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轻松幽默侃唐朝>五十四:江都兵变(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五十四:江都兵变(2)

小说:轻松幽默侃唐朝 作者:草军书 更新时间:2009/5/25 10:36:12

(接昨天内容)他派人去问宇文述还有没有什么放不下的心事,尽管说出来。那意思很明了,尽量帮你办,完成你的遗愿。

搁在平时,宇文述哪敢提呀,现在他快要死了,还怕什么呢?于是便将那个憋在他心里已近十年的请求讲了出来:“化及臣之长子,早预籓邸,愿陛下哀怜之。”

好一个“哀怜”,和现在流行的“关照”异曲同工。怎么个哀怜,怎么个关照,你看着办吧。据说杨广听到宇文述这个临终遗托后潸然泪下,他鼻涕拉乎地让侍者转告宇文述:“吾不忘也”。

唉,杨广这个人总是本末倒置,不该忘的人民群众他忘了,不能忘的军功封赏他忘了,不可忘的逆耳忠言他忘了。可是,最应该忘记的两个杀手,他却念念不忘,这不是自掘坟墓是什么!

宇文述死后,杨广果然践行诺言,不但让宇文化及袭了他老爸许国公的爵位,还任命他为右屯卫将军、并将宇文智及提拔为将作少监。当时隋朝最精锐的骁果就隶属右屯卫,所以升为右屯卫将军的宇文化及立即摇身一变,成为统率骁果营的长官。兄弟俩一个在军界,一个在房地产界,都是热门行业。杨广当然想不到,正是自己这一“哥们义气”行为为自己响了丧钟。

宇文化及在战战兢兢中答应担任造反的“名誉主席”后,司马德戡一帮人便开始想方设法鼓动手下的骁果造反。但这个问题还是有点难度的 ,因为骁果们只想叛逃回家,从没想过要推翻皇帝,如何使他们产生反心是司马德戡等人面临的最大难题。

最后,他们和很多造反者一样,也想出了造谣的方法。

造反和造谣真是一对离不开的孪生兄弟。杨玄感造反的时候造谣说来护儿要谋反;李渊造反的时候造谣说政府要买断太原郡所有成年男丁的下半生“命龄”。而这一次,司马德戡他们造谣的关键词是:毒酒。

为了让骁果们深信不疑,他们派一向人缘较好的直长许弘仁和医正张恺来到到杨广的千牛备身府,也就是皇帝贴身保安的办公地,故意神秘兮兮地告诉自己熟悉的同事和朋友说:告诉你们一个内幕消息,皇上听说骁果想叛逃,酿了很多毒酒,准备利用宴会聚餐的机会,把所有家在北方的骁果“尽鸩杀之,独与南人留此。”

这个谣言编造得相当有水平,连细节都考虑到了。把思归心切的北方人全部毒死,只和南方人留在南方。这样有鼻子有眼的谎言无法不让来自关中 的士兵信以为真。尽管许弘仁和张恺故意咬着耳朵告诫每一个听说此信息的人千万不要将这条消息告诉别人,但这种新闻的传播速度比博尔特的那双大长腿还要快,立即传遍了整个骁果营。骁果们听说皇帝要对自己下毒手,在恐慌的同时群情激愤,他们决定先下手为强,和杨广拼个鱼死网破,于是“反谋益急”,加速了反叛计划。

见包子已经蒸得肉香扑鼻,司马德戡揭盖掀笼了。

公元618年三月初十,因为司马德戡等人的行动,这一天将永远载入影响中国历史进程的史册,因为一代君王就将在他们手中血溅当场。

和许多文艺作品中刻意描写渲染的大事发生前总会出现与平日不同的自然环境一样,事发当天,狂风大作,东风转西风再转南北风,也不知道是东风压倒了西风还是南风压倒了北风,反正是刮得天昏地暗。黄昏时分,司马德戡偷出了御厩里的马匹,暗地磨快了武器。一切准备停当之后,他们又进行了详细分工。由元礼、裴虔通负责殿内事宜、唐奉义负责关闭城门,大家约定,当夜各个城门都不上锁,敞开进出。

至此,看似警卫森严的江都宫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蒸笼,而杨广就是那个随时都有可能被蒸熟的“御包”,令人叹息的是,此时,即将成为别人口中美食的包子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光溜溜的白面了,还自我感觉良好地以为自己是长在地里生命正盛的小麦呢。

三更时分,司马德戡在自己驻扎的东城集合数万人,点起火把与城外的宇文智及带领的军队遥相呼应。杨广在内殿看见映红半边天的火光和宫外的喧嚣声,忙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裴虔通当然是忽悠他,说是草坊失火了,外面的人正在救火呢。长期脱离群众的杨广自然是深信不疑,他拥着宫女搞“床上运动”去了。

当杨广在御塌上乐此不疲时,宇文智及和裴虔通等人已顺利解决了城内外巡夜的卫兵,控制了宫城内外。

第二天天还没亮,司马德戡就用自己的亲兵换掉了各门的守卫,把住了宫内所有出入通道。于是,裴虔通率领着数百骑兵冲进值宿卫士居住的成象殿,殿内宿卫见到这种架势,纷纷放下武器,没有一个人作出抵抗。连卫戍部队的人心都散乱到这种程度,幸亏杨广还能睡得着!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不忠于朝廷的,在攻打内殿的过程中,有两个人很尽忠职守。一个是军衔和宇文化及平级的右屯卫将军独孤盛,还有一个是千牛独孤开远。可是,这两个独孤太孤独了,他们势单力薄,无力挽狂澜于既倒。

当裴虔通的骑兵进入成象殿时,身着便装的独孤盛大声呵斥裴虔通。裴虔通警告他说,不关你的事,你最好小心点,不要轻举妄动。独孤盛是上柱国独孤楷的弟弟,性情刚烈,他一边大骂裴虔通是“老贼”,一边抄起武器,顾不得披上铠甲,就带领着身边十几个人和裴虔通大战。结果,很快便被汹涌而上的骑兵乱刀砍死。

独孤开远和独孤盛一样,他见情况有变,立即带领数百名殿内骁果赶到杨广的宿殿玄武门,大声向殿内请求说:“兵仗尚全,犹堪破贼。陛下若出临战,人情自定;不然,祸今至矣。”可是,任他喊破喉咙,里面却静寂无声,没有一个人回应他的急切。

多尽职尽责的军人啊!在危险来临的时候,他们的第一反应不是选择逃逸或者随大流,而是选择了维护国家和朝廷利益。杨广手下不缺忠臣,不乏良将,可是,那样大的一个隋朝竟让他在短短十三年的时间里败得精光!面对如此“突出的业绩”,我们真的无法评说,只能说杨广是一个仁慈的批发商,他把大隋打包送给了自己的发小李渊。

独孤开远说的没错,如果此时杨广守住进入内宫的最后一道防线玄武门,向兵变的士兵检讨错误,说清情况,那么司马德戡们散播的“毒酒论”就会不攻自破,“人情自定”。而当军士发现这是场彻头彻尾的骗局时,很有可能会倒戈相向,把怒气撒到欺骗他们的司马德戡等人身上。这并非没有可能,因为毕竟皇上在任何一个普通士兵眼里,都是神话一般的偶像人物,面对神的忏悔,普通大众是最不吝啬自己的恻隐之心的,更何况这些士兵本来就没有造反的打算呢,只是被他们的上司利用了而已。

独孤开远叫了很久也无人应答。同来的军士一看如此也都逐渐散去。他们觉得既然皇帝不急,他们又不是太监,也就没有急的必要了,还是哪好玩去哪玩吧。

那么作为皇帝内宫门户屏障这样超级重要的地方,怎么会连一个值班的警卫都没有呢?其实杨广是很重视这道门的安保工作的,他特意挑选了几百名勇猛矫健的官奴安置在玄武门,这些人有一个响亮的名字:给使。给使在当时相当于隋朝的“飞虎队”,是骁果中的骁果。一向以抠门著称的杨广对给使的赏赐毫不吝啬,出手十分大方。给使享受的待遇在所有部队中是最高最好的,用现在的讲法就是:工资按时发放,“不差钱”包买“五险两金”,平时有个头痛脑热、大病小灾的打针吃药一律实报实销。不仅如此,杨广甚至还把宫女作为奖品赐给给使,这种“实物奖励”比现金奖励可是实惠多了。如此不惜血本地投巨资拉拢给使,杨广的目的就是希望“给”养千日,“使”在一时,防备突然发生的紧急情况。

然而,但紧急情况真的发生的时候,那些以一当十的给使到底去了哪里呢?难道他们集体失踪了吗?

不是集体失踪,而是集体放假了。

这里面名堂太大了。原来内殿有一个管理宫内事务的宫女魏氏被宇文化及等人收买为内应。这天,魏氏假传圣旨说,皇上今日放全体给使出宫休假一天。大家听说能自由活动,都一窝蜂地散了,逛街的逛街,赌博的赌博,下馆子的下馆子, 估计也有人躲到茶楼去玩“八十分、斗地主、炒地皮”这类的扑克游戏去了。

这个那个的都有,就是没有一个值班的。

2

五十四:江都兵变(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