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第十九章 冤家路窄,南海点燃导火索(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章 冤家路窄,南海点燃导火索(三)

小说: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作者:晓龙君 更新时间:2005/4/21 12:15:00

  就在高鹏他们给陈褓强过生日的那天,南海岛礁上的官兵们刚刚举行完升旗仪式。东侧海面突现六艘悬挂F国国旗的大型武装巡逻艇,气势凶凶如同虎鲨扑食一般,冲向岛礁。浪花翻腾,马达阵阵,祥和的平静被打破了。

“全班注意,进入战斗准备!”班长周勇毅大声命令。

“是!”守礁战士取出轻武器,进入战位。

此刻,六艘巡逻艇在礁前百米的地方放慢速度,围着岛礁转起圈。干瘦的守礁兵们爬在掩体后,身体素质下降并没有影响战斗的意志,食指勾紧扳机,准星时刻瞄着巡逻艇。渐渐的,海面上呼呼作响,起风了。浪涛拍击着岩礁,一声紧似一声,一声急似一声,真好似战场上擂响了促人向前的军鼓,更像吊在半空又忽地落回去的心,恢复跳跃,比先前强烈百倍!

“没有命令,不准开火!”周勇毅高声命令。

“是!”战士们坚决执行着军委对他们的要求:保证我领土完整,但要力争避免流血,没有上级的命令,决不能动用武力。

“班长,我看情况不妙,敌人像是要玩真的。”一名战士凑了过来,稚嫩的脸蛋把内心的紧张表露。

周勇毅举起望远镜,发现巡逻艇里载有不少士兵,平素的笑容消失了,专注的眼睛里隐隐浮动着一丝阴霾:“静观其变!准备火箭筒。”

“是!”战士猫着身进了铁皮屋。

果然,巡逻艇来此的目的绝非一般意义上挑衅,而是要强占岛礁,只是现在他们还没有得到攻击命令。此次攻击行动的策划者F国防部长曼联正在办公室里坐卧不安,焦急等着M国的态度。担心五角大楼强硬态度的变动,尤其是关键时刻……

远处,两艘经过这里向太平岛运输物资的宝岛海军大型巡逻艇上,宝岛守军最高指挥官侯硕少校,手持望远镜,也在关注着那片被烟雾笼罩的岛礁,表情越发严峻了。

终于,曼联得到了拉姆斯的支持。随即,密集如雨的炮火覆盖了岛礁和铁皮屋,顿时火光冲天,水柱迭起……周勇毅和战士们正待跃起反击,忽听尖利的呼啸袭上耳膜,连忙埋下头。“轰!”一阵地动山摇,一间铁皮屋被掀翻了,折断的通讯天线落在身旁,后背也被水花溅湿。四面横飞的弹片带着“嗖嗖”地死亡之音镶进旗杆,截断了绳索,五星红旗飘然落下……突然,巡逻艇舷侧冲出一道火墙,若干名水兵被抛进海里……守礁兵们手持火箭筒反击了,子弹带着红光在硝烟弥漫的海面上穿梭,爆炸的火光在巡逻艇上不断闪现,好一场恶斗!

两艘巡逻艇中弹起火,密集的火力停止了,只有零零散散的枪声还在继续。随即巡逻艇调转船头向后撤,而舱内的海军陆战队员却纷纷下水,准备强行登陆!

趁着这片刻的安宁,周勇毅翻身捡起落在地上的国旗,动作迅捷得像猿猴似的爬上铁皮屋,五星红旗重新飘扬!然而,一支黑洞洞的枪口却对准了他的胸口。“砰!”一声枪响,周勇毅颓然倒下,自动步枪也甩了出去,“当啷”一声落在三尺之外的掩体外。

“班长,班长……”战士们一下围了过来,子弹击中了左肩,周勇毅咬着牙强忍疼痛:“你们别管我,隐蔽,注意敌人。”

这时,几十名F海军陆战队员已经游近岛礁,战士们的顽强阻击面对疏散的目标收效甚微,敌人越来越近,越来越多。周勇毅顾不上流血的伤口,杀红眼般地大吼一声:“上刺刀!”

只见,枪上挑,“唰!唰!唰!”闪出一把把明晃晃的白刃。拼刺刀,关键是一股气,一股两强相逢勇者胜的杀气!

一个敌人扑了上来,周勇毅“哗”地一下刺敌左胸,动作有力,气魄惊人。敌人挥枪,以两手合力,刺刀座猛击周勇毅的枪,动作之大,用劲之猛,好像想一下就想把他的枪磕飞。但没想,这招是虚,周勇毅骗左刺右,一个垫步上前刺刀狠狠地刺进了全完暴露的右胸!

敌人凄惨地一声嚎叫,鲜血沿着刺刀的血槽喷射到周勇毅身上,这可谓名副其实的“刺刀见红”!

岛礁上的喊杀之声和枪械撞击之声连十几海里外都听得清清楚楚,双方都杀红了眼,一次又一次搅杀在一起,似乎忘记了死亡的恐惧。

上礁的敌人越来越多,周勇毅肩上中枪、腹部又被刺了一刀,再看到敌人蜂拥而上,感到自已无力支撑。就在绝望之时,突然见到一名F国士兵血喷了对面的人一脸。后者尖叫起来,手指着海面。有人立刻拔出手榴弹,然而未及拉弦,前额正中多了一个弹孔……海面上,两艘快艇飞驰而来,艇上的轻重武器对准岛礁上的F军即是一阵横扫,十几名F军士兵消失了。

还没看清来者何人,周勇毅就觉视线模糊,小腿不争气地一阵痉挛,眼一黑,昏倒在敌人的尸体上。

当他醒来时,几名头顶青天白日徽章的大兵围在他的周围,一名少校军官正给他包扎伤口。周勇毅勉强地扯出一个微笑:“谢谢你们,没想到第一批增援部队,竟是你们国军。”

侯硕关切地说:“你的伤势很严重,跟我们撤到太平岛吧。”

“不行,没有命令,我决不能离开岛礁半步。”

“对,我们决不离开。”其他几名伤痕累累的战士也上前来坚定地说。

侯硕对这种同仇敌忾,视死如归,坚守战斗岗位,英勇作战,以及那种真正军人的忠诚所感动,正色地说:“用我的人,来换你的人,你们的人撤回太平岛治疗。这样可以保持战斗力!”

周勇毅沉思一会儿,“好吧,我的战士你带走,你给我的人,由我来指挥。”

“你的伤势很重,你必须走,否则……”

“我不走,要走你们就快走!”周勇毅推开侯硕,强撑地站立起来。

就在这时,F军第三次冲锋打响了。解放军和国军共守岛礁,战到日落时分,敌人始终没踏上岛礁半步,守礁兵也伤亡很大。周勇毅伤势恶化,加上一天都未进水、米,体力不支再次昏倒过去。趁着夜色,侯硕把周勇毅及其他伤员撤回到太平岛。但是从岛礁撤离的周勇毅却再也没看到日初。

第二天清晨,周勇毅紧闭双目,身披五星红旗,静静躺在担架上。太平岛上的青天白日旗降半旗,所有守岛官兵列队脱冒、鸣枪,向人民解放军守礁兵致最后的敬意。

这个时候,F国海军又援出八艘巡逻艇和一艘大型护卫舰出现在岛礁附近。也许是第一天中国军队打得太顽强了,F舰指挥官连喊话时都小心翼翼:“礁上的中国官兵们,你们已经尽到了一个军人的职责,你们再坚守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交出武器,撤出岛礁,我们可以保证你们生命安全以及人格和尊严!”

岛礁岛上没有人回答,只有五星红旗在猎猎飘扬。

F军不敢向前,继续喊话……这一刻,周勇毅和他的战友们用对祖国的忠诚,完成了自已的誓言:“我在礁在,我不在了礁还在!”

又过了许久,F军终于看出礁上没有了守军,猫着腰登上了岛礁。当我海军航空兵的侦察机飞临岛礁上空,这里已飘扬起F国国旗。岛礁宣告失守。随即,中国政府表示出最强烈愤慨,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力……

“敌人开了第一枪,为什么我们没有行动?!”飞行员们愤怒的声音充满了范长城的办公室。

“这是命令!”回答不仅简单,而且不成比例地盖过了所有人的声音。

宿舍里,看到“国军与解放军共守岛礁”的报道,白云飞面无表情的脸依然无情,可忽然间,眼泪涌出了眼眶,下意识地仰首掩饰,可是眼泪还是划过他的面颊,在下颌处停留了片刻,落在了胸前,被衣服饮湿,留下了一个浅浅的痕迹。

眼泪是为被自已嘲笑过的守礁兵而流,为战到最后一刻也不撤离阵地的人而流,白云飞对守礁兵有了重新认识!他敬佩战斗到最后一刻的人,无论他是谁,无论高低贵贱,哪怕是敌人也敬意不减!

报纸翻到另一面,白云飞又看到“飞豹下舰”的标题和遥远的署名。混蛋!他最可恶的就是这种自已从不上前线,却躲在后方指手划脚、说三道四的人!

“我不会放过你!”寒冰一样的声音比雷霆般的吼叫,更为恐怖!

0

第十九章 冤家路窄,南海点燃导火索(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