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之碧血鹰翔>第二章 追梦少年(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追梦少年(四)

小说:抗日之碧血鹰翔 作者:最后一名 更新时间:2013/3/26 12:49:41

一星期之后,王进乘着一个休息日,专门赶往邮政局对面的伯伦诊所,去还冯医生借给他穿的一套西服,当然同时,他对自己大哥的话还有些半信半疑,也想要落实一下这位冯医生把那张银票到底怎么样了。

可是,当他来到伯伦诊所的时候,却有些失望,因为冯医生并不在这里,接待王进的是一位的戴着一个护士帽和口罩的女护士,她的身材瘦小,王进看不到她的脸,所以也无法确认她的年纪,只是从她眼角微露的鱼尾纹可以得知她应该不是小姑娘了。这个护士还以为王进是来看病的,告诉着他:“冯医生今天去市里买药去了,如果找他看病明天再来吧!”

王进愣了一下,连忙解释着:“哦,我不是来看病的,我是给他还衣服来的!”说着,便打开了用报纸包裹并叠得整整齐齐的这套西装,这个护士一下子便认出了这身衣服来,他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个年青的大学生,不明白这一身衣服怎么到了他那里。

“呵呵,这套西服可是冯医生在德国留学的时候买的,他一进很珍视,怎么到了你这里?”护士问着。

王进只得简要地向她讲了一下那天的经历,最后道:“冯医生为人真得不错,他把这套衣服借给我穿,要不然那一天我就会被人当成叫花子了!”

护士听完王进的叙述,也笑了起来,她点着头,表示同意王进的观点,同时又十分敬仰地道:“冯医生真得就是一个好人,他可是德国留学回来的医学博士,全科医生,在我们这一带都很有名的!这还不算什么,最主要的是他的心肠好呀,要是病人真得没有钱,他还会白给他们治的,而且白送药!”

听完了这位护士的话,王进怔了怔,想到既然这位冯医生如此道德高尚,自然不会去骗自己的张银票的,想到这里的时候,心下里便放心了许多。“冯医生什么时候能回来呀?”他问着。

护士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此时已经到了下午四点多钟了,她道:“他上午去的,估计怎么也快要回来了吧!”

听到护士这么说,王进便道:“那我在这里等会儿他!”

“也好!”护士答着,自去忙活去了。

这个诊所是两间房,临街的只有一间,比较明亮,这间房的面积比较大,大约有十多平方米的样子,里面放着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和一张治疗床,还有一个可能放着些医疗器物的木头柜子,不过在柜子的边上,倒是立着一个和真人一般高,上面绘着很多穴位的铜人;想来这间屋子自然是冯医生坐诊的所在。外面这间房还有一道门通到里面,王进没有进去,但是在门口望了一下,里屋其实是药房和消毒室,只比外间稍小一些,这个护士就在里面一边翻看着药柜,一边登记着什么。里面的那间屋还有一道门通往后院,透过敞开的门,王进可以望到后面的院子里有一棵不小的椿树,也不知道是香椿还是臭椿,想来后面还有屋子,应该是冯医生的住所。

在等的时候,倒是有两个病人过来打针,看着这个护士麻利而又简洁的手法,针头扎在病人的身上,病人都没有表露出痛苦的表情,想来她的手法还是不错的。只是王进从小就怕打扎,便是看到扎别人的时候,对他来说也是一种痛苦,不敢多看地别过头去。

这个护士打完了针,看着王进那种咧着嘴的表情,也只是笑了一下,随即和他说起话来,很快两个人便熟悉了起来。通过对话,王进才知道这位护士原来也和自己一样,并非是当地人,而是从上海逃难而来的,她叫梅苹,比他要大了七岁。正说之时,又一个人推门而入,这是一个穿着陆军大学制服的军官,身材魁梧,比王进要高了半个头,也许因为穿着制服的缘故,他看上去很年青;但是王进却知道,能够在陆大学习的人就算是考的正则班,其马也是中尉以上的军阶,年纪怎么也有三十岁左右了。不过,这个陆大的学员长得十分英俊,眉头又浓又黑,鼻直口阔,四四方方的脸,尤其是他的下巴长得很有特色,微微地翘着,干干净净,没有一点儿的胡子茬。

“明宇!”梅苹看到了来人,不由得惊喜地叫了一声,丢也了手中的针管,快步走过去,并且顺手摘掉了自己脸上的口罩,王进诧异地望着这位刚才和自己说了半天话的护士,这才发现这位梅大姐原来也是一个非常漂亮的人,并非是刚才自己所想象的样子。从她看着这个走进来的陆大生的眼神,分明就是一种爱慕之情,要不是顾忌到王进这个第三者还在这间屋子里,王进真得可以肯定,梅大姐一定会扑到这个人的怀里去。

“小苹!”这个叫作明宇的人也叫着她,并且拉住了她的手,也许也想做一个更加亲热的动作,但是目光望了王进一眼,还是忍住了,保持着十分庄重的姿势。

王进十分不自然地轻咳了一声,这让梅苹如梦方醒一样,笑着对王进道:“他是我丈夫,叫段明宇!”同时也向段明宇作着介绍:“他叫王进,是重庆大学的学生,来找冯医生的!”

“哦!”段明宇点了一下头,来到了王进的身前,主动地伸出手来笑着道:“你好!”

相对于段明宇的大方,王进却有些尴尬,连忙抻手握住了他的手,同时也说了一声:“你好!”但是,在握住段明宇的手之时,王进分明感觉到他的手粗糙得都起了茧,想来在陆大的训练也是很苦的活。

“明宇,你今天怎么得空出来了?”梅苹一边问着他,一边忙着给他倒水,脸上更是喜形于色。

“我请了假!”段明宇笑道:“这两天我有些感冒,所以借机就跑了出来!”

王进听着两个人的交谈,分明感觉得出来,他们两个人应该有一阵子没有在一起了,这个时候便觉得自己成了多余,连忙起身来,对着梅苹道:“梅姐,这天也不早了,我就不等冯医生了,先走了!你帮我把衣服还给他,跟他说声谢谢啊!”他说着,已然快步地走到了门口。

“好的!”梅苹答着,同时也客气地对着他道:“以后有空的时候,你再来玩啊!”

“好!”王进应着,回头又望了段明宇一眼,走出了门去。

梅苹来到了门口,望着王进走远,又看了看四周的情况,然后从门后取出一块写着“今日停业”的牌子挂到了大门上,再转回身,不慌不忙地关上了这个诊所的门,并从里面上上了门栓。

在这个诊所斜对面的邮政局里,王风穿着一件灰色的风衣,戴着一顶黑色的礼帽,把帽子的檐压得很低,就站在靠进窗户处的桌前,一边装模作样地写着信,一边却是目不转睛地透过玻璃盯视着对面的那个诊所,看到那个门关了起来,他的信也写完了,却又随手揉成一团,丢到了边上的纸篓里,转身出了邮局,向伯伦诊所后面的另一条街走去。

王风之所以盯住了这个伯伦诊所,是因为他们的探测车总能探到了这附近有人时不时地在发报,根据此时国家的法令,即使是商业电台也要到警察署备案的,而且还要交报明文的电码,可是在查阅相关记录之后,王风并没有看到这一地区附近有谁报批过,想来那个地下电台定然是非法的。他们也截获了一些这个地下电台所发的电码,并且提报到了电讯组破译,但是一直没有破译出来。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暗中调查,利用排除法,最终王风把地下电台有可能隐藏的位置定在了邮政局的周围,这里有一家诊所,一家书店,一家杂货铺,还有一家药店和一家米店。他的手下有十二个人,两个人二十四小时盯视一所房子,然后再用排除法一家家的排除,先是排除了那家杂货铺,然后又接着排除了米店。盯视诊所的两个人向他报告着说这个诊所并没有什么异常,但是为作组长,他还是按照惯例要亲自察看一番。

在王风盯视的过程中,先是看到了弟弟王进走进去,他怔了一下,马上明白弟弟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但是好半天王风也没有见到弟弟王进出来,而这个时候,他的目光却是一亮,已然看到了接着走进去的段明宇。他认识段明宇,因为陆大就位于歌乐山上的山洞村,而他们军统的总部也在那边,陆大的学员向来和军统的特务们不和,有时候在街上遇到了还会打架,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几天前,王风就处理过这么一起打架事件,那个陆大的为首者就是段明宇。也就是因为他负责处理那件事,从而认识了陆军大学的教育长万耀先,攀谈中才得知这位教育长原来曾在他父亲手下当过营长,对他的父亲一直怀着敬仰之情。那次打架事情最终被双方大事化小了,没有扩大,但也因为这个原因,倒是让王风记住了段明宇这个人。

实际上,这些日子里,王风还有一个更为棘手的事情要做,那就是调查从重庆通往遂宁的通讯电缆被破坏案,这个案子的确十分蹊跷,头一天电话还能够打通,可是第二天就打不通了,然后那一天便发生了璧山县上空的空战,可是在空战结束之后,电话又能够打通了。那一次的空战,虽然只打了半个多小时,但是中国三十架战机被日本新式战机击落十三架,迫降损失战机十一架,共计二十四架之多,而日本战机竟然一架未失,趾高气扬地飞回了宜昌;那些得以返回的中国飞行员中,受伤的有八个人,牺牲的有十个人。当然,这种失败的战例是不可能公布于众的,但是武汉的日军却大肆宣扬,言称击落了二十七架之多,听者都无不潸然。这一战可以说令中国空军、甚至于军委会颜面扫地,蒋委员长十分震怒,责令航空大队究查失败的原因,并让军令部作出报告。军令部在调查的过程中发现,这次空战其实从一开始就是日军布置的一个陷阱,而且在临战之前,空军方面就已经得到了相关的情报,但是情报的传递还是晚了一步,就是因为重庆与遂宁之间的电话无法打通,所以没有能够及时阻止中国战机的升空。

因为重庆与遂宁之间的电话电缆都是由军方控制的,所以调查这个事件便也落到了军统局的身上,王风便成为了这个任务的主要调查员。在几天的调查之中,王风很快就把目标锁定到了重庆通讯交换站的副站长方文清的身上,在暗中调查的时候,却发现方文清与段明宇竟然还通信,虽然他也暗查了那封信件,并没有从中看出什么不对的地方,却从信中知道这两个人的关系是老乡的关系,而且交情不浅。

本来,王风并没有把段明宇例为可疑的对象,可是这一次却又意外地看到了段明宇出现在被他们监视的伯伦诊所,自然而然地不能不令他起了疑心。

11

第二章 追梦少年(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