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赤胆神枪—特科英雄传奇>第七百九十七章 神秘小伙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百九十七章 神秘小伙子

小说:赤胆神枪—特科英雄传奇 作者:临盛 更新时间:2015/5/22 23:01:42

敬向革再无迟疑。他早已经看好,从他这里下去,有青藤可攀,不用花时间绕路下去。

他一紧包袱腰带,两手攀住青藤,快速滑落。

手掌磨得发热,感觉好像都磨破了。敬向革不管不顾,一气连蹬带滑,下到了路上地面,一撒手,腰一弓一直,好像一只逃命的野兔,奔了出去。

一眨眼,他已经窜过道口,眼前豁然宽了许多,却是一片低谷之地,有林子和溪流。

敬向革毫不停步,继续快跑,进了林子-----

他这就算出了苏区边界,进入游击区了。

他在总院里,因为工作关系,总能得到一些有关苏区各地情况,自然对边界情况有所了解。

敬向革进入游击区后,并不敢大意。

红军得到的苏区不能生产或者生产很少的各种物品,就是靠边界苏维埃政权和赤卫队力量筹集运送,再就是靠各种货郎商贩。有利能起早,总有为钱拼命的人。至于共产党的重要交通线,那是主要运送重要人员,以及极珍贵的救命药品才使用的------政府方面的力量,包括游击区中建立的一些当地有钱人的土围子,还有一些重要位置的保安团主力-----这些,都使游击区的情况变得复杂。

游击区里,共产党游击队的力量,绝不可小觑。“-----在国民政府即将展开新一波大围剿的时候,共产党地方组织和铁心跟他们走的穷苦人,都兴奋得好像神经错乱了似的,全忘了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陷入如雨的弹片子弹和冲天的火焰之中------”敬向革一边快走,一边想着这些。

敬向革稍稍有些意外地发现,他走的这一段好几十里,都静悄悄的,看不见一处有明显政治倾向的人的活动。只有一些断壁残垣上,有截然相反的两种口号。

“打倒反动派!”“红军万岁!”“保卫苏区!”

“消灭赤匪!”“弃暗投明,政府重奖!”“国民革命军必胜!”

共产党一边的标语数量,大大多于国民政府一边。

这更让敬向革不敢有丝毫精神放松。

好几天里,他吃干粮喝泉水。

其中,只在一处被烧毁的山村破屋里,找了一只破锅,吃了一顿干粮熬的粥,加了些野菜。

这天他到了一个小山村外。

在村口外大树后面,看小山村好一阵,不见任何可疑的人。

在敬向革的考虑中,不像这小山村山民的,身上疑似带了枪的,都是可疑的人。

可疑的人自然有两种,一种是共产党方面的,一种是政府方面的。

共产党方面的,除了当地党组织,或是秘密交通站人员,还有一种,是敬向革最为忌惮的——追踪自己而来,堵在一些重要路口的红军保卫部门的人员。

其他的共产党组织的人,也都是敬向革忌惮的对象。

因为他想到,按照自己对摧毁“药线”作出的“贡献”,自己过去的同志战友,必定已经把自己列为百分百必杀之人。

而政府方面的人员,过去他们是敬向革的敌人,现在则是敬向革渴盼遇到的自己人。

他知道,政府方面一直就没放松过对苏区的渗透和暗中派人捣乱。和他联络的便衣中尉,就是大批打入苏区的探子中的一个。他跑了,并不担心便衣中尉出什么问题,会影响到自己。他的逃走路线,完全是自己设定的,便衣中尉就是被共产党抓住,想说也说不出什么来。更何况,据敬向革判断,便衣中尉这样的坚定特工人员,一来是绝对的嗅觉敏锐,稍有不对,必定能够全身而退。二来,敬向革早已经跟中尉打过招呼,哪天看到总院的人来采买,其中没有自己,就很可能出了问题。中尉遇到这种情况,当立即隐匿,打听消息,或者,直接逃走!敬向革说得很明确:“我计划中的重要事情,已经完成了。我随时可能撤退。所以,你可以尽早撤离。咱们在政府里见。”

中尉当时就问,要不要由他来安排敬向革撤退。

敬向革摇摇头。最牢靠的就是自己独自走。一直留心之下,他对红军苏区的有关方面的了解,远远超过任何政府派来的特工人员。

至于他藏在北弓山集市小镇附近老岩洞那里的三百多银元,他根本就没想过要冒险取出来带走。

那点钱,是他贪污做手脚而得来的。本来更多,他吃用了一些。在已经暗中投顺了国民政府的他眼里,这几百银元,已经只是一笔小钱。

只要命在,逃出苏区去,进了国民政府怀抱,他已经立下的功劳,和政府已经记在他头上的奖金,必已是老岩洞那些大洋的若干倍。

再说,他现在走了,并不是就不要老岩洞那里那笔小款子了。以后他还可以回来取那笔钱。

敬向革相信,以国民政府越来越大的剿灭苏区和红军的决心和投入实力,苏区的倾覆,红军的败亡,只是时间早一点和晚一点的事情。

他一想到这些,就庆幸自己,终于在关键性的时刻,及时地走出了关键性的一步。

美好的将来,已经在向他招手了。

敬向革在一个小山村外的林子里,看了一个钟头左右,才出林子走向小山村。

他看好了村口的那间土屋。

土屋里有一个年轻小伙子,从边上山道上扛了根树干回来,放到门外小空地树干堆上,进屋喝了点水,出来,就在土屋后面小坡上红薯地里拾掇,又给红薯地边上的菜地浇水,然后在门口劈了柴,进屋烧饭。

敬向革经过这一年多的暗藏心理锻炼,已经有个习惯,就是分析别人,从动作面容说话分析。

他看出来,这小伙子,心神不宁!

“也许是普通百姓,因为家中变故大——这年头这样的家庭到处都是——只剩他一个,流落到此地-----也许是政府派出的特工人员,在这白不白红不红的地带,肩上压了任务,心中不安定------还有一种可能,是共产党的交通站人员,在这里等待来人。这种可能性比较小-----”因为敬向革看了好一会儿,没发现小伙子住的土屋内外,有什么信号装置。

敬向革没有从事过共产党地下工作。他是在总院工作时候,从别的同志那里听来的。

他对一些神秘的带了惊险意味的,具备传奇色彩的情节有兴趣,听来像听书一样。后来自己异心发展变化,便有意地尽量多听。因为他想到:“老子要走人,很可能这些都用得上!”

听得多了,想得多了,他在秘密活动中,有了下意识的反应和表现。和便衣中尉的首次接头中,他的举动,得到了受过专业训练的对方的肯定。

“-----小伙子这里,没有什么信号装置。小伙子也没什么神秘表现,与自己想象中的交通站人员大相径庭-----”

敬向革走向土屋。小伙子神情落寞地慢悠悠地劈柴。敬向革突地心里一动,闪到路边树后。

就见小伙子东看一眼西看一下,面上露出狠色,手中柴刀舞出两下,恶狠狠地向前劈去!

同时,小伙子脚下滑动,成了一个弓步,腰腿臂手协调动作,一招“刀劈华山”使出到位!

敬向革心中惊悸,迅速盘算起来。他觉得自己费些劲,能够闪躲过这一招。当然了,真要打的话,自己有腰上的手枪。

只是,小伙子劈过这一刀,自己收了势,站在那里发呆。又放下柴刀,突地起步就跑!

敬向革心中更惊,左右看看,附近并无任何人。

他只觉古怪,目光追随着小伙子。

就见小伙子突地站住了,一个转身,手中无刀,却似有刀,一掌斜斜劈下,又是一招“力劈华山”!

然后小伙子呆呆站住不动。

敬向革也在暗中发呆之时,小伙子又动了。

只见他快步向回路上奔过来,越来越快。跑动中突然跃起,一手展开,另一手先缩后出,一个完整的,带足了冲力的“黑虎掏心”!

这一招使出到位,小伙子直立,再度愣神,随后脑袋摆来摆去,长长出一口气。

这口气,是一阵猛烈动作后的大喘气,更是带了一些深深的无奈!

敬向革脑子都被小伙子的这几下子弄乱了。

“妈的,这小子半疯了?怎么回事?”敬向革看出,小伙子眼中,竟然有了泪水!

敬向革迅速地理清思绪,想到:“这小伙子,好像是在追悔什么?他刚才那半疯样子,是在回忆什么他自己的经历,他跟谁有仇?吃了什么大亏?刚才那几下,分明是要杀人----”

敬向革脑子里转过了好几个不同的念头,想好了一个说法,便走了出草木丛,走向站立在门口发呆的小伙子。

小伙子扭头看了看背着只包袱的敬向革,一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竟然好像是在抹眼泪。然后他直了直腰,站立那里不动。

敬向革脚下踏的,是从村口向里延伸的路。可以说他是走向小伙子方向,也可以说他是路过小伙子住屋门口。

敬向革脚下停住,和气地打了个招呼:“老乡。”

小伙子点点头:“先生赶路呢?”

眼睛不停地在敬向革脸上身上梭巡。

敬向革已经在山泉处洗好了脸,这会儿是好几天里第一次和人说话,打起了精神,目光炯炯:“是的老乡。我想请你帮个忙,行不行?”

0

第七百九十七章 神秘小伙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