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异时空——血耀中华(修改版)>远东间谍战 十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远东间谍战 十三

小说:异时空——血耀中华(修改版) 作者:SS大队长 更新时间:2017/9/13 11:17:17

驿站。留希科夫等人找了个饭铺休息。他们都不说话,默默地吃饭。说实在的,竹中广一不大习惯这里的饮食。吃了几个烤包子,喝了些茶就不吃了。斯捷潘洛夫倒是不挑食,大口地吃着。

萨比尔和努丽雅牵着马来了,将马匹拴在木桩,在一张桌子旁坐下,要了一份烤包子,两块馕饼,羊肉汤。转过头看到留希科夫他们。“是你们啊,几位朋友。这个地球可真小,转来转去又见面了。”他说的自然是汉话,只是带有新疆口音。竹中广一说道:“是啊,朋友。”他说的是标准的北方话。萨比尔说道:“几位是从内地来的吗?”“对,我家在内地,不过一直在新疆做生意。只是这里话还不会说。”竹中广一答道。作为一名间谍,他知道怎么拉关系。也知道怎么规避危险。"我叫萨比尔,这是我妹妹努丽雅。”萨比尔做自我介绍。

“我叫钟广义,这是斯捷潘洛夫和留希科夫,归化人。”斯捷潘洛夫和留希科夫略一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竹中广一接着介绍:“秦川、肖易、权彬、邱俊、宋永。”几个小日本笑着欠了欠身,只是那笑容有些不自然。

这时,那个老人带着商队也来了。萨比尔招呼道:“你好啊,老爷爷。”老人笑着说道:“你好孩子。”然后,老人问道:“小伙子从英国回来,不知家乡在哪儿?”萨比尔回答:“家乡在叶城,要到霍城去看姨妈。”老人高兴地说道:“我们也是要去霍城,这么说咱们是一根链子上的骆驼,要到同一个地方聚齐啊。”萨比尔行了个当地人礼节:“我叫萨比尔。”老人说道:“阿里木,这是我儿子达吾提。”在老人身边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你好,达吾提大哥。”达吾提热情,豪爽,说道:“你好,萨比尔兄弟。”

竹中广一看留希科夫在他手上写了两个字:霍城。

萨比尔向竹中广一问道:“几位朋友是到哪儿啊?”竹中广一回答:“我们也是去霍城。听说那里的生意比较好做。阿里木”老人用汉语说道:“那可真巧,不如我们一块走,路上也好相互照应。”竹中广一笑道:“那太好了,谢谢。”

这个驿站有民族军的联络点,萨比尔在一个摊贩那里买了些切糕、干果。“向上校同志发报,我们已经打进去了。”萨比尔低声说道。

晚上,大家就在驿站歇息,努丽雅和几个女客住在上楼。经常有到同一地方的商队同行,所以客店老板也不觉得惊奇。

喀什。“政委,他们已经打入敌人内部了。”哈迪尔说道。黄文清说道:“按照行程推断,三天后,他们就要到达伊犁。留希科夫肯定会跟他的情报网联系。通知伊犁的同志,放他们过去。”

第二天,商队上路了。虽说盛世才横征暴敛,但是对于马匪的打击还是相当严厉的(这毕竟关系到他的税收)。这一路上倒也平安。遇到盛世才的军队也不为难他们。收了过路费以后,放行。阿里木说道:“到了伊犁就好了,民族军从来不收过路费。有事情,还能得到帮助。”

阿里木接着说起了民族军。“这次在内地打英国鬼子就要我们新疆的战士。我看,很快就要打盛世才了。好日子就要来了。”竹中广一心里窝着火,也装出一幅高兴的样子。留希科夫倒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关心的是能否顺利地完成计划。斯捷潘洛夫叼着烟斗,路上他的话不多。

今天的天气晴朗,天空不时有老鹰盘旋。凡是经商,夜晚露宿也很正常,搭起帐篷,点燃了篝火,喝着热茶,吃着馕饼,切糕,唱着歌。斯捷潘洛夫也唱了首《在满洲里的山岗上》。

外蒙。乔巴山这些天一直在屋子里坐着,他越觉得自己陷入困境。事情已经开始明了,苏联不打算介入了。因当说他的敏感性很高的。“难道我们真的错了了吗?”他问自己。阿古拉同志那天说:“我们没有错,但是后来错了。”后来错了,乔巴山知道是指什么。他也清楚内部状况,经济恶化,人民生活上不去,他也想尽了各种方法,甚至放松了一些政策。可是成效不大。再看那边,他们也实行的是同样的制度,可是为什么越过越好?

看着阿古拉带回来的照片,这是一张劳动的场面,不管是部队,还是普通百姓,不管是领导,还是工人、农牧民都在劳动。乔巴山忽然心里想:“我应该很久没有干这些了吧。”他站起身,喝了口伏特加酒。抓起了电话机:“阿古拉同志,你能来一趟吗?”话音刚落,乔巴山心里说道:“我怎么说话客气起来了?”然后他按响电铃。一个军官走进来立正听候他的吩咐。“莫日根同志,从现在起,切断同盛世才的一切联系!”莫日根立正:“是!乔巴山同志!”

延安。林风和罗刚这些天一直在这里参观,劳动,有些时候给红军大学的学员们讲战术课。一个参谋来了,送来一份加急电报。林风看过后递给罗刚:“事情有了变化,看来我们得提前执行计划了。”罗刚看完电报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还是有救的。马上报告给主席。”

主席看完电文,点点头说道:“这样就能少流血了,都是中国人啊。同志们幸苦了。”林风说道:“天下没有红军打红军的道理,他们还是知道应该怎么做的。”

扎门乌德地区哨所。阿木古楞今天又开始了站岗放哨。有消息传来在新疆那边局势紧张,可是这里却很安静,双方相安无事。上岗前,班长巴雅尔告诉他如果有人跟他说什么不要理会,一切等待命令。还意味深长地说道:“一切会好的,都会过去的。”这些天的确是有些人找他的战友谈话,具体说了什么,不得而知。可是,昨天下发了师政治部的文件,内容是防止内部敌人破坏,制造谣言。要警惕帝国主义间谍和敌视我们制度的反动军阀。

穿着厚厚的皮大衣,沉重的长统靴阿木古楞背着步枪站在瞭望塔上望着对面。两公里外就是那边的哨所。阿木古楞拿着望远镜看着,正好,那边一个战士也在用望远镜观察着这边。突然,阿木古楞感到一阵头晕,接着就倒在雪地上。

“中尉同志,那边一个士兵忽然晕倒了!”哨兵郭华立即抓起电话机,摇了摇手柄报告。守备连连长童川立即叫上五名战士赶往哨所,一边命令:“战士郭华,拉警报,通知他们。”

郭华拿起手摇警报器,顿时刺耳的警报响起。双方的士兵提着抢赶往各自的哨所。营房有广播,值班战士立即喊话:“外蒙革命军的弟兄们,你们的一位战士忽然晕倒了。赶快过来抢救处理!”

郭华在哨所旁看到十多个外蒙士兵已经赶到他们的哨所,将那个士兵围住。他拿起扩音器喊道:“我们这里有军医,要不要帮助?”大约过了十来分钟,那边也用扩音器回答:“你们可以派军医过来,但是不能带武器。”

军医蔡琳中尉带上三名护士,背着医药箱朝对面走去。

这是双方的军人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都是头戴红五星军帽,只是军服略有不同。巴雅尔稍微愣了一下,敬了个军礼:“中尉同志,请给我们的战士看看吧,谢谢!”接着他又说道:“我,我的汉话说得不,不好。”(巴雅尔说的是蒙语)蔡琳用蒙语说道:“你们先让一让吧。”然后对护士说道:“先抬进屋。”巴雅尔和几个士兵慌忙说道:“我们来,我们来。”七手八脚地把阿木古楞抬进屋子,屋子里有一张木板,铺着羊皮。

蔡琳看了看阿木古楞,又搭了搭脉象:“是贫血。这个好治。”巴雅尔和几个战士瞪大了眼睛。“军医同志,就这样摸了摸手腕就知道阿木古楞得了什么病?”蔡琳笑道:“我们祖国的医学好几千年了。”“哦,是这样。”巴雅尔虽然感到不可思议,可是一听到“我们祖国的医学”总觉得怎么有点说不出的心情。

只见军医从八大褂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整齐地摆放着几根银针。屋子里生着火炉,挺暖和的。护士已经脱去了阿木古楞的衣服,军医先从一个袋子里取出一张手帕,手帕是湿的,有一股药水的味道,用手帕将手擦洗一遍,然后取出一根银针,一个护士点燃了一个酒精灯,拿着银针在火上烤了考,用酒精棉擦了,再用干棉捋了一下,对着阿木古楞身上就扎下去。

整个过程看的外蒙士兵目瞪口呆,过了不久,阿木古楞醒过来,面色也好看些了。“他现在没事了,我再给他开些药。他一定是经常饿着肚子喝酒吧。”军医问他们。巴雅尔说道:“是的,军医同志,阿木古楞同志平时就喜欢喝酒。”正说着话,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中尉。巴雅尔等人见了他就像老鼠看到猫一样。中尉板着脸看着他们,然后说道:“能给我看看吗?”

蔡琳说道:“没问题。”中尉走过来说道:“我有好长时间,腰不舒服。”军医给他搭了搭脉,说道:“不用开药也能治好。先把大衣,外衣脱掉吧。”中尉按照她的话做了。军医在他背后某个地方,应该是在脊椎某个地方推拿几下,只听到轻微的声响。“好啦。试着活动一下。”

中尉大喜,说道:“军医同志,真是太感谢了。”他说的是比较流利的汉语。“苏联医生看了很多次都没办法,想不到就这样,就这么简单。”

这下,士兵们纷纷要求军医同志给他们都看看。中尉板着脸说道:“同志们都排好队!”

就这样忙了好几个钟头,给这里的六十多个士兵检查了身体。没有什么仪器,就是搭脉。跟苏联的医疗队检查的结果几乎一样,略有不同的是他们没有检查出来的,军医和护士给查出来了。给他们开了药方,注意些问题。中尉和士兵们都很感激。特地杀羊,做全羊宴招待他们。直到晚上九点钟,唱着歌送她们回来。

望着她们的背影,中尉说道:“这事情不要讨论,也不要到处说。”接着他自言自语地所道:“是啊,天下没有红军打红军的道理。”

这个偶然发生的事情很快就逐级报告到了革命指挥委员会。玉清远说道:“要给他们记功!”

盛世才此时已经是热锅上的蚂蚁,他几次发电报给乔巴山,可是对方没有了回音。就连信号都没有了。副官突然慌慌张张地进来了:“报告督办!马仲英发动进攻了!”

0

远东间谍战 十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