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汉朝特种兵>第五十一章公主紫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一章公主紫兰

小说:汉朝特种兵 作者:大汉使臣 更新时间:2012/1/17 8:47:49

平阳公主追上了南宫公主忙到:“二妹,你怎么了?哭什麽啊?”

南宫公主忙到:“他不要我了”

平阳公主急道:“谁不要你了?你找到那个男子了?”

南宫公主哭道:“是的,刚才父王说起大将军额头上的那个金雕图案,那个男的头上也有一个一模一样血色的图案,可是他既然来到了长安,为什么不来找我,这说明他已经有了别人了”

平阳公主忙到:“二妹你先别哭,一会我们去给父皇说明白,让他把金雕叫来作证,要是他就是那个负心汉,我们让父王治他的罪”

南宫公主点了点头,和平阳公主一起回到了树下,看到南宫回来,景帝就到:“南宫你怎么了?”

南宫公主只是哭并不说话,平阳公主急道:“二妹你告诉父皇”

景帝奇道:“什麽事啊?谁欺负你了?”

南宫公主低声啜泣到:“我找到他了”

景帝忙到:“谁啊?”

南宫哭道:“就是羽儿的生父”

景帝喜道:“他是谁啊?朕马上传他进宫”

平阳公主忙到:“就是御史大夫张翔,二妹说刚才父皇你说的那个金雕图案,她在另一个男子的额头看到过一只血色的金雕,而且那个男子就叫金雕”

景帝喜道:“真的啊,朕马上传他进攻问个清楚”

平阳公主忙到:“二妹的意思是他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来找她,说明他已经把她抛弃了”

景帝忙到:“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啊?朕看他不是那种人啊?”

南宫公主啜泣到:“几年前父皇让我出嫁匈奴,在走进草原上之后,一匹快马拦住了去路,一个男子正在征服一匹火红色,白蹄子的马匹,那匹马太野了,是马王,很难征服,随行的匈奴将军也想要那匹马,可是最终被男子获得,男子和匈奴将军说了几句话,就招呼这自己的军队对匈奴军队展开了屠杀,几个冲锋之间,匈奴人就被打败,留下一地的尸体,男子和他的部队,带着我们住进了一个山谷。

我想下车走走,就和随行的丫鬟紫兰换了衣服,我看到了将军的神勇,于是就像让他加入大汉,帮助李广将军守关,于是拿着一坛贡酒,去找他,他那个时候正在刻字,给自己的那些手下刻兵书,我和他聊了几句就让他喝酒,结果拿酒被人下了春药,他无奈带着我去了河边,只是药力太猛,我们无法抵抗就发生了关系,然后他用银针帮我和他导出了体内的余毒,就说让我回到长安等他,他要远赴草原各地,为日后横扫匈奴做勘察,在一个拦截公主,有损匈奴国体他不能把战火引到汉镜,于是就带着 自己的兄弟把我们送回到了李广将军手中,自己去了草原,当时他的军中有两个女子其中一个明显对他有意思,他肯定和别人好了,来到长安一年多了也没有来找我”

景帝忙到:“来人去把大将军给朕叫来,说有急事,让他速来”

“是”手下内侍急忙去办了。

这时平阳公主忙到:“祖母,父皇,一会我们先别和他直接说这个,先试探他一下,要是真的无情无义在对他进行制裁好吗?我们让二妹躲在一旁的树后,父皇你看怎么样?”

景帝怒道:“好,就这麽办?”

张翔火急火燎的跑进了长乐宫,看着坐在那里神情严肃的样子。忙对着太后行了一礼到:“臣御史大夫见过太后皇上”

刘嫖忙到:“大胆张翔你见到皇上为何不行跪拜礼?”

张翔忙到:“皇上说给我免了,我可以不行的”张翔说完就对着景帝到:“陛下,公公说你有急事召见,什麽事啊?匈奴寇边?”

景帝摇了摇头,张翔又到:“那是南越反叛还是诸侯王起兵造反了?”

景帝再次摇了摇头,看到景帝摇头张翔就到:“那就没甚么大事了啊?”

景帝严肃到:“你娶妻了吗?”

张翔笑道:“没有啊,怎么了?”

景帝再次到:“那你有没有想过娶一位公主啊?”

张翔笑道:“陛下的意思是你这里有富余的公主要便宜我了?”

景帝点头道:“是,就看你要不要了”

张翔笑道:“富余的我不要,你把好的都嫁出去了,到我这里就剩富余的了”

太后怒道:“将军甚么意思是看不起我皇家的女儿了?”

张翔笑道:“太后误会了,作为臣子,我知道伴君如伴虎,我的脑袋那天会忽然掉落,娶到公主无意再大的罪过,除了造反起码可以活下来,但是人与人之间有太多的不一样了,就像当年我反对用公主和亲一样,一个民族的兴盛不是用一个女人去换取和平的,这样屈辱的和平要来有什么用,换来心灵短暂的安慰,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也不会屈就自己去应付高傲的公主,往好了说公主是金枝玉叶,往坏了说就是败家子,我的家产不多,经不起一个公主折腾”

景帝忙到:“我会给你优厚的条件的,比如增加封邑,增加侯位“

张翔摇头道:“我愿意那侯位去换取一个士兵的平安,金钱与我何意,我若想,我可以让整个天下因我而颠覆,整个世界因我而改变,无论何事我都会用双手去完成,那些百姓已经够幸苦了,他们用自己勤劳的双手换来的赋税,养的是一群甚么人蛀虫,上马不能安天下,下马不能治国家,他们像一群吸血的苍蝇一样允吸着我大汉百姓的血液,民强则国富,只要我们这些当大官的从自己做起,节省每一分钱,省下来的就够庞大的军费开支去横扫匈奴,收复南越,折服藩国”

景帝忙到:“那你找我要钱干嘛?”

张翔笑道:“那是我辛苦换来的,我为什么不要,现在正需要钱呢,你不知道张羽多能吃,家里还有两只老虎,一个侍臣,一个弟弟加上临江王,还有一只雕,他们可是一天吃掉好多金子的”

景帝笑道:“那你让朕花费那麽多钱改那所学完为了甚么?”

张翔忙到:“国家在几项任务上绝对是不可以不花钱的,一时军队建设,二是教育,我们要让全天下的百姓都识字,他们之所以触犯法律,那是许多山区的百姓连字都不知道,他们甚至不知道皇帝是谁,有的认为现在还是高祖,文帝那个时代,那些深山的人以为自己还是秦人,不识字就不知道国家的概念,官府用那麽多的法律去束缚一群根本不知道法律的人,他们怎么遵从,官府利用百姓对法律的无知,为自己牟取暴利,我大汉官员九万多人,百姓几千万,这几万官员他们没有一个感拍着自己的胸脯说自己没有搜过民脂民膏,不过有的不一样而已,他们贪污,但是他们给百姓办事了,这类人就是清官了,是受他们爱戴的”

景帝痛心到:“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

张翔笑道:“当然了,贪官污吏在所难免,不过这都是小问题,目前最主要的还有一个问题,藩王,朝廷应该下旨藩王没有治理国家的权利,他们只负责朝廷给的封邑,赋税由国家代收,然后发放到他们手里,铸币权,盐铁全部收归中央,可以考虑减免部分或者少数贫困地区的所有赋税,鼓励百姓多生育,匈奴旁边的东北地区,那可是一片广袤的平原,水土丰富,很适合庄稼生长,这个你可以问李骁,他就是哪里人,我们大汉只要人员广阔,可以直接迁往百万民众,让世界都留下汉人的脚印”

平阳公主咳嗽了一声,已经听的入迷的景帝才知道自己走神了,被张翔拉进了他的幻想之中了,景帝忙到:“你那个梦想太遥远了,我看不到了,说一点我可以看到的”

张翔笑道:“别说你,我也看不到了,不过我不行,我儿子接着辅佐你儿子,我孙子辅佐你孙子,总有一代人会完成的”

景帝忙到:“先说公主的事,你就说你娶不娶吧?”

张翔摇头道:“不娶,我已经有婚约了”

景帝怒道:“你有婚约了?”

张翔点头到:“对啊怎么了?”

景帝怒道:“你有婚约了,我也要让你结不成婚,公主你必须娶”

张翔看到景帝的态度就到:“那好那你让公主做小的我就娶”

景帝怒道:“你妄想”

张翔笑道:“陛下你怎么了?公主要是得病了嫁不出去,我可以给医治,我是神医扁鹊的 嫡传弟子”

景帝怒道:“你好好想想你几年前和那个女子发生过关系”

张翔笑道:“我夫人啊,怎么了这个你也管”

平阳公主忙到:“不知将军的夫人现在何处能否召来一见啊?”

张翔苦笑到:“夫人,我连我母亲还没有时间找呢,等到百家园竣工我就去找”

平阳公主笑道:“你连自己的夫人都看不住,还要去找”

张翔苦笑道:“你们一生锦衣玉食生活在皇宫里面,那看得到边关边民的凄惨,我们族民几百号人死的就剩十几个了,原来我也想把她带在身边可是她不会武艺,人又孱弱,只好把她送走了”

景帝怒道:“你和几个女人发生过关系?”

张翔笑道:“陛下这个你也查,那你算算自己,你的双手数的完吗?”

景帝听到这个就哑火了,太后怒道:“你不是讲究平等吗?那我问你你既然不愿意娶公主,可愿意娶一个叫紫兰的女子?”

张翔激动到:“他在那里?”

太后怒道:“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呢?”

张翔把头转向春陀到:“公公是你告诉太后的?”

春陀忙到:“没有啊”

景帝瞪了一眼春陀就到:“春陀你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春陀忙到:“大将军一年前不是从皇宫要走了两个侍女去服饰羽公子吗?说好工钱皇宫给的,他当时让找一个叫紫兰的女子,我说她已经出宫了,将军就没有再问了”

景帝看了张翔一眼就到:“你找她干嘛?”

张翔笑道:“紫兰不是南宫公主的侍女吗?几年前我们因为意外发生了关系,我答应娶她的,可是春公公说她已经出宫了,我也找了,希望可以找到我母亲或者哪怕他们其中的一个都行,可是没有时间,百家园的修建,张羽也需要我来照看,没有办法,只好暂时阁下,太后你知道她的去处吗?”

景帝忙到:“那你刚才说的夫人就是她了?”

张翔点头到:“是啊,我对爱情虽然不专一,也没有陛下你花心啊”

景帝笑道:“那你不怕她等不急先嫁人了?”

张翔笑道:“两情若是长久时,岂在朝朝暮暮,我相信她会等我的,就算她嫁人了,我也会找到她,只要她过的幸福就行了”

忽然一声啜泣从树后传出,张翔忙到:“谁”

南宫公主从树后走了出来,看到南宫公主张翔一眼就认了出来到:“紫兰,你在这里,春公公不是说你走了吗?”

南宫公主忙到:“我一直在等你”

张翔忽热傻笑了一下,扫了一下南宫的衣服,忽然到:“你是公主”

南宫公主点了点头,看到南宫点头张翔忙到:“南宫公主,我就说嘛,一个小小的丫鬟怎么可以取到贡酒”

景帝笑道:“这个公主你娶不娶?”

张翔瞪了一旁的刘荣一眼就到:“临江王,你在那里傻笑甚么,枉我对你那么好,你竟然胳膊肘往外拐,帮着别人耍我”

临江王笑道:“你看错了吧,这里这些可都是我的亲人,祖母,父亲,弟弟,姐姐,妹妹,好像你才是外人”

张翔笑道:“我也是皇亲国戚了,以后见我客气点”

景帝笑道:“别给你一点笑容你就敢翻天,告诉你,你这个皇亲是最没有权利的,没有封邑,没有侯位,没有钱财”

张翔笑道:“可是我们是最快乐的,金钱权利有时候并不能决定一切的”

南宫公主转悲为喜笑着走到了张翔的跟前。

3

第五十一章公主紫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