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命运>第一百零一章(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零一章(下)

小说:命运 作者:愤怒的玫瑰 更新时间:2008/12/23 9:11:01

肖鹏并不是没有意识到麻烦会出现,而是从骨子里讨厌官场的尔虞我诈,过于清高,对这些不屑一顾,因此谭洁的规劝不可能在他的身上起作用。在他的思维中,现在要做的头一件事,是打听出彭述怀的下落,然后想办法把他救出来。凭他的政治敏感早已经意思到,不管彭述怀叛变不叛变,鬼子都会利用这件事大做文章,都会打这张政治牌。从特委的安全着想,从冀州未来的工作着想,这件事都刻不容缓。因此,虽然他派出了几路人马去探听彭述怀的下落不算,还给王船山下了死命令:不管彭述怀押在哪,他都必须到他关押的所在地,做好全面营救的工作。为此,田亮刚刚回来,他都没容他喘息,就交给他一向秘密的任务,让他暗暗的挑选十几个人,组织营救小组,随时待命。第二件事是命令杨万才,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搞到西药,哪怕是偷,是抢,弄不来药材,老账新账一块算——在突围时他擅自行动,违反命令。第三件事,派何振梁和张大伯秘密的潜回西河,查清小野在根据地干什么,查清被捕的村干部,都有哪些变节了,关押在什么地方,肖鹏还是想把他们救出来。第四件事,组建秘密武工队,准备冬季的对敌斗争。这件事由吴兵负责,专门挑选那些有特长的战士参加。当他忙碌这些具体事情的时候,哪里还会有功夫去想,有人会在他的背后下刀子,哪里还会想到权利的腐败所带来的刀光剑影,比战场上的厮杀凶狠十倍。

就在冀州共产党内部开始内讧的时候,鬼子那边却出现了空前的团结,小野完全掌控了西河的一切,连高岛都对他格外的信任,赋予了他在西河天马行空的权利。固执的高岛在事实面前,不得不低下了头。本来酒精厂被毁,他罪责难逃,受处分是必然的,更主要的是失去了上面的信任。但是他没有想到,铁定输的一盘棋,由于小野的官复原职,不但扳回了败局,还反败为胜。李卫的特工队全军覆灭不说,还抓到了李卫本人,对酒精厂被毁有了交代。紧接着,小野给了他更大的惊喜,被酒井搞得一塌糊涂的西河,在一夜之间,皇军又重新拥有了西河,非但让共产党的势力完全消除,给运河支队以毁灭性的打击,还抓到了冀州特委的彭部长,这可是前所没有的胜利。华北派遣军司令部给予了通令嘉奖,这是他做梦也想不到的荣誉。而他之所以得到了这一切,就是因为他的手下有了小野。一个小野,改变了西河战争的格局,他哪里还敢不重视他?

在冀州至西河的日伪军熏熏然的时候,小野仍旧保持着高度的警觉,开始筹划如何消除共产党的影响。到了这会,他完全明白了,他之所以取得了胜利,因为他的对手不是肖鹏,真实一点说,他并没有打败肖鹏,甚至在肖鹏手里吃了不大不小的亏。共产党,日本,都存在这样一条法则:官大的,不一定能力强。肖鹏虽然是个支队长,他的能力才配做他小野的对手。肖鹏的支队暂时退出了西河,但是不久他们还会卷土重来,关于这一点,他坚信不疑,因此,如何堵住共产党的重新进入,是目前工作的重中之重。说实在话,现在的小野不再那么好胜了,他不希望和肖鹏这样的对手较量,他感觉累了。他宁愿肖鹏的支队去别的地区活动,让他成为别人的对手。尤其这一次,他用了全部的心血,花了那么长的时间来布局,可以说是绞尽脑汁,机关算尽,满打满算能消灭运河支队,结果肖鹏在他没有拥有权利的情况下,还是做了他力所能及的工作,使他的布局功亏一篑,最后还是让运河支队逃了出去。这个人不但机智,还勇敢的出奇。他带领一个班的人,就敢孤身进入皇军的伏击圈,救出许放。他就敢带领少数部队从他的中军大帐杀进。如果没有非凡的胆量,谁肯冒这个险?这样一个对手,谁碰到不头疼?小野自问没有这个本事,谁愿意和这样的对手对阵?那么,用什么办法堵住肖鹏他们就是小野必须解决的问题。在他和泉养、木村他们商量后,他还是心中不太踏实,就把于得水找到了他的公馆,两个人一边喝着刚刚下来的秋茶,一边就西河今后的工作进行研究。在他的心里,于得水除了不太懂打仗外,什么事情都比别人强多了。

“于镇长,这次西河的扫荡,你怎么看?”小野亲自给于得水点燃了烟,一边问,目光是恳切的,显然不喜欢假话。

于得水不用看他的眼神,也早已经摸熟了小野的脉搏。凡是小野单独找他议事,你最好就事说事,不要拐弯抹角,更不要说假话,空话。哪怕你说的话刺耳,也比你虚假的恭维强,这是小野不同于好多当官的,最优良的品质。于得水算是老官场了,在国民政府中,有几个当官的不愿意听好话的?不怕你把假话说到天上去,只要你的话顺耳,就会得到当官的喜欢,中国的官场历来如此。“我认为,运河支队损失不小,也许短时间内不会有太大的动作,但是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恢复元气,因为共产党的民心工作做得极好。而且还有肖鹏在,这是个不容轻视的对手。”

“你说的不错,共产党可以败一次,两次,甚至十次,只是想让他们败到底,的确很难。尤其那个肖鹏,很是不一般,我们用什么办法能够阻止共产党的渗入?”小野知道于得水不会把有的话说透,就直接点了出来。因为他们都明白,从肖鹏来到西河,西河一边倒的局势就变了。

“尽快的把没有修好的碉堡、公路修起来,政治斗争必须有军事实力作保障。除了留出必要的机动兵力,中国的军队都进入碉堡中。有了碉堡,一个小队就可以当一个中队用。维持会也容易发挥作用,老百姓就不敢不服从了。”于得水仍旧是老调重弹。

小野虽然觉得于得水的话没有什么新意,可是想想,眼下也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就点点头说:“这件事你来操办,让皇协军配合你,入冬前,是不是能办好?”

“应该没有问题。”于得水信心十足的说。端起水杯,动作优雅的喝了一口水,又道:“光靠军事是征服不了百姓的,我们得玩点政治。听说皇军要把抓来的村干部,凡是不同意进入维持会的,统统的杀掉?”

“泉养君是这个意思,他认为经过共产党赤化的干部,都是死硬分子,或者说是不可靠的。我还在考虑。”小野坦诚的说,看见于得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就问:“于镇长不同意?”

“中国的事情比较复杂,不是只靠杀人能解决的。共产党很懂得这一点,所以他们不用自己的干部,从当地乡村就地选拔。这些被选拔上来的干部,原来在本地就十分有威信,他们或多或少都有家族的力量,所以说出的话比较好使。即不会激起民变,又能完成政府交给的任务,而共产党不用费一兵一卒,要粮有粮,要兵有兵,要民夫有民夫。同样的事情,本地人做,老百姓会接受,所以这些人不能杀。”

“你是说,用本地人管理本地人,比外地人的有效?”小野似乎听明白了于得水的话,因此有此一问。

于得水点点头,“就是这个道理,不但不能杀,还要想办法让他们为我们服务。”

“他们已经被共产党赤化,就是死不肯归顺。你不杀他,他们一定会捣乱的,后面的人怎么工作?”小野怀疑的问。

“不排除有这样的人,但是太君不要忘了,中国如果有这么多不怕死的人,你们还能进来?何况他们还有家人。”于得水脸上挂着笑容说,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这么说,于镇长早有了办法?”小野张大了眼睛问,他正为这件事发愁呢!从内心来讲,他不愿意杀人,因为他清楚,只靠杀人是征服不了中国的,杀人多了,更多的会激起他们的仇恨情绪,可是泉养的话也有道理。这些人如果不肯投降皇军,那就一定会给皇军捣乱,因为他们都有一定能力,很多百姓会听他们的话。他认为泉养说的也是实情,当你面前站的是英才,第一等的方法是将他收复,变为朋友或者部属,如果不能,就将他杀掉,因为他很可能成为你最危险的敌人,这就是他举棋不定的地方。如今看到于得水的表情,听到他的话音,似乎有了办法,他如何能不高兴,故此有此一问。

“有些事情急不得,就像熬中药,需要文火慢慢的煎。”于得水见小野对他的话很感兴趣,知道小野理解了他的说法,心里十分得意,说出的话就更加慢条斯里了。“中国有句古话:杀鸡儆猴。在被捕的这些人中,一定有死硬分子,我们不妨杀掉一个,这会对其余的人起警戒作用。然后我们告诉其余的人,只要你们能写出书面保证,不再和八路来往,就会保住自己和家人的生命,这样的条件够宽松了。我想,很多人都会接受的,因为他们都怕背上汉奸的罪名,可是我们并不要求他们为我们工作,那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我的不明白,我们这样做,岂不白费功夫?”小野打断他的话说,他的确理解不了于得水的话。

“中国人有个说法,叫白纸黑字。你既然为共产党做事,又表示不再帮共产党的忙了,这实际上就是背叛,共产党是最恨叛徒的。当他们把保证书写完了,我们的人会告诉他们这里的厉害关系。假如还有什么人不愿意为我们服务,我们告诉他,会把他们的保证书公布于众,让八路军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即使八路军回来了,有他们的好果子吃?我相信,这一点他们自己也清楚,没有人可以脚踏两只船,他只有进行选择。既然和共产党划清界线,那他又有什么选择呢?”

“呦希!”小野听到这,忍不住发出一声叫好,从心里认为这个办法不错。不用雷霆手段就请君入瓮,方显菩萨心肠,可以说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确是好计。他们只要走出了第一步,就不愁不走出第二步。不用杀人,能将他们收为己用,这是他最需要的。解决了这部分干部问题,北部山区就容易安定了,为他们今后的物资收集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毕竟杀人不是皇军的目的,掠夺资源才是主要的。

“割断八路军和老百姓之间的联系是首要的,而要想真正的割断这种联系,必须有相当一部分人为我们工作,这就是我为什么要笼络他们的原因。”于得水得到小野的赞扬,心里很舒服,说话自然也就更流畅了。“我的心太君会明白,和共产党是势不两立,所以我希望彻底铲除共产党的力量,至少让他们发展缓慢。如果我的预测不错的话,运河支队经过这次打击,短时间内,不会进行大兵团作战,但是也绝不会蛰伏,那么他们会采取什么方式进行捣乱?他们的重点会放在哪?”说到这。于得水又停顿了下来,脸上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依你之见呢?”小野问,虽然他对这一切已经了然于胸,还是想听听于得水的意见。

“他们会派出小股部队,也就是所谓的武工队。这部分人的选拔会是精悍的,能力会很强,我们应该提早做准备。”于得水说,显然已经经过了深思熟虑。

“于镇长说得没错,肖鹏不会安于现状的。”小野说。

“我们应该早做准备,重新调配兵力。在皇协军驻守各地的情况下,让袁国平的特工队专门负责这项工作,给他们一定的机动权利,从现在开始,密切关注肖鹏他们的一切动向,在他们还在摇篮里的时候,就把他们扼杀。蚂蚁虽小,但是可以毁掉百年大堤啊!”于得水说完这番话,脸上的表情显得很沉重,有些忧心忡忡。

“我的明白你的意思,这也是我今天找你来的目的。我们不能被眼前的胜利蒙住了眼睛,因为我们的对手并没有睡觉,时刻等待着反击。要想永远的掌握战争的主动权,我们必须时刻睁大眼睛。可惜在西河,能有于镇长这种认识的人太少,大多是小富即安的。今后还希望于镇长多多的为我出出主意,让我们共同的,把西河变成我们的西河。”小野这话说的很有技巧,他没有说是皇军的西河,而是说成我们的西河,那就是把双方的利益捆绑在了一起,同时也给对方一个极大的定心丸,表示双方是结为一体的。

于得水自然明白这其中的深意,所以他立即表态,“我会竭尽全力的,这一点请太君放心。”

小野满意的笑了,举起手中的茶杯。“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以茶代酒,干!”说完,和于得水碰了一下,一口干了下去。

于得水也把茶水干了,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这么多投诚人员,谁能得到这种殊荣呢?

1

第一百零一章(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