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力挽狂澜之中华帝国>沈阳,沈阳!(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沈阳,沈阳!(二)

小说:力挽狂澜之中华帝国 作者:大鹏 更新时间:2008/11/29 21:34:02

沈阳,历史悠久的古城,因其位于沈水(浑河)之北而得名。自秦始皇统一中国,设辽东郡,就开始在沈阳设城,此后历代王朝也先后设城于此。明朝统一中原后,虽然在山海关沿燕山修筑长城,但辽东仍属大明版图,辽东各地设置大量卫所,用以遏制漠南蒙古、女真等少数民族,沈阳也改名为沈阳卫。自大明的边关栋梁李成梁死后,建州女真开始兴起,万历四十四年(1616),努尔哈赤统一女真各部称汗,以七大恨起兵与明朝为敌,明朝在辽东的战斗中节节败退。到熊延弼经略辽东,辽东局面才有所缓解,然而,阉党为祸,知兵善战的熊延弼被免职,换了个只会吹捧、不懂兵法的袁应泰,辽东局势急剧恶化。后金天命六年(1621),努尔哈赤在攻陷抚顺、占领开原、铁岭后,围攻沈阳。沈阳中卫城池坚固,粮草充足,如据城坚守,努尔哈赤恐难攻陷沈阳。然而沈阳守将贺世贤为敌轻骑所诱,率部出城迎击,结果被八旗骑兵合围,身中十四箭而亡,沈阳城内,袁应泰召降的女真士兵突然反戈一击,砍断吊桥绳索,沈阳由此陷落。

沈阳陷落后,努尔哈赤攻取辽阳,并以辽阳作为后金的首都。然而,辽阳汉人众多,满汉矛盾极为紧张,累次发生击杀后金士兵、投毒、放火等事件,甚至连努尔哈赤都曾经遇刺,使得努尔哈赤最终放弃了以辽阳作为首都的打算,将都城转移到沈阳。努尔哈赤迁都沈阳后,立即改建沈阳城,将原有一横一纵的十字形主大街改变成两横两纵的井字形,在中央修筑皇宫。沈阳城的改建还没完工,努尔哈赤病死、皇太极继位。皇太极虽然爱惜民力,但对沈阳城的改建却没有放松,城墙陆续完工,城墙增高到三丈五尺、厚一丈八尺。按照北京紫禁城的布置,将原有的永宁、永昌、保安、安定四门拆除,改建为四大四小的八座城门,即内治(小东门)、抚近(大东门)、德盛(大南门)、天佑(小南门)、怀远(大西门)、外攘(小西门)、地载(小北门)、福胜(大北门),加上大小北门之间的九门,共计九座城门,城墙上多达六百多个箭垛,城门附近城墙内有藏兵洞。原有的两条护城河合而为一,宽十四丈五尺、深达七尺,防御能力大为增强。如此坚固的防御,在冷兵器时代,绝对是一座难以攻陷的堡垒。

沈阳城内,皇太极的议事大厅里,沈阳骑兵主力在袁崇焕手下覆没,让大厅内弥漫着一种不安的气氛。四大贝勒只有阿敏一人坐在上位,巴布泰和其他众将坐在下首,众人刚经过一场激烈的争论,一方是以阿敏为代表、镶蓝旗为主的悲观派,认为袁崇焕刚获大胜,士气正旺,兵力雄厚且拥有火器优势,而沈阳兵力不足,且多为老弱残兵,沈阳恐难守住,因此有必要暂时避开袁崇焕,另谋它途。特别是从辽中战场逃出来的将领,让他们从原来对明军的轻视一下子变成惧怕,这些人更是撤出沈阳这种观点的强烈支持者。另一方面,则是以巴布泰为代表的主守派。由于皇太极封锁了在喜峰口战败的消息,所以他们并不知道皇太极的主力已经遭受重创,认为沈阳城防守坚固,粮草也充足,而袁崇焕远道而来,粮秣一定不多,只要坚守几天,袁崇焕一定退兵,而且一旦皇太极主力回援,还能两面夹击,彻底打垮袁崇焕。

两种意见争持不下,谁也说服不了谁。虽然说阿敏是四大贝勒中唯一留守沈阳的,可以大贝勒之权命令,然而,巴布泰也是贝勒身份,一句“父汗、大汗两代心血,岂可轻言放弃”也让不少将领团结在自己身边。对阿敏来说,父亲死在努尔哈赤的手上,虽然努尔哈赤为了内部团结,让阿敏也成为四大贝勒之一,然而皇太极隐约已有一人独尊的趋势,阿敏自己这个大贝勒能当多久也是看皇太极的脸色,因此,从感情上来说,是否守沈阳,阿敏并不是特别在意,在意的是保存实力和本钱,以图再起才是其最关心的。看到两边的争论,阿敏甚至有直接解决巴布泰的冲动,然而,八旗中真正完全听命于自己的也就是自己所领的镶蓝旗,此时如果内斗,最终得利的只有袁崇焕,念及如此,阿敏也只得让两边继续争论下去,而自己则暗暗打定主意。

时间已过正午,议事大厅里还在争论着,“报告!西南方向出现大批明军,明军骑兵先头部队已经逼近沈阳!”,传令兵的报告让议事大厅一下子鸦鹊无声。“果然来了!”,阿敏从椅子上站起来,“传我命令!趁袁崇焕尚未合围沈阳,立即冲出去,向东北方向突围!”,“是!”,一些支持阿敏的将领立即回答。“不!不行!我们必须守住祖宗的基业!”,巴布泰跳了起来,大声打断了阿敏的命令,“立即部署兵力守城!”。阿敏虽然极为恼怒,却还是强压住火气,“都给我听好了!愿意突围的跟我走,愿意留守的随巴布泰留守,就这么决定!谁也不要阻拦谁,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说完,阿敏走出议事厅,立即召集兵马,而巴布泰则召集愿意留守的将领,立即布置起城防。

“秦先生,秦先生在吗?二贝勒有令,令秦若愚立即随二贝勒出城!”,一个后金士兵骑马出现在秦若愚家门口,“军爷,我家老爷不在家,我也不知道他那里去了”,一个中年妇女回答门口的士兵。“赶快找他,晚了就出不去了!”,“知道了,我这就去找!”,中年妇女扔掉手中的活,碎步走了出去。这时,不远处传来阿敏召集士兵的号角,士兵不愿再等,策马向号角响起的地方跑去。秦若愚确实不在家,他知道,阿敏一直把他当成智囊,突围时一定会带上自己,而一旦阿敏带少量部队突围,秦若愚也就失去了留在阿敏身边的意义。毕竟自己在沈阳六年,对后金及蒙古各部的了解更多,所以留在沈阳,协助袁大人的作用更大一些,这也是袁崇焕的安排。考虑到这些,秦若愚换了身仆役的衣着,早早地躲进了回春堂药铺。

明军骑兵先头部队迅速地出现在沈阳城下,骑兵越来越多,沈阳护城河上的吊桥已经吊起,后金士兵也大批登上城楼、城墙,弯弓搭箭,准备向攻城的明军射击。明军骑兵似乎并不急于攻城,而是在弓箭的射程外逐步向沈阳的西、南、北三个方向形成包围圈,似乎是为了配合阿敏突围。这时,东面抚近门的吊桥突然放下,趁着东面尚未合围,阿敏带领着五、六千人的骑兵队伍冲出抚近门,向东偏北方向突围。明军在东面合围的速度似乎太慢了,阿敏的人马全部冲出去,吊桥重新吊起后,明军骑兵才对沈阳形成合围。

城内,巴布泰当仁不让地负责起了守城的指挥,城内的士兵本来就只有一万八千人,阿敏又带走了五、六千人,使得守城的后金士兵只剩下一万两千余人。巴布泰除安排几百人负责城内的警戒外,余下的士兵分成三组,一组上城楼,一组进藏兵洞,一组作为预备队。大量的弓箭、石头、油锅被运上城楼,后金士兵们严阵以待,等到明军攻城,不少满人民众也被发动起来,负责军器以及伤员的运输。一切都安排妥当,巴布泰披挂整齐登上城楼,看着城下越来越多的明军,巴布泰在耻笑阿敏懦弱的同时,不由得心生豪情,袁崇焕以万人兵力能够阻挡父汗努尔哈赤十三万大军于宁远城下,难道自己就不能以万人之兵力守住沈阳。的确,在目前看来,巴布泰的豪情是有理由的,在他看来,以沈阳城的坚固防守,后金士兵的强力弓箭,袁崇焕想要拿下沈阳,必将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明军步军也陆续到来,但似乎并不急于攻城,而是徘徊于弓箭射程之外构筑包围圈。沈阳城南门外,八门红衣大炮的到来,让巴布泰多了份担心,但这种担心很快被宽阔的护城河和高高吊起的吊桥冲淡了,就算大炮轰开城门,明军也很难突破城楼上发出的箭幕而攻到城下,巴布泰很快将防守的重心向南门倾斜。

袁崇焕早已到达沈阳城下,祖大寿、曹文诏等人的攻城请求都被袁崇焕否决了,六万多明军将士静静地等待着袁崇焕的命令。对于沈阳城的城防,袁崇焕从曾经混入沈阳的张铮口中了解了一些,知道沈阳城在努尔哈赤、皇太极父子的努力下,已经修筑得非常坚固,今日一见,果然所言不虚。袁崇焕沿着沈阳城查看了一圈,居然没有发现明显得破绽。这样坚固得城池,如果用传统的攻城办法,在十四丈五尺宽的护城河里填土到城墙下,工程量巨大,填土的士兵又处于城楼上敌人居高临下的弓箭火力范围内,必然遭受重大伤亡。护城河水也太深,又没到结冰时间,河水冰冷刺骨,如果强行架桥,恐怕也是必须付出大量士兵的生命。即使填土和架桥成功,大军冲到城墙下,面对城楼上严阵以待的敌军防守,无论是云梯攻城还是冲撞城门,攻城部队也必将付出惨重的代价。至于围城困敌,也不可取,一是不知道要困到什么时候,大军的补给也会出现问题;二是夜长梦多,万一事态有变,皇太极回援,或是蒙古科尔沁出兵,则攻城部队将面临腹背受敌的窘境。所以拿下沈阳,速度才是关键。

袁崇焕转了一圈,回到沈阳的大南门外。几位将领见袁崇焕不说话,知道袁崇焕正在琢磨破城之策,大家都静静地站在一旁等待着。袁崇焕盯着护城河对岸的吊桥上的吊绳和不远处的城门看了良久,马鞭往左手一拍,哈哈一笑,跳下马来,“曹将军、祖将军、何将军,你们跟我来,还有,帮我把火枪团两位团长也找来!”。曹文诏、祖大寿、何可纲三位将军立即双眼放光,他们知道,袁大人又有了拿下沈阳的良策。

带领五、六千人突围的阿敏向东北方向飞奔,希望尽快离开袁崇焕的主力,越远越好,已经离开沈阳三十多里地,见后面没有追兵,这才稍稍放慢脚步,毕竟有一些高级将领的家眷随行,速度也不能太快。忽然,前面的先头骑兵停了下来,并指挥着后面的马队往旁边的树林里躲藏,不一会,先头骑兵来报:“报告贝勒爷,前方出现大股明军骑兵!”,“明军骑兵?多少人?”,大后方居然出现敌人的大股骑兵,阿敏觉得自己头都快大了。“回贝勒爷,的确是明军骑兵,人数不会少于一万人,他们好像还没发现我们!”,“我知道了,他们应该是由皮岛来,冲沈阳而去的,就地隐蔽!等他们过去了我们再走!”,“是!”。

其实,卢象升的骑兵部队早就发现了这股人数不多、如同溃兵的后金骑兵,只是卢象升得到袁崇焕的命令,直取抚顺,不得与沈阳方向逃出的后金溃兵纠缠,所以当先锋骑兵向卢象升报告时,卢象升下达了装着没看见,绕道直接前进的命令。卢象升的一万一千骑兵从阿敏几千人藏身的不远处滚滚而过,没有丝毫的停留。阿敏才长吁一口气,不由得庆幸自己的幸运与撤出沈阳的英明。卢象升的部队已经远去,听不到明军的马蹄声了,阿敏这才带领着自己的人马继续向东前行。

0

沈阳,沈阳!(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