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改变>第四十五章 炮震荆州城 抢对锦衣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五章 炮震荆州城 抢对锦衣卫

小说:改变 作者:松一般坚韧 更新时间:2013/6/26 0:09:21

第四十五章 炮震荆州城 抢对锦衣卫

听到军士报告说,江面上发现窑岗人大批战船,陆上窑岗人军队也围上来了,袁宗第更糊涂了,问身边部将们:“闯王,让我们有事可以去求窑岗人,这是啥意思?”

有头脑聪明的人回答说:“我看这次,还是和陕西一样,皇上和窑岗人谈好了。我们不守,他们不打。把地方让给窑岗人了。”

“那么窑岗人现在围上来干啥?”袁宗第再笨这么一说,也明白了。

“窑岗人这一路人马取了汉阳、汉口,不会把我们荆州留下不管。前些日子,他们没动我们,是想让我们自己走出去。现在如果我们自己不走,他们一定会攻城。”那人又回答。

袁宗第一跺脚,说:“我也想走,可是几万弟兄,走得了吗?大不了和窑岗人拼了,我倒要看看,现在窑岗人到底都长了几个脑袋。”

这时,身边的一个部将说:“袁将军,我们都是跟着你从死人堆儿里滚过来的,死我们不怕。可是这样拼死了,我觉得有些冤。一是,本来皇上让我们撤退了,现在皇上又来信儿,说我们可以求助窑岗人。我们这样死了,不但死的不值,还违背了皇上命令,弄不好还要坏了皇上的大计。再说了,袁将军,你一直没有离开,不就是不想丢下几万将士不管吗?现在完全可以不用打仗,让弟兄们跟着你活着离开。我看我们就听皇上的吧!”

又有人过来说:“袁将军,他们的大炮非常可怕。听从陕西过来的弟兄们说,他们的炮弹一发就能把城墙炸开一个口子。据说,他们战船上的大炮更可怕,一炮能炸出来一个池塘来。我们还是听皇上的吧!”

“对啊!袁将军,听皇上的吧!”

人有的时候,需要给自己找个理由下台,这位部将给袁宗第的台阶就很合适,那就是听皇上的话。袁宗第用鼻子呼出了一口气,说:“派人去联系窑岗人,他们派船送我们出去,我们就把荆州原原本本交给他们。”

这次回过头来收复荆州,秦鹏和柳成潢都过来了。这一路上根本没有捞到仗打,他们也和官兵们一样,都觉的有些遗憾。秦鹏这次乘坐沁州号战船,带着水军,从江上堵住荆州,柳成潢带着步兵骑兵,从路上围住荆州。

他们正准备派人给袁宗第下最后通牒,没想到袁宗第派人出城了。

出来的这位,是一个跟随袁宗第多年的部将。他来到柳成潢的大帐施礼后,说:“我家袁将军,接到皇上指令,要求我们撤出荆州。皇上信中还说,可以求助你们用船帮我们把人马运出去。这样你们可以兵不血刃的得到荆州,我们也可以到应天府去。”

柳成潢很欣赏这位小将,话讲的不卑不亢,问道:“你们有多少人马?”

“这,”这位知道不说也不行,不然人家怎么帮着运兵呢,“有三万多人马!不到四万。”

“呵呵!”柳成潢笑着问:“这位小将,你们算过没有,就是我们将我们现在有的拖船都用上,一次帮你们运上几千人。从荆州到应天府顺流而下,就需要几天时间。要是再回来逆流而上,需要的时间会更多。一个来回就要十天半个月的。你们几万人马,都运完,要到啥时候?”

“这?”这位还真的没想过,反问道,“那您说怎么办吧?”

“对我们来说最简单的办法是,开一顿炮,然后弟兄们冲进去。一个上午就解决了。”柳成潢说,“不过,要是我们想这么办,就不会等到今天,早就解决了。那几万人都是母亲一口口奶水喂大的,养一个孩子,父母不知道要花多少心血。我想还是能少死一个算一个吧!”

柳成潢的话,显然让这位小将很感动。他觉得这话根本就不像一个将军讲的话,“将军,我们都不怕死,可是既然皇上都不让打了。我们就不能无缘无故的去死。你说说,我们怎么办吧?”

“我看这样,你们把老弱病残的和女眷家属集中在一起,我们用船把他们送到应天府。其他的人就从路上走吧。先从荆州到汉阳过江后,你们可以直奔安庆。路上你们的粮草我们可以供应。我们可以在安庆把你们送过江去。”柳成潢说。

这位小将想了一下,说:“将军的建议我看可以。不过我要回去和袁将军说一下,看看他的看法!”

“不过我们有一个条件,”柳成潢说,“马匹你们可以带上,但是不能带武器。”

“将军,这恐怕不行!”这位不干了。

“难道我们会允许你们几万人马,带着武器在我们的地盘上行走吗?”柳成潢厉声的问道,“你回去赶紧把我的话带给你们袁将军。告诉他,我们几万人,不会再荆州呆的太久。时间不多了。不过,不管我们是要打要战的,你们的家属伤兵,我们可以先把他们送走。我们的拖轮也不能总是在这等着,如果你们要走的人,今天晚上前,就要到江边登船。我们的船不等了。”

袁宗第当然接受不了放下武器的条件,听到这位部将带回来的条件,他大怒道:“行啊!我们就和他们拼到底,看是鱼死还是网破。”

有人说:“袁将军,我看我们的家属和伤兵们还是送走吧。他们既然答应了,我看我们把他们送走也就没有负担了。”

袁宗第想了想,就点点头。有人看到了袁宗第点头了,立刻跑出去安排家属和老弱伤兵们撤退的事儿。其实袁宗第也不想打,一旦动了走的念头,打的决心就不会很坚定,更何况打的结果就是死。

又有人说:“袁将军,我们几万人从他们占领的地方通过,带着武器,他们一定不会同意的….”

没等他说完,袁宗第眼睛一瞪,喝到:“混账的东西,难道你想投降吗?”

“不不,袁将军,我是说,他们不会同意我们拿着武器在他们身边的。其实我们离开荆州,就是拿着兵器,在窑岗人面前,用处也不是很大。”

这次袁宗第没说话,因为他知道这是实话。可是放下武器,实在是丢人的事儿,绝对不行。

那些困在荆州城里的大顺军官兵的家属们,得到了可以走的消息,纷纷涌出荆州城向江边赶去。窑岗的几艘拖轮带着成串驳船在等着他们。驳船上,都用帆布围成三尺多高,只要坐下,江上风就吹不到。可是三月份夜晚的江面上还是有些凉,也许是心更凉的缘故,上船的人一个个卷缩在驳船上。不过上了船的他们,还是庆幸能有机会离开了。他们知道一场大战要开始了。

晚上,窑岗人的驳船,在夜色中顺流而去了。秦鹏和柳成潢没有等到袁宗第回信儿,他们通过电台商量了一下,觉得不能再等了,明天天亮,向荆州进行警告射击,再没反应就坚决的攻城。

袁宗第知道窑岗人很厉害,在凌水码头他和窑岗人打过仗,因此他印象中的窑岗人就是那样的厉害法。尽管他也没少听说,窑岗人现在更厉害了。可是袁宗第还心存侥幸,觉得凭着荆州坚固的城墙,可以抵挡一阵儿。因此出城上船的人一出去。他命令关闭城门,准备开战。

荆州城内李治布置的情报员,也将城内进行备战的情报发出来了。秦鹏和柳成潢虽然还是想不战而降人之兵,但是内心里渴望打一仗也是很难掩饰。早晨用过早饭之后,二人又一次互通了电报,相约今天彻底解决荆州的事。

秦鹏指挥战船将炮口对准了荆州南城墙,柳成潢将军队从东西北三面围住了荆州城。履带式牵引车将130重炮,直接拖到了荆州城下。

全部就位后,秦鹏对范成坤说:“范司令,你们用203重炮,就将城门左右的炮台各打掉一个,警告一下他们。”秦鹏没啥得向城门楼子开炮。

布置完任务,范成坤笑着说:“秦总指挥,还是下不了大开杀戒的决心啊!”

“是啊!这一仗本来就不该打,可是袁宗第这个混蛋不顾死活,我们不能跟他一样,再争取一下吧!”秦鹏说。

正说着沁州号上前主炮,“咚”的一声放了一炮,船上跟着一阵,接着对面城墙上一个炮台就发生爆炸,不但炮台被炸得粉碎四处纷飞,城墙上也炸出了一个大缺口。接着汾州号上也是一声炮响,将城门另一面的一个炮台炸飞了。

这么近的距离直瞄大炮,打这样目标简直就象用枪指着脑门儿射击一样。窑岗船队上的水兵们传来了一阵欢呼声,这些天他们憋屈坏了,一直没有动手的机会。现在总算出了一口气。

柳成潢那边也能听到重炮的射击声。部下们就都急着想开炮,柳成潢瞪了他们一眼,“没有命令擅自开炮者,杀!”

其实柳成潢比他们想开炮。可是他知道这不是闹着玩儿的,作为肩负重任的将军他绝对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窑岗战船虽然只开了两炮,可是也让大顺军官兵知道了,窑岗人可不是光说不练的。这两炮的效果,让窑岗人都没想到的是,把袁宗第也给炸伤了。

袁宗第和他的部将们也看出来,今天窑岗人不会轻易的放他们过去。一早起来,袁宗第就带着他的部将们来到城头,当窑岗战船再次到位之后,一个跟随他多年的部将,拖着袁宗第离开了城门楼子,躲到城门楼子旁边一个城墙上的垛口上向下观望。他们都听说了,窑岗人的大炮,一炮就能将城门楼子炸飞了。可是他们躲的位置,离旁边的炮台太近。也是袁宗第命太不好了,这个炮台第一个就被窑岗人的大炮给炸碎了,飞起来的碎片将袁宗第身边几个人都给炸死,将袁宗第的一条腿也给砸断了。那个劝袁宗第躲过来的部将,跑过来一看袁宗第这个样子,气的直抽自己嘴巴子。要是袁宗第不听他的,留在城门楼子上,根本就没事儿。窑岗人看来没舍得炸城门楼子。可是这一炮,把袁宗第炸明白了。忍着剧痛,袁宗第命令:“快!赶紧跟窑岗人联系我们听他们的。请他们不要再开炮了!告诉弟兄们千万不要还击,违者立斩!”

好在窑岗人给他们留出了反应时间。

秦鹏正在驾驶室和范成坤说话,一个士兵突然报告,“报告秦总指挥、范司令,荆州城上有白旗晃动!”

秦鹏和范成坤相视一笑,都没说话。他们都拿起了望远镜向荆州上观看。其实这个距离,用肉眼都能看清荆州城门,用望远镜一看就更清清楚楚了。

这时候,荆州城南门突然开了,跑出来几匹快马直奔江边。放在望远镜秦鹏说:“哎!非要折腾一下才能想开。”

范成坤说:“都是军人,没人能咽下这口气。这个袁宗第也是李自成的爱将,算是个能打仗的。现在他就想开了,还是有些出乎我的预料。我还以为,他们非要和我们比划比划才行呢!”

秦鹏一笑说:“陈总和欧阳先生给我机会出来锻炼一下,结果一仗没打上,我真觉得有些冤啊!”

“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范成坤说。

“得啦!我们俩就别在这互相吹了。”秦鹏说。

“我知道,秦总指挥,你啊,还会回到总部去。以后能不能想点办法,给我们也找点事儿事做。”范成坤说,“总不打仗,弟兄们都要生锈了。”

“你们啊!可是我们窑岗的宝贝。以后大事都要靠你们办呢。”秦鹏说,“你看李自成这些人,让你们去打,有意思吗?在镇江我们那个基地第一艘船就要造五千吨的。有了这艘船,配合你们的战船,就要考虑出海的事了。石涛他们把我们沿海的海岸线都几乎测量完了。你以为,你们还能没事干?”

正说着,士兵把大顺军派来的人送进驾驶室。这也是见过柳成潢的那位小将,他上船就感到有些紧张,这船上轰轰的声音有些吓人。再说了他从没见过这样大铁船,更感到新奇。

进到驾驶,他施完礼之后就说:“将军,你们不守信用,为啥没等我回话就开炮?”他以为,他昨天见的是那边的柳成潢,这边不清楚具体情况。

听了他这样说,秦鹏乐了,问道:“我们昨天跟你们说的好好的,你们能把家属士兵送走了,却不给我们回信儿。难道要我们等到太阳从西边出来吗?我看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说说你们到底想怎么办吧!”

“我们袁将军说了,就按你们说的办。我们早就答应了,只是要和官兵好好说说。你们也知道几万人放下武器,不是一个小事儿。”这个袁宗第的部将想给袁宗第找回点儿面子,想说明不是被两炮吓得这样的。他更不敢说袁宗第受伤的事儿。

秦鹏也不不想难为他,问道:“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今天就能走。”

“好吧!您回去通知袁将军,今天下午你们就可以出发,到明天中午前必须全部离开。”秦鹏说,“记住,必须不带任何武器。还有保护好城内的设施。”

“好!我回去了。”这人说完赶紧退出去。

秦鹏命令给柳成潢发电报,通知柳成潢给他们让一条道路。同时护送他们的骑兵做好准备。因为他们一共是几万人,完全让他们随便走是非常不安全的,所以要派骑兵送他走。不过这样也比进城厮杀一场要好得多。

接到电报,柳成潢说了一句:“不撞南墙不回头!”

可是柳成潢身边的将领们一个个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个个垂头丧气的。他们知道南征最有希望打的一仗没了。取了荆州之后,西路的主要任务就结束了。

不过,张知木和陈玉峰、欧阳鹤他们听到兵不血刃就接管了荆州还是非常高兴的。欧阳鹤亲自写了封电报,嘉奖他们。同时通知李茂,让他们占领安庆的官兵们准备好送大顺军过江船只。沿途给他们提供粮草。

袁宗第坚持最后离开了荆州。这时候,柳成潢才知道袁宗第受伤了。原来那两炮炸死了近二百名大顺军士兵。柳成潢派人给袁宗第送去了窑岗的金创药和磺胺消炎药。这让袁宗第很感动。他知道窑岗有一种神药,吃了他的腿伤就不会致命。可是也知道那东西贵重的很,没想到窑岗人给他送了一小瓶这种药。

所以大顺军一路上都很遵守纪律,窑岗人提供的吃的用的也很及时。大顺军很少有掉队的。

只用了一个多月时间,窑岗人就全部接管了大顺军的撤走后留下来的地方。李茂指挥的北路,接管了汝州、南阳、汝宁周围的广大地方;李茂指挥的东路也接管了滁州、庐州(合肥)、和州(马鞍山市和县)、凤阳、安庆这些地方。

原来预计,这次南征不会有啥大战,会进展很顺利,可是张知木和陈玉峰、欧阳鹤也没想到南征会这样快的就结束了。这还是窑岗人控制着进军的速度。

现在陆成祥和杨靖他们是最忙的,按照计划,每个州府县,都要给安装两兆瓦的发电机。扬昌他们培训了很多组电力安装队,分处各地。好在窑岗的两兆瓦发电机组非常稳定成熟,只要将土建基础搞好,将在窑岗造好的一些大件儿组合上,点火就能发电。当然现在各个发电厂还需要窑岗派来的技术人员才能管理运行。

不过就在将发电设备运到中都凤阳这天,朝廷派来的钦差,带着一大队人马也到了。窑岗的官员们早就接到阎兴的通知,让他们见到朝廷的钦差该行礼就行礼,不要让他们在礼数上挑出毛病。

牛哄哄的钦差带着一队人马,耀武杨威的来到凤阳,见到窑岗的官员们,心里就有气,不断的挑这毛病条那毛病,并且口出不逊。窑岗的官员们尽量忍着。结果窑岗官员们的忍耐,让钦差脾气更大了。他当时就要到皇陵去看看,还不让窑岗官员陪着。

根据张知木的指示,现在皇陵正在维修。有一个连的士兵,进行警卫。这个连的官兵们也得到通知,说朝廷的派来的钦差要过来,让他们尽量忍耐不要惹他们。虽然窑岗的士兵们一个个牛的不得了,根本不把朝廷的官员还是钦差当回事儿,但是命令他们要当回事儿。

当钦差带着大队人马来到皇陵的时候,在皇陵前面站岗的窑岗士兵们,给他们举手敬礼。应该说是给他们面子了。可是没想到这样还是惹祸了。

钦差从轿子里面看见士兵们给他敬礼,而不是下跪。怒不可遏的让轿子停下,大骂道:“大胆!你们见到本钦差不下跪,要谋反吗?”

窑岗带班的班长赶紧跑过来给他敬个礼说:“钦差大人息怒,我们窑岗士兵见到长官都是敬举手礼。不是对大人不敬!请大人理解!”

“我不管你们什么狗屁举手礼,赶紧给我跪下!”士兵们越解释,钦差火气越大。

这个班长知道自己要尽量不要把事情弄大,就下令命令,让站岗的士兵跟他一起给钦差跪下。尽管这样钦差气也没消,过去踹了跪在地上的班长一脚,说:“我今天没时间和你们这样的奴才费时间。”说完上轿,大队人马进了皇陵。

班长忍着眼泪起身去给连长打了个电话,把事情说了。连长安慰他说:“你忍得对!我们尽快的把他们打发走,尽量不要因为我们惹出啥麻烦!”放下电话,连长和指导员赶紧向皇陵赶去。

钦差来到皇陵前,见皇陵的确被破坏的很严重。正有很多人在做维修工作。他大喊道:“大胆!谁让你们擅动皇陵。你们这是灭九族的死罪!”

那些请来的工匠,没见过钦差。不过听钦差这么说,吓的赶紧跪下求饶。

这时候连长和指导员带着人跑了过来,见到钦差赶紧敬礼说:“大人息怒!我们是根据窑岗的指令对皇陵进行维修。与这些工匠无关。你有事儿是不是和窑岗那边联系一下。”

“大胆的狗奴才,赶紧给我跪下!”钦差看见这些人又是举手敬礼,气儿就又大了。

这位连长,和指导员互相看了一眼,只好都跪下了。

看见这些人跪下,钦差更来精神了,“你们竟敢擅动皇陵,来人将他们捆了!”

跟着钦差来的锦衣卫,上来几个人就要捆连长和指导员他们。这时候连长不干了,他们都是见过血的汉子,人忍耐是有限的。跪在地上的连长一翻身站起来,同时掏出了腰间的手枪。指导员他们也跟着掏出了手枪,周围站岗的和刚赶过来士兵,也把手里的抢对准他们。

-------------

富士山喷发,日本大地震。--《南宋记忆》进展

9

第四十五章 炮震荆州城 抢对锦衣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