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重生之军歌行>四十八 辉煌胜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十八 辉煌胜利

小说:重生之军歌行 作者:吕毋庸 更新时间:2008/7/10 6:48:16

在灵丘山区接到这个消息的日军两个大队这时也顾不得什么了,在付出了数十人的代价后,连死亡日军的尸体都来不及焚烧,匆忙的让跟随行动的伪军们抬着这些尸体,突破了天阳独立团沿途小股部队骚扰龟缩到县城里,被地雷弄怕了的他们,沿途还丧心病狂地迫使那些抓来的老乡走在行军队伍的前面,当做人肉盾牌来清除地雷。使得本就实力不足的天阳独立团只好压住怒火,连地雷都不敢拉响,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日寇窜回到灵丘县城。

等到这些小鬼子再次接到闻讯追踪的旅团骑兵中队在小五台遭到埋伏,几近全军覆没的消息后,仓惶的裹胁着那些来不及跑反的千余百姓穿过了恒山余脉,逃回到广灵县城。同时。前往浑源的那两个日军大队见此情况,也不得不撤军,回到阳源。基本上,晋察冀根据地北面的情况就此得到了缓解。

在得到了这些情报后,陈大柱用在蔚县军需库缴获的日制军械为这些地方部队起码武装了一个连的部队。然后留下这些经此一战,实力大为加强的地方独立团继续在熊耳山周围地区加大对独立第2混成旅团的骚扰,自己带着主力团及缴获的那些物资回援阜平。

回师神堂铺的陈大柱部在见到了负责在这一线组织机动兵团的旅参谋长何运昌及政治部主任王兆良,在简单的汇报了蔚县的战斗经过以后,与参谋长一起,按照旅部得指令,让部下补充好弹药后,带着那两个早已被王兆良精心编组好的“新兵团”,向阜平史家寨方向穿插迂回。

这两个新兵团的战士们,早就憋了一股子劲,虽然大多拿着各部队淘汰下来的老式汉阳造,但毕竟王兆良给每个排都装备了两门根据地自产的掷弹筒,平均每人也配发三排子弹,而且每个团都调配了一个日械营作为主力。装备虽然稍显粗陋,但终于可以向小日本报仇雪恨的心理还是让这些还不是很适应长途行军的战士们跟上了366旅独立团的节奏。仅用时一天,在分散到各部担任领导的老八路的鼓舞和引导下,这些被解救出来的劳工们咬牙坚持着,在跨越了数十道山梁后,于6月15日,前出至平阳镇以北的冯家口隐蔽待机。

这时,随着758团的节节抵抗,日117联队被引诱到吴王口镇一带,在这里,吕雉军准备利用教导团和炮兵营那十几门野炮配合赵致沣部,给这帮禽兽一个沉痛的教训。

而这时,一路顺利的突破了赵致沣特意造成力不能支假象的十几道防御线的望月联队长,几乎每天一份电报,洋洋得意地向苫米地少将报喜,宣称“突破八路366旅主力××道防线,敌溃不成军,已向地盘踞中心地区推进,斩获甚多。”等等。殊不知在这五天之内,117联队只不过是推进了五十余华里,他这四千余人的部队已经被损耗掉了一千余人,士兵手中的弹药也普遍降低到接近最低限度。

而这时。从冀中接到命令的新1团主力在冀中部队的护送下,突破了平汉铁路线,直接兜到了104旅团设在曲阳的日军前进基地,等待着吕雉军发布的总攻令。

随着从龙泉关出动的特务团和一个新兵团以及一个骑兵营迂回到阜平县城及王林口镇的南面 ,一场横跨四县的大规模战斗即将打响。这一战,吕雉军投入了五个主力团和一个炮兵营及数个地方独立团共一万五千余人的部队,即将对孤军深入阜平的104旅团主力8千余人展开大规模的夜袭战。而这时,苫米地旅团长还在王林口镇的指挥部里做着那升职的美梦。

6月15日夜10时,随着旅部那台大功率电台发出的战斗令,战斗首先在曲阳县城打响,日军万万没料到,八路军居然会敢在平原地区向他们动手,只是在曲阳县城部署了一个中队和一个机枪小队的部队防守,剩余的不过是一个没有多少战斗力的辎重中队和少量宪兵、伪军。周俊元在得到了旅部通过地下秘密运输线运送过来的十几门火箭筒后,使本来就擅长攻坚的新一团如虎添翼。在当地组织的帮助下,隐秘的近进到曲阳城关镇的新1团1营,立刻发动了强有力的攻击,仅用时10分钟,就打开了城关镇的南门,接着在西门的3营,采用连续爆破的方法,也攻入了西门,同时在东门的2营也展开了佯攻。这标准的“两点一面”的战法让县城里疏于防备的日军一下子被打乱了阵脚,进入城内的这几百名战士迅速沿着街道向日军设在县府的指挥中心穿插,把这些从分布在县府、警察局、学校匆忙出击的几百名日军割裂成数十个小块,在周俊元后续投入部队的打击下,只好缩入附近的民房负隅顽抗。

在攻打日军指挥部的时候, 1营的战士们受到了日军中队部和那个机枪小队的那数挺轻重机枪和掷弹筒、迫击炮的密集火力压制,得暂时不得成效的时候,为打开城门而立下大功的警卫排携带着火箭筒及时赶到。只见数道火光带着嘶裂空气的啸声笔直地飞向喷射着火焰的92式重机枪射口,几声轰鸣之后就被战士们沿着被炸开的县府院墙冲入大院,在一阵短促的搏杀后,只来得及发出半份绝望电文的日军中队长在一顿手提机枪的扫射之下就魂归东瀛了。

这场经典的攻城战只花费了周俊元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就全歼了这四百余名日伪军,在留下一个营打扫战场之后,又带着其余部队连夜行军,赶往北面的灵山镇去支援陈大柱,阻击104旅团的退路去了。

同时展开的夜袭战把苫米地少将打了个措手不及,接二连三的噩耗传到了他设在王林口镇的指挥部里,弄得被手下半夜叫醒的旅团长拿着几份从阜平县城、平阳镇、灵山镇发来的告急电和曲阳县城的绝命电,望着在地图上标示出的那个隐隐约约的巨大包围圈直冒冷汗,在少将看来,这样猛烈的攻势,八路起码是动用了五万以上的部队才能营造出这样的声势,这样的战局,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旅团能够对付得了的问题。可是,在这样的夜晚,又不能得到航空队的支援,除了向师团长下元照弥中将请求战术指导之外,只能尽量的收缩部队,要知道,在阜平这一地区,除了那个贪功冒进的望月联队外,就只有分散在曲阳至阜平县城这六个乡镇两个半大队三千人的兵力了。这时,他不禁有些怨恨制定这个“肃正计划”的梅津中将,白白的让自己的四个大队陷在唐县和行唐两个地区,使得他远水救不了近火。

接着,在凌晨3时许,又陆续接到了阜平县城已经被八路攻破,战局正在向县城内部发展,而在党城、灵山那两个分别只部署着一个中队的乡镇已经陷落,部队全体玉碎的电报,浑身疲软的苫米地值得无力地瘫坐在板凳上,好半天才发出了命令。让远在吴王口的117联队趁夜回援阜平县城,而在平阳镇的那个大队向王林口镇收缩,只要坚持到白天,有航空队的支援他一定就可以坚持到军部派出的援兵到来,说不定还能来个中心开花,重创八路的主力!到这时居然还做起了美梦的少将却茫然不知,在这个黑夜里给予他重大威胁的,只不过是他叫嚣着要专打的那支八路366旅的部队!

而这时,吕智钧却根本不会再给苫米地旅团任何的机会了。在夜暗中的望月联队留下了一个中队来阻击758团发动的突然反攻,其余部队急忙回援。当部队走到离阜平城关二十余里的神灵村一带时,遭到了两个地方独立团的伏击,被一阵掷弹筒和迫击炮的突袭打乱了阵型的117联队,又突然遭到了366旅两个骑兵营500余人马从侧后发起的快速突击,在夜晚的兵荒马乱中,八路军骑兵们只凭着马匹的踩踏,就使望月大佐丢失了800余名士兵。

到了拂晓,击溃了打阻击的那个日军中队的758团赶到了战场,在跟随上来的旅部直属炮兵营那十余门山野炮的支援下,开始向117联队发动了猛烈的进攻,让在半小时以前被骑兵突袭打乱而几乎丢失了所有重型身管火炮的117联队几无还手之力,只能靠着方便携带的步兵炮龟缩在大沙河边的数座小山上拼命的坚持,还一边在指望着苫米地少将给予的战术指导。

5时许,接到望月重良发来请求战术指导电报的苫米地少将这时已经不再抱有奢望了,因为在这之前,他已经接到另一个噩耗:从平阳镇出发的那个大队后卫在离开镇上不久,就遭到了起码五千人以上的八路优势部队伏击,现在已经被击溃,只有跟随着大队部的300余残兵败将坚持着跑回了王林口镇。好在现在已经接近天亮,不久后军部就会派出航空队过来救援,现在苫米地唯一的希望是能够在飞机的支援下,尽量的把手下这些残余部队从这些可怕的山区带出去。

可是,在早晨8时许,好不容易盼来的七八架轰炸机却被天空中突然出现的四架明显由帝国制造的中岛九七式战斗机击落了五架,其余的慌忙扔下炸弹仓惶鼠窜而去。这时,苫米地少将才突然回想起,在去年太原战役时曾经被偷袭的皇军机场据说是丢失了一部分战机,没想到突然在这里出现!见此情况,万念俱灰的少将只得给望月大佐发了个自由进攻的电报后,集结起退守到王林镇的两千多残余部队,烧毁了囤积在王林口的物资,只携带着一些轻便的武器,翻越山岭,向南面的行唐县狼狈逃窜。一路上,被接到命令、赶回助战的曲唐独立团又打了一个闷棍,丢下了3百余名日军的尸体才得以逃生,直到逃回行唐的城关镇,与在行唐防备的那两个大队汇合才得以惊魂稍定。

同时,被围困在神岭村一带的望月大佐也迎来了它的末日,在758团搜罗起他丢下的那十几门榴弹炮和山野炮之后,让他品尝到了自己国家生产的火炮的凶猛攻击,仅仅支撑到上午10时,除2百余人从各处小路逃出外,其余基本被歼。在顽抗到最后关头的时候,身受重伤的望月大佐在手下参谋的帮扶下,努力挣扎着坐立起来,眼看着把那面在昭和12年8月30日由天皇授予的联队旗纂烧毁后,面向着东方的故乡破腹自杀,随后,残存的那些联队部的人员在《赴战死》的歌声中拉响随身的手雷相继自杀而死。

此战过后,闻听这些惨败消息的第109师团,独立第2混成旅团和第20师团的参与“肃正”的各支日军部队相继退出了晋察冀根据地的范围。其中,撤退速度较慢的第20师团39旅团被后世称为“旋风司令”的365旅757团韩先CH团长抓住了破绽,趁势歼灭了它的一个大队。

到6月底,日军在这次针对晋察冀、晋冀豫、晋西北根据地发动的所谓“华北六月肃正讨伐战”中损兵折将,不仅损失了近万名日军士兵,连带丢失了两万余华北治安军、保安军和大批的枪支弹药,让山西中北部的大部分地区成为八路军势力范围,尤其是从朔县起至忻口的同浦路北段,更是成为晋察冀和晋西北根据地的囊中之物,使两大根据地与陕甘宁边区连成一片。不仅截断了日本绥察驻蒙军与山西的华北方面军联络,更为后来的根据地大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让日军第一军的司令官梅津美治郎哀叹:“此战之后,大日本皇军欲在北支那之山区对中G组织以旅团级以下规模之肃正讨伐将再不可行!”

日军的这些窘境,一直到那位目前身在华南,被誉称为“中国通”的冈村宁次被提升为大将,调任华北派遣军司令官以后,情况才得以有所改观。

3

四十八 辉煌胜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