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飞扬(又名:狼烟三八线)>066 黑色六幽灵(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66 黑色六幽灵(二)

小说:铁血飞扬(又名:狼烟三八线) 作者:扬子江 更新时间:2008/6/13 17:13:03

下士考尔是一个丑陋的男人。

个子矮小而单薄,身上的毛发多得他自己都觉得不方便,而且有很重的体味。

不过除此之外,他都和其他美国鬼子一样。

只是今天他很倒运,本来说好一起去妓院搞越南女人。

可是,那该死的卡卡上士一定要大家赌几把才去。

没想到,独独他一个人最倒霉,输了个干干净净。

这样的结果,当然是什么就去不成妓院了。

谁都知道,那里面有尼可的股份。赖帐是会被赶出来的。

考尔一个人百无聊赖地游了一圈,殴打了一个喝醉了的南越士兵一顿,一个人萎萎地唱着一首西部流浪歌曲,象号春的野猫一样一惊一乍着,走回军营。

军营也就是个汽车连的驻地。

因为近日没有出去打仗,所以,整个军营显得很冷清。

考尔下士什么也不看,就直奔自己的汽车。

并不是他喜欢自己的汽车,而是因为营房里太冷清。

这时候冷月凄凄的光在汽车上流动着,让考尔更加心烦,突然,他迅速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脱得一丝不挂,大叫一声:“我要女人!”

四周一片安静。

冰冷的空气,慢慢地浸入他的肌肤。

他渐渐地变得无力了,萎缩进驾驶室。

突然,他的眼睛睁大了,睁得很大很大。

因为,驾驶室里有一个女人,一个安静得象空气的女人。

她的一切都与这幽怨的月夜融合在一起。除了她那闪亮的眼睛。

“你是谁?”很久,考尔才问出了这样一句干涩的话。

女人居然会英语,声音轻得仿佛来自遥远的天际:“我是碎尸幽灵。”

虽然考尔是一个和他长相一样无趣的人。但是他喜欢幽默的人,他知道那是高贵的品质。他来自平民窟,他接触过的人只有他原来的老师有。

所以他努力露出了笑:“我相信。”

“我是一个复仇幽灵!”女人继续道。

考尔很高兴自己的回答得到了回应,忙说:“你找什么人复仇?”

“我找美国鬼子!”

考尔愣了一愣,他想起来了,越南人都这么叫自己和自己的长官和伙伴。但很快他决觉得这又是一个幽默,他会心地笑了:“那你为什么不杀死我?”

女人笑了,她的笑令考尔觉得一身发冷。

笑过后,女人的声音又响起:“你不配!”

这很伤自尊。

女人或者说幽灵可不管他的感受,继续幽幽道:“你死了顶多你老娘伤心。你的上司和你的伙伴都不会伤心。”

这话更伤考尔的自尊,尽管他明白这是实话。

“我杀你也就象杀一个畜生。我很久都不干这种抵挡的工作了。”女人的骄傲让考尔气愤得想叫起来。

幽灵继续道:“我得把你们的尼可全家都干完!”

考尔的神经一下子被刺激得很兴奋。他很久没兴奋了,包括强奸越南女人和杀越南人,因为做得太多了,他的神经真的麻木了。

“天啦!这真是一个大胆的绝妙的创意。”

女人的语气却没有丝毫的变化:“所以,我要你帮我!”

考尔下士眼睛在暗夜里闪出夜猫子一样的光芒,但很快又暗淡了:“这当然不可能。”他摇摇头:“这当然不可能。”他的思维现在已经进入了一种学者讨论的状态。

女人却从来都不需要和他讨论:“现在你听我的命令。”

考尔觉得很古怪:“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命令?”

女人动也没动,继续冰冷地道:“我在你的腰上挂了一颗手雷。”

考尔当然不相信,他几乎是笑着去摸。

“慢点,会爆炸!”

考尔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因为,他摸到了。

他有很多不解:这个女人这么把手雷挂在自己腰上的?难道这个女人真的是幽灵?

女人没有动,但是一个冰冷的耳光却一下子过来了。

打得考尔整个头都痛了。

女人却突然消失了。

他真在疑怀,声音不知从什么地方又飘了过来:“现在穿上衣服。”

他不是不想抗拒,但是,他刚做了一个去摘手雷的动作。

一个耳光再度降临在他的脸上。

这次比上次更狠,他觉得脸都出血了。

他只得穿上衣服。

“现在开车去加油站。”

考尔甚至有些相信那真是一个幽灵了,尽管他很生气。

他把汽车赌气似的,开出了军营。

值班的士兵的大声叫道:“考尔下士,这么晚了什么倒霉的差事找上了你!”

考尔没好气地叫道:“碎尸幽灵安排的差事。”

值班士兵顿时大笑起来:“去你妈的碎尸幽灵!”

突然,考尔听到了一声:“该死!”

那冰冷的声音当然是碎尸幽灵发出的。

接着他的眼睛睁大了,他突然发现那刚才骂人的士兵,突然眼睛越睁越大,双手疯狂地抓着自己的喉咙,一声也没发出,慢慢地委顿在地。

“把他的尸体抗上车来!”

碎尸幽灵的声音再度响起。

考尔下士几乎毫不犹豫地就停了车,把那以及功能没有气息的士兵,扔进了车厢里。

清凉的风从河里吹上来,把岗楼也弄得凉悠悠的。

探照灯照得很远,一切都很安静。

很久很久没有游击队出现了,大规模的扫荡和尼可制造的无人区,剩下的几乎都是找乐趣了。

现在连晚上的站岗,都让人很讨厌。

大家都在私下议论是不是把这些差事,全部交给南越士兵来干。

但是,尼可少校不同意。

但是,还是有了些改变,往往是一个美国士兵和两个南越人一起站岗。

于是,站岗的美国士兵就其实在做监督。

比如,这一轮站岗的美国上等兵尼罗士就睡在岗亭里的一架竹制的躺椅上,两个南越士兵在外面站岗。

尼罗士的鼾声很响,这也严重地影响了两个南越士兵。两人早就睡眼朦胧了,把枪当做了拐棍,在那里打瞌睡。

其实他们也用不着担心,在他们下面通向镇里的通道,进入夜晚也都布上了雷。

但是,两个人影就随着河风从镇里飘过来了。

直到那酒香和肉香钻入了鼻子里。

两个南越士兵才一激灵。

募地睁开眼,香味已从他们的身边飘过,进入了岗亭。

两人一时有些眼直,两个美丽的女人。还有香气四溢的肉和酒。

哇呀!这狗日美国人真会享受。

那美国上等兵自然也醒了,他正在做梦里。

梦里就突然出现了美酒和香肉,没想到睁开眼,不但看到了酒肉还看见了越南女人。

穿着黑衣服,充满了诱惑的东方神秘的越南女人。

霎时间,他笑了。

望着越南女人笑了,又望着两个眼睛发直的南越士兵笑。

对越南女人笑,是因为他以为这是和酒肉一起送上来供他享用的。

对两个南越士兵笑,他以为这是两个南越士兵孝敬他的。

所以,两个女人对南越士兵招手,让他们进来。

他竟然点点头,脸上全是友好的笑。

两个演技功能发直的南越士兵,顿时手忙脚乱地拥了进来。

两个女人就象两缕风一样在岗亭中忙碌着,不一刻,已经摆好了。

有鱼,有鸡,有鸭,有肉,有酒。

三人一时忘记了动手,都看着两个女人。

两个女人如同变戏法一样,又从身上摸出了酒杯。

上等兵已忍不住了,毛糊糊的手一伸,要去捞最近的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一闪,另一个女人已:“啪!”在他手上打了一下,嘴里娇娇地道:“先有酒,才有美人。这是东方的规矩。”

尼罗士就是在美国也是个粗鲁的人,何况什么东方规矩。

他只得盯住两个南越士兵:“是吗?”

两个南越士兵早连祖宗是谁也搞忘了,还记得什么东方规矩。但是这时当然是助兴,忙鸡啄米一样地点头:“是的,是的!”

尼罗士顿时乐呵呵地笑起来:“有趣,有趣!我们就来玩玩东方规矩。”

说罢,伸手就去捞鸡。

“啪!”手上又早挨了一巴掌。

尼罗士正不知道不在乎这美女怎么又打自己,这世界上的男人都有一个通病,被女人在欢场上打,不但不生气,还乐呵呵的。不然最会造词语的中国人为什么造了个“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自在”呢?

两个女人虽然没有笑,那温柔的声音甚至透露着冷意。

但那话说出来,听得三个男人身子都是麻的:“这要我们来喂。”

这当然很有趣。

不待三个人那身子麻过,两个女人,已如风一样绕着三人转了一圈,肉顺利地送入了他们张开的嘴里。

三人还没品出来味,女人们已端起了酒。

又是一阵风绕他们一圈,酒倾入了他们嘴里。

两个女人放肆地笑起来。

尼罗士快乐得拍起手:“有趣!原来越南女人这么有趣!”

是啊!他只是一个等级士兵,对于越南女人,他们不是强奸就是轮奸。那里得到过这样的招待。

两个南越士兵也拍起手来。美军主子高兴,他们有什么理由不快乐呢?

两个女人的笑突然就停住了,两双眼睛定定地盯住他们。那里面的光象九天的星星一般冷。

尼罗士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他的眼皮觉得有千万斤重,直要合拢去。他想伸手帮助一下自己的眼睛,然而,手软地象不是自己的。

两个南越士兵拍着的手,突然没了力,他们想挣扎一下,加把力气。只是不挣扎到好,这一挣扎,一下子软成了一堆,垮在了地上。

两个女人突然露出了狰狞的面孔。

报出两个名号来:食肉幽灵武甲花;万煅幽灵阮明珠。

夜越深,尼可少校的木楼的夜来香的香味越浓。

小尼可已经睡下了。

尼可与老婆亲热了一番,老婆也发出了甜蜜的鼾声。

尼可少校却不想睡,自从来了越南他似乎就有使不完的劲。

杀人、强奸,让他的血液始终在沸腾。

他的肌肤几乎完全成了红色,他的眼睛时时地象欧洲传说的吸血鬼一样发出艳丽的光芒。

他全身赤裸着坐在阳台上,让清凉的月光和清凉的风,抚摩着自己的身躯。

黎英再一次睁眼看着这片被灯光和雾气缭绕得犹如宫殿的木楼。

她的眼里露出了一丝冷酷地笑。

美国鬼子的巡逻队又过来了。

她又一次弄出了声响。

美国鬼子的巡逻队和狼狗又一次过来了。

来到了她藏身的这片花丛。

一切当然是徒劳。

在苏联训练时,她专门跟一个被苏军降服的日本老鬼子学过忍术。

忍术最精妙的就是可以在任何一个地方让自己潜伏下来,而不被发现。

即便是可恶的狗。

她仅仅用了一点破坏狗嗅觉的花粉,那只狼狗就变的和他们的美国鬼子主子一样蠢笨,在木楼周围无目的的转悠了。

十二点以后,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他们已经被黎英撩拨得在木楼周围来整了十二次了。

尼可少校再也忍不住了,破口大骂:“杂种!滚你妈的蛋!”

巡逻队的美国鬼子们只得憋住气退出去。

终于,一只乱穿又弄出声响的野猫成了他们发泄的对象。

他们和狼狗一起用枪打倒了野猫,然后,扑了上去,把野猫点燃了!

猫发出骖人的嘶嚎。在寂静的后半夜,揪心揪肺地震撼人心。

这些美国鬼子顿时兴奋起来,也跟着群魔乱舞,高声嘶鸣。

一时节把尼可的老婆和小尼可都吓醒了。

尼可少校顿时冲进屋,捞出他的双管猎枪,向着那一群疯狂的美国鬼子就开了枪。

吓得些巡逻的鬼子这才赶紧跑远了。

陈平原可不想死,他急忙摇手,从喉咙里挤出字来:“我给!”

那女人的身子一下子又仿佛消失在了月夜的朦胧里。

然而他分明感觉得到她的冰冷地存在。

“你不是游击队。”他一边打开药房,一边还是忍不住道。

灯光照射下,那女人惨白肌肤、黑色的长衣,放亮的眼睛,都仍人触目惊心。

女人声音冷冰冰的:“我是勾魂幽灵杨素。”

陈平原一惊,忍不住又去看她。

她的那双冰冷的手已经又过来了。

还没触及到陈平原,陈平原已打了一个冷颤。

忙忙地拿药。

然而,勾魂幽灵的手似乎更快,他才把那个药柜打开。

所有的药已被她卷了过去。

“这些药怎么能让一家人很快地睡去。”灯突然一下子熄灭了,勾魂幽灵的声音不容抗拒地把陈平原包围。

陈平原面对无边的黑暗,更强烈地感觉到了她那冰冷的气息,压迫得他心仿佛已经出不得气。而且这压迫越来越强烈。

陈平原慌乱地道:“只要把药打开,他立刻就会融化在空气中,就是一圈的牛也全都会神经被麻醉,你放到火上烤,他也不会醒过来的。”

刚说完,他就觉得身边冰冷的压力一下子就消失了。

突然他清醒了,大声地叫起来:“勾魂幽灵啦,求求你,把我打伤啊!求求你!”

4

066 黑色六幽灵(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