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练兵明末之9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练兵明末之91

小说: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作者:中悦 更新时间:2018/8/26 17:12:00

发现练兵明末的91节未发出来 重发

--------------------------------------------------------

居大鹏认为城门隔断战是高难度的特种作战,这位陆战一师特战大队的大队长以前从未遇到过如此特别的情况。难度来自三个问题:第一,广场和附近街道上拥挤着至少十几万群众,人群过于拥挤,官兵逆向通过过不去,兵力无法投送到人群后面的话,就无法分隔开群众与闯军,第二,即便能挤过去,兵力也是严重不足,闯军随后掩至的至少有数千人,自己的突击队只有百余名锦衣卫,又没有先进武器,都是大刀长矛火枪弓箭,冷兵器作战基本要靠数量的比拼,火枪虽然是热兵器,但是射速太低,还是要靠火枪手的数量才能形成绵密持续的火力,一挺机枪可以以一当百是由于机枪的射速以一当百,现在没有,所以还是得比拼士兵的数量,数量上的兵力对比是数十比一,这仗不好打,而且广场后面是多条街道,这点兵力要分开堵住每条街道更形困难,第三,这点兵力若是死守城门关卡还能凑合,老大让黑马带人沿着瓮城摆放火药桶应是准备在群众通过之后炸瓮城里的闯军,跟在群众人流末尾的应是便装闯军,这些人混在百姓之中不容易甄别,只好一并放进来,他们混进来是为了夺门,但是不容易得手,一来因为这些便装的人若想不被发现就不容易带进长大兵器和火枪,也就是怀揣短刀之类,而门内锦衣卫和内廷侍卫不乏武术高手,二来,这些人若抵住后面对开铁叶式的城门不让它关上或者可以做到,但是箭楼下面的正门是吊落式千斤闸,放下来下面的人是撑不住的,箭楼正门隔断之后,便装闯军即便夺得两个侧门、石桥也没来得及炸断的话,重型攻城器械还是进不了瓮城,有这么一个迟滞时间,吴孟明他们来得及用火药包把瓮城里正门前的闯军炸掉。

推演到这里计划看似可行,但是,还有一个BUG。居大鹏过去有出任务在大型体育比赛和群众集会场合协助维持秩序的经验,深知在这类场合很容易发生人群踩踏. 城门一开,逃生机会出现,人群蜂拥挤向正阳门,在石桥铁栅前和城门门洞内很容易发生踩倒,一旦有老弱病残被挤躺下,这个人在众人的大脚下就再也站不起来,还会绊倒更多的人,蔓延成一片人倒地被踩,这地方马上形成拥堵瓶颈,后面的一二十万群众无法及时通过就会成为闯军的俘虏,我们就失去这些群众了。居大鹏低声把这个顾虑讲给皇上听。

崇祯皇帝一听,心里掂量出这位特战大队长的军政素质,低声赞了一句:“提醒得好!军事隔断做不到,就给他来个政治隔断!”说着立即下城楼、出城门,大步流星直奔石桥而去。后面的仪仗执事立马跟上,乾清宫执事太监吴祥吓坏了,想拉住皇上却又不敢,王承恩没反应过来一时怔住,

石桥外广袤的人群已把崇祯皇帝的明黄伞盖看成活命的希望,看到石桥前铁栅打开,人群并没有一涌而起挤向城门,多少年积累的对于皇上的忠诚和敬畏潜移默化地也是牢牢地控制着人们的情绪,以致跪在前面的人看见皇帝疾走过来,反而跪地索索后退给皇上让出一片地方来,

居大鹏立即醒悟过来,眼下条件以军事手段隔断群众与闯军既然做不到,就在政治上把他们隔断开来,这正是不对称作战的神髓。把百余名锦衣卫分成5组,1组打开铁栅后守在旁边维持通过人群的秩序,3组人从三面以皇帝为中心围出一个圆形空场,并把一批批群众带起来在皇帝面前通过空场进入铁栅、过石桥、进城门,居大鹏自己带一组人沿着敬畏的人群让出的一条通道往后面走过去,

如果是现代处理这种情况,最好是人群都席地坐着,再一批批按指挥站起来排队通过,这样就乱不了。现在,正好利用百姓的敬畏心态和跪姿,在保持秩序上跪姿和坐姿效果相同。关键在于,百姓认为皇上身边是最安全的,皇上如果站在城墙之上,人群当然往城门挤,现在皇帝下到桥外广场,明黄伞盖就树立在群众中间,那么广场就成为安全中心,皇帝自己在掩护群众撤退。未撤的百姓此刻翘首以望的不是城门通道而是明黄伞盖下的皇帝,撤退的一批批百姓在锦衣卫低声催促下走过皇帝身边,不被制止的话,许多人情不自禁还要跪拜,直到走上石桥还回头观望皇上,许多人眼中甚至淌下热泪。

撤退笼罩在明朝皇帝庄严肃穆的光辉之下,有条不紊,秩序井然。

“吾皇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群众的呼声山呼海啸般轰响起来。

崇祯皇帝身边仅有黑马师叔带的20名内廷侍卫高手担任警戒。乾清宫执事太监吴祥一直跪在崇祯的脚边不起来,在他看来,这样做不仅大失皇帝的身份,而且实在是太危险了,闯军随后就到,没有什么军队挡在后面担任掩护,闯军放个箭、甚至混在人群里的奸细都能伤了皇上;张缙彦从最初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后,向皇上力陈处境危险,犯颜直谏,讲出“重蹈土木堡之厄”这等话来,无奈皇上只是留心观察人群的反应,对张缙彦的话充耳不闻;王承恩欲言又止,心知国家已到生死存亡之际,皇上一柱擎天,竭尽人事还想挽回局面,已顾不上个人安危,吩咐手下调集东厂人手到正阳门前广场,对一个得力手下耳语一番要他去办好杜勋的事情,然后一言不发站在皇上身边,紧闭嘴唇,嘴角坚决地弯了下来;

国子监新任的谢祭酒站在一旁愣了一会儿,感悟出吴孟明所说“你不了解我们老大”是什么意思。眼前的局面颇为明瞭,这十几万群众正在皇帝的贴身禁卫军的保护下通过正阳门,过了城门就是内城,内城还是安全的,包裹里的细软和粮食不会被贼兵抢走,年轻妇女也不会遭到凌辱,京城的百姓们也都知道,内城里有足够的粮食。这是实际的意义。然而这么做本身是挡不住闯军的。皇上亲身犯险是在与李自成对赌,李自成如果明白并且来得及掌控局面,应该派人立即制止后面追兵对群众的劫掠追杀,不然立即就会形成崇祯皇帝保护群众而闯贼追杀群众的场面,这种场面只要形成,“政治隔断”闯军与民众的作战目标立马实现。军事隔不断就政治隔断,这就是他们讲究的“不对称作战”吗?

问题在于,尽管皇上毫不犹豫地抓住了百姓多少年积累的对皇帝的敬畏在一开始跪伏的短暂的有序时机下到门外广场人群之中,不管皇上的临机反应多么出色,人群终究是要乱的,背后闯军的掩至,人群中混入的闯方细作的鼓动或伤人的行动,某些小群的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发生骚动,都可能迅速蔓延成整个人海的骚动,而朝廷方面在场的兵力太少,无法有效维持秩序,任何骚动的发生都会导致眼下秩序的崩溃,以谢祭酒对人性的理解,秩序崩溃以后的人群将四处冲撞践踏,皇帝的圈子遭受冲击在所难免,“政治隔绝”闯、民双方的意图难以实现,皇帝自己的安全也将被汹涌的人流卷走,怎么办?

锦衣卫指挥使吴孟明看见皇上下到门外广场百姓之中,拍了拍脑门,立即到城头命令炮手向远处白色硝烟后面开炮。城头上摆放着一列十二门红衣大炮,吴孟明不大懂这时候的前装滑膛炮能打多远,但打到约一千多米外的白色硝烟后面不成问题,白色硝烟是小口径火枪射击造成的,闯军入城部队还来不及带进笨重的大炮,所以那条白色硝烟带应是明军的阻击线所在。这样打虽然打不着什么敌方目标,不过吴孟明知道现在要的是安定人心的效果,以吴孟明对人性的理解,秩序不仅来自感召和服从,在这个时代,更来自力量的展示和权威的威严震慑。巨大的炮声对于这个时代的人们来讲代表着无法抵抗的力量,这个力量能够帮助人们安定情绪稳下心神服从政府的指挥疏导,为此,即便炮弹从皇上头上飞过去也在所不惜,冲犯圣驾是掉脑袋的罪过,不过现在当皇上的是我们老大。

城头红衣大炮的带队军官也知道炮弹从皇帝头上飞过可能获不赦之罪,以前秋操时也曾当着皇上的面发射大炮,这个要看怎么解释,也要看皇上的心情,皇上事先知道是一回事,可能还挺高兴,如果没有心理准备,这么大的炮响可不是一般人抗得住的,皇上只要一慌神,万金之躯只要摇上那么一摇,自己的脑袋恐怕就要搬家了。不过,眼前的态势不开炮是不行的,锦衣卫指挥使的手并没有按在他那把鲨皮金鞘绣春刀上,而是——把方才皇上在城楼上御赐的尚方宝剑拔出了一尺。一尺足矣,尚方宝剑的寒光闪了一闪。

嗵!嗵!嗵嗵嗵!嗵!嗵嗵!嗵嗵!嗵嗵!

巨大的炮声连响,地动山摇,脚下的城楼微微发颤,“嗡嗡嗡——”炮弹带着金属般的低沉啸声从人海上空呼啸而过,

吴孟明的判断没错,这个时代的红衣大炮发射时使用了足量的黑火药,其威力甚至导致炸膛,炮口没有消声消焰装置,巨大的轰响声如巨杵般撞击人的心灵,东厂番子报告说彰义门大炮发生炸膛,方圆十数丈无人幸免,残留守军斗志崩溃立马放弃了。可见这时候的红衣大炮对人的震慑力。

巨大的炮声震得广场上许多人身子都摇了几摇,所有的欢呼声万岁声一霎时停止,众人呆呆地目送这个时代飞行很慢的炮弹飞向后面的远方——那是危险逼来的方向,片刻静默之后,不知是谁带头,“万岁”的欢呼声山呼海啸般腾起,京师百姓们从来都把正阳门当做皇帝至高无上威严的象征,今天看到皇上在危难之际出现在正阳门,与多少年的忠君爱国教育在内心形成的国家权威的表征完全一致,这时候大炮轰响,百姓压根觉得皇帝现身就该如此,正阳门表征的明帝国的国家威严在敌兵逼近时显现了出来,大炮轰出了凛凛天威,许多心思活络的人心里已经在想,皇帝现身正阳门下到门外广场,这么有恃无恐,自是因于这里集中了朝廷的强大武力。

居大鹏带着二十名锦衣卫军官沿着人群避让出的甬道向后面大步走去。不能跑,跑会引起群众的骚动不安,以为后面有紧急情况,“贼兵已到”。听到炮声轰鸣,居大鹏对黑马的水平暗暗点了点头。这个时代,人们对皇帝的服从来自于皇帝的威信。亲身下到门外广场与逃难群众在一起,展现了皇帝患难与共之信,而远超出人力能及的巨大炮声则代表了皇帝不可抗拒之威。开炮不在于打到什么目标,而在于做群众工作,黑马这种用炮之法,反应出他对不对称作战的深刻理解。呵呵,俺老居位列三朋之首,自是不能让你比了下去。

组织。广大人群的集合不是一个个个体的人的集合,而是一个个小团体的集合。小团体就像人体的骨骼,带动起周边人群的肌肉,小团体又像股市里的机构,带动起周围一片片的散户,小团体又像军队里的军官,带动起身边的士兵,小团体是纲,周围散落的人是目,纲举目张。共产党是干群众运动起家的,要说这次练兵比得是群众工作,谁怕谁了?

居大鹏留意两侧群众中的较大团体,有官宦人家带着几十个家丁推着一堆车厢包裹拥簇着若干女眷的,就派一个锦衣卫过去找到为首的那位官宦,交给他一条明黄缎带——刚才从老大的伞盖周遭缨络割下来的,要他凭此带为皇帝之信,干好三件事:

第一, 维持好周围秩序,带领周围百姓有序撤退,听从朝廷的统一指挥,

第二, 选派几个年轻力壮的人手跟着我们去后边防御贼兵,

第三, 进入内城后听从朝廷安置,凭此带领取朝廷按人头发放的赈济粮,干得好的,凭此带向朝廷讨封赏,如有不从者得凭此带处置,遇有鼓动从贼者可凭此带当场斩杀。

组织,要设立组织机构、授予分支组织者相应的管理权力,要使组织行动的目的符合被组织者的最大利益,要建立起明确有效的组织纪律。这三条满足了组织三要素,还多出一个第二条。这样集结起来的抵抗人手肯定是有战斗精神的,因为这些年轻后生所保卫的就是他们的亲人,即便是家丁被选中跟随居大鹏他们,也会接到平素感情良好的某丫鬟的鼓励秋波。

除了官宦人家,富商巨绅人家往往也得到一条黄缎带,还有一些镖局人马、商号队伍甚至一些车行脚行、大型的戏班子之类,都得到了明黄带子。有的锦衣卫军官看得目瞪口呆,这位新认识的居千户大人从上九流到下九流,只捡人手多有实力的给,竟然不分品级一律授权了么?再想想也只好如此,现在这情形谁有人谁就有势,有势就能干事。那些官宦巨商不说,他们比谁都怕现场乱了,高低贵贱不分一起乱挤的话必定玉石俱焚,你什么官多有钱也不行,有组织有秩序最好,这个秩序的控制权握在自己手里更好,事后到皇上那里讨功名封赏更更好;至于那些镖局子商号脚行什么的,只要人手多,就管用,镖局子是保护红货的行家,人手多的商号都是些常年往塞外走生意的,一路上对付劫匪马贼和蒙古绺子都是行家里手了,这帮人其实倒是身经百战,经过见过的场面恐怕比京师三大营都多,当下这场面在人家眼里也许不算什么,他们护着的可是北京老家里压箱子底的全部家当,这些人的眷属身家全在里面,不玩命才怪,一旦得了那条皇带子的授权,可就如虎添翼了。至于周围的百姓,肯定听从他们的管理号令,不为这条临时剪下来的黄带子有多尊崇,就为千户大人刚才交代一定要大声喊出来的那句话:跟着黄带子进内城讨粥。

居大鹏跟着老大下了煤山,一出皇城就敏锐地观察到最重要的民情:粮食压倒一切。明末的小冰川期导致灾荒连年,陕西(明朝的陕西省包括部分甘肃、青海地区)旱情最重,又受到同样缺粮的塞外游牧民族的入边劫掠,可谓雪上加霜,造成陕西省少部分饥民向土匪的最先转变,这些饥民采取了与塞外劫掠游骑同样的做法——抢那些有粮食的民户,可并没考虑那些民户失去粮食后怎么活?结果只能是把那些民户也逼为土匪,灾荒之年民户手里的粮食都很少,自己都不够吃,抢十户之余粮未必能满足一个贼兵所需,由此造成再逼出十个劫匪来,土匪队伍滚雪球般地扩大,李自成给剿得只剩十余骑躲入商洛山,但趁朝廷对东虏用兵之际出山,以抢粮为实质政治纲领,使得一出山他的队伍就滚雪球般扩大,不出一年已驱使百万饥民攻州夺县造成“百万大军”“攻无不克”的声势,也使得京师以外的北方省份尽皆残破,陕西、山西、河南、山东,赤地千里,流民成群,只剩北京、天津、直隶一带,因为朝廷还能保持控制,满清八旗兵也有几年没有入关劫掠,这一片地区成为明朝北方的唯一一片拥有粮食的地区,所以,无论李自成是什么用兵方略,也不管李岩、宋献策等人曾经怎样苦劝不可急速进军北京,要先用几年时间在已占领省份巩固根本发展民生,否则进北京容易,守住北京难,还可能丢了基业,李自成的政治纲领是非生产的,这样一个非生产的军事集团自己不生产粮食又不可能接到朝廷军饷,因此只剩抢粮一途,因此不管李岩等人的主张多么具有远见卓识,都不可能为李自成采纳,李自成只能驱赶着不生产的饥民抢完一个地区的粮食再抢下一个地区,周围所有地区的粮食都抢光了,他就只能来抢唯一有粮的京师地区,他的军队被粮食需求驱赶着,李自成本人也被粮食需求驱赶着,一步步必然地攻向京师,顺便实现他自己当皇帝的政治野心,也不可避免地在作战能力远强于他的饥民业余劫掠军的满清专业劫掠军面前战败逃窜,最后身死九宫山。

眼下的情形正是明朝国家机构覆灭在即的最后关头。居大鹏仔细地观察了解了北京的情况,北京城里的灾民和乞丐近年来迅速增多,最近一个月来又从通州和东郊从齐化门(即朝阳门)逃进来十几万人,政府无力收容,只能听任他们睡在街两旁的屋檐下,一家家人在早春的寒风中害怕冻死抱成一团,颤抖着,呻吟着,男人女人们抱怨着,叹息着,孩子们在母亲的怀抱里缩做一团,哭喊着冷饿,一声声地几乎撕裂了居大鹏的心。虽然在五城九门政府都设有粥厂放赈,但在鼠疫和寒冷的交相折磨之下,死亡的百姓仍然愈来愈多,特别是老年人和儿童死得最多。看到人民群众遭受的灾难,居大鹏暗暗坚定了自己的政治立场:不管什么历史原因,谁来祸害百姓,我们就打谁! 除此之外,一个共产党员还可能采取其它立场吗?

.政治立场产生政治策略。作为特战大队的大队长、名列三朋之首的人物,居大鹏立即听懂了老大低声嘱咐的方略:“他有兵,我有粮”。并且,很快把这个政治策略转化为行之有效的行动。当他带着二十名锦衣卫军官穿过人海时,手里的几十条明黄缎带已全数发下,身后跟着的是上千名身强力壮斗志高昂的民兵,手持着刀枪棍棒,被分成20队,每队由一名锦衣卫军官带领着。

迎接他的景况很不妙。从大街小巷里不绝涌来的仍是逃难的人群,扶老携幼背着大包小包,不远处火枪声已稀疏,白色硝烟淡去不见,看不到什么抵抗的明军了,喧嚣声渐渐逼近,大群的闯兵身上绑缚着抢来的财物和粮食,大呼小叫着蜂拥而来。

7

练兵明末之9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