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中国男儿>第十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

小说:中国男儿 作者:李克俊 更新时间:2018/10/11 21:48:00

日军的第三批援军抵达上海,日军在上海的总兵力超过了三个师团,在兵力上占据了优势。人们翘首企盼援军,可是在第五军增援上海后,军政部就再也没有派出援军。二月二十一日,军政部更是通令各部队:“十九路军有三师十六团,无须援兵,尽可支持。各军将士非得军政部命令而自由行动者,虽意出爱国,亦须受抗命处分。”

第五军军长张治中将宋希濂的二六一旅调到了位于庙行镇左后方的唐乔田湾一带,担任了第五军的预备队。二六一旅担任预备队后奉命修筑二线防御工事,三月一日上午宋希濂正带着团营长们检查防御工事,旅部的一个作战参谋气喘吁吁的跑到宋希濂面前说道:“旅长,军长紧急命令,要你马上到军部去,同时命令咱们旅做好战斗准备。”

宋希濂一听是紧急命令不敢有丝毫的耽搁,立即起身赶往位于刘家行的第五军军部。在第五军军部内军长张治中盯着面前的作战地图表情凝重,张治中见宋希濂到了就手指作战地图说道:“日本人不甘心失败,派了大将白川义则来到上海,担任新的司令官。白川义则此行带了两个师团的援兵,根据我们最新得到的情报,日军已经于今天早上在七丫口一带登陆。现在日军的先头部队正向浏河前进,浏河的重要性不需要我多说,一旦浏河失守,我们第五军的侧背都会暴露给日军,一旦日军对我军进行迂回包抄切断了我们的退路,整个战线将会陷入崩溃!现在浏河只有教导总队一个营的兵力,他们正在全力抵抗。我已经命令地方政府调集车辆,负责运送你们旅。你们旅立即出发赶往浏河,一定要抢在日军之前占领浏河!”

宋希濂掷地有声的说道:“军座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宋希濂马不停蹄的赶回了二六一旅旅部,然后召集全旅将校级军官开会。在旅部里宋希濂向旅里的军官们简单扼要的说明了情况,然后非常严肃的说道:“我们旅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到达浏河,占领阵地阻止日军前进,一旦日军先于我们占领浏河,整个战局都要恶化。军长已经命令地方调派车辆运送部队,五二一团一营作为先头部队乘车出发,其他部队按照序列依次跟进,我同一营一起行动。解散!”

宋希濂宣布解散后,五二一团一营营长唐德就风风火火的赶回了一营,还没到营部唐德就亮开了嗓门大声喊道:“号兵吹集合号,紧急集合!”

紧急集合的号声吹响了,一营官兵们迅速集合。官兵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们从营长唐德脸上的表情感觉到要有仗要打了。

唐德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之情大声说道:“兄弟们,我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要告诉大家,不知道大家想先听哪一个啊?”

一营的官兵们互相瞅了瞅没有人出声,刘宏扬见没人说话就主动说道:“营长,我们想先听好消息。”

唐德挥舞着拳头说道:“好消息就是,这次作战咱们营是全旅的先锋部队!”

一营的官兵们闻言爆发出一阵欢呼声,欢呼之后刘宏扬又问道:“营长,那坏消息呢?”

唐德收起了笑容:“坏消息嘛,就是来的小鬼子的人数有点儿多。”

官兵们都等不及了,刘宏扬心急火燎的问道:“营长,你就别卖关子啦,到底来了多少鬼子啊?”

唐德一字一句的说道:“一个师团,日军第十一师团。”

官兵们都愣住了:“一个师团?”

之前还欢呼雀跃的官兵们顿时鸦雀无声,唐德不高兴的说道:“怎么都不出声了,平日里牛皮哄哄的自诩为精锐,谁都不放在眼里,现在面对鬼子的二流货色你们就害怕了?”

刘宏扬见气氛不对就大声说道:“营长,我们怎么会害怕小鬼子呢,是小鬼子怕咱们才对!我们只是觉得第十一师团是二流货色,打起来不过瘾!如果是日军的王牌第二师团或者是第六师团,才配当我们旅的对手。一个师团有什么了不起,就是来十个师团我们也照打不误!”

回过神来的一营官兵们也都不乐意了,他们纷纷说道:“一连长说的对,是小鬼子怕咱们才对,我们才不怕小鬼子呢!”

唐德看着斗志昂扬的官兵们说道:“说这话才是我的兵!军人报国在今朝,国家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今天就是我们报效国家的时候了!”

上次竞争敢死队的队长失败唐德就憋了一肚子火,现在打头阵的机会来了,唐德卯足劲决定打一个漂亮仗给众人瞧瞧。

一个旅部的传令兵边跑边喊:“唐营长,车来了。”

地方政府紧急调来的汽车到了,旅长宋希濂带着作战参谋和卫士也来了,唐德一数调来运送一营的车辆只有区区的十一辆车,就算是每辆车都超载,一次也只能运送一个营的兵力。

时间紧迫也顾不上超载不超载了,唐德大手一挥命令道:“一营都有,全体登车!”

在一营官兵登车的过程中,宋希濂不顾唐德的劝阻执意上了第一辆车,唐德无奈之下只能亲自坐在宋希濂旁边负责护卫。一营官兵登车完毕,十一辆汽车组成的车队风驰电掣般的直奔浏河镇而去。当车队行驶到距离浏河大约两公里的地方,天空中突然出现了四架涂着红太阳的日本战斗机,坐在第一辆汽车驾驶室里的唐德脸色大变,唐德大吼一声停车,然后不等汽车停稳,唐德就打开了车门,不由分说的拉着旅长宋希濂就往路边的树林里跑去。其他汽车上的一营官兵也纷纷下车,到路边的树林草丛中躲避。在天空中的日本战斗机发现了运载一营的车队后立即俯冲下来,对着停在公路上的汽车投弹扫射。隐蔽在树林里的宋希濂见停在公路的汽车中弹起火,心急如焚。没有了汽车,剩下的路程就要步行,步行就会耽误时间,而耽误的时间每一分钟都有可能左右战局。

天上的四架日本战斗机炸毁了停在公路上的汽车后,并没有立即离去,它们欺负中国军队没有防空武器,压低了高度继续在一营官兵头顶上盘旋。看着几乎贴着树梢飞行的日本战斗机,宋希濂恨的牙根痒痒,刘宏扬过来提议道:“旅长,小鬼子的飞机太猖狂了,不如我们干它一下子!”

宋希濂当即同意:“好,集中自动火力,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营长唐德从身边一个士兵的手里拿过一挺捷克式轻机枪,一个箭步冲出了树林对着天上飞过的日本战斗机就扣动了扳机,刘宏扬手提冲锋枪紧随其后的大吼一声:“弟兄们,打!”

唐德刘宏扬一带头,一营的官兵们纷纷从树林里冲出来端着手中的武器向天上的日本战斗机猛烈开火,二六一旅是德械装备,自动武器数量多,十几挺捷克式轻机枪和上百支冲锋枪步枪组成的火力网瞬间罩住了低空飞行的日本战斗机,一架日本战斗机屁股冒出一股黑烟,然后一头栽到了空地上,一声剧烈的爆炸,战斗机里的日本飞行员直接回了东洋老家。剩下的三架日本战斗机见势不妙掉头都飞走了,旅长宋希濂一看手表叫日本飞机这么一闹,耽误了足足二十分钟的时间。再去检查汽车,能继续开动的汽车只剩下了三辆,其余的都被日本飞机炸毁了。宋希濂命令刘宏扬的一连乘坐还能继续开动的三辆汽车先行,其他部队则跑步赶往浏河。

刘宏扬带着一连乘车赶到了浏河镇,到了浏河镇只见街市店门紧闭,偌大的镇子只有几个臂缠义勇军臂章的学生,几个义勇军见到一连来了,立即迎了上来。

刘宏扬昂然说道:“我是第五军八十七师二六一旅五二一团一营一连上尉连长刘宏扬,奉我们旅长之命前来浏河接防!”

一个臂缠义勇军字样臂章的学生举手敬礼:“我们是冯庸大学义勇军的,奉十九路军蒋光鼐总指挥的命令担任沿江警戒任务,负责监视长江上的日本军舰。原来在浏河驻防的教导总队正在阻击登陆的日军,镇子里只有我们这几个义勇军。”

刘宏扬举手还礼:“我代表第五军对你们义勇军做出的贡献表示感谢!现在我们连已经接防,接下来会有激烈的战斗,你们可以撤离了。”

几个义勇军拒绝了刘宏扬的命令:“刘连长,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在接到十九路军蒋光鼐总指挥的命令之前,我们是不会离开的。”

一个排长过来问道:“连长,接下来该怎么办?”

军情紧急刘宏扬当机立断:“教导总队没有什么实战经验,面对日军的进攻恐怕顶不了多久。我决定全连前出,掩护旅主力在浏河展开。”

“连长,就凭我们这点人,万一遇到日军……”

说到这里,那个排长没有把话说下去,但是刘宏扬也明白他的意思。一连人太少了,他们主动去阻击一个师团,不用想也知道结果是什么!

要是日军在来一次大规模的进攻的话,他们绝对守不住,但是万一要是阵地失守,浏河被日军攻破,整个防线可就要崩溃了!

“全体集合!”

刘宏扬一声令下,一连全体官兵迅速集合。

“弟兄们,我打算带领咱们连前出阻击日军,掩护旅主力在浏河展开。大家都知道,这次来的小鬼子有点多,我们一连就百十号人,一旦前出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我刘宏扬就想问你们一句,敢不敢跟我一起去!”

“敢!”

“有什么不敢的!”

“跟小鬼子拼了!”

“好,不怕死的跟我来!”

刘宏扬上了军车,一连所有的弟兄们都上了车。

刘宏扬欣慰的一笑,有这样的弟兄们,就算是死也无憾!虽千万人,吾往矣!

刘宏扬带领一连乘车离开了浏河,直奔日军的登陆场而来。

在路上刘宏扬看到了几个正在撤退的教导总队的官兵,刘宏扬立即命令司机停车,刘宏扬下了车拦住了教导总队的士兵询问起了情况。

一个教导总队的少尉把情况告诉了刘宏扬,日军已经登陆成功,教导总队在江边布防的一个营已经被打散了。

“在前头有一个叫茜泾营的地方,是一个支撑点,我们占领了茜泾营,就可以阻击日军。如果让小鬼子抢占了茜泾营,那从茜泾营到浏河镇就无险可守了。”

“你们几个都上车,负责给我们带路。”

教导总队的几个官兵上了最前面的卡车,然后一连乘车前往。

刘宏扬不断催促着司机加快速度,司机把卡车开到了最快,但是他们紧赶慢赶还是来晚了,十一师团的先头部队已经进入茜泾营。

刘宏扬大吼一声:“弟兄们,趁小鬼子立足未稳,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刘宏扬手持毛瑟手枪第一个向日军冲去,一连的弟兄们纷纷下车,然后争先恐后的向日军杀去。十一师团的先头部队也是刚到,气还没喘匀,刘宏扬就带着一连杀过来了,负责搜索的十几个日本士兵转眼之间就被密集的弹雨打成了筛子。

面对神兵天降一般的一连官兵们,日军顿时陷入了混乱。

代号锦的十一师团毕竟是日军中的精锐部队,在经历了最初的混乱后,他们迅速的稳住了阵脚。在发现当面的先头部队只有一个连的兵力后,日军先头部队的指挥官立即指挥部队发动了反扑。

十一师团先头部队的指挥官本来想凭借自身的力量消灭一连,等一交手才发现一连的战斗力超乎他们的想象,尤其是一连装备了大量的MP18冲锋枪,MP18冲锋枪每分钟四百发的炽烈火力让进攻的日军吃足了苦头。狂妄自大的日军先头部队指挥官在一连面前碰的头破血流后,知道自己遇到了劲敌,赶忙向十一师团师团长厚东笃太郎请求增援,厚东笃太郎一听德械部队出现在自己的师团当面,顿时来了精神,他立即调兵遣将杀向茜泾营,同时报告了司令官白川义则。白川义则一听德械部队出现在登陆点附近,不由的心中一惊,中国军队的反应速度实在是出乎了自己的预料。德械部队战斗力强劲,稍有不慎日军迂回的作战计划就有可能前功尽弃。白川义则当即命令十一师团主力向茜泾营增援,同时命令停泊在长江上的日本海军舰队对十一师团进行火力支援,日本海军航空母舰上的飞机一架接一架的起飞,直扑茜泾营。海军军舰的大口径火炮也昂起了炮口,向茜泾营进行猛烈的炮击。

在一连和日军激战的时候,一营主力随后赶到,也投入了战斗。双方杀的难分难解,都发现对手是之前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劲敌,但是作为各自国家的精锐部队谁也没有退缩的打算。

激烈的战斗从下午一直打到了晚上,到了深夜旅部的一个传令兵到了茜泾营,找到了一营营长唐德,传令兵见唐德身上缠着绷带就说道:“唐营长,你受伤了?”

唐德毫不在乎的说道:“鬼子人太多了,阵地被突破,和小鬼子拼刺刀最后寡不敌众挨了一刺刀,不过没有大碍。”

传令兵解释道:“唐营长,我是来传达作战命令的,你们的作战任务完成了,旅长让你们撤退。”

唐德闻言一愣,他大声质问道:“撤退,为什么撤退?”

传令兵神情有些黯然的说道:“庙行阵地被日军突破了,我们没有坚守下去的必要了。十九路军蒋总指挥已经下达了撤退命令,各部队正在转移中。”

“旅长他们呢?”

“旅主力在行军途中遭到了日本飞机的反复轰炸,无法在规定时间内赶到浏河。”

唐德叹了一口气,他明白浏河丢失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了。

唐德心有不甘,却也只能服从命令。在夜色的掩护下,坚守茜泾营的五二一团一营撤离了阵地。一营撤离茜泾营后,日军第十一师团师团长厚东笃太郎来到了茜泾营,走在一营曾经浴血奋战的阵地上厚东笃太郎眉头紧锁,中国军队区区一个营的兵力从下午激战到深夜没让十一师团前进半步,如果对手是第五军主力呢?厚东笃太郎突然想起了植田谦吉之前说过的话,觉得植田谦吉的话非常有道理,厚东笃太郎忍不住大发感慨:“第五军真乃皇军之劲敌也,为了帝国大业,必须要消灭他们!”

0

第十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