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定居清朝>第一百二十三章 一段漫长的经历(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一段漫长的经历(3)

小说:定居清朝 作者:清荷映月醉 更新时间:2009/11/16 10:18:24

此话一出,大家才想到了一个最大的问题,徐郎中家住不下这么多人,就算全部打地铺也不够地方。

这怎么办?难不成都住到外面去,或者去挖个山洞?

王辉一向主意多,但这时也想不出好办法来,陶钊见大家都望着自己,突然间心里有一种特殊的感觉,一种觉得自己应该是拿主意的人。明嫂拿着碗筷到外面洗去了,佩娟见状赶忙也追了出去帮忙洗。

徐郎中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想了一会儿说道:“这样吧,我去跟乡亲们说说,每一户住进去一个人,先对付着过了这几天再说。”

“徐大哥……。”

大家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素未谋面的人,两个不同时代的人,在不可能的条件下碰到了。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本身也清贫的他们把当成自己人。

一股暖流在每个人的心头流过,刚刚走到门槛听到徐郎中说的话,佩娟的眼泪不由自主就流了出来,左手摸着的粗木头竟是那样亲切,这是家吧!

陶钊觉得自己的眼眶有热热的东西,于是抬头看看屋檐,说道:“咱们自己造房子吧,我看这边的房子外面都用粗木桩再搭一些辅助建筑,如果徐大哥允许的话,我想到山上砍些大树干,然后先造些临时房子,就围在这屋子外面。”

徐郎中笑道:“当然可以啦,我这就去跟乡亲们讲讲,请他们帮帮忙,用木头搭建房子不是什么轻松活,不懂的人搭不起来。”

“那怎么好意思……。”

“没事,邻里乡亲的,一点小事,只要以后厝边头尾有事需要帮忙,咱们尽力帮帮就是。”徐郎中说道,起身就出去了。

看着徐郎中的背影,体育部的方腾坚说道:“我留下来帮忙吧,砍大树可要耗费许多力气。”

学习部的仲瀚也紧接着说道:“我也留下来,当下要先把造房子的材料备齐了。”

陶钊点点头:“嗯,多留点人也好,就我和黄靖楷去吧,你们就等着我们换回的吃的、穿的,用的。”

王辉站起身来:“咱们立刻行动起来,这就上山砍树,佩娟你当联络员,这边老乡们要我们砍多大、多粗、多长的树干你就跟我们传达一下。”

就在门外的佩娟大声应道:“好。”

“兄弟们,走吧,我们没有等到蓝雾,但是我们看到了蓝天,从今天起,为了生计而奔忙吧。”王辉说道,第一个走了出去,拿起了斧头便走。

余下的人也纷纷跟着出去,这个时候徐郎中也回来了,看大家要出去砍柴,呵呵笑道:“记得砍柴不误磨刀工啊,先把斧子磨一下再去。走啦,要跟我到镇里去的现在走啦。”

于是,陶钊和黄靖楷跟着徐郎中后面往西南方向而去。

余下的人挥汗如雨,一棵又一棵的,大家心里抱着不想让这个时代的人看扁了心态玩命地干,将身体的潜能全激发了出来。虽然是临时住所,但也要建得好点,因为虽然是暂时的,可至少也得住几个月的时间。除此之外,还要造床,这种天气睡地上不但会感冒,而且还会得风湿病。

八个人都没有手表,这个只有二十几户的小山村里也没有什么报时的器皿,山民们对于时间的概念很模糊,晴天看太阳在天空的位置,阴天就凭云层和经验判断。

出发和开始砍树的时候是午时,按徐郎中讲的,到达镇里的时候是未时,回来的时候酉时,也就是五点到七点之间。不过看样子已经至少六点后,或者六点半后,因为太阳已经下山去,夜幕已经开始降临。

在二十几名乡亲的帮助下,一个差不多四十多平方米的房子已经基本搭建完成,简易的床架也做好了。春天时节,入夜很冷。

陶钊带去的两枚戒指和一条项链在镇里换了四两六钱七分,大大出乎之前自己的估价。用这些银子买了被子、盐、菜刀、毛巾等生活用品,还买了十斤猪肉,来来去去,四两多银子就只剩下五钱多回来,也就是大概一千个铜板的样子。

将十斤猪肉中的八斤分为了前来帮忙的乡亲们,晚上十个大人加上两个孩子有滋有味地将两斤猪肉一扫而光。因为拿不了许多,大米只买了三十斤,估计只能吃几天,等房子建好后再去买就是。

徐郎中第二天又与几个同学到临镇去典当首饰,这次用两枚戒指换了二两多银子,旋即全买了砖头和各种房子的材料。

在乡亲们的全力帮助下,用了四天终于把房子建好,为显示谢意,陶钊把剩下的大米中拿出十斤分给他们,每户也就三四两的样子,可是他们拿着米都特开心,一个个回家煮干饭去了。

看剩下只有几斤米,于是又一次拜托徐郎中带上剩下的一条项链,一个观音像,一对耳环到县城里当了一共六两多银子。由于这次去的人多,所以一次性扛了一百斤大米回来,还有斧头什么的因为磨损过大,全坏了,所以又买了几把。同时又买了些布回来做衣服,一来二去,所有的银两用得也差不多了,大米大概可以吃一个月,只是接下来只能天天吃自己种的菜,肉实在吃不起。

失散的同学依旧没有消息,刚建好的房子的时候我们想回我们露营的地方去看看,因为似乎有听过主席李昌辉说到那个地方属于永春,徐郎中说他去过永春几次,离这儿有两百多里。

于是大家打点行装,准备了几天的干粮,可是当我们要出发的时候,村里一个专门到各山村贩卖针线等日常用品的乡里人说他刚从永春回来,而且还看到了永春州的知州带了几百人到山里面挖什么东西,还砍掉很多树。各个道口都有衙役把守,不让百姓出入。

听了这个消息,大家便犹豫了,现在这副发型过去那边绝对凶多吉少,算了,等以后有机会再过去吧。

于是便暂时打消了念头,老老实实买了些稻谷种子、蔬菜种子和一些鸡鸭家禽,把手上的仅存的银两用了个精光。

村里附近的土地都被乡亲们开垦出来,我们只好到几里地外的地方开荒,这儿全都是盆地,而且海拔很高,也正由于此,此地基本上人迹罕至。也让我们能够继续这个大不敬的发型安安静静的生活下去,劳动的日子很辛苦,大家干得苦不堪言,可是徐郎中一家却成了全村人羡慕的对象。究其原因,是乡亲们认为家里本来就徐郎中一个劳力,现在突然间多出来了七个,肯定是祖宗有灵,保佑得来的。

感激于徐郎中一家的收留,我们劳动所得的东西都用来大家一起分享,一些蔬菜成熟得快,十天左右就可以收成了,我们虽然没有经验,但胜在年轻力壮,而且人数又多,在徐郎中的指导下,收获得算还行。

转眼间半个月过去了,这半个月里,前四天造房子,然后用三天真正弄好了生活设施,买好、做好了生活用品,后面的八天便集体上山砍柴,因为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就砍吧,反正这是生活的必需品,砍多了不怕浪费。

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天,终于搞清楚了自己身处何方,原来这儿是福建省龙岩州的漳平县永福镇下边的一个叫老树槐的小山村(山村名字为虚构,因为不想实指得太直白,怕当地人有意见)。全村都姓徐,本来农村人对于异姓总有一些排斥,可我们是走投无路到这里来的,纯朴的他们没有因为异姓而歧视我们,而把我们当做一群迷路小孩般看待。我们知道,人与人之间融洽的关系永远都建立在互帮互助上面,于是,有空时我们便帮一些家里劳力不足的挑水、砍柴,第一批收获的蔬菜还挨家挨户地给他们送一些过去。口头讲没有用,我们的实际行动获得了全村人的好感,也让一些抱有严重排外思想的老人对我们初步改变看法。

这是一个小山村,很小很小的山村,全村依山而建,稀稀拉拉地基本上都建在山腰。全村一共二十三户,共有一百三十七人,其中男的有八十六人,女的才五十一人,这一点我们觉得很奇怪,男女比例也太悬殊了吧。十五岁以上、四十岁以下的男丁一共有四十七人,不过算上我们七个的话就是五十四人了。村里的重大事务都由一个大家叫叔公的六十多岁老人在处理,相当于村长和族长,德高望重的他说话等同于村里的法律,我们八个人也是在他点头同意之后才得以留下来生活,可是要求我们在他们祭祖和扫墓的时候必须回避。这点没有问题,我们满口答应。

为了生计,每天天未亮我们七个人就要起床,然后顶着漫天的繁星,以及还在唧唧叫的蚯蚓声,花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走向我们在几里外开垦的土地。然后就在田间不断地劳作,开渠引水、清理杂草,翻土、除虫……由于一直干旱,最困难的是开渠引水,不知道怎么回事,开好的渠经常不用两天就堵了,幸好山上有泉水,这儿海拔又比较高,湿气重,我们的农作物才生存得下去。

午饭都是佩娟给我们送来,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我们便提着早空了的食盆,晃铛晃铛地下山去,每次回到家里时已经夜幕降临,黑暗笼罩大地。

狼吞虎咽地吃了晚饭、匆匆地洗了澡便上床睡觉,没有卧谈会,没有打牌、没有游戏、没有电脑、没有信息,经过一天劳累看到床就想爬上去睡。在这个时候终于知道为什么农村的人都睡得早。

日出而起、日落而息的生活在这个时候没有显得那么单调和无聊,习惯于都市的繁荣和夜生活的我们,竟然发现在平静的山野也有很多可以充实生活的东西,例如意外发现一棵野生的橄榄树啦,发生一棵橘子树啦,都可以让人开心几天。有时候劳累得腰酸背痛,直起腰来看看生机勃勃的农作物,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

这儿虽然人烟不多,但是很漂亮,漫山遍野的鲜花给本来绿色的山野添上了绚丽多彩的色彩,要放在后世,这里肯定是一处原生态的旅游胜地。

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了三个多月,进入了夏天,沉甸甸的稻谷向我们昭示丰收的喜悦,此情此景,陶钊突然想起以前学过的一首诗,陶渊明写的一首诗,于是便念道:“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刚念完,就听到有人在后边大声叫好,而且还有稀稀拉拉地鼓掌声,大家回头一看,竟然是徐叔公和几个村中老人。只见他们竟然激动得胡子微微颤抖,对着陶钊说道:“你你,你读过书?”

“何止我读过?我们都读过。”陶钊有点摸不着头脑。

“那太好了,前几年我们请了一个落榜秀才给村中子弟授课,可是那先生觉得收入不足以糊口,只教了几个月就走了,现在村中孩儿已经几年没有上过学。我们老树槐太过偏僻和穷苦,拿不出足够的钱粮请先生,小兄弟能不能……?”

原来是这样,陶钊舒心一笑:“想让我们当村里的老师,这个很简单呀,反正只教语文,那还不简单,只要有课本就能教。只是我们白天都要种地,怕时间不够。”

叔公有点急了,忙向前几步:“这个没事,可以让村里每家每户每天轮流出一个壮丁替你,然后每天给你一斤米当作酬劳。我知道有点少……。”

大山人对知识的渴望在这时候深深地感动了大家,于是经过商议决定七个人轮流给全村小孩子上课,数学、语文、化学都教,每人教一门,本来佩娟也想来帮忙,但是村里人没有答应,在他们看来,女人怎么能当先生呢?要是妇女可以当先生,那先生还叫先生?要叫夫人了。

这是这个时代的规矩,佩娟没有办法,便帮其他七个人备课,也算在出一份力。叔公按照说好的,全村每个月合凑三十斤大米出来,然后各家各户轮流派男丁到山上帮我们忙种地。

可以说的是,老树槐村的人真正接纳我们是在我们给村里所有孩子教学之后,我们发现,村里面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大字不识一个,只有叔公年轻的时候陆陆续续上过一段时间的私塾,但这已经让他成为了本村最有学识的人,也因为这样让他当上族长。全村人每年的春联还有各种各样需要写到字的地方都要仰仗叔公帮忙,也由此使得他德高望重。

可是经过我们的观察,徐叔公的水平也就跟咱们一个小学二年级的学生差不多,不但字写得极其难看,而且错别字也多,连我们这种不懂繁体字的也看得出来他写错了。

其实教书对于我们也是一个挑战,我们自己不得不先学习写繁体字,还好有些破破烂烂的书本可以参考。为了孩子们的学习,叔公在不多的村里集体财产里抽出很大一部分到县里购买书本、纸张和笔墨,这样一来,全村三十几个孩子都有学上了。本来他们没有打算让女童上学,但在我们的坚持下,所有的女孩也都能来上学,可是必须不在一起上课,让我们的教学负担多了一半。

但这是值得的,在中国,无论在什么时候,有知识的人总是特别受尊重,因为我们的知识,因为我们给他们授课,对外人一律禁止入内的祠堂破例允许我们进去,允许我们帮他们给先人的排位写上名字。

而这些尊重是用多少钱都买不来的,这就是知识的力量。

众星捧月的日子很好过,一天又一天,一个又一月,转眼间冬天就到了,在农闲之际,我们更是教全村有兴趣的人认字,反正闲着也没事干。

我们是壮劳力,一人的劳动收获足以供两人的生活口粮,所以一年下来,我们还结余下四百多斤粮食,加上乡亲们给我们教书的报酬,我们能结余下八百斤的粮食。可以换二十两银子左右,这样的人家在村里算很富实的了。虽然分到大家头上每人只有二两,但在这个干旱的年里,许多人连肚子都吃不饱呢!满足了,人就是要学会知足。

平平淡淡中,似乎处在与世隔绝的世界里,我们都觉得有点像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

0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一段漫长的经历(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