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特战先驱>狭路(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狭路(一)

小说:特战先驱 作者:业余狙击手 更新时间:2006/11/30 6:41:32

周卫国又发了一会儿呆,才把信拆开,只见信上用小楷工整之极地写着:

“周兄卫国钧鉴:弟与兄自当年柏林一别,匆匆数载,竟无缘再见,世间不如意事,莫过于此!兄之英容笑貌,弟时时思之,不胜喟叹!今闻兄在虎头山八路军中,官居要职,弟喜之不胜!二月初十日,清源县城外二十里半山亭,弟煮新茶静候兄之大驾!想兄智勇过人,当不至于铿吝一见!别来思慕之情,非此短柬可表于万一!弟竹下俊再拜顿首”

周卫国将信反复看了几遍,最终又是一声长叹!

竹下俊的字,是最容易学但却最难写好的正楷,但从这封信看,竹下俊的字笔势浑厚,方正凝重,已经深得正楷精髓!所谓“字如其人”,要写好正楷,心思一定要端正,竹下俊能写出这一手字,自然不是侥幸!可惜的是,竹下俊虽然是个值得交的朋友,却是个日本军人!如果他此次是以军人的身份来到涞阳,那么两人兵戎相见实在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周卫国沉声对通讯员说:“抓住的那个人呢?”

通讯员说:“现在还关在里垄村。”

周卫国一皱眉,说:“胡闹!里垄村是部队集结的地方,怎么能用来关人?”

通讯员嘿嘿笑道:“那人被潜伏哨抓住后,就被蒙上了眼睛!被押到审问的屋子才给他解开的!关押他的地方,窗户又专门加高了,谅他也不知道里垄村的虚实!”

周卫国这才满意了些,说:“这么做是谁的主意?”

通讯员说:“这些都是直属队赵队长的主意!”

周卫国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嗯,赵杰考虑问题倒是周到!”

说完,对通讯员说道:“王二牛,备马,我要去一趟里垄村!”

通讯员王二牛应了一声“是”,立刻跑去给他备马了。

不一会儿,王二牛就给周卫国牵来了马。

周卫国上马后,想了想,对王二牛说道:“告诉政委,我晚上回来!”

说完,一拍马股,飞驰出了阳村。

纵马狂奔之下,周卫国胸中的憋闷感觉终于得到了舒缓,心里也好受了些。

没过多久,里垄村就已在望。

快到村口时,周卫国遇上了潜伏哨,忠实的潜伏哨并没有直接给周卫国放行,直到周卫国回答出了正确的口令,才难为情地放下枪冲周卫国笑了——只认口令不认人,他这也是在执行周卫国的命令!

潜伏哨的表现让周卫国的心情又好了些,在轻轻拍了拍潜伏哨的肩膀后,周卫国表扬他道:“好样的!”

随后骑上马进了里垄村,潜伏哨一脸激动地看着周卫国的背影,直到他进入里垄村再也不见,才自豪地大声说道:“团长夸我是好样的!”

周卫国进村后,自然有战士汇报驻守的二营营长铁牛和赵杰,不一会儿,两人就迎了出来。

见到两人,周卫国立刻下马。

两人还没来得及敬礼,就听周卫国说道:“带我去见抓住的那个人!”

赵杰和铁牛都知道周卫国的脾气,没有片刻耽搁,直接就把周卫国带到了关押那人的屋子。

屋子分里外两间,外间睡的是看守的战士,里间自然就是关人的地方了!

三人一起进了外间,赵杰细心地将外间的门关上,这才示意看守的战士打开里间的门。

门开后,里面关着的那人立刻转身看向门口,脸上的神情倒也颇为镇定。

周卫国走了进去,沉声问道:“我叫周卫国,你就是送信给我的人?”

那人立刻向周卫国鞠了一躬,随后用中文说道:“我叫田木一夫,奉流主之命给周卫国长官送信,不想竟遭贵军扣押!中国素为礼仪之邦,贵军如此做法,殊无待客之道!”

他的中文不但流利,而且语声虽然平和,语意却一点也不客气。

周卫国点了点头,说:“原来竹下已经做了流主,那真是要恭贺他了!”

田木一夫略一躬身,说:“替流主谢过周长官!”

周卫国说:“坐吧!我们中国有句古话,‘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你既然只是送信的,我们八路军也不会为难你,我就问你几个问题,你回答之后,我们自然会放了你!”

田木一夫眼珠一转,说:“周长官有这么大的权力么?”

周卫国一笑,说:“难怪竹下会派你来!才几句话就开始试探我了!”

田木一夫笑道:“周长官果然快人快语!难怪连我们流主提起您,都要竖拇指!”

周卫国笑道:“你这么拍我的马屁,我是不是该感到很高兴?”

田木一夫面不改色地说道:“周长官错怪我了!田木所说,句句属实!流主对于当年在柏林和周长官的交往,引为平生第一幸事!而对周长官当年划地断交之举,却引为平生第一憾事!这几年来,流主每每在我们这些属下面前谈起您,都不免喟然长叹!我从未见过流主对任何其他人有对周长官这么高的评价!”

周卫国淡淡地说:“我们中国有句俗话,叫‘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老被你们流主这么想着,我这心里可不大舒服!”

田木一夫脸上变色,说:“周卫国君,你可以侮辱我,但绝不可以侮辱我们流主!”

周卫国笑道:“那么你现在准备怎么做?一怒之下,拔剑相向?”

田木一夫脸上神色数变,终于还是冷静了下来,说:“周长官是我们流主的故人,田木不敢造次!”

周卫国点头道:“不错不错!好汉不吃眼前亏!虽然我并不认为你是好汉,但我想,你肯定听竹下提起过我的刀法!”

田木一夫冷冷地说:“周长官难道不承认自己的刀法源自我们‘北辰一刀流’吗?”

周卫国笑道:“我当然承认我的刀法是跟竹下学的!我做人岂会像你们日本人那么小气?明明从我们中国学去的剑术,却硬要说成是自己创造的剑道!可笑啊可笑!”

田木一夫脸色又是涨得通红,好不容易才压下怒火,冷冷地说:“周长官除了刀法,辞锋之利,也是田木生平仅见!”

周卫国哈哈大笑,说:“谁叫你说话总是言不由衷!你直接告诉我竹下为什么要见我不就得了?”

田木一夫愕然说:“流主思念故友,想要和周长官见面叙旧这难道还有什么疑问吗?”

周卫国见这田木口风极为严实,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个所以然,反而空自示弱,便微微一笑,说:“告诉你们流主,我虽然不思念他,跟他见一面倒也无妨!”

田木一夫脸现喜色,说:“流主得知这个消息,一定会非常高兴!”

周卫国正色说:“那你要提醒你们流主,让他当心。”

田木一夫讶道:“为什么?”

周卫国一本正经地说:“你不是说竹下很思念我吗?我怕到时候他见到我后,高兴过头,乐极生悲,就此出什么意外!所以你千万要记得提醒他!”

说完,也不管田木一夫脸上的表情有多精彩,转身就对赵杰说道:“蒙上他眼睛,再绑上手脚,用独轮车送他出骑风口!”

赵杰应了一声,立刻笑眯眯地从外间取来了绳子和蒙眼睛用的黑布,动作熟练地给田木一夫绑上。

田木一夫倒也很是配合,任由赵杰将绳子在他身上紧了又紧!

准备就绪后,赵杰又叫两名战士推来了独轮车,随后将田木一夫拎上了车,又向那两名战士低声耳语了一番,那两名战士立刻笑嘻嘻地推着独轮车走了。

独轮车走远后,周卫国忍不住问道:“赵杰,你刚刚跟那两个战士嘀咕什么呢?”

赵杰嘿嘿笑道:“我叫他们拣石头多的路走!那个叫田木一夫的家伙目中无人,可不能便宜了他!”

周卫国皱眉说:“意气之争!”

随后再想想,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周卫国在里垄村吃过晚饭,又等到天完全黑了才回到阳村。

他今天实在不想再见到张仁杰!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揍张仁杰一顿!

回到团部,李勇毫无意外地正等着他。

见周卫国进来,李勇故意装作没看见。

周卫国知道他还在为自己和张仁杰吵架的事不高兴,进门后有意重重咳嗽了一声。

李勇这才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哦,我们的周大团长吃饱喝足回来了?”

周卫国嘿嘿一笑,说:“我不过是在赵杰那里吃了顿饭,你李大政委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吗?”

李勇哼了一声,说:“你老周的事情,谁管得了?”

周卫国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李勇终于注意到了周卫国的异样,脸上表情不自觉就缓和了下来,说道:“老周,我说你几句你就不高兴了,可你今天下午当着团部那么多人的面指着人家张主任的鼻子开骂怎么就不想想别人的感受?”

周卫国缓缓说道:“你知道今天战斗的具体情况吗?”

李勇说:“我知道,我已经问过杨大力了!”

周卫国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李勇叹了口气,说:“老周,张主任今天的确做得不对,可他毕竟是独立团的政治处主任,毕竟是上级派来的特派员!你这么骂他,他以后还怎么开展工作?你知不知道,今天你刚走,团里就传开了你骂张主任的事情!现在是非常时期,整个山东就只有我们根据地的日子好过些,上级、其他根据地……无数双眼睛可是都在看着我们啊!我们打鬼子打得痛快,鬼子难道就不想报仇了?我们的家底不厚实啊!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我们内部的团结!”

李勇一口气将这些话说完,周卫国也不由听得动容!认识李勇这么久,今天还是第一次听李勇教育自己!不过他说的这些话的确有道理!如果自己和张仁杰都是普通人,吵一架甚至打一架也就那么回事!可问题的关键是,两人都是独立团的领导!两个团领导吵架,下面的官兵会怎么想?又该如何自处?正人先正己,自己难道就从没犯过错?

见周卫国听了自己的话没有生气,李勇也放下了心,走到周卫国面前,低声说道:“老周,有的话我也只有对你能说!你是大学生,张仁杰也是大学生!你以前带过兵打过仗,张仁杰也搞过地下工作,都是提着脑袋的人!你在德国军校留过学,张仁杰也在苏联军校留过学!他知道的是没有你多,也没你会打仗,可谁也不是天生就什么都会的!张仁杰是样样都不如你,可他这样的人才,要是放在别的根据地,我敢说,肯定用不了多久就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张仁杰是从鲁中边区分配到我们虎头山的,鲁中边区是一级根据地,我们虎头山根据地呢?勉强才够得上三级根据地!你说他能没有想法吗?他是我们的革命同志,他有什么缺点,我们就要努力帮助他,让他改正,而不是动不动就开骂!你老周倒是骂得痛快了,擦屁股的活还不是要我老李来干?”

李勇这番话说下来,周卫国立刻对他刮目相看!别看自己的这个政委平常基本不管自己,他心里可是明白得很!

想到这里,周卫国立刻笑骂道:“好你个老李!你以前装傻可装得够像啊!连我都被你给瞒住了!”

李勇苦笑道:“有你老周在,我用得着聪明吗?”

周卫国脑中顿时灵光一闪,李勇这句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所谓“一山不容二虎”,自己和张仁杰岂不就是那“二虎”?再扯远点,张楚和自己的关系不好未必不是同样的原因!

想明白了这点,周卫国心中的疙瘩终于解开,爽快地说道:“你老李也不用再教训我了,我明白今天的事我做得是有点过火,回头我就给张主任道歉去!你说得对,现在的虎头山,最需要的就是内部的团结!”

李勇欣慰地笑了,说:“就知道你老周识大体!”

周卫国笑道:“你老李难得发话,我好歹要给你个薄面啊!”

李勇“呸”了一声,笑骂道:“不厚道!”

这时,屋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李勇大声问道:“谁啊?”

屋外有人应道:“是我,张仁杰!”

周卫国和李勇相视一眼,都不免有些错愕。

还是周卫国反应快,上前几步就打开了门。

门开后,张仁杰见到周卫国倒也没有露出吃惊的表情,而是笑了笑,说:“周团长回来了?”

周卫国也笑着点了点头,说:“回来了!我正要找张主任呢!你找李政委有事?”

张仁杰摇了摇头,说:“我不是找李政委,是找你!”

周卫国一愣,说:“找我?”

张仁杰郑重地点了点头,说:“是的!今天下午的事……”

周卫国立刻说道:“今天下午的事,是我不对!我不该用这么粗暴的方法对待张主任!其实,我们之间存在的分歧可以摆开来谈,大家都是革命同志,难道还有什么谈不明白的?”

张仁杰正色说:“周团长,其实我来就是想跟你道歉的!”

周卫国和李勇都愣住了,他们都没想到张仁杰会这么说!

张仁杰诚恳地说道:“今天下午周团长骂我的时候,我的确很生气,也说了一些混帐话!可等我去卫生队看望伤员时,我才明白,我自己错的有多厉害!今天的战斗,要不是因为我的瞎指挥,根本就不会造成这么大的损失!这个责任,我张仁杰绝不推卸!我虽然做过几年地下工作,算得上在秘密战场上战斗过,可秘密战场毕竟和真正的战场不一样!对于这种面对面的交战,我只是个初学者,我应该虚心向大家请教,而不该不懂装懂!”

说完,张仁杰立正向周卫国敬了一个军礼,说:“现在,我正式向周团长道歉!请周团长批评指正!”

周卫国连连摆手,说:“张主任,你千万不要这么说!……”

一时之间,他竟然不知该说什么了。

李勇几步上前,握住张仁杰的双手,激动地说:“张仁杰同志,感谢你!你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真正共产党员的宽广胸怀!”

张仁杰不好意思地笑了,说:“李政委,错的是我,我就应该改正!勇于承认错误是我们每个共产党员的基本素质!”

李勇感叹道:“是啊!勇于承认错误,说起来容易,真正像张主任这样能做到的,就难了!”

张仁杰肃然说道:“今天的事情让我明白,我现在还不适合指挥部队作战!所以,我今后要做的,就是全力协助李政委加强部队的思想政治工作!为虎头山根据地建立一支党领导下的虎贲之师奉献出我个人的所有力量!”

李勇连连点头,说:“张主任的工作能力,有目共睹!相信我们虎头山独立团一定会成为一支政治过硬的铁的部队!”

张仁杰又转向周卫国,说道:“周团长,你是黄埔军校毕业,又在德国军校留过学,实战经验也丰富,今后还希望你多多指教!”

周卫国摇头说:“指教说不上,大家相互学习吧!”

张仁杰长呼出一口气,说:“今天总算是把心里想的都说出来了!好了,天色不早,不打扰你们休息了!”

说完,微笑着转身离开。

只是在转身之后,张仁杰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见!

22

狭路(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