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军旗下的誓言>第五节 劝降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节 劝降

小说:军旗下的誓言 作者:三大队的皮鞋 更新时间:2019/1/2 17:04:09

红十师所在地洪口场有两河一溪,这里草木苍翠,到处郁郁葱葱,山清水秀,风景如画。

炎林的家乡在湖北黄陂塔尔岗高山上,冬季里树枝光秃秃的,只能看到树杈上一个个大鸟窝。家乡有个迷人的鸟岛,一到春天有上万只鸟儿在那里歇息,这是炎林和小伙伴爱爬树的原因,掏鸟窝,吃鸟蛋。

学兵连号的房子边有几棵大树,清晨,鸟儿清脆的叫着在随风飘动的枝头上跳来跳去,很是可爱。学兵连的捣蛋鬼纷纷出动,一个个掏出弹弓蠢蠢欲动。

弹弓是每天自发跟在学兵连后面训练的一群小屁孩儿送的,炎林也有一把,他爱不释手。儿时的小伙伴儿凑在一起,狗蛋向炎林说道:“九班长,我们经常饿肚子,去林中打几只鸟解解馋吧。”

“好啊,你不说我都忘了这码事。”炎林忙点点头,小伙伴们一拍即合。晚饭后有一小时休息时间,一群小战士钻进不远处的林子里,小捣蛋眼尖手快打下一只鸟,落下几匹树叶惊动了群鸟,再想打,惊弓之鸟都飞走了,大家遗憾了好一阵。

晚上吴指导员在学兵连队伍前严肃的宣布纪律:“一个排以下不准单独外出活动,十师已有多个警戒部队遭到土匪袭击。”学兵连附近也有部队,但各有各的任务,因此连里的干部格外谨慎。

前不久,学兵连刚到洪口场才住了三天,有冒充粮贩子的土匪到学兵连报假案,那天正遇上指导员带了两个排去河边洗军装,连长和三排留下值班。那天连长带着九班去林边发现情况不对,带路的两个土匪又跑了,连长带领九班小战士与土匪交战,让炎林带两个小战士追击两个逃跑的土匪,经过殊死搏斗才解决掉土匪。

从鄂豫皖根据地出来的学兵连小战士作战勇敢,组织纪律性强,一点就透,他们严格遵守纪律从不添乱,光凭这点也让连干部们满意。

通江县有个诺水河镇,它的魅力无处不在,林海、峡谷、溶洞、飞瀑、暗河,风景如此美丽。

当地老百姓纷纷向红军诉苦,土匪时常来抢劫,一来就是一大帮子,实在惹不起。土匪仗着人多,在自己熟悉的地盘上为所欲为,老百姓苦不堪言。

十师某团驻扎的龙凤场与万源地界紧挨着,是通江与万源的第一道防守部队,前面的竹峪关一线另有一支部队守卫。红十师一面监视万源之敌,一面抽出兵力对付为非作歹的土匪。

通江一带土匪多,老百姓一提到土匪就谈虎色变。两河口的曲江洞是个土匪老窝,有好几百个土匪常年扎根于此。这里的的老百姓受害最深,许多人纷纷迁走。

民愤太大,老百姓积怨很深,过去川军统治时也曾到两河口剿过几次匪,打来打去没动着土匪一根寒毛。土匪也不是多么能打仗,只是盘踞的地势险要,部队没法攻上去。

“师长,派我们团去端掉土匪老窝吧,让老百姓平平安安过个年。”十师有个团长主动向师部请战。

“土匪窝地形险要,上不沾天下不着地,在不到山顶的半山悬崖边上爬天梯进洞,进出仅有个一人宽窄的天梯,洞子下面还有条河道。要想硬打不大好办,我们研究一下再说。”师长背着手来回踱步,他也想打,到底怎么打还沒拿出具体办法。

师里一位政工干部大胆建议道:“不能眼看着他们祸害老百姓,我们先礼后兵,劝说土匪下山投降,争取把他们拉过来。”师部一致赞成,早在鄂豫皖根椐地时期红军就多次与国民党将领有过谈判,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由这位干部负责对土匪劝降,他不仅能说会道,也是红十师的一支笔,是红军中不可多得的人才。

不愧是是政工干部,做分化瓦解土匪的工作就是有一套,他努力劝说土匪弃暗投明,要爱护老百姓,不与红军为敌,要枪口对外共同对敌。他煞费苦心反复做工作,土匪头子被说动了,同意让跟了自己十几年的土匪弃暗投明,下山投奔红军。

十师解决了难题,根据特殊情况对土匪进行整编,为独立营改编战士。

老谋深算的土匪头子有所保留,无论如何不肯让出盘踞在曲江洞的老巢,那是他打了十几年的江山。最终还是留了一手,坚持自己和几十个弟兄留下不挪窝。

部队对此有异议,不管留多留少也是留下了几十人,留下的人又不会去劳动,哪儿来的粮食。没有粮食一定还会下山骚扰老百姓。不管怎么做工作,土匪头目始终不松口,没有商量余地,他认为已经做出了最大的让步。

为了安定一方,确保老百姓安全,部队与土匪头子斗智斗勇,又提出一个新的方案。派一个班战士进驻洞子里,与留下的土匪同吃同住,实行监督管理,几经交涉后土匪头子妥协了。

一百多个土匪集中到洪口场报到,被编进独立营成为改编战士,每日与三十团一起参加训练。学兵连小战士突然看到那么多的改编战士,十分惊讶。他们随身带来上缴破烂武器看着实在不咋地,虽然红军部队没有国民党军的大批新式武器,但多次作战也调整了一些,对改编战士来说还是艳羡的。

学兵连小战士不明白为什么红军要接收土匪,排长也说不清,还是吴指导员说明白了。“红军劫富济贫为穷人打天下,让穷苦人翻身当家做主人。虽然这些人土匪成性,但也都是苦出生,他们也知道靠偷鸡摸狗打家劫舍并不光彩,连他们的父母在外都抬不起头来......”吴指导员还让小战士试着去接受改编战士。

老百姓心中有抹不去的阴影,听说有大股土匪下山被编进红军部队,一传十、十传百,大家奔走相告。

“土匪下山了!已经到了洪口场......”好些人连后面的话都没听完就给吓跑了,学兵连的房东大妈也吓坏了。

“妈,两河口的土匪到洪口场了......”房东大妈的儿子离家老远就在大喊大叫,房东大妈正在家门口晾衣裳,忽然听见儿子在大喊土匪来了,腿一软跌倒在地。

“儿啊,快跑吧!晚了就跑不掉啦!”房东大妈坐在地上让儿子先跑,她已吓得面如土色,儿子跑过来扶起她。

“跑啥子嘛,我还没说完你就吓成这样。不晓得为啥子,他们自己跑下山让红军收编了?”儿子的话不一定准,房东大妈将信将疑,哪有这样的事啊,直到问了学兵连战士才确定这是真的。

真是百年不遇的大新闻,老百姓一大早就站在远处观看整训的改编战士,奇怪他们怎么会心甘情愿加入到纪律严明的红军队伍中。

“他们是不是中邪了,自由散漫惯了的土匪,会心甘情愿跑到这里来吃苦?”老百姓不知道这是红军做了很多工作才走到今天这一步。

“我看这里面有名堂,他们又不是没来打过红军,一下子转变过来哪有那么容易?”老百姓纷纷议论,各说不一。

“怕啥子嘛,既然红军能收编他,就一定能够改造他。”一些老百姓对红军的能力充满信心。

“你看改得了吗,一个个吊儿郎当的样子和红军战士区别太大了。”仍然有不少老百姓不相信土匪能真心接受改编。

不管怎样,红十师欢迎土匪前来接受改编,可以安抚一方百姓,部队也少了后顾之忧。为加强他们的组织纪律性,从思想上改造他们,派去独立营的干部格外负责。

“嘟嘟嘟......”清脆的哨音响起,新改编的战士窝在洞里睡惯了懒觉,还不习惯早起。营干部带领他们出早操,别看他们队列不整齐,一口气跑来回几十里山路他们面不改色气不喘,如履平地。

早操上山时,独立营赶上来超过了学兵连队伍,改编战士边跑步边吊儿郎当的开玩笑道:“嘿!这么多小不点儿,你们是哪儿来的,是来混饭吃的吧?”一句话把小战士们给气得够呛,却没人答话,团政委宣布过纪律,不要和改编战士发生争执,一切以大局为重。

“哼!谁是来混饭吃的还不一定呢。”有个小战士气嘟嘟的小声嘀咕,被吴指导员及时制止。他知道,如果这些人改编得好也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对他们应该以鼓励和教育帮助为主。

1

第五节 劝降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