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血誓>51 事变之后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51 事变之后

小说:血誓 作者:辛雨 更新时间:2009/8/2 23:58:26

51

队员们看到了自己的队长从县城里带来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他们的从心里泛出来了兴奋和高兴。而且,在十五天后如约,老村长带着村民们将做好的军服给送上了山。当这些队员们拿到了属于自己的一套军服的时候,他们的兴奋和高兴更是溢于言表。

陈永和和陈剑启离开了这群兴奋的队员,来到了营地的后山上。在这后山上是青草茂密,鲜花成群,绿树成荫。沿着那条小路,二人就一路走了上去。几个警卫员跟在两人的后面,小心翼翼的保护着两人的安全。

在这后山上的山顶处,竟有一处凉亭。在这凉亭中间还有一张石桌,两个石凳,倒像是特为二人准备好了似的。陈剑启和陈永和坐在了这石凳之上,这石桌上还存有一副象棋,好像是哪个风雅人士遗忘在这里的东西。

陈永和指了指这石桌上的象棋,说道:“不如我们对弈一番如何?”

“好!那就请老村长执先吧!说着,陈剑启站起了身,陈永和也并不推辞,和陈剑启换了个位置。

“好!那我就先下吧!”说完,陈永和走出了炮二平五这个最平常的开局,陈剑启的对应则是马2进3。陈剑启并不认为自己的棋艺比得过面前的这位老村长,但是长时间的和父亲对弈,自己的棋艺也并不算很差,也算可以对得上几步吧!并且,这下棋有时候比的并不是棋艺,而是心境。这下棋也是可以人棋合一的,只不过没有几个人可以罢了。而且,陈剑启认为陈永和其中的意并不在此,而是在于其他。

“你是知道昨天会发生的什么,对么?”陈永和马五进七吃掉了陈剑启的那只贪图便宜过河的小卒。

“昨天?发生什么了?”陈剑启疑问,但是他的心却是扑扑的乱跳。那个軍却是走到了陈永和的那条马的脚下,被陈永和很轻松的吃掉了。

“难道你不知道么?此时你的心很乱,会走错棋子的。”陈永和的过河兵又往前走了一步。而陈剑启则是上士,匆忙的应对。

“一步走错,满盘皆输。这盘棋你已经输掉了。”陈永和将軍很轻巧的推到了陈剑启的底路,陈剑启则投子认输。“孩子,你的心境还没有达到,多加时日勤于练习吧!我们到处看看吧!”

陈剑启来到这崖边,这还是他第一次从这里看这山下的景色,山下的景色是美丽的,这蓝天也是碧蓝的,他闭上了眼睛体会这美妙的时刻。

陈永和站在陈剑启的身边,轻声说到:“在我上山之前,刚刚得到消息,昨天傍晚,日本关东军炮轰了东北军北大营,你所说的也就只能十五天了,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吧!”陈剑启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这个人的眼睛真的很毒,他似乎能够洞察自己的内心,也许这就是一个智者的不同吧。

陈剑启面对老村长的质疑,保持着沉默,沉默代表了他对老村长的话并不表示反对。

“一切都还是发生了。”陈剑启喃喃道。“什么都没有改变。”陈剑启知道这一天到来的意义,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炮轰东北军北大营,九一八事变就此爆发。在事变发生后的半年内,日本关东军即占领了东北全境。国耻,这是名副其实的国耻之日。自从陈剑启来到这里以后,就无时无刻的不在想着这一天的临近。可是当这一切真真切切的发生了,陈剑启顿时心感无力。虽然,明知道肯定会发生,但是为什么发生了,自己还是的焦躁和不安呢!

陈剑启转过头去,老村长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陈剑启望着营地里,正在刻苦训练的那些队员们,感到了一丝的欣慰。这些不谙世事的淳朴的农民,正在被自己一点点的改变着,放下锄头,扛起枪,也许就是他们这一生的宿命吧。他们就是自己前进的动力,而远处的村落里面住的人们,就是自己和这些正在刻苦训练的队员需要保护的人。在六年以后,自己将带领着这些已经羽翼丰满的战士们,走向惨烈的战场,和那些残暴的侵略者们,决一死战。这就是自己来到这里的意义,这也是自己的宿命。

虽然不能改变历史的进程,但是能够让更多的人远离死亡的威胁,这就可以了。能够让更多的人远离死亡,只要多一个人,就是在改变,就是自己的成功。想到这里的陈剑启,顿时精神一振。

回到营地的陈剑启,立刻投入到了工作当中。小到炊事班,医务室,大到军法处,参谋部,一个个部门的建立,使得护卫队的工作投入到了正轨。虽然,很多设立的部门只是一个空架子,但是总比没有好吧,以后再往里面填就是了。另外,每天晚上每个队员的文化课必不可少,教员自然由部队里面那几个识字的人来当了,偶尔陈剑启和美惠子也会客串一把教员,给这些没有怎么出过远门的队员们讲讲外面的天地,听的他们是如痴如醉,一片向往。一些村民们,也会来到部队,听他们两个人的精彩解说。

另外,陈大叔的腿病也就有了关键性的进展。伯亨利这个外科手术专家,对这样的病情自然了解很多,治腿的关键必须要手术,而要手术,则必须去曲阳,毕竟医疗设备都在曲阳县的医院里。当伯亨利将这个消息告诉陈剑启的时候,陈剑启一拍大腿说:“要做,必须要做。大不了再走一趟曲阳城。”所以,就这样,十天以后,伯亨利结束了在这里的义诊以后,便有了陈剑启的再一次的曲阳之行。

就这样,陈剑启,美惠子,陈大叔,陈占奎,还有伯亨利一行人和众人的依依舍别后,聆听了陈大娘的再三嘱咐后,他们再一次的踏上了去往曲阳的路。

就在陈剑启一行人离开后不久,营地里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的发生实实在在的考验着留守在营地里的几个领导者的神经,以及他们的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整件事情是这样的。

警卫连有个班长叫做孙成耀,是马头村隔壁村子里的人,听说这马头村护卫队招人,就来了,好歹也能混口饭吃不是。凭着一身的好身板,就进了这护卫队,又凭着这好身板以及训练的刻苦,就进了警卫连当了个班长。他这个班有个兵,叫李宝来,也不是马头村的人,是神仙山底下李村的人,看到了杨永生派人贴在李村的招兵告示后,就来到了这马头村护卫队,被分进了这孙成耀的手底下。

陈剑启说给警卫连放假,所以警卫连的大部分人在拿到了饷钱以后,回家的回家,进城的进城。但是也有无家可回,哪儿也不愿意去的人,就留了下来,继续承担着护卫队的警卫任务。孙成耀因为离家很近,也就去了一天就回到了部队上。两天的假期已到,警卫连的人除了这李宝来以外,全都喜笑颜开的回到了部队上。这李宝来一天没回来可能是家中有事,可是一下子半个月没回来,就绝对不是家中有事这么简单了。

陈剑启和陈占奎走后,王鹏肩负着警卫连和血魂团的训练任务,所以在训练一结束,这孙成耀便找到了王鹏。

“王队副。”护卫队以陈剑启为正,王鹏为副。所以孙成耀叫王鹏王队副,并没有错。

“成耀啊!什么事情啊?”王鹏拿起挂在栏杆上的毛巾将滴答下来的汗擦了下去。

“队副,李宝来已经半个月没回来了,我怕出事儿,我想去趟他家看看。”孙成耀说。

“李宝来,李宝来。”王鹏低头思索了一下。“他的军服还是你给领走的吧!半个月了,别真出什么事情。还是去看看的好,如果家里真有急事儿的话,也好有个帮手。我给你写个条子,然后你到老杨那儿支点儿钱带上,对了把枪给带上,应个急也好。”

“好的!”

孙成耀支了钱,收拾好了东西,准备下山,下山前,陈三追上了孙成耀。陈三是队长的拜把子兄弟,这可是谁都知道的事情。但是陈三却没有任何的架子,和大家一样,刻苦的训练。正因为如此,大家都管他叫陈哥。

“陈哥,你这是?”孙成耀见陈三追了上来,疑惑的问。

“我陪你一起去。”

“啊!”

“放心吧!我跟王鹏和老杨都说了,要不然我敢出来。否则,我那个大哥该说我不训练,私自下山,该关禁闭了。”

“这倒是呢!那陈哥跟着我去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看看有什么事情可以帮上忙,就好了。我们快点儿吧!争取今天晚上就可以到李村。”

“好!我们给李宝来来一个突然袭击,看看他为什么不回部队!也让这个小子尝尝关禁闭的滋味。”

可是,过了两天以后,没见李宝来回来,却见陈三风尘仆仆的,而且还慌慌张张的跑上了山。陈三带来的消息,把所有人都给惊了一跳。

0

51 事变之后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