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之碧血鹰翔>第二章 追梦少年(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追梦少年(一)

小说:抗日之碧血鹰翔 作者:最后一名 更新时间:2013/3/22 22:33:43

王进躲进了竹林里,看着天空中一架又一架的中国战机冒着浓烟地跌落下来,还有的就直接在半空中碎裂,他的眼睛都已经红了起来,虽然心中愤怒不已,但是却也只能躲在竹林中等待。他紧紧地咬着牙关,双手捏成拳头,恨不能自己也长出翅膀,飞到天空中去把小鬼子的战机撞个粉碎。

实际上,跟王进一起躲在竹林里的还有村子里一大群的乡亲,到此刻,便是再笨的人也可以看出来,中国空军今天是遇到了大难。

说起来,来到这个璧山县裴家堡,王进也是有些无可奈何。

王进是重庆大学一年级的学生,这一次他到璧山来是为了去舅舅家同舅舅讲表妹芙蓉的事情。王进的舅舅是裴其中也算是璧山县有名的地主士绅,青木关外上千亩的良田就是他们裴家的。只不过,就算是舅舅家家财万贯,王进也知道跟他没有半分得关系,想一想那个当地人称之为母老虎的舅妈何金凤,王进便气不打一处来,而舅舅又是一个有名的妻管严,在老婆的面前就好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何金凤说“是”的时候,他不敢说半句“不”字。

可是,就在几天前,表妹裴芙蓉忽然从家里跑出来,跑到了重庆大学找到他,告诉王进自己不想回去了,要跟着他在重庆上学。望着这个只有十七岁的小姑娘,王进只得耐下心来寻问原因,开始的时候裴芙蓉还不愿意讲,到最后被王进逼得急了,只得如实地告诉着他,原来是舅舅和舅妈不想让她再上学,而是准备将她嫁出去,嫁给隔壁铜梁县的首富石经天作儿媳妇,而且据舅舅说他们两家世代交好,她和石经天的儿子石永川是指腹为婚,在芙蓉还在怀孕的时候,石经天就和舅舅谈好了,如果生的是男孩子就让他们结为兄弟,如同生的是女孩子就结为夫妇。可是对于裴芙蓉来说,她对那个比他大五岁,叫作石永川的家伙一点儿的印象都没有,虽然小的时候曾在一起玩过,但那也是小时候的事情,两个人有十年没有再见过面,又何谈得婚配呢?而在芙蓉的心目中,表哥王进才是她真正喜欢的人,这也是她为什么会跑到重庆找王进的原因。

对于王进来说,虽然他也很喜欢这个小表妹,但是却也知道近亲是不能结婚的,只是芙蓉此时还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他生怕小表妹会想不开,只好先将芙蓉安排到了大哥王风那里,让大哥跟这个表妹讲一讲科学道理,让她端正一下自己的态度。几天以后,芙蓉终于明白过来她和表哥是不可能成亲的,实际上她对小表哥的爱也只是兄妹之间的依赖。王进曾经在舅舅家里住了一年多,那是因为他的父母已然离世,他的大哥把他送到了那里;而在共同的生活之中,懂事的王进一直对任性的小表妹礼让三分,在一起成长的过程中,他们的感情也自然而然地加深了。本以为小表妹的思想终于想开了,王进也长出了一口气,哪知道大哥的一席话却打开了芙蓉想要进学校学习科学知识的愿望,她更加不愿意回到那个充满着封建压迫的家里,大哥王风试着带着她去考了重庆女校,谁知道她还真得就考上了。两兄弟商量了一下,也觉得十七岁就出嫁的确太早,既然芙蓉还想上学,那么倒不如让她就在重庆女校再上几年学的好。只是因为大哥王风脱不开身,所以才会让王进到舅舅家里亲自向舅舅说明,同时也向他们报个平安,让他们对小表妹放心。也就是这个原因,王进不得不再一次踏进他再不想来、却又不得不来的裴家堡。

王进的到来,令舅舅裴其中喜出望外,当得知自己的女儿芙蓉并没有跳河,而是跑去了重庆上了女校,对于他来说就好像是终于感觉到了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的长出了一口气;但是舅妈何金凤却不这么想,知道自己的女儿还在人世,开始的时候的确象是一个作母亲的样子,从悲痛中惊喜过来,但是随即又仿佛觉察到了什么,开始怀疑这一切都是王进这个坏小子在背后搞的鬼,于是死缠着王进要他把芙蓉还回来,那架势就是一个泼妇,骂出来的话也难听至极,便是连舅舅裴其中也连忙躲得远远的,好像是生怕弄脏了自己的耳朵一样。王进实在是气不过,猛地甩开了这位令他讨厌要命的舅妈。他知道何金凤在想什么,何金凤是怕小表妹将来真得嫁给了他,到时候舅舅家的万贯家财也会遗留给他。因为舅舅只生了三个姑娘,没有儿子,所以何金凤说服舅舅裴其中同意把她弟弟的二儿子何武过继过来,改名作裴武,她是不愿意在舅舅百年之后被王进来分一杯羹的。裴其中的三个姑娘,老大和老二嫁的都是名门望族,自然不会在意他们家的这些田地,如果把老三芙蓉也嫁给这样的富豪之家,那么到时候裴武也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继承这些财产,要是真得到了那个时候,她们老何家也就终于有了可以翻身的一天。

也许是王进的用劲过大,何金凤竟然被甩到了地上,摔了一个狗啃泥,不由得坐在地上骂天骂地地大哭了起来,王进知道自己不可能再在舅舅家过夜,年青气盛的他指着何金凤郑重其实地告诉着她:“舅妈,我告诉你,我和芙蓉之间就是表兄表妹的关系,我们两个也不可能结婚,你不要在这里扯东扯西;另外,我还要告诉你,我不会拿走舅舅家一样的东西,而且永远也不会!”他说着,丢下还坐在地上一脸泥土撒着泼的何金凤,转身便出了裴家的大门,直将裴家上上下下所有的仆人、长工都惊得目瞪口呆,因为这么多年以来,在裴家堡里,还没有人敢惹过这位母老虎。

王进走出裴家堡的时候,舅舅裴其中从后面追了上来,远远地喊着他的名字,他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这位头发已然花白的长辈,心里头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舅舅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纸包递给王进,他接过来小心地打开,里面原来是一副晶莹剔透的玉手镯,他诧异地抬起头看着舅舅,有些不解地道:“舅舅,我刚才都说过了,不要你们家的一样东西!”

“这不是我们家的东西,是你娘当姑娘的时候戴的!”舅舅告诉着他:“这是白玉雕的,也是你外婆当年的嫁妆,留着给你以后的爱人吧!”

听到舅舅这么一说,王进点了点头,把这对手镯好生地再用纸包好,塞到了自己随身的书包里。

舅舅又从身上的内衣中摸出了两张银票来,递给了王进。王进拿着这两张大面额的银票,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了,他把这两张银票重新塞到舅舅的手里,对着他道:“舅舅,这东西我不能收,你还是自己好生收着吧!”

舅舅却发出了一声苦笑来,告诉着他:“小进呀,我这也不是给你的,芙蓉在重庆上学食宿肯定是要花钱的,我们家又不是供不起,你们兄弟两本来就不容易,再给你们增加负担怎么也说不过去,这两张银票你先替她收着,肯定是不够的,什么时候我去重庆再给!”

想一想舅舅说得倒也不错,如今王进还在读大学,虽然他也会在没课的时候勤工俭学,但是主要的生活来源还是靠大哥供养,大哥虽然在军统里是个少校,但是收入的确不多,那也是在刀口上混饭吃的,能够供养自己上学,已然很是艰辛了。想到这里,他终于还是接过了这两张银票,揣进了自己的内衣口袋里。

舅舅又叮嘱了王进几句话,劝着他不要去记恨舅妈刻薄的言词,这才返身回去。

望着舅舅离去的背影,一时间令王进有些感慨万千。他知道自己的母亲当年就是违背了外公外婆的意愿,追求自由而嫁给的父亲,一直到外公外婆去世的时候,都没有原谅过母亲的这种背叛,从来没有和他们家里的人往来过。他的父亲的出身并不好,原是湖北新军的一名队官,也就是相当于连长的角色,保路运动兴起,湖北新军调入四川镇压起义,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的父亲在重庆认识了他的母亲,也许其间有过许多的故事,但是王进和王风兄弟更相信那个时候是父亲英雄救美,救助过母亲,所以才会赢得母亲的芳心,最终以身相许。后来他的父亲进入了云南讲武堂学习,还没有毕业,清王朝就灭亡了;第二年母亲就生下了他的大哥王风,那个时候父亲去了广东,参加了孙中山领导的二次革命,而母亲则被他安置在武汉的爷爷奶奶家里。袁世凯倒台之后,父亲曾回武汉与母亲团聚了几年,也就是在这几年里,王进出生了。北伐战争开始,父亲再一次披挂上阵,但是后来的军阀混战让他伤透了心,最终选择了退伍回乡从商,倒是他的大哥王风却在二十岁的时候考上了黄埔军校,从了军。这一段时间,虽然爷爷奶奶相继去世,但却是在王进的记忆中最美好、最快乐的时光。

可是,好景不长,七七事变之后,中日战争正式爆发,父亲接受了军中好友的邀请,重新出山担任了国军的师参谋长一职,可是那支部队最终在台儿庄会战中灰飞烟灭,那个师的师长以身殉国,父亲也没有能够幸免,真正地实现了他作为一个军人马革裹尸的诺言。而东洋人的铁蹄并未停止,紧接着武汉会战开始,那个时候大哥王风回到了武汉,强烈地要求王进和母亲一起去四川避难,并且为他们搞到了两张非常难买的船票。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这艘民用客船也会成为东洋鬼子空军的袭击目标,这艘船最终还是被轰炸机投下来的炸弹炸沉,十八岁的王进凭着不错的水性死里逃生,但是他的母亲却永远地消失在了长江滚滚的波涛中。从那个时候起,王进就想要和大哥一样去从军报仇,却被大哥好言劝阻了。大哥王风亲自把王进送到了舅舅家,让他在这里安心学习,然后去考大学。也正是这个原因,王进在舅舅家里住了一年半的时间。

往事已经无法再追忆,王进只能勇敢地面对。

从裴家堡到成渝公路还有一段大约五里的路程,只有到了成渝公路才可能搭上开往重庆的班车,好在时间还早,所以王进并没有着急,谁又能料到突然间空中剧变,让他赶上了这一场泣歌沥血的空战呢?

10

第二章 追梦少年(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