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重生之冉魏帝国>第七章敌友难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敌友难辩

小说:重生之冉魏帝国 作者:程志 更新时间:2017/2/17 23:11:40

  第七章敌友难辩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够朋友!”籍裕兴奋的跳了起来道:“我现在就把这个消息告诉籍叔。”

“别介!”高敬宗不好意思的道:“我刚刚要配制治疗肾水的药,其中还缺一种非常重要的药引,这个药引也并非罕见之物,不过鬼蜮之中绝对没有,必须到大城市里买。”

高敬宗这时想到大云并不是像一般中草药那样煎熬而成,而是需要泡酒。现在这个时代的米酒、黄酒、果酒酒精度都太低。在后世要想泡制大云药酒,最次也需要六十度以上的白酒,在这个时代要如何搞到六十度以上的白酒,这可是高敬宗头疼的问题了。

籍裕道:“要到大城市里去吗?距离我们这里最近的城市是破釜塘(洪泽湖的旧称,洪泽湖是唐代以后的名字)南部的盱眙,只是向南是就是盐枭的地盘,盐枭是出了名的凶悍不讲理,未经许可进入他们的领地,都是死无全尸。籍字营还没有实力跟他们对抗,恐怕咱们不容易去盱眙!”

高敬宗道“那就是不能绕路吗?”

“很难!”籍裕道:“破釜塘盐枭有大小一百多条船,据说有三千多户,两万余人,控制了整个破釜塘,咱们从破釜塘东岸绕,就进入了田字营的地盘,田字营是击籍字营的宿敌,一旦进入他们的领地,咱们会更惨。至于从西绕,那是一大块沼泽,从来没有人可以顺利走过去。”

高敬宗道:“那你的意思是,咱们去不了盱眙了吗?”

“籍叔跟盐枭们多少有点交情,如果跟他们通通气,或许可以买条路!”籍裕自然清楚籍字营的家底,他们别无长物,根本拿不出可以吸引盐枭的东西。唯一值得出手的,就是高敬宗送给他的那个工兵铲,不过让籍裕拿出工兵铲送人,他又非常舍不得。

高敬宗对籍裕说药引要到大城市里去买,其实高敬宗这是故意的,也有他的私心。高敬宗不会种地,不会打猎,不会养蚕,更加不会织布。虽然高敬宗自作聪明骗大家说自己会医术,勉强用这个骗术把自己的肚子可以勉强骗饱。不过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毕竟高敬宗不是真正的医生,手中的应急感冒药也并不多,话说回来即使再多的感冒药,也总有用完的那一天。与其等将来自己手中的药也用完了,身份也被人拆穿,像一个狗一样赶出去,高敬宗宁愿去死。

所以,高敬宗这才忽悠着籍裕带着他去大城市。进入大城市,就业渠道多,高敬宗完全有能力在大城市的夹缝中生活下去。可是鬼蜮这个地方,既没有法律约束,一切道理全靠拳头,这恰恰是高敬宗的弱项,别说成年男子,就是随便一个强壮点的女人也可以轻易放掉他。高敬宗没有想过自己离开鬼蜮,因为鬼蜮的复杂超过他的想象,也幸亏高敬宗运气好,直接传越到了籍字营的领地,如果是其他乞活军的地盘,恐怕此时他已经成为一堆白骨了。

靠当医生混日子终究不是长久之计,高敬宗发现此时离开籍字营也是奢望,只好无奈的接受现实。

高敬宗来到籍字营的二十一天,高敬宗这个蹩脚医生医治的第一个患者籍芸娘终于可以下地走路了,尽管她的依旧虚,走两步就会娇喘不已,不过却大为好转。

天刚刚蒙蒙亮,躺在帐篷睡觉的高敬宗就被一阵喧闹的声惊醒。高敬宗睁开眼摸索着探出身子,发现籍字营中间的大广场上已经有了三四十号青壮,在封雷和籍裕的带领下,已经开始整理装备,准备出来,看样子他们这是准备出去打猎。

“等等我,我也要去打猎!”

高敬宗急忙拿上衣服,从背包中快速取出另外一个多功能工兵铲,跑到来到队伍中。此时高敬宗已经成了籍字营的名人,大家都热情的跟他打着招呼。“小高神医”“小高神医”

“你来干嘛?”唯一对高敬宗态度不十分友好的就是籍裕了,只见籍裕没好气的道:“我们是去打猎,又不是去踏青。”

高敬宗道:“我知道啊!”

籍裕恶狠狠的道:“你会挽弓射箭吗?”

高敬宗理直气壮的道:“不会!”

“你会挖陷井,逮野猪吗?”

“不会!”

“那会根据畜生的脚印、粪便、留下气味寻找到它们的老窝吗?”

“也不会!”

听了这话,籍裕一蹦三尺高:“你什么都不会,那你会干嘛吗?打猎是好玩的吗?那很危险的!”

高敬宗笑道:“有危险,不是还有你吗?再说我的药已经差不多没有了,再不去采点药,到时候谁再有病我也束手无策!”

籍裕摇摇头道:“那也不行,你告诉我你要采的药是什么样的,我碰到了就会给你带回来!”

“你打打杀样还行!”高敬宗道:“你知道什么是云南白药吗?你知道什么是田七吗?不知道吧,这个时候还得我出马!”

就在籍裕还想跟高敬宗争辩的时候,一直沉默的封雷开口道:“行了,别吵了,就让小高神医跟着吧。四郎,你不要打猎了,专门保护小高神医,帮他采药!”

封雷是冉魏国的中垒校尉。所谓的中垒校尉,汉武帝时期设立的官职,后世沿制。属于北宫精锐禁军。不过封雷这个中垒校尉和汉武帝时期的中垒校尉性质又不一样,中垒军是冉闵设立的重装步兵,属于野战军的范畴,全军两千五百人,全部着重甲,手持重斧或斩马剑,是冉闵以步制骑克敌制胜的法宝。封雷几乎参加了所有冉闵立国以来的战斗,死在他手底下的敌人没有三百,绝对超过二百人。所以封雷在籍字营的地位非常高,威望也高。籍裕也没有反驳封雷的底气。

高敬宗:“耶,多谢封叔!回头我给你配副好药,包你明天再抱一个大胖小子!”

“滚,你个兔崽子,没大没小!”封雷强忍着兴奋,转着身子不头也不回的走了!

高敬宗想得太理所当然了,打猎其实是一件比较乏味的事情。籍字营虽然在距离营地西北四十余里的湿地开辟了数千亩田地,种植一些麦子和水稻,不过产量却非常低。每年可以收获四五千石粮食。除了卖掉一部分用来换置食盐和布匹等生活用品,剩下来的粮食根本不足以养活籍字营的人口。打猎是他们补充食物缺口的主要途径。

可是籍字营被默认的领地非常小,活动范围仅方圆百里,在这方圆百里之内,能打到什么猎物,主要靠运气。上次众人出去打猎,也只有籍裕运气好,猎到十几只野狗,其他人不是打一些野鸡就是野兔,根本没有打到大猎物。

高敬宗第一次出来打猎开始相当兴奋,走了十几里路他就开始感觉疲惫了。看着籍裕像没事的人一样,高敬宗只好咬牙坚持。走了半天路,高敬宗发现自己脚面被草鞋已经麿出血泡。

看着高敬宗疼得呲牙咧嘴,籍裕就感觉想笑:“你现在知道打猎不是好玩的事情了吧?看你以后还跟不跟着出来打猎!”

高敬宗那叫死鸭子嘴硬:“谁说我疼了,我只不过是不适应,生活就像强奸,即然不能反抗,那就闭着眼睛去试着享受!”

“你!”籍裕指着高敬宗道:“你还是不是男人,居然能说出这种话?”

“这有什么不对吗?”高敬宗反问道:“在不具备反抗实力的时候,人只有暂时忍耐,韩信可忍胯下之辱,夫差可卧薪尝胆,因他们能忍常人所不能忍的事情,终于成霸业。人第一要活下去,第二还是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再有翻盘的可能!人如果逞一时义气,丢了性命,那可就什么都完了。”

“我说不你!”籍裕气得胸口起伏不定,冷冷的道:“男人就应该敢爱敢恨,敢做敢当,像你说的那样,我情愿死!”

“别生气,其实你也有你的道理,我也有我的道理!”高敬宗接着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观察问题的角度不同,看到的问题自然也不同。”

就在高敬宗还在卖弄他的口才时,只听籍裕竖起中间“嘘”,高敬宗低声问道“怎么了,有情况?”

“又有外人来到籍字营的领地了。”籍裕观察了一会地上的被踩踏着的痕迹,起身道:“对方人数应该不少,至少不会低于四十人,而且都是强壮的大汉,你看这些脚印,陷入将近一寸,每个人的体重都不会轻,如果他们没有背负重物,就是他们都是熊罴之士。”

“糟了,他们会不会跟封叔他们碰上。如果对方有四十多人,恐怕封叔他们会吃亏的!”高敬宗突然想起封雷带的大都是半大的孩子,或许是为了锻炼下一代,可是一旦遇到强敌,他们肯定会吃大亏的。

籍裕道:“他们走的方向直着走三十里就是野狼谷,如果中途不变道,他们铁定会跟封叔他们在野狼谷口碰面,我们的人本来就少,为了打猎现在都分散开了,如果来人是友还好,如果他们抱着敌意,我们肯定会吃亏。”

高敬宗急道:“那还等什么,赶紧通知他们,向野狼谷靠拢!”

籍裕拿着骨哨三长两短的吹起来,只是吹了半天,并没有得到回应。籍裕叹了口气道:“散得太开了,他们听不见哨声!”

高敬宗道:“我记得上次你不是有狼烟可以联系的方式吗?我这里有打火棒,咱们弄点湿草点燃!”

“不行,现在不能点燃狼烟!”籍裕皱起眉头道:“狼烟太明显了,而且来人不见得是朋友,多半是哪支乞活军活不下去了,来我们籍字营捡便宜了。”

高敬宗并不知道,乞活军其实领地意识非常强,整个鬼蜮大大小小百余支乞活军都有自己的地盘,误入其他人的领地,打你没商量。当然如果是善意往来,他们都会提前联络一下,获得许可后,再派人进入。这次对方派了数十人没打招呼潜入籍字营的领地,显然是抱着敌意来的。

然而没有过多久,籍裕的眉头却越皱越紧,高敬宗虽然神经粗大,但是不傻,知道籍裕一定是遇到了困难。

高敬宗问道:“怎么了,出现了什么意外?”

“所有的痕迹都消失了。”籍裕无奈的摇摇头,道:“所有的痕迹都被清理干净了,显然对方也是有至少一个反追踪的高手,情况好像不妙啊!”

高敬宗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封雷虽然看着挺凶,但是却是目前籍字营对外的核武器威慑力量,无论大小乞活军不敢吞并籍字营,就是害怕有封雷的存在。封雷在魏国军中就是悍将,他可是当初廉台之战中,从鲜卑悍将慕容德和慕容垂联手下全身而退,要知道慕容德和慕容垂都是这个时代超一流的悍将,可以能从他们联手之下全身而退的人,在天下间也找不出十个。籍字营好灭,几乎稍大一点的乞活军集结五百人就可以把籍字营吞并了。然而七年前,籍字营刚刚抵达鬼蜮的时候,田氏乞活军田豹就看上了籍字营刚刚从魏国邺城逃离时携带的金银细软。准备黑吃黑,吃掉籍字营。当时封雷挺身而出联合十三家乞活帅,单人独骑打上门去。

乞活军同出一脉,大家虽然私底下相互攻打劫掠,表面上却要做出天下乞活是一家的和谐局面。由十三家乞活帅做保,这个面子田豹也不敢不给,只好接受了封雷的战书。田豹非常无耻采取,命田氏乞活军十大豪帅(乞活军的一种编制,人数并不固定。大都拥兵百人以上。)采取车轮战,封雷临危不惧,经过拼杀,田氏乞活十大豪帅三死六伤一残,全部失败。从此封雷名扬鬼蜮。而籍字营也成了不能惹的代名词。

然而,封雷在打猎的时候只和陈永福一起,如果他们两个碰上四十多名壮汉,恐怕还真讨不到好处。

只见籍裕接着说道:“他们虽然清理了痕迹,但是这样以来就会出现新的痕迹。”籍裕好像在仿佛完全没有异状的草地、树木上竟然都找到了蛛丝马迹,引领着高敬宗不疾不徐地朝那支神秘队伍行去。

在搜索前进中,籍裕不时的吹着骨哨,好半天功夫终于有籍字营的四五个大半小子闻声而来。籍裕虽然身手不错,胆子也不小,可是关键是经历太小。一直没有独挡一面的机会,冉魏被灭国的时候,他才是一个四五岁的孩子,根本什么都不懂。高敬宗这个家伙说白了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张牙舞爪的跟着凑热闹。

虽然绕了一个大圈,籍裕还是发现了这些神秘人的目标就是野狼谷。

6

第七章敌友难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