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之临时武装>01学生护卫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1学生护卫军

小说:抗日之临时武装 作者:坐梦家 更新时间:2014/4/2 11:52:27

三七年七月,京永定门外的南苑,在两军阵营之间,一伙不合时宜的人在紧张的忙碌,是一群穿着军装的学生,也可以叫做学生兵,因为有过半年多的军训,及其严格的军训,不过称之为兵,稍有牵强,人们常说枪是士兵的第二生命,而这些学生兵中绝大部分人,也就是几个小时前才刚刚得到武器,也就是因为得到了武器,使得他们兴奋不已,这才决定冒着生命危险,趁着夜色,偷偷的来到两军阵营之间,埋放地雷。

他们热情高涨,不是因为好战,而是因为自己可以有,保家卫国,抗战杀敌的机会,有过太多忍让,有过太多迁就,迁就到已经忘记尊严,终于迎来一次,生命中的强硬。

有学生的地方就会有老师,这群学生兵中不光有教官,还有真正的老师,带着个瓶子底眼镜的就是从保定赶来的教员花文犀,更不合情景的就是夜色中的一抹红唇,那是许多学生们的师母,花文犀的妻子项妃,也可以称呼项小妃,因为这个女子的娘家人并不多,几个占亲的哥哥们总叫她小妃,听娘家人说,妃取姬的意思,项妃这个名字,大概就是英雄美人的意思吧。

项小妃在人群的最前排,蹲下身来仔细的观望着远处的篝火,立起手掌放在耳边静静的听,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我要到前边去警戒”

花文犀拦住了她“你站住,你一个女人家警什么戒,我去”

“我的眼神好,你的瓶子底看不了多远,我练过夜视的,放心吧犀哥,我会小心的”

“放心吧花老师,师母可以的”王汝南也在帮腔,面前的师母已经完全不是他印象中的样子。军事训练团对学生兵的训练非常严格,从军半年多他居然在最后输给了自己的师母,尤其这师母还不是部队上的人,是从保定找来的中学教员花文犀老师的妻子,这个平时温贤的女子在比武时竟然多次将自己打倒,真的很邪门。

只能嘱咐她多加小心,最后还是遵从了大家的意思,这个项小妃实在让人看不透,总之比自己要强许多,花文犀看着前边和哨兵在一起的妻子,似乎还是自己的枕边人更加专业。

而此刻,似乎这黄土也在跟自己作对,花文犀恨不得挖一个大点的坑,能把自己装下最好,这样慢吞吞的样子太丢人了。

如果说一个大男人上阵杀敌总把老婆带在身边,尤其对于为人师表的花文犀来说,同阵线战友其实很多人都是他的学生,这让他陷入了多重尴尬境地。

完全的无可奈何,花文犀不是打仗的料,这个他自己也知道,他有这个自知之明,而让他不知不明的是,与自己结婚一年多的老婆项妃,在这十多天里来了个形象大逆转,一反以前胆小温顺笨手笨脚的常态,拿个绣花针常常扎自己的手,却原来武刀弄枪的就象自己写文章一样挥洒自如得心应手。

花文犀很意外,也很庆幸,这一路上寻找自己的学生遭遇了几次争斗,还好是项妃解救危难,前一天的广安门之战中还救了他的命,项妃是一手持刀一手拿枪,刀劈枪杀两下是一点没有耽误,刀是倒在地上的百姓身边的砌菜刀,跑过来右手一推将鬼子刺出的三八大盖推开,左手高举寒光一闪斜劈在鬼子脖颈,跟着右手一带套取了三八大盖,绕过花文犀甩手就是一枪,她居然是单手拿枪,枪不走空,要了另一个鬼子的命,还救下了自己的老公。

花文犀并不领情,或者是装作不领情,他受不了自己的窝囊,已经下定决心不再哆嗦,不再缩成一团,可是到了生死关头,他还是没有杀生的胆量,可也不想送死,向下低缩的身躯是身体的本能,这本能让人太没有面子,他松了口气,站起身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

“犀哥,等等我呀,都走累了”项小妃连忙追上,她知道,丈夫是衣冠楚楚的老师,就算能接受现在的自己,也容忍不了他自身的胆怯,其实相比第一次遇到这样情景时算是不错了,听到枪声没吓瘫,他进步了许多。

第一次看见项小妃开枪时花文犀几乎惊呆了,半张着嘴直发愣了好一会才挤出一句话“你怎么会打枪的,还打的这样准”

这等于彻底的暴露,丈夫的才思敏捷,一旦被他发现端倪,想再隐瞒有些不太可能,要说以前他根本没往别的方面想到还好糊弄,可是自己的真实身份他怎么能够接受,冷面罗刹女,血罗刹,温文尔雅文质彬彬的花文犀就是学识再高,恐怕也听不懂这样的称呼,项小妃有些埋怨自己的师傅,起个名号搞的这么血的呼啦的,听着就那么别扭。

和丈夫的问话一样的迟疑,项妃硬着头皮敷衍着“哦,好久不拿枪了,犀哥你忘了,妃儿不是说过吗,我虽然是汉人但是自小满人带大,草原上的日子骑马射箭样样都会的”

项妃一直是这样称呼丈夫的,花文犀对她说过,犀字有很多意思,除了物名是代表稀有珍贵之外,还有形义上的相通、融会贯通的意思,比如心有灵犀。音也好听,项妃喜欢这样的解释。

花文犀还是有些不解,摇了下脑袋“草原上,也要学杀人,你刚才连眼睛都没眨”

“那草原上有狼,不杀会丢羊的,拿小鬼子当豺狼,眨不得眼睛的”摇头证明他是在动脑筋,项妃知道丈夫的毛病,连忙打岔“哎呀犀哥你看,这里这样危险,我们还是赶快办正事吧,快走”

也对,算是身处险地,容不得花文犀多想,而且不管怎么说,这要算是自己的老婆救了自己,还管什么杀不杀人,小鬼子就是狼,接着被项妃催促着离开也就没在多问。

花文犀是个文人,当然要比古文中描写的手无缚鸡之力要强些,不过也强不了哪去,自小就体弱多病,性格上也是好静不好动,尤其他是个文痴,好读书,无书不读,博览古今中外,他很庆幸自己是个老师,没有想过安邦定国的权位,如果能有幸能育出不少国之栋梁,其志也高,这是他最先的想法,他尽可能的多教自己的学生,哪怕是书本外的知识,而对于越来越混乱的局势,他越发有些觉得难以应对,书本外面的世界动荡不定,而对于带兵打仗抗击外辱,那些并不是他的兴趣,以前,军事上的著作他很少涉猎,三国演义岳飞传都是文学性质的小说,说到底还是他好文不喜武。

就在去年,去年十二月,北平、天津、保定城里贴出布告,二十九军要招生。这在普遍实行募兵制的当时,着实引起不小的轰动。布告上说,为给二十九军培养初级军官,特招收有志从军的青年人,要求是十八岁以上,初中毕业学历,一经考试录取,学制至少两年。课程设置很全面,国文、数学、物理、化学、外语,待遇也很优厚,每月津贴三元,毕业后马上成为准尉军官。

这样,又能投军报国,在兵荒马乱的岁月里对个人而言又不失为一条好出路。招生布告一下引来平、津、保地区青年学生的踊跃报名,成立了军事训练团。

花文犀的学生不少都入伍从军,原本以为思想进步的他,不由得感到羞愧,甚至有些觉得自己辱没祖先,古有花木兰替父从军,今天的自己想保家卫国却力不从心,而且他还是个墨迹的文人,心思很重,事事不放心,那些学生有的还是孩子,他不放心那些学生,找来了孙子兵法三十六计还有拿破仑等古今中外的军事著作研读了许久,他知道这并不能起多大作用,书读的再多,各种计谋背的再熟,没有经过实际操作都只是纸上谈兵,不过他也只能做到这些,书香门第,教书世家,别说打仗,打架动粗骂脏口都觉得从心理往外的恶心,当兵他是绝对没有勇气的,他还能想起什么,能想到的就是读些兵书,至于读来做什么用,他还没有想过。也可能读兵书,对于他这样一个文人来说也算是对侵略者的一个抗议吧。

艺高人胆大,好像是书读的多了也想出来卖弄吧,也不算是卖弄,花文犀也不是好卖弄的人,就是有些感慨,也没有在别人面前,就是自家闲说话,和自己的老婆叨唠几句,什么和平堪忧什么家园危难,什么忍让迁就只能助长敌人的气焰,什么四万万同胞应该团结一心共度国之危难等等。

项妃是个好听众,尤其是丈夫的话她很少打断,而更多的是附和称赞,不管说什么她总是那两句话“对,犀哥说的对,相公你真有学问”

“你别光听我说呀,也发表一下你的看法”

“我”项妃有些没有防备,她根本对丈夫的话就没什么兴趣,再多听恐怕就要睡着,这冷不丁一问,她眨巴眨巴大眼睛说出的还是以前的想法“我没什么看法,我听犀哥的,相公说的都对,花老师,要我说我们也该多少出点力,为四万万同胞加上一员,犀哥我想要宝宝”

“哎呀呀商女亡国恨呀,头发长就一定见识短吗”花文犀险些跳了起来,跟这个蠢女人讲话简直是对牛弹琴“都什么时候了只想着自己的小家,国之危难国之危难呀,愚蠢,糊涂”

“哎呀犀哥你别急呀,我又说错话了,别急,是我不好,会有办法,会有办法的”项妃连忙赔着不是。

20

01学生护卫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