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笑傲抗日>第一百六十三章 战起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六十三章 战起

小说:笑傲抗日 作者:殷商人 更新时间:2017/9/14 14:54:46

  

  诺门罕战役,起因于侵华日军和外蒙军为诺门罕以西,直至哈拉哈河这块呈三角形地区的归属问题,最后引起战役。

  此战双方共投入兵力达二十余万,历时四个月,战役结果以日本关东军的惨败而告终,日本史学家称这场战争为“日本陆军史上最大的一次败仗”。

  诺门罕一战,把当时狂妄的日军打的是失魂落魄,胆寒不已,再无向西扩张的企图,进而促使日军不得不放弃“北进政策”而选择“南进政策”,进攻太平洋诸岛,偷袭珍珠港,把蛰伏的强大美国拖下水,最终导致日本法西斯完全覆灭。

  而如今的诺门罕战役,则来自某人的回家计划,艾子计划的出发点就是一个字:乱!而且,越乱越好。不然哪对得起艾子为争取这次趁乱而逃的机会,嚎啕大哭付出的半斤眼泪水啊。

  艾子在脑海里慢慢成形自己的计划:

  一, 此战规模要大,越大则越乱,趁乱而逃的机会就越大。

  二, 要争取胜利,避免日军放弃北进政策,苏联人得以在最关键的莫斯科保卫战,抽调数十万西伯利亚部队支援。让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得越长越好,越惨烈越好,中国才可养精蓄锐,应对挑战。

  三, 没三了,到时候自己拍屁股跑了,哪管他以后是洪水滔天。。。

  。。。。。

  1939年5月十四日晨,

  日本关东军23师团骑兵联队的近千名士兵,在骑兵联队队长东八百藏的指挥下,向诺门坎锡林陶拉盖的外蒙军第二十四边境警卫队突然发起了进攻。。。

  随行的野炮,步兵炮将锡林陶拉盖的外蒙军炸得鸡飞狗跳,日军士兵在军官的驱赶下,顶着己方的炮火冲上了外蒙军的阵地。。。

  需要解释的是,这支所谓的日军部队,除了个大小军官外,实际上全部由棒子组成。

  金承伟,哦,是小泉浅二。小泉浅二跌跌撞撞冲上外蒙军硝烟弥漫的阵地,模模糊糊看见一个身影,小泉浅二嚎叫着,将刺刀狠狠扎进此人的胸口。。。

  战斗结束了,小泉浅二顾不上包扎伤口,躺在地上幸福的傻笑着,今天杀了两个敌人,按照长官的说法,再杀三个敌人就可以成为真正的日本人啦。。。

  外蒙古乌兰巴托

  蒙古部长会议主席乔巴山得到锡林陶拉盖遭日军进攻的消息,大惊失色,紧急召开国防会议商议对策,苏联顾问瓦西里耶夫也参加了会议。

  说到乔巴山,可是个狠角色,后世称之为:红色恐怖之屠夫。

  乔巴山,1895年2月8日生于今蒙古国东方省乔巴山市(旧名车臣汗部)克鲁泡河畔一个贫苦的阿拉特浩尔勒的家中。

  在1928年10月蒙古人民革命党举行的第七次党代会上,经过48天的激烈争论并在得到斯大林的公开支持后,乔巴山最终登上了权力的巅峰,原党主席丹巴多济被放逐到莫斯科。1929年初乔巴山成为蒙古无可争议的领袖,从上台伊始他就执行了几乎是疯癫般、文盲似的统治,并还实施了其长达10年的恐怖大屠杀。

  乔巴山上台后不仅完全彻底抛弃和禁绝如成吉思汗等有关的蒙古民族文化传统,而且还高调宣布与中国决裂并执行公开对抗政策。据统计在1929年—1939年期间(这一时期外蒙古人口约为50—100万人),全外蒙古地区被他下令杀害的中高阶僧侣和喇嘛超过10,000人,上层喇嘛和僧侣几近全部被被处决干净,大量无辜民众受到株连和迫害,蒙古独立后滞留于蒙的约10万南方中国人被他直接下令杀害。更为可笑的是,在1932年4月的西部蒙古的暴力反抗乔巴山统治的事件中,他居然邀请苏联军队直接射杀和炮轰普通民众。在这十年期间全蒙古几乎看不到一座完整寺院,仅在中南部保留了名为香巴拉的几座寺院。经济发展上,几乎是完全无成就可言,国民经济发展速度和水平直到1945年才恢复到1928年以前的水平。

  1945年10月,乔巴山在斯大林的支持下,一手导演了蒙古全民公决赞成脱离中国的丑剧。。。

  。。。

  1939年5月21,外蒙军最高统帅部发出命令:为了保卫祖国,我全军将士要发起反击,将入侵之敌消灭在哈拉哈河东岸。。。

  海拉尔日军指挥部

  艾子正快意的折磨着关东军司令官大将植田谦吉。。。

  植田谦吉大将受裕仁密令,特来协助沧海君的指挥,同时也是为沧海君压阵,以免军中桀骜不驯的军官不服沧海君的指挥。。。

  大战将起,沧海君却很闲,拉着植田谦吉下围棋。植田谦吉担心战局,沧海君却拿中国淝水之战中,前秦80万大军杀来,谢玄下棋以待之事劝之。植田谦吉无奈从之,不料植田谦吉虽64岁,却宝刀未老,杀的沧海君灰头土脸的。沧海君临机发明五子棋,植田谦吉奇之,遂一试究竟,终被沧海君连战连捷,一吐胸中闷气。。。

  植田谦吉把棋子一扔,不下了,“沧海君,此战关系重大,陛下甚为关注,您这。。。”

  沧海君深孚众望,植田谦吉岂有不知。自己都64岁了,离退休不过一年,哪会得罪这个如日中天的天皇眼前的红人。在沧海君面前,也从不拿关东军司令官压他,而多是以商量的口吻。

  “司令官阁下,您尽管放心,此战计划我已上报陛下,陛下同意了的。既然您如此担心,我就跟您交个底,请绝对保密。”

  植田谦吉欣慰地点点头,这才是尊重老人啊。我堂堂关东军司令官都不知道你的计划,让人很郁闷的。

  “司令官阁下,此战我的计划是先求败,再求胜。”

  先求败,再求胜?何解?

  沧海君凑近植田谦吉,表情很神秘。。。

  植田谦吉抬起头,满脸潮红,“高,实在是高!”

  。。。。。。

  外蒙军在哈拉哈河西岸集结了四个团的骑兵,两个装甲汽车营两个炮兵连。苏军驻乌兰巴托第五特别司令部派出坦克为外蒙军助战,向锡林陶拉盖发起进攻。。。

  日军不敌在坦克、大炮掩护下进攻的,人数占绝对优势的外蒙军,苦战两日,锡林陶拉盖再次易手。

  28日晨,日军第64联队联队长山县武光率领2500余人在十二辆装甲车的掩护下,分多路向锡林陶拉盖发起进攻。。。

  在夺回锡林陶拉盖后,苏蒙联军成立了前线指挥部,在苏军的配合下,外蒙军骑兵第六师在哈拉哈河东岸设置了三道纵深防御线,严阵以待日军的进犯。。。

  随着山县武光大佐的一声令下,十六门92步兵炮立刻打响,外蒙军的第一道防线顿时火光冲天,笼罩在硝烟之中。。。

  “杀鸡给给!”无数身着黄色军服的日军冲出战壕,追着炮弹的炸点而去。。。

  山县武光大佐在望远镜里满意的看着,日军在外蒙军还没有醒悟之前,就已冲入他们的防守阵地。“哟西,哟西。”山县武光大佐非常满意军部下达的,命令士兵跟随炮弹落点进攻的新战法,非常的有效,在两次战斗中取得了很好的战绩。至于被自己的炮弹炸飞的士兵,军部密令,不用顾虑。

  战斗刚刚打响不过一个小时,第一道防线居然就丢了,苏蒙联军前线指挥部的气氛立刻紧张了起来。师长沙日布和苏军顾问瓦西里耶夫命令将丢失阵地的军官全部枪毙,并且马上组织兵力,准备收复第一道防线。。。

  “砰、砰、砰,”突然一阵急促的枪声响起,沙日布和苏军顾问瓦西里耶夫还未待发问,警卫连的连长冲进了指挥部,“师长,日本人打过来了,我们顶不住,赶紧撤吧。”

  瓦西里耶夫一下慌了神,脸色苍白,“撤,赶紧撤!”

  到底骨子里流着的是成吉思汗部落的血,师长沙日布到也有些胆色,“丕勒杰政委,你和顾问带上电台,立刻撤退。”

  丕勒杰政委焦急的问到,“那你呢?”

  沙日布操起冲锋枪,“我带人阻击日本人,你们赶紧撤!”

  沙日布带着警卫连连长冲出指挥所。。。

  原来,山县武光大佐特意组建了一支快速纵队,由200名骑兵和十二辆装甲车组成,指挥官是就是打响诺门坎战役第一枪的东八百藏中佐。此人胆大心细,深得山县武光大佐器重。

  东八百藏中佐果然不负重托,趁着黎明前的黑暗,偷偷绕过外蒙军的三道防线,潜入了苏蒙军的后方,对苏蒙联军前线指挥部发起了突然进攻。。。

  日军装甲车嘶嚎着冲进苏蒙联军前线指挥部所,猛烈射击的机枪口下,一个个拼死抵挡的外蒙军被打死,或被装甲车碾过。。。

  战斗很快结束,在搜索中,日军发现了外蒙军骑兵第六师师长沙日布的遗体。。。

  不过,东八百藏中佐没有得意多久,丕勒杰政委就带着支援部队反击了过来。丕勒杰不但指挥者一个团的外蒙军骑兵,还得到了苏军第11坦克旅12辆坦克、12辆装甲车的支援。

  在无遮无拦,空旷的草原上,东八百藏中佐的快速纵队被打得丢盔弃甲,人仰马翻。日军的装甲车厚度太小,根本不是苏军坦克的对手;日本骑兵面对苏军这些横冲直撞的“钢铁怪兽”束手无策,只好绝望地挥舞着马刀砍。苏军的坦克和装甲车的大炮、机关枪打得象雨点一般,东八百藏中佐快速纵队的装甲车很快被击毁,燃起熊熊大火。。。

  残余日军慌乱中撤至一沙丘高地,固守待援。战马全部被东八百藏中佐杀掉,堆在沙丘上挖掘的环形工事上做掩体。在茫茫草原,战马是无法逃避坦克和装甲车的追击的。。。

  东八百藏中佐望着沙丘四周密密麻麻的的外蒙军,草原上无敌的坦克和装甲车,知道突围已是无望。自己打死了外蒙军的师长,外蒙军是不会放过他的。

  东八百藏中佐并不怕死,为了帝国的大业,牺牲是早有心理准备的。自己的灵位将在靖国神社接受国人的敬仰和拜祭,这是一种无上的光荣。

  东八百藏中佐命令幸存的八十多名士兵绑上炸药和手榴弹,要与敌同归于尽。

  “诸位,我们的牺牲是值得的。每一位战死的将士都会成为真正的日本国人,你们的家人将会在富饶的西伯利亚获得大批的良田,成为那片用手攥都会攥出油的良田的主人,从而为你们的后世子孙用这条命换来衣食无忧的生活。但是,如果有人退缩不前,苟且偷生的话,后果你们也知道。。。”

  东八百藏中佐变的狰狞,“你的家人都要被连累,男人为奴,女人为娼!”

  棒子士兵被东八百藏中佐煽动的两眼发红,自己这一辈子活得跟猪狗没有啥区别,这条贱命能换来后世子孙衣食无忧的生活,思密达!思密达达达!

  。。。外蒙军的进攻开始了,坦克,装甲车轰隆隆的冲在前面,无数外蒙军士兵全力驱驰着骏马,挥舞着手中雪亮的马刀。。。

  丕勒杰政委端着望远镜,死死地盯着日军的阵地。师长沙日布的遗体已经找到,丕勒杰政委和第六师将士的心情是异常的悲愤,发誓要把这些侵略者们撕成碎片。。。

  。。。英勇的骑兵们已经超过了坦克和装甲车,驱马冲上了沙丘。看着依旧平静的日军阵地,丕勒杰政委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突然,日军阵地上冲出数十个身影,不顾骑兵的马踏刀劈,奋力跃入人群之中。。。

  随着一声声的巨响,一团团巨大的火焰在密集的队伍中炸开。。。

  山县武光大佐还不知道东八百藏中佐快速纵队覆灭的情况,他已处于危险之中。。。

  山县武光大佐在进攻外蒙军第二道防线时,准备故伎重演,大炮刚刚开始轰击,山县武光大佐还没来得及下令步兵出击,外蒙军的火炮就劈头盖脸地打了过来,措手不及的日军炮兵被炸得七零八落。。。

  还未等山县武光大佐醒悟过来,数十辆坦克、装甲车出现在外蒙军防线上,借着平缓的山坡,在猛烈炮火的掩护下,迅速冲杀过来。。。

  苏蒙联军的突然反击,让山县武光大佐猝不及防,在经历了短时间的拼死抵抗后,苏军无敌的坦克摧毁了日军的战斗意志,日军损失惨重,落荒而逃。。。

  整个战场到处是苏军坦克的履带痕迹,无数黑乎乎的弹坑,死马狼藉,遍地是烧焦的日军尸体,空气中充满着让人窒息的恶臭。。。

  日军士兵一个个面无人色,看到被战车辗入沙土中的烂碎尸骨,莫不胆颤心惊。日军收拾好死亡士兵的尸骨,悄悄撤回了山县武光联队的出发阵地。。。。。。。

  日本陆军中将荻洲立兵心中忐忑地站在指挥部门口,求见沧海君和植田谦吉司令官阁下。

  荻洲立兵,日本陆军中将。武汉会战时的第十三师团师团长,诺门罕战役的现为日本关东军第六军军长,负责诺门罕战役的前线指挥。

  荻洲立兵只见过诺门坎战役总指挥沧海中将一面,那还是沧海中将初到海拉尔指挥部就职时。荻洲立兵中将对这个年轻的吓人的总指挥内心是极不服气的,想自己戎马一生,居然还要向这个裤裆毛都可能没长齐的娃娃敬礼,心里就很是激愤。

  不过,这个总指挥来势吓人,关东军司令官亲自陪同过来上任。当着所有诺门坎一线的高级指挥官们,沧海中将拿出的居然是天皇陛下的亲笔手书委任状,并强调沧海中将对诺门坎一线的高级指挥官有绝对的任免权,对违抗军令者,可先斩后奏!

  荻洲立兵中将与其他将领一样,虽对这个后台极硬的无名之辈很不服气,却也被这张杀气腾腾的天皇谕旨性质的委任状吓着了,莫不凛然遵命。

  不过,在其后的战斗部署中,沧海中将对在场的各个将领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以及极大的信任。将前线指挥权交给了荻洲立兵中将,让荻洲立兵中将对这个年轻总指挥的好感大增。。。

  可令荻洲立兵中将难堪的是,年轻总指挥慷慨放权,自己却没有把握好,第一仗就被苏联军队敲了一闷棍。。。

  

1

第一百六十三章 战起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