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雄晋>第十九章 戚城之战(8)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章 戚城之战(8)

小说:雄晋 作者:陈焕然 更新时间:2010/10/18 20:35:01

又一个好整以暇的契丹铁鹞军堵在面前,由于兵力越来越稀薄,这名军士的身后已经没有人了,不过石重贵并不轻松,毕竟自已刚刚激战过,而对方看起来靠着战友的掩护得到了很好的休息,双目精光灼灼,稳稳地举起长枪,没一番恶斗是根本过不了关的-----上天并没有规定谁过关。

石重贵暗暗咒骂一声,原来设想的镀金之旅居然成了这个样子,贼老天真是对老子不薄啊,战阵之前,容不得分心,他赶紧凝聚心神,催马前冲,要借冲势先来个力劈华山,给这小子一个下马威!

见到石重贵面目铮狞,凶神恶煞的样子,契丹军士心下微寒,原地不动抵挡,很可能会被对方拍下马去,还是纵马前行也借势才好,心念动处,双腿一夹马肚,坐骑嘶叫一声,放蹄便奔,却听马下“喀嚓”一声,连人带马,一齐朝前扑倒!

石重贵堪堪冲到离那契丹军士不过两丈处,对方不知是马蹄踏到了土坑,还是绊到了长兵器,反正一声脆响,人马齐齐扑倒,挣扎不起,坐下灰马久经战阵,一声劲嘶,后蹄用力,高高跃起,石重贵只觉得浑身轻飘飘地,有如腾云驾雾一般,须臾之间,越过铁鹞军阵,冲到了契丹人背后!

上帝啊,真主啊,圣母啊,安拉啊,先知啊,总算天可怜见,给了小石头一点点运气,一点点而已,灰马前蹄重重落下,狠狠地一颠,差点将石重贵颠下马来,抬起头来,面前有人哈哈一笑,道:“能第一个冲破咱们契丹的铁鹞军阵,端的是一条好汉,你叫甚么名字?咦?你。。。。。。。你。。。。。。。“

石重贵定眼望去,十余步外一员大将头戴冲天盔,垂下两条雪白的貂尾,浑身金甲灿灿,外罩一领明黄绣龙的大麾,隼目鹰鼻,脸长口阔,虬须如针,看上去有点眼熟,娘的,老子居然觉得契丹人眼熟?脑中突然闪电般跳出了一幕,七年前的一幕:晋阳行宫中,一名高大威猛,双目炯炯有神的契丹人傲慢地从一排神色恭敬的年轻男人前面走过,突然眼睛一亮,指着一名个子不高,眼大有神的后生仔,对跟在屁股后面的老汉奸道:“此眼大者可也!”随后有一双迷人大眼睛的石重贵官运亨通,拜金紫光禄大夫,行太原尹、北京留守,知河东节度事,而那个契丹人则率铁骑横扫中原,扶立了老汉奸当政的晋国,再之后,老汉奸讨伐热血军阀安铁胡,石重贵又留守开封大本营,隐然已是国家之柱石,朝廷之栋梁,黎民之希翼,最后上顺天意,下应民心,众望所归,登基称帝。。。。。。。。。事实上,其实呢,真相是,哦,不得不承认,德光爷爷,是小石头的贵人!

话说你以自已无比尊贵的金手指,从十多个猥琐男中,锉子里头拔将军,选了一个同样的猥琐只不过眼睛大点有点看头的小男人,让干儿子把他一再擢拔上位,最后居然行运行到脚趾头一个跟斗翻上南天门当上了皇帝,虽说那最后一跃没我什么事,但之前扎扎实实的基础可全都是拜我所赐,老子大剌剌地叫一声干孙儿也不过分,不料这个干孙儿翻脸不认人,伙同那个景延广出口不逊什么十万口横磨剑什么爷败于孙天下耻笑,好!大家你来我往喷喷口水也就罢了,人的一生,总要喷几次口水罢?可千不该,万不该,干孙儿不该杀爷爷的人,抢爷爷的钱,亲戚之间,什么都好说,就是钱不好说!干孙儿没漱口说话难听也就罢了,但你往爷爷心口窝捅刀子要老命那就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在这风云激荡,时代变迁的当口,恶爷爷遇上了忤孙子,高兴得起来吗?真正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哈哈哈哈!真是老天有眼,大眼贼!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爷爷在此!”耶律德光勉力装作若无其事,心里却是翻江倒海,又惊又怒,惊的是怪道晋军打得这么凶,势头这么大,原来自已这个孙子皇帝亲自出马了!这个废物当然不敢只带三千军马来救人,皇帝出马,至少要把晋军骑兵全部带上,也就是说,对方至少有两万人马,而且打得完全没有章法,不知道什么时候,第三波攻击就要出现,将自已一口吃掉,大汗挂了,就算后面赶来的铁鹞军主力将石重贵碎尸万段,又有什么用?怒的是,自已引以为傲的拦子马居然一点都没察觉这么大股的晋军从眼皮底下溜过,他妈的,本汗回头要把拦子马全部砍了,这群废物!玩中原女人玩得都昏了头!

妈呀!刚才老天还给点阳光,转眼就是倾盘暴雨,冤家路窄这话说得真不错,忤逆孙子碰上恶爷爷了!没二话,干吧,老子有本事杀得进来,就能杀得出去!战场上的定律就是怕死的反而死得更快!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老子刚才就做掉了两个契丹人,谁怕谁啊?!石重贵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长吸一口气,放开缰绳,就要先下手为强了!

耶律德光现在真正知道了什么叫进退维谷,理智提醒他,应该马上撤退,汉人不是说过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不过。。。。。。。要威震四方,受命于天的大汗在孙子皇帝面前丢下王帐,丢下部属狼狈而逃,这传了出去,还有什么脸做草原的主人?!唏律律一声马嘶,坐下黑马似是极为兴奋,也不待耶律德光有何动作,居然放开四蹄朝石重贵急奔,耶律德光措不及防,身子朝后一仰,堪堪扯住缰绳,呔!这疯马儿一会儿善解人意,一会儿又出人意表,到底怎么回事啊?咦,不对啊,这黑马。。。。。。。。

眼见黑马昂首奋蹄,载着威风凛凛的耶律德光冲了过来,额头那一块白斑亮得耀眼生花,石重贵心头一动,左手拇食二指放入口中,打个了尖锐短促的唿哨,狂奔中的黑马厉嘶一声,生生止住冲势,前蹄高高抬起,有如人立,耶律德光本来骑术精绝,但心中有事,又措不及防,一个把握不稳,竟然被黑马颠了下来,屁股重重地摔在地上,直跌了他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铁鹞军已只剩最后一层战士还在拚死抵抗,晋军兵马士气如虹,正在亡命突击,胜利就在眼前,杀进契丹王帐,刀劈耶律德光!这是所有汉族军士的梦想,多少的艰苦奋斗,多少的流血流泪,多少的时光岁月,汉族军人的最高理想,从来不曾改变,也从来不曾褪色!

石重贵又惊又喜,急催灰马向前,气冲丹田,犹如睛天霹雳般喝道:“耶律德光!看刀!”

这一刻,契丹骑兵忍不住回头,看到了在他们心目中如同天神的大汗,被一员神威凛凛的晋将像赶兔子般连爬带滚地逃跑,什么勇武,什么气度,什么受命于天,画皮统统被剥个精光,原来他也像普通人一样,会怕死!会逃跑!

这一刻,晋军将士热泪盈眶,那个言行不一的校长,那个猥琐无能的皇帝,高举寒光闪闪的大刀,正在履行汉族军人的最大责任,实现汉族军人的最高理想,什么神权天授,什么三皇五帝,都比不上这一刻的神圣,这一刻的伟大,这一刻的美妙!

“万岁!万岁!万万岁!”晋军将士发自内心地高声呼叫,石重贵狠狠一刀砍下,耶律德光慌乱中一闪,冲天盔当真冲天而起,还带了一大片头发血肉,满头满脸是血的契丹大汗连爬带滚地奔逃,却被长长的大麾绊倒,摔了个狗啃泥。

得势不饶人,石重贵哪里肯放过?催马上前,高举大刀,就要将这前尘往事,恩恩怨怨来个一刀了断。千钧一发之际,耶律德光提起长麾,一连打了两个滚,蹄声得得,头顶上刀光如雪已然罩下,“扑”地一声闷响,去势极其凶猛的大刀竟然砍进了一人多粗的旗杆里,力道之大,将这旗杆砍透了八九分,朔风烈烈之下,十丈长的旗杆竟是摇摇欲坠了。原来耶律德光仗着熟悉布置,一闪身就躲到旗杆后面去了,石重贵大刀收势不及,一下子就砍进了旗杆,刀身牢牢在嵌在断口里了。

眼见耶律德光像兔子一样往王帐窜,心急如焚的石重贵“呀呀喝“暴吼连连,一夹马肚,双手用力,”哧“地一声将那刀身硬生生拨了出来,早就不稳的旗杆哪里还经得住这样的摧残?顺着风势就忽喇喇倒了下来,正好拦在耶律德光和石重贵之间!

惊喜交集的耶律德光当然不会浪费这天赐良机,一边双手乱解大麾,一边冲向帐门。

十丈长的旗杆重重地砸在地上,掀起冲天的烟尘,旗杆刚刚落地,石重贵狠狠一提马缰,灰马人立而起,后蹄发力,高高地跃过架在地上的旗杆,疾冲向王帐!

“耶律德光休走!”石重贵热血奔腾,拍马冲进王帐,迎面飞来明黄色的金龙大麾,连人带马一齐罩住,石重贵措不及防,什么都看不见闯进王帐过于危险,他只得生生勒住了灰马,将大麾扯下,不过须臾之间,帐后传来一声尖锐马嘶,接着是马蹄得得,有如擂鼓,一匹白马飞也似地冲出帐后,越过铁鹞军让来的缺口,在黑夜中如同一道白色闪电,须臾之间,在萧鲁等数十骑的保护下已然向东融化在茫茫夜幕之中。

看着威风扫地如丧家之犬狼狈而逃的耶律德光,契丹人崩溃了,军阵立时散乱,铁鹞军人马铁甲沉重,根本就跑不过晋军骑兵,斗志全无之下,被晋军毫不留情地杀个精光。

石重贵大不服气,打马就要追击,一双有力的大手从旁伸出,拉住了马缰,是行军副总管药元福,沉声道:“陛下,天黑路险,情势不明,穷寇莫追!这也是。。。。。。。。天意罢!“

看着他遗憾又无奈的神情,很明显就是被封建迷信毒害不浅的五代老男人,在他看来,耶律德光也是一代雄主,受命于天,真龙天子,哪是那么容易就被杀死的?

石重贵叹一口气,道:“也只得如此了,咱们救人要紧!“他当然不迷信,不过追上去的话很可能遇上大批正在赶来的铁鹞军,这他倒是相信的。

“哦?!尔等就是皇上亲自筹办的武备学校学兵队?不错,不错,闻名不如见面,果然是英雄出自少年啊!“看着一个个英气勃勃,人马如龙的学兵们,折从远拈着白须,赞叹不已。娘的,在府州这等边远山区风闻这新皇帝乱七八糟,正事不干,歪门邪道样样都会,搞得朝廷上下乌烟瘴气,可亲眼看一看,完全不是这样嘛,像武备学校学兵这样的英才,都是寻常难得一见啊,话说咱家那小丫头,也有十四了罢?这么一个文武双全花骨朵似地宝贝明珠可要早早地,好好地给挑一个如意郎君,西北那老少边穷的地儿看得顺眼的都没几个,天遂人愿,现在眼前就有好几百个,嘿嘿,不急,慢慢看,慢慢挑,这一个二个,可都是天子门生,前程无量啊!咦,那个骑黑马执金刀很拉风的小伙子,看着怎么有点眼熟啊?

石重贵换骑了老伙计黑马,与药元福从王帐后转回来,王审琦,潘美赶紧跳下马来,在校长马前大礼跪拜,道:“学生抗命不遵,擅自出兵,请校长治罪!”学兵们纷纷下马跪拜,齐声道:“愿与队长同罪!”

娘的,来都来了,还立了奇功,这不明摆着逼宫吗?

石重贵极力抑制住内心的狂喜和就要掉下来的眼泪,板着脸道:“抗命之罪,回去再议,现下救人要紧,立即整队,一体遵从行军总管折从远之命!”

王帐这边安静下来,远处戚城的厮杀声已隐隐可以听见。

折从远连忙命药元福,王审琦各自整队,虽然现在救人如救火,但乱七八糟没有队形一窝蜂地直接冲向铁鹞军和自杀没有两样,得重行编队排阵,以求在遇到铁鹞军时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发挥最大的冲击力。虽然袭营的晋军兵力占优,但在契丹人悍不畏死的阻击之下,也有千余名晋军骑兵血洒尘埃,包括三十多名学兵队队员,另有二十余名学兵受伤,在接下来的血战中,伤兵的命运毫无疑问凶多吉少。石重贵听到学兵的伤亡数字,心如刀绞,眼泪马上就流下来了。

看一看全身都是鲜血尘土,疲惫不堪的袭营晋军,学兵队长王审琦主动请缨带学兵队作前锋,早就将石重贵的神情看在眼里的折从远马上拒绝了,这些人全是皇帝的心肝肉宝贝疙瘩,自已和药元福的亲兵充作前锋,早已伤亡殆尽,学兵队要充作前锋,石重贵还不得心疼死!

“折总管,就让学兵队充先锋罢!”石重贵淡淡道,“不敢冲锋陷阵的兵,成不了大器!”

皇帝发话,折从远只得依了,赶紧低声嘱咐几句,以期学兵们能小心谨慎,减少伤亡。

王审琦道:“折总管,卑职有一计,或可施行。。。。。。。。”

9

第十九章 戚城之战(8)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