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抗日双英传>第三十六节 日军装甲列车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六节 日军装甲列车

小说:抗日双英传 作者:鹤剑飞 更新时间:2011/1/30 8:42:12

兵工厂东边外围日军指挥部,森连中将和石原莞尔都对刚才兵工厂西面响起的枪炮声觉得很莫名其妙。

“怎么一回事?”石原莞尔问一名通讯兵。

“不知道,西面打起来了。”通讯兵道。

石原莞尔怒道:“打起来了都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不是说攻击命令还没有下吗?难道是支那人主动进攻?”

“长官息怒,我这就去询问。”日军通讯兵说完退下。

不到两分钟,日军通讯兵又拐了回来:“报告长官,在兵工厂西面发现上午刺杀我们长谷将军和平田长官的凶犯!刚刚的就是我们帝国勇士为了给两位长官报仇,向那两名凶犯发起攻击的枪声。”

“凶犯抓住了没有?”

通讯兵低下头,很小声的说:“报告长官,没有。正是因为让凶犯逃入兵工厂内,我们的勇士进入兵工厂追击,才遭到支那人攻击。”

还没等石原莞尔说话,旁边的森连却抢先吼道:“八嘎!无能!蠢货!如此多的帝国勇士连两名凶犯都抓不住!这事要是传出去,我等颜面何在!”

石原莞尔劝阻住森连中将:“将军阁下息怒,这并非我帝国勇士无能,而是那两名凶犯极其狡猾,而且他们出现突然,使得我等毫无防备。”

“石原君,若是说两个支那凶徒凭借高粱地同我帝国勇士周旋,是我等操之过急,未等庄稼收割急急忙忙发动攻击。可是这兵工厂久攻不下,是否有些说不过去?根据特高课的情报,这里的东北军不过一千余人,其余只不过是一批拿着枪的平民。对付那些没有经过任何训练的平民,我一个大队至少可以打他们两万人!可是我军却以一个联队进攻,居然还攻不下,这该如何解释?”森连问道。

石原莞尔道:“将军阁下,根据在下的观察,这里的布局乃是高人所为!支那有了如此的高人,是我等所料不及之事。”

“那么石原君觉得是否是闯入兵工厂那两名凶徒所谓?”

石原莞尔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根据我们士兵汇报,那两人最多不过二十岁上下,怎么有可能即是善战的勇将,又是能出谋划策的智将呢?依在下判断,这兵工厂中定有一名出谋划策的高手,那两名凶徒,必是他豢养的武士!”

“那个高手到底是什么人物?”

“这我也不知道,土肥原君也不知,在我们情报里,东北军中没有这样的人物。”

森连冷笑一声:“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只要我装甲列车发起进攻,就算是铁人也要把他们轰成齑粉!”

兵工厂医院,方才邱良军兄妹重逢,可谓是喜极而泣。兄妹俩抱头痛哭了许久。过了片刻,邱良军示意众人先退出。待到身边没人,邱良军才问起妹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两人交谈一会儿,总算是相互清楚怎么一回事。

过了一会儿工夫,邱思雨也觉得自己的哥哥需要休息,于是起身道:“哥,你先歇着吧,这里有我在,你放心好了。”

邱良军点了点头:“有思思在这里,我也放心了!”

邱思雨退出病房,返回自己的指挥部开始布置新的作战任务。而邱良军就留在病房内,他太需要休息了。厂医给邱良军打了几针,给了几片药片,又给他挂上血袋输血。不久之后邱良军就昏昏睡去。

“轰”晴空一声霹雳,兵工厂的建筑物在巨响声中摇晃起来。

接着又是“轰轰”几声剧烈的爆炸声,地动山摇。

邱思雨正在指挥部中布置任务,被炮声惊了下。

“鬼子以重炮来轰击了!”邱思雨抬头道。

她说完站起身,走出指挥部:“走,我们去外面看看。”

兵工厂外已经打得如同开了锅的稀饭,到处都在翻腾着。炮弹不断掀起阵阵的冲天火柱,飙舞着的热浪咆哮着势无可挡的翻滚着。喷涌着的火舌就像爆发的火山,到处都是高高腾起的烟柱。被掀翻的建筑物依然在燃烧,不断有炮弹呼啸而下,将遍地的狼藉高高炸得扬起来。不坚固的民房又如何承受得起这样的炮击,炮弹落地,一栋栋房屋在火光和爆炸声中土崩瓦解轰然倒塌,化为一堆堆冒着黑烟的瓦砾。

石原莞尔前来接任了第29步兵联队联队长一职之后,就改变了策略。日军以装甲列车上的重炮和炮兵大队的中口径火炮轰击,一点一点向纵深轰击,炮击过后,再派遣搜索队进入厂区巡逻,确定安全,再以工兵铺设铁轨,让装甲列车掩护步兵稳步推进。这样的办法虽然慢,却能减少伤亡。

对于日军的这套攻击战术,邱思雨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那些破破烂烂的民房就让日本人炸好了,发展日本的资源有限,如果每一座城市都要这样打,那么日本人也别再发展海军了,干脆把所有的钢铁全部用来生产炮弹好了。

“鬼子要消耗!我们就和他们耗!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邱思雨转头对李锐道。

邱思雨说完又转头对传令兵说:“传令兵,下去看看,我们损失情况如何!”

“是!”传令兵退了下去。

不久传令兵回来汇报:“参座,我们没有人员伤亡!鬼子炮击的时候,我们所有的警戒哨都已经撤回!”

“很好!没人伤亡就好!那些破房子就让他们炸好了!反正还没有他们的炮弹值钱!”邱思雨点了点头。

可能日本人也觉得炮弹消耗量过大的缘故吧,炮击了十多分钟,没有发现任何动静,石原莞尔下令暂停炮击。

日军派出搜索队,以小组为单位,进入废墟搜索。

搜了半个小时,连一条人影都没有发现。

沿着兵工厂铁路支线推进的搜索队走了几步,发现支线铁路连路基都被人刨了,原来路基的位置上对着乱七八糟的瓦砾和垃圾。所有的枕木钢轨全部被人搬走,不知道被人搬去哪里构筑工事。

“报告长官!支那人把铁路路基都给刨了!我们装甲列车无法推进!”一名日军传令兵走进石原莞尔的指挥部中汇报。

石原莞尔眉头拧成一团:“看样子那个高人不简单!他们好像预料到我们会以装甲列车向前推进!”

站立一旁的花谷正道:“这支那人怎么会知道我们以装甲列车进攻?要刨掉路基,不是一两个小时的事情,这说明他们早有准备!”

“现在不管那么多了,让工兵全力以赴,抢修铁路!”石原莞尔下令道。

雪亮的灯柱照射在前方被破坏的铁路线上。“呜——”汽笛长鸣,蒸汽机车牵引着装甲列车在“断头路”前停下,车门拉开,车上的日军士兵下饺子一样从车上跳下。有人开始搬运平板车上的钢轨和枕木。

赶来的日军工兵在路基沿线拉起雪亮的碘钨灯,在灯光下艰难的清除满地瓦砾,并从别处运来土方修补路基。

碘钨灯把工地照得白昼一样,也使得日军工兵成为最好的活靶子。

三百余米外一座屋顶上,丁大力和李富桂趴在那里端着枪对准灯光下忙碌的日军工兵。距离他们不远,多名神枪手伸出黑洞洞的枪口,对准日军。

昨天他们还是平民,今天已经成为战士。既然是战士,没有得到命令,就算是眼前的目标再诱人,也没人敢胡乱开枪。

邱思雨并没有贸然下令然神枪手开枪射杀日军工兵,因为日本人的装甲列车就停在工兵后面。三百余米的距离,对于装甲列车上的野炮来说,可以轻松点射摧毁目标。一旦枪手暴露目标,其结果就是以命换命。邱思雨手中的神枪手不多,她不愿意拿那些宝贵的神枪手去换几个日军工兵。若是用迫击炮轰击是一个办法,可是厂内的迫击炮都是由验炮员调好诸元,就固定在一个位置不懂。若是迫击炮轰击,日本人很快就能算出迫击炮阵地方位,再以装甲列车上的105毫米重炮轰击,那么迫击炮炮手们就危险了。

“邱姑娘,怎么办?我们眼睁睁看着他们把铁路线修进来?”站在身后愁容满面的李锐眉头紧锁。

邱思雨放下望远镜,摇了摇头道:“我不会让他们把铁路修进来的!一旦装甲列车开进去我们根本就挡不住!”

“邱姑娘,那你有什么办法?”

邱思雨眼珠滴溜溜一转,冲着李锐笑道:“放心吧!本姑娘早有安排!”

装甲列车静静停在被破坏的铁路线跟前,蒸汽机车不时发出几声排气的嘶鸣声。车头强光灯照射出一条雪亮的灯柱,把前方几百米内照得白昼一样。尽管九月中旬的东北已经有一丝寒意,但日军工兵却挥汗如雨紧张忙碌。

忽然前方车灯照耀之处出现几条人影。

“支那人!”有人喊叫。

装甲列车上的机枪对准车灯照亮的地方射出几道火镰,“哒哒哒”密如飞蝗样的子弹“嗖嗖”怪叫着,飞舞着向前扑去。

那几条人影动作很快,一转身就消失在两边废墟中。

“咣”装甲列车上的75毫米野炮喷出一条修长的火舌,火球落在废墟上,绽开成一团腾放燃烧的烈焰。

日军搜索队军曹长拔出指挥刀喊道:“过去看看!”

十三名日军士兵端着步枪机枪,打着手电筒排开散兵线在废墟上艰难蠕动,缓缓向刚才出现人影的地方摸索过去。

手电筒的光亮,是射击的好靶子。

丁大力得到传令兵的通报,已经从屋顶爬下,转身进入装甲列车直射火力死角。在一间被炸塌了一半的破房子中射出枪口,对准一步步“爬行”的日军。直射火力死角,并不等于是曲射武器打不到。但装甲列车上的105毫米榴弹炮反应肯定不如机枪和75毫米野炮快,因此他藏身之处还是相当安全。

三八式步枪从残垣断壁后伸出,套住日军军曹头颅。

“八勾”丁大力手中的枪轻轻一跳,子弹钻入那名日军军曹的额头,拉出一条猩红色的血线从后脑勺飞出。日军军曹呆立在那里,嘴巴大张,眼珠突出,惊讶的表情形成了定格凝固在他脸上。

“袭击者!”搜索队炸开窝。

丁大力拉动一下枪栓,黄澄澄的子弹壳跳出,淡蓝色的硝烟从枪栓处冒出。“哗啦”合上枪栓,下一颗子弹被顶上枪膛。

他当然不会等着日本人上来逮住自己,在拉动枪栓退掉子弹的同时,人已经撤离原来藏身的掩体,闪身消失在废墟中。

日本人冲到射出冷枪子弹的废墟前,不仅没有发现一条人影,却又被一颗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射出的子弹击毙一人。

“支那人在那边!”凭借枪声的方向,日本人又发现另外一名袭击者。

丁大力已经转移到安全位置,转过头来,发现日本人去追李富桂去了。这时候那些日军士兵背对着自己,正是袭击的最好时机。

“八勾”又一声枪响,一名日军士兵后脑勺绽开一朵血花。

“袭击者在后面!”日本人又扭过头来。

“嗖”一颗子弹扎入一个刚转了一半的日军士兵太阳穴中,飞溅起一道血箭。

几条手电筒强光向丁大力藏身处照射过去,无奈距离过远,日本人看不清楚目标,紧接着又一颗子弹呼啸而至,把一个手电筒打得粉碎。

丁大力并没有恋战,转身从墙角挖出的洞钻入一栋坚固的建筑物中。

这次日军搜索队再也不敢两头出击,只是向一个方向攻击,他们发誓要把那个连续杀死他们三名同伴的“凶徒”撕成碎片。

追到建筑物跟前,才发现门窗都被堵死,只有墙角有一个只能容纳一个人钻入的小洞。

日军也不敢贸然钻入洞内,只有天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等着自己。几名日军士兵面面相窥,最终有人摸出手雷,在墙上一磕,把手雷送进洞内。

“轰”爆炸声过后,洞内也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就在日本人犹犹豫豫的时候,屋顶又落下一枚冒着青烟的手榴弹。

“不好!”日军纷纷趴下。

一声巨响,火光闪烁,一名来不及躲闪的日军被炸成马蜂窝。

灰头灰脸的日军搜索队回到装甲列车边上,此番搜索他们什么都没捞到,只扛回己方的五具尸体。

“支那人,大大滴狡猾!”日军再也不敢贸然派遣搜索队出击,即使再出现人在他们面前骚扰,日本人也不敢出击。

“该死的支那人!你们等着!等铁路修好,你们就死定了!”小野大尉骂了句。

铁路线随着日军工兵的努力,一米一米向前延伸。

修复了五十米路基,蒸汽机车一声吼叫,向前挪动五十米。推进的装甲列车以野炮和机枪向四周可疑目标扫射一阵,确定安全,工兵才开始继续作业。过了许久,又修复五十米,机车牵引着装甲列车再前进五十米。

日军工兵用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才修复了三百米长的线路。

天边泛出一丝鱼肚白,天色即将亮起,日军跟随着装甲列车向厂区中心推进了三百米。但日本人没有想到,前方路基下面埋设有炸药!

废墟中的黑暗处,两条人影盯着前方蒙蒙亮的路基,盯着那些填埋土方修复路基,准备铺轨的日军工兵。这两人趴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日军工兵再推进十米,就到了埋设炸药之处。两名警戒哨已经是紧张得握枪的手都渗出汗水。

“还有八米!”

“六米!”

“五米!”

就在日军工兵手中的工兵铲眼看着就要挖到埋设炸药之处时,一名警戒哨战士用力压下了起爆器手柄。

“轰”一团硕大的火球骤然从路基下方腾起,在空中翻滚膨胀。火球迅速扩大,空气中一股灼热涌动,翻腾的气浪把站在路基两边施工的日军工兵一个接一个“吹”到空中。地面的砖石碎片被扬起,犹如锋利的刀片,把那些被掀飞的日军工兵撕裂撕碎,空气中一阵血雨混合了泥土碎片纷纷扬扬撒落。

距离爆炸地点二十余米的蒸汽机车也未能幸免,试想一下,三百公斤TNT炸药是什么样的概念!灼热的气浪迎面涌来,重达两百多吨的火车头就好像顽童手中的玩具,被“吹”得从铁路线上离地。箭簇一样的石头砖头迎面飞撞过来,打在火车头上,发出一阵“叮叮当当”的碰撞声。

巨响声过后,一朵巨大的蘑菇云露出狰狞的笑容,直冲云霄。

这一场大爆炸,把修路的日军工兵炸死大半。然而日本人的灾难并没有结束。

火车头翻倒在路基边上,汽缸和卧式高压锅炉破裂,高温高压的水蒸气从锅炉中泄出,带着强大的能量四处弥散开。没死的日军工兵一下就被高温水蒸气吞噬,很多人当场就被烫熟,变成“熟倭猪肉”。没死的日军士兵只觉得脸上疼痛难忍,纷纷用手去抓,结果被烫熟的鼻子眼睛从脸上脱落,露出森森白骨。

爆炸的冲击波把车头火红的煤炭向后面抛出去,熊熊燃烧的煤炭遇见水蒸气,发生化学反应,腾起淡蓝色的火焰。

高温高压蒸汽和燃烧的煤炭吞噬了蒸汽机车后面的炮车,高温包围住装甲列车,使得车厢内变成了热气腾腾的蒸笼。车厢装甲也被蒸得发烫,手摸上去都能烫掉皮。

等到水蒸气渐渐散去,在“蒸笼”中闷热难耐的日军纷纷跳出炮车,就在此时,刚才沉寂的建筑物中突然响起机枪咆哮声。

0

第三十六节 日军装甲列车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