,要到德国去察看能不能衔接得上,再说。假如可行,或者局部可行,就做出相应的技术改变,例如钨钢基镀铬可以用钨等离子涂覆代替,技术效果和现时可行性应该更高。

老的正考虑技术问题的拿捏时,有人突然问了一句似乎与技术无关的问题:

“只去德国,不考虑英国吗?德日接近的趋向,有可能使英国成为我们的盟友,而德国变成间接的敌人。”

老的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沉了沉,缓缓地说:“您对缅甸怎么看?”

5

解决方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