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世界特种部队始祖>1563、炮击美国政府代表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563、炮击美国政府代表

小说:世界特种部队始祖 作者:幸运特快 更新时间:2016/5/5 9:41:39

戴维斯以为鬼子的企业家不会答应让他们用毒品换股票,以为企业家不会贩毒。

沈擒龙冷笑着说:“企业家不会贩毒?三菱和三井当年在中国,每个公司分几个省种植鸦片,用刺刀逼着中国人吸毒,除了五分之一交给鬼子政府之外,其他的全都自己留下了。

他们不贩毒,他们吸人的骨髓!”

戴维斯大吃一惊:“有这样的企业?”

“当然有,再说,他们跟着鬼子政府在战争中发了财,也应该跟着鬼子政府交战争罚款,给他留着公司都是便宜他们,就应该直接把公司没收!”

两个美国兵都不停点头。

沈擒龙说:“那就这样,咱们挑几个最重要的公司,这样股票能值钱一点儿,你们两个负责监督,你们的人多。”

于是3个人又计算每个人应当分多少。原来就有6份,加上这个多出来的美军将军,沈擒龙抢来的这些毒品就得分7份儿了。但是实际上不是这么分的。

3个人分工完毕,沈擒龙就回到自己的住处。到了半夜,又是警车嗥叫,全城混乱。只是,这一次就乱到极点,因为整个东京的黑社会的总头子是CIC的监狱里边,没人主持大局了嘛!

第二天,东京的一切生活照常进行,没有人知道,东京的一个区换了主人。上层人物追捕的石川俊义已经占领了东京的一个区。

沈擒龙新增添了一件事,就是追捕小川广一。CIC的戴维斯也是这个想法,主要的追捕工作就由他来进行。

可是,不管戴维斯怎么寻找,就是找不到小川广一。再和沈擒龙见面商量毒品换股票的进程的时候,他和沈擒龙也谈起这件事,两个人都觉得很古怪。

沈擒龙更加相信儿玉誉士夫对鬼子全国的控制能力,不是儿玉誉士夫把小川广一藏起来,没人有这个能力。

晚上,沈擒龙才从戴维斯那儿回来,到了东京外面的一个住处。

几个跟着沈擒龙的特务是新来的人,不是全部是原来的那些特务,对沈擒龙的习惯不太了解,不知道他为什么又不回原来的住处,又到城外来了。

但是他们都听原来的特务们说,沈擒龙挥金如土,对手下非常大方,只要听命令就行了。于是这些特务都乖乖听话。

原来的特务们死了很多,新招收了很多,原来的特务们被另外分成一组,执行机密任务。这样,新来的特务们连沈擒龙有多少房子和隐蔽地点都不知道。

沈擒龙看着特务们分配好警戒、晚上值班的人选,就到里边的房子去了。和其他的庄园一样,沈擒龙的这个住处也非常大,有很多房子,占地很大。

而且,特务们在外面有碉堡之类的地方住,沈擒龙在大楼深处。

到了深夜的时候,在山脚下,出现了一队全副武装的作战部队,他们悄悄地向庄园行进。

为了不让沈擒龙的特务们发现目标,袭击者从距离庄园一公里的地方就下了车,步行前进了。

不一会儿,所有人都来到了庄园外面,四面八方到处是黑影,足足有4、500人。他们刚刚准备翻越院墙,一连串的卡宾枪和机枪子弹纷纷从对面飞过来。

射击的闪光把坚固的碉堡变得如同闪光的水泥球儿,庄园外面的山坡上除了几块石头,全都是平坦的斜坡,袭击者成了守卫的特务们的活靶子,纷纷倒下了。

活着的袭击者疯狂地呐喊着,向庄园里奔去。守卫的特务们看到如此悍不畏死的疯子,也吓得歇斯底里发作,拚命射击,只见一个又一个袭击者倒下去。

激烈的战斗只进行了半个多小时,潮水般涌上来的袭击者只剩下200多人,他们仍然在梦游一般慢慢地逼近院墙,枪战还在继续。

沈擒龙拿着一支伽兰德步枪,隐身在窗边,观察着外面的动静。这个时候,从远处急速地传来一阵尖啸的声音,随后,院子旁边传来几声象闷雷一样的爆炸声。

对方居然使用了迫击炮,这让沈擒龙很惊讶。

沈擒龙立刻带上几件武器,从地道的洞口跳了下去。

沈擒龙刚一落地,一枚迫击炮弹已经落在了小楼前面。一团火光从地面直冲向天空,半边墙壁都倒塌下去。

紧接着,炮弹接二连三飞过来,尽管炮击并不准确,但是因为这种迫击炮口径非常大,特务们固守的工事还是被炸塌了。毕竟这些工事都是为对付只有卡宾枪的杀手准备的,非常单薄。

又是一声尖啸,又一发炮弹向这边飞来,沈擒龙立刻把身体伏在地上,很快炮弹爆炸,他可以听到那些特务们的惨叫声。成百个特务固守的庄园就这样被轰平了。

在后面的炮弹落地、爆炸之中,沈擒龙已经钻出后面的洞口,滚到路旁茂密的森林里去了。在范弗里特弹药量的美国轰炸下活下来的沈擒龙,对于这种游戏一样的炮击,完全不当一回事。

沈擒龙迅速穿过树林,无声地绕过自己的庄园,又来到庄园侧面能看见前面的地方。沈擒龙趴在那,看着迫击炮弹把他刚才坐着的小楼夷为平地。

又过了一会,几辆车灯越来越清晰,汽车是从迫击炮的发射地点开来,肯定是开炮的人觉得活干利索了,这次要本人上来了。

这时车灯光线不停上下起伏,汽车爬上山坡,正徐徐接近已经燃烧着的庄园。一共有八辆吉普车。前面车上下来的人身材矮小,后面下来的人身材颀长,走路膝盖僵直,从样子上来看好象是外国人。

前面的人都拿着冲锋枪,后面的人都拿着伽兰德步枪,卡宾枪。

所有人都很紧张,小心翼翼地形成半圆形,朝院墙里边包抄过来。沈擒龙举起伽兰德步枪,摆好了射击的姿势。他小心地看了一阵,准备打几个有价值的目标。

沈擒龙小心谨慎地瞄了一阵,突然开始射击。这枪正好命中最后的一个男人,那个人蹬了一下腿,就突然仰面倒下,顺着山坡大头朝下躺着。

正在全神贯注准备进入庄园的人一阵惊慌,纷纷就地趴下,好长时间还没弄清楚子弹是从哪儿飞过来的。

所有人都一片安静,沈擒龙也不开枪,双方就这么沉默着。又过了一阵,那边传来压低嗓门儿的命令声,最前面的几个杀手慢慢向院墙爬去。

他们到了院墙旁边,没发现任何动静,于是跳进去。后面的几个人看到他们没事,也就站了起来。沈擒龙突然又是一枪,那边突然大叫一声,然后就没有一点动静了。

又过了一阵,一阵惨叫的声音传来,有人大声咒骂,在喝斥别人,于是所有的杀手都趴在地上,朝四面八方猛烈地扫射。

数十发子弹也落在了沈擒龙周围,沈擒龙急忙退后,离开了杀手们的射击范围。他又绕了一个方向,借助火光的光亮,沈擒龙举起望远镜,朝对面观望。趴在地上仓皇四顾的男人的面孔全都看得很清楚。

沈擒龙手里提着枪,小心翼翼地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又走了200米的时候,他再一次停下脚步,举起望远镜,一个一个观察他们的相貌。

让他觉得奇怪的是,这些人当中他一个都不认识。他本来以为来的人不是石川俊义,也得是小川广一。可是,这些人当中没有一个是他们。

无论是石川俊义的手下,还是儿玉誉士夫的手下,几个重要成员他都有情报,这些人全都不是,这就更奇怪了。

就在这时,一个车队风驰电掣而来,迅速在卧倒在地上的袭击者面前排成一横列。袭击者们大吃一惊,急忙端起武器,将子弹顶上了枪膛。

来的车在他们前方约100米的地方散开,车里的人开始向袭击者们射击。袭击者之中第一排的人应声而倒。其余的人举枪狂射。

但是包围上来的车队中的人和火力更多,还没来得及转过身的袭击者们身子还斜着就歪倒在一边。弹雨如怒涛一般扫射过来,平均每个袭击者身上都中弹2、30发。

但是那些看着像美国兵的家伙也多少有一点战斗力,他们急忙反击,激战中,有几个包围上来的人也被击毙了。

这时包围上来的人开始下车,一边靠近,一边向袭击者们扫射,正在还击的美国兵们全体被击毙。

就在这时,最先被沈擒龙打中的家伙大叫起来:“饶命!”

他用英语哀嚎着,滚下山坡。

包围的人很默契的无视那个人,只是向前面的人群当中推进,然后对着那些人的脑袋补枪。那个滚下来的男人自己挣扎了一会,躺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把地上所有的人都补了一枪,保证脑袋打碎之后,这些人又向前推进,向前面山坡上被守卫的特务们打倒的那些人那边推进过去,随后,枪声在那边响起。

沈擒龙拎着伽兰德从隐蔽处出来,汽车上几个人笑着说:“哎呀,我们英雄今天不是一般地狼狈呀,都让人家堵被窝了!”

沈擒龙生气地说:“我那是诱敌深入!”

“都深入到被窝了?”

几个人都乐得要命。

沈擒龙过来说:“别净整没用的,赶紧,看看这家伙什么来历,怎么有不认识的人呢?”

从旁边车上跳下来一个人,是肖光。他把那个昏死过去的男人拽到汽车的保险杠前面,让他横倒在那上,然后用步枪背带把他捆到保险杠上。

肖光在那个人身上的伤口上捅了几下,那个男人渐渐地恢复了意识,这时顿时感到了身上、脸上的伤口剧烈的疼痛。

沈擒龙走过来,李骥、刘少山也从车上下来,站在那个男人的身边。

刘少山过去把另外一辆汽车调头,用车灯照着旁边,雪亮的光柱照在沈擒龙他们旁边,反光把周围的一切照得如同白昼,那个被抓住的人的脸也看得特别清楚了。

肖光在他身上搜了一遍,果然不出所料,这人是个欧洲人种,长了一头金黄色的头发,身上有美军的身份牌儿,是一个CIC的上尉。

“你是CIC的成员吗?”沈擒龙问。

那个男人看着沈擒龙,一边呻呤着,一边含含糊糊地说着什么。

肖光不耐烦,上去一刀,把那个家伙的耳朵切下来,然后交到他手里,让他自己拿着。

肖光的刀太快,开始时候那个CIC的特务一点反应都没有,等到自己看清了自己手里的东西,这才大叫一声,一翻白眼儿,又要昏过去。

肖光急忙用刀在他脸上抽了几下,大声喊道:“别睡,别睡,还有事!”

这一阵剧痛,那个家伙又清醒了一些,终于没有昏迷过去。

沈擒龙问道:“CIC为什么要袭击我?”

那个CIC的特务嘟囔着说:“有命令啊!有命令要杀死你。”

“是什么命令,怎么说的?”

“是戴维斯下的命令,说是有命令,必须杀死你。”

“具体怎么说的,不是分手时还是很好吗?怎么才出门就要杀人呢?”

“这个不知道。”

“前面那些人是什么人?”

“是儿玉誉士夫的杀手啊!由我指挥。先让他们进去,如果他们能够成功,就不必由我们出面。”

“儿玉誉士夫怎么又能派遣杀手了呢?儿玉誉士夫现在在什么地方?”

“他又交出了一些海洛因和安非他明,上面很满意,就放过了他。他现在回家了吧!”

“上面是谁?”

“从华盛顿来的人。”

“什么时候?”

“今天下午吧!具体时间不知道,只是我去的时候,戴维斯已经接到命令了,我猜应当是比那个时间早吧!是那样吧!”

沈擒龙对肖光点点头,这个家伙就是个炮灰,在CIC里边也是送死的货,没长脑子,什么都不知道。沈擒龙从他知道的这点儿东西里边猜出了大致的情况,这家伙就没用了。

肖光于是按照自己的名字,把这个美国兵也切开晾着了。

事情大致是,新的杜邦家族的代表从华盛顿紧急飞来,接替前面的死鬼的工作。和前面的杜邦家族代表一样,他们认为必须暗中干掉沈擒龙,从摩根家族手里抢占市场和财宝。

但是他们已经来得太晚,后知后觉,东西基本都让沈擒龙抢来了。于是,杜邦家族的代表跟儿玉誉士夫又进行了谈判,儿玉誉士夫又拿出了一些毒品,换来自己的自由。

两个对沈擒龙十分仇恨的家伙合作起来,各自派出了自己的人马,要干掉沈擒龙。沈擒龙不在市区,到城外来住,这让儿玉誉士夫他们觉得更加方便,他们干脆把迫击炮都搬出来了。

这个迫击炮可救了驾了,要不然,只是沈擒龙手下的那些特务,利用那些沈擒龙让特务们修筑起来的临时工事,也把儿玉誉士夫的那些黑社会杀手杀个净绝。

美国兵们操作着迫击炮,把沈擒龙的那些特务炸死得差不多了,儿玉誉士夫自己的精锐杀手和美国兵们这才上来冲锋,要来一个把钢用到刀刃上。

当然也是让黑社会们当炮灰,自己拣便宜的意思。

不料沈擒龙从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沈擒龙突然跑到城外也是有原因的。沈擒龙自己在前面磨磨唧唧,李骥他们早就得到暗号,带着另外的鬼子兵的力量从背后包抄上来。

这一下,连儿玉誉士夫的杀手,带CIC的特务们,带沈擒龙原来见过他搬运儿玉誉士夫的藏宝的那些特务们,全都相互残杀,死光了。

李骥笑着问道:“的瑟的怎么样啊?非要不动手,跟人家玩脑子,还要分钱,现在玩砸了吧?”

“什么话!这不是B计划还没开始实施吗?”

“能不能不磨磨唧唧,还来什么B计划,赶紧过去把他们一宰,把钱一拿不就完了吗?我怎么那么烦你这磨磨唧唧劲儿呢?”

“要说吧,你一穷鬼,是体会不到当富翁的痛苦的。看着那么多钱不拿,不把儿玉誉士夫和所有的鬼子的钱榨干净,我这心里,非常的痛苦。”

肖光和刘少山全都乐。

这时出去搜索的鬼子兵们也回来了,他们不敢再废话。

于是所有人都撤退,肖光在走之前还把那个CIC的特务扔到一边,特地在旁边用血写上自己的外号。

派出来的人一夜未归,杜邦家族的代表和戴维斯又惊又怕。天亮的时候,他们急忙跑来查看现场。

这一看,这儿堆积着上千人的尸体,血流成河,两个没上过朝鲜战场的家伙立刻把隔夜饭都呕了出来。

这儿只有他们的手下和沈擒龙的手下,沈擒龙又消失不见了,他们不禁感到浑身发冷。

他们怎么会知道派来上千人都打不死摩根家族的代表!

袭击摩根家族的代表这个罪名他们是承担不起的。

就在两个人回到CIC总部,悄悄商量对策的时候,一个头发烧焦的人来到一个CIC的特务的办公室,小声问道:“你要买儿玉誉士夫的藏宝图吗?”

8

1563、炮击美国政府代表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