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白色>尾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尾声

小说:白色 作者:situhan 更新时间:2014/1/23 11:05:45

尾声

当人们在不知不觉中走过了21世纪的头十年后一晃就到了第二个十年,这个世界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变得协调,相反,在这个世界上各种矛盾的激化正在不断的发酵和爆发。在这个纷乱的世界里,要想做到独善其身是多么的难。当我们从视频里看到野蛮的杀戮,看到人世间各种丑陋的时候,我们的心在流血,我们的思维在颤栗。中国现在是个不可否认的,在世界上有影响力的大国,是大国就要承担大国的责任,做大国该做的事情。而在联合国的一些组织里,现在能够指望的也就只有中国这个大国了。

解决了国内最大的间谍案以后,李涌相对的进入到了一个休息期,他除了去各地做一些必要的手术外,大部分时间是呆在家里陪自己那刚刚给他生了个儿子的孙敏。老李现在是全退了,老伴也是全退了。他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带着外孙,看好孙子,照顾好媳妇。人们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李涌家有二宝。

秦梁栋现在带着母亲住在迪拜,而秦梁栋的业务开展可是在欧洲,在法国,秦梁栋用迪拜公司注册了一个规模相当可以的安保公司,专门负责接待从中国来的特殊人物的安保工作,还有一些华侨,华人的保镖工作。而在迪拜注资的那家航空公司的生意火爆的不得了,有优素福的旅游公司协助,航空公司几乎不担心客源问题,而把旅游与航空公司直接挂钩的也算是霍何华的一个创举,最后他“硬是”在徐汉才的迪拜公司里也插上了一股,结果是整个欧洲的华侨生意都是这里的了。而列侬他们的从幕后走到台前并不等于他们不会回到幕后去,许多幕后的工作仍然在继续着。

谢尔斯终于在迪拜开了自己的私人诊所,到这里上班的竟然是阿美,那个在中国读书的捷琳娜也订好了这里的职位,说是毕业后要到这里来实习,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捷琳娜居然以闪电的速度嫁给了贾平,此举连李涌都大跌眼镜,谁也想不出为人木讷的贾平用了什么法子把捷琳娜这个大美女给“骗”到手的。舒默打死都想不到自己会有一个中国女婿,更想不到这个女婿还是李涌的弟子,弄的舒默现在一年竟然有2个月要住到中国来。而切斯拉诺维奇因为一些微妙的关系使俄罗斯的某些部门对其格外另眼相看,他的家族把一些边贸生意硬是开到了满洲里,逢人就说“我的侄女的老公是世界著名的外科医生李涌的弟子,我们在中国是有关系的,我们在俄罗斯也是有关系的”。

邓义辉现在是某著名跨国公司的老总,国家实行对海外的战略投资都与这些公司息息相关,而这个跨国公司又跟兰自立的公司,徐汉才的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生意是越做越大,而邓义辉现在早就不是当年的城下阿蒙,用李涌的话说“现在的邓哥很有范!”

桑切斯的那条船最后取名叫“光华”轮,虽然还算是桑切斯的财产,可是桑切斯除了掏钱维护和管理外,那条船是一个子也不给桑切斯挣,倒是兰光华安排了几次无国界医生组织的医生用那条船先是在南美转了几圈,给散布在南美的华人看病,着实提高了华人的威望,后来又去非洲进行义诊。而桑切斯却从与中国的交往中得到了大实惠,他的家族资产几乎翻了四翻。一跃成为福布斯财富名人榜上的成员,这还没有包括他的那些不上台面的隐秘资产。

斯内特还是在美国医疗界呼风唤雨,经过李涌的培训,桑切斯医院是美国最牛的医院,大部分的手术都可以在那里进行,实在弄不了他们就会去找李涌。他的女儿苏珊和温凯已经结婚,并且给他添了个漂亮的小孙女,这两个“中国通”都生活在北京,是美国某大公司在中国的代表,小日子过的蛮不错。

兰自立现在还是经常跑去玩热气球,最近操作失误从高空摔了下来,跌断了一条腿,气得董一蓝在病房里打骂其愚蠢,并且封存了兰自立所有的热气球,兰自立傻笑着向老婆保证今后再也不升空了,不过有比赛还是要去看。

胡黑子是昆城目前最大的婚介礼仪公司的老板,一个原来的小混混现在成为月老媒婆还捎带着主办礼仪仪式,这让知道底细的人总是感到滑稽和好笑。

牛心语和孙眉的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当然他们的孩子是不会去打酱油的,现在的牛心语是求实医院的内科主任,在家里的地位还是那样,用他妈的话说“这是随根”,孙眉现在也算是著名的麻醉师了,可是在家里还是欺负牛心语,反正也算是自得其乐了,要是有一天孙敏没有揪牛心雨的耳朵,牛心雨会睡不着的。

那个不着调的华韵现在是连门都出不了啦,蹲了2年监狱后也不知道从哪里感染上HIV,成为一个苟延残喘的病秧子,一个学医的却得了那样的病可真是个讽刺,如果不是李涌他们这些老同学的接济,她连活下去的基本收入都没有,最看重利益,最善于给自己某利益的华韵到最后啥利益都没有得到。

在李涌的提议下,那些老医生老专家每年都要集中一次去会诊一个奇难的病例,然后进行全国医学院的视频实况转播,用以教学和观摩。

李涌在孙眉生完孩子后带领着医疗队去了一次非洲,那里的战乱不断,伤亡惨重。作为一个联合国的大国,中国先后派出各种医疗队到那里去支援。李涌回来后沉浸于对医术的潜心研究。

本来已经很平静的李涌最近被徐利斌的一个电话给闹的心里很不自在,他以去求实医院做手术为由自己去了深圳,下了飞机后徐利斌就等在外面。

“你看怎么办?监狱医院说已经没多长时间了,她拒绝一切治疗。”徐利斌郁闷的点上了一颗香烟,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跟李涌说。

“帮我个忙,把她转到求实医院行不行?即便是她要走了,最好也让她走的踏实一点。我这就跟求实医院联系,毕竟那是我的母亲。”李涌面无表情的说。

“没有问题,我立即通知人去办,干脆你就直接去求实医院。”徐利斌说。

叫谁都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姜副市长的老婆竟然是李涌的亲生母亲,而且也牵涉到了案子里面,并不是因为牵涉到老姜的案子里才进去的,而是因为曾子纯。老姜是那种老谋深算的人,自己做了什么回家从来不跟老婆说,更何况这个半路夫妻了。当年李涌的母亲到深圳某医院当护士长,正好老姜那个时候是卫生局的副局长,这一来二去就混到了一起。老姜的原配很早就被老姜休了,那个山区里的黄脸婆实在是拿不出手,而李涌的妈妈可是面容姣好身材一流。

要说这人一生走错一步就步步都错,那么怎么错的一步呢?大多还是本性使然。李涌的亲生母亲年轻时就好慕虚荣,当年能够去找老李也是因为在那个时候老李第一人长的周正,第二是少有的大学生,在她看来这是个很好的潜力股。可是没想到老李是个老实人,根本就没有“上进”的欲望,于是不满现状的她毅然决然的抓住一次去深圳实习的机会,“断然”的抛弃了老李父子。而李涌基本上对母亲就没什么印象,他从小就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到底是怎么回事。

徐利斌是在监狱医院报来卢倩(李涌母亲的名字)服毒自杀的消息后才去查阅这个卢倩的资料,结果让他惊奇的发现这个卢倩竟然是李涌的亲生母亲。徐利斌思前想后才给李涌打了个电话,他宁可让李涌现在难受,现在骂自己一顿,也不愿意将来李涌知道了实情后终身的后悔。

“这是怎么发生的?她在监狱如何可以拿到那样剧毒的药品呢?”李涌问。

“我们也是弄不清楚啊,你是知道监狱医院的水平的,到现在他们还不知道是什么中毒呢。他们只能判断是中毒,具体是什么中毒你母亲不说,否则也不会定性为自杀。我想趁着人还清醒你们最后见上一面。”徐利斌说到这里哽咽了。

李涌不再问了,这种医学上的问题问徐利斌就如同问道于盲。

到了求实医院,李涌对出门迎接自己的孙今邈小声说了自己的要求,孙今邈连连点头,“放心,我自己亲自去办,人来了直接到后楼的VIP病房就可以了。”

李涌在VIP病区的门口等着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印象的母亲的到来,他想不明白命运为什么如此安排?他不知道应不应该把这个结局告诉自己的父亲?当年自己的父亲可以说是苦守了近二十年等待卢倩的回头,如果不是因为患病到省城里住院,父亲可能还会一个人等下去,跟王姨的再婚那几乎就是李涌一手促成的。可是李涌知道,在父亲心里深处还是有母亲的那一块地方。李涌思索了很久才决定先看看母亲的病况再说,如果真要是在弥留之际,那还是要把父亲接过来看上最后一眼。

二个小时后卢倩被送了过来,此时的她视力已经模糊了,在氧气面罩里急促的呼吸着。从情况看人已经昏迷。

“在是阿托品中毒,查查她在医院到底开出了多少眼药水?”李涌想了一会对徐利斌说,“到她住的房间里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纸板之类的东西。”

徐利斌立即给监狱打电话,马上就得到了确切的回答,听得徐利斌是怒火中烧,“你们那个医生可以下课了!这么多的眼药水开出了居然不报告?她还开了什么?叫什么琴?那有这样的药?你把药名用短信发给我!其他的等候处理!”

当徐利斌把情况告诉了李涌后,李涌想了想掏出了电话,“爸,我是小涌,我给你定了今天下午的机票,你到深圳来一下吧,不用告诉他们,明天你就可以回去了,是,有点事情要你来,嗯,你来了就知道了,我这就安排人送你去机场。”

“怎么?没救了?叫老爷子来看最后一眼?”徐利斌小声的问李涌。

李涌摇摇头,“的确是自杀啊,她已经不想活了,你看,她用了近2年时间收集到了足够毒死一头牛的阿托品,最近她又要了异丙嗪这种镇静剂,这是她早就策划好的,现在就算是拉回来,人也是个不行了,不是个白痴就是个精神分裂患者,她一生好强,无法接受现在这样凄凉的结局,无法忍受如此失败的下场,策划这些东西对她来说不难,她也是从事医疗工作的,这些知识她早就知道。医生救人需要患者强盛的求生欲望,如果患者自己放弃,那医生是无能为力的。我对她没有印象,也没见过她,现在更是无法面对她。想来想去,我觉得还是尊重她的选择为好。”说完,李涌的眼泪流了下来。徐利斌跟李涌交往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李涌流泪,而孙今邈也是第一次见到李涌流泪,跟在他身后的牛心雨本来还打算去搏一搏,听了李涌的话,他把手中的抢救方案给撕掉了。

徐利斌从机场把老李接到了,在路上,徐利斌告诉了老李实情,老李像是早有预感,他一个字都没有说。到了病房,老李走到了床前,看到已经满头华发的卢倩,顿时百感交集泣不成声。李涌坐在对面,手摸着母亲那枯槁的手臂一言不发。此时的卢倩突然睁开了双眼,似乎又能够看到景物了,他从李涌的脸上看到老李的脸上,猛的她笑了,笑得很灿烂,很开心。可是她的瞳孔开始散大了,最后一刻定格在她的笑容中,监视器上早就是一条直线了。

李涌站了起来,把一床崭新的床单拿了过来,他给母亲那死不瞑目的眼睛合上,把洁白的床单盖了上去。

人睁开第一眼看的是白色,走最后一程能够看到的还是白色。有人说白色是纯洁的,科学家说吧赤橙黄绿青蓝紫七原色加快旋转人们能够看到的就是白色。

(全书完)

2014年1月22日深夜于深圳.

7

尾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