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之临时武装>002护卫学生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02护卫学生兵

小说:抗日之临时武装 作者:坐梦家 更新时间:2014/4/2 16:10:06

说到底项妃只是个普通女人,作杀手的日子并没有许多年,不过她是彻底的可以说从第一次就觉得反感,只是没办法,那是师傅的意愿,师傅说如果这个世界上如果哪天警察失了业,那天下就太平了,可眼下的现实是警察的悠闲自在是因为玩忽职守,治安不稳也就算了,更有些地方军连年的明争暗斗,洋洋中华一盘散沙,大局上无所作为,细节上就该有人出来主持一些正义的事。在师傅的倡导下项妃师兄妹四人联手做过许多事情,袭击鸦片商,歼灭毒龙帮,粉碎摧花党,虽然项妃自己也承认那些都是很有意义的事,烧鸦片救劳工打击人贩,是江湖正义之举,但其实真正的,项小妃是想做一个普通人,她向往师傅所说的那种警察失业的日子。

警察会失业,有些不太可能,那只能是一种梦想,遥远不切实际的梦想,但项妃从不改痴心妄想,也从不放弃作普通人的机会。师傅完竣峰,或者也可以叫完颜峻峰,老竣峰是晚年收徒,教了他们许多本领,但毕竟年事已高,刚看到徒弟们的一点成绩后就撒手人寰满意而终。留下师兄妹四人虽然各个本领高强,但还就缺个组织者,四人的心机都不算高,更主要没什么经验,没什么作大事的章法,尤其老三玉面飞贼整天的无所事事只顾沉迷女色,四师妹项妃更是个事事不关心的主,她想象正常人家的女孩一样,穿漂亮衣裳,读书上学堂。

曾经有过约定,但凡这师兄妹四人哪一个若是成了家,便可退出这江湖四人组或者是简出江湖事。可谁也没有想到这四人中最早定下姻缘的是小师妹项妃,在剿灭拐卖妇女逼良为娼的无赖团伙摧花党时项妃偶遇书呆子花文犀,闹出了一些误会,几次接触下来项小妃无可酒药的爱上了才华横溢的花文犀。

至于最后的结果也可以说是骗,两个人一个崇文而另一个出自尚武之门,想要走到一起当然要使点技巧,在花文犀面前项妃完全是另外一个人,说话都不敢大声,举止行为总要刻意的慢上三分,她时刻都提醒自己是个女儿家,没办法,项妃虽然也识些字,但是比起花文犀来说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他的学识和点子比自己丰富的多,而自己身边的三个师兄可谓各形各色,可以说项妃根本就没有想到原来男人中还有温文尔雅谦谦君子这类人,而且他的目光是那样的纯粹。

好在花文犀虽然才高八斗,但同时也是个不解风情之人,这样的人并不难引诱,不过花文犀对家的概念很淡薄,也可以说从来就没考虑过,国运未卜,个人的事情还算得了什么。也正因为这样心里花文犀对待女人可以说是无欲无求的,但是对于处心积虑多次和自己偶然相见的项妃,那种无法避免的男女风情,那种对女性的羞怯,所表现的面红耳赤,让花文犀觉得似乎这就是自己的缘分,不求你花容月貌,不求你大富大贵,只要你心地善良,只要个情投意合,而项妃不但心地善良还倾心自己,长的还很漂亮。既然是缘分到了也没有什么可推却的,邂逅既缘,很快,花文犀和项妃结成了连理。

也就是成个家,再无其它想法,花文犀没打算在这动荡岁月早早的养儿育女,也不用去买史斑通、制育良友什么的,别看花文犀不解风情,但却知道玛格丽特桑格一类的人物,每当妻子提出想要宝宝的想法时,花文犀就要对她讲讲国内的形式,分析下对外的局势“我觉得现在咱们还不能要宝宝,局势动荡不安的,国内党派勾心斗角,结婚不到半年就西安事变了,日军东西南三路围堵北平,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燃起战火,其实我也想要宝宝,连名字我都想好了,如果是个女儿,名字就叫花项容,包含了你我的姓,还与诗文谐音,云想衣裳花想容,出自名家李白,花项容,多好的名字,你想让咱们的小项容生逢乱世吗,多危险呀,再等等吧”

这都什么逻辑,西安事变,日军挑衅,和我生孩子有什么关系,项妃虽然不乐意,但是丈夫说的内容确实很受听,在过去男人为主的家庭观念里,象花文犀这样事事都用商量的口吻,项妃已经很幸福了,况且花文犀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一次次的,项妃都是打心底里赞同“还是犀哥想的周全,哎呦相公你学问真高,可要是生了男孩怎么办,犀哥有没有想男孩的名字”

花文犀摇了下头“花想容哎,李白为杨贵妃写的诗,四大美之一,花家名人首推花木兰,美貌与勇武的结合,咱先考虑女孩,女孩多好,长的会象你一样漂亮,男孩另当别论”

虽然很感动,但贪念无止境,女人总想听到更多好话“那会不会我生男孩犀哥你会不喜欢,犀哥你到时会不会不喜欢我,你不会把我休了吧犀哥”

偶尔的吵闹,花文犀都是耐心的安抚“怎么会,都什么年代了,你脑子过时了,民国开始中山先生就废除了多妾制,三零年的民法明文规定实行一夫一妻制,还休妻,我不真成了不胡牌的相公了”

“是犀哥脑子太进步了,委员长还是中山先生的追随者呐,不也是为娶新欢一纸休书让毛氏佛前饮泪,现在的军政官员三妻四妾的多了,一夫一妻只不过说说而已”

花文犀笑了“想不到我的妃儿对政治一窍不通,对这些政客的家事却知道的不少,那是因为中国的封建思想和制度太过顽固,不过你放心,你家先生是个文痴,奉行和主张男女平等,什么休书啊小妾的都和我占不上边,要不怎么说我们能结为夫妻,你的名字圆了我的念想,是妻亦是妃,今生有你足以,家有贤妻夫复何求啊”

这话项小妃到是完全相信,虽然有婆婆的百般刁难,花文犀却从来没有对她动过怒,都是两厢劝解,总能有办法把事情调解的非常圆满,项妃满意的点点头“犀哥待项妃若同恩人,不过还是想个男孩的名字好,两手准备,妃儿心里还能踏实些,要不然会紧张自己到时候不和先生的意”

“什么恩人,是嫁作贵人,你我同是贵人,既然你心里泛嘀咕,不妨再多想个男孩的名字,花项楚怎么样,项籍项秦,传花先生我的文韬,带有楚霸王的武略”

“我听先生的,只要花老师高兴,我怎么都好”

就这样耐心的哄劝,结婚差不多一年左右时间,小夫妻一直没有孕育新生的迹象,花文犀的母亲刘玉婵,虽然也是知书达理之人,但思想比起儿子来说还是比较守旧的,因为文犀是独苗,父亲去世的又早,什么延续香火的想法当然比较重,讲道理她说不过儿子,花文犀总能用一番远大的志愿把母亲说通,儿子是要做大事的人,怎么能受家庭观念的束缚,什么不孝为过,国之危难匹夫有责,国之传统比起国之生死简直不堪一提。忠孝二字忠字为先,没有大家哪来的小家。

前说刘玉婵既然是知书达理之人,这些大道理当然能够领会,说不过儿子自然是找媳妇的不是,项妃是非常渴望做普通女人,这和她以前的生活有着很大的不同,在十七岁以前,她几乎是全身武装的沙袋,她的师兄们也是一样,腿上,胳膊上,还有腰间都缠绑着沙袋,除了睡觉才会解下,其它时间不管坐卧立行甚至有时候还要再加上沙背心,完竣峰对他们的要求非常严苛,直到第一次执行任务时才彻底解除。

十多年的拘束生活不光力量上超出常人,灵活度也非常高,高的走路都有些不自然,步子迈的大,也出奇的快,哪里有女孩家样子,梳妆打扮到还象摸象样,爱美之心吗,女孩家都有,只是这走路的样子,着实让项妃煞费苦心,认识花文犀之后项妃越发不能忍受自己的样子,她多方请教了解,再加上自己的心计终于想出了办法,穿旗袍要低开叉,还有洋服的裙装,她会在膝盖或膝上系上一根带子,强制自己的步幅,在跌了许多跤以后终于达到了良好效果,不但步副非常自然,弯腰欠身姿态也非常好看。

虽然外表和正常女孩没什么两样,或者可以说是很温贤淑女模样,但是女儿家会做的事情可以说完全不通,煮饭烧菜,手工女红的一样不会,常闹笑话也常惹是非,对婆婆的数落只能逆来顺受,好在花文犀从中斡旋,婆媳之间到也没发生什么大的战端,慢慢的项妃学会了许多事情,尤其是做饭,能得到婆婆的夸奖说明有了一定水平,比起花文犀来说她爱卖弄,常送饭到学校,二十出头的年纪,她喜欢听人叫她师母,自己不光是女性还兼具了母爱,尤其这也是往丈夫脸上贴金,何乐不为,跟学生们关系处的也融洽,有时候她也跟着听课,但几乎听不进什么东西,到是专著的留意了花文犀眉齿唇边的丝毫的变化,好像家里没看够似的。她喜欢花文犀认真的样子。

花文犀是真心喜欢自己的学生,几乎都有些狂热,是全身心投入到了教师行业,甚至是自己的感慨忧虑,每当为国情不快时,他会不由自主的延迟讲课时间,甚至会拖的很晚,好像自己多教或者多和学生沟通,国家就会强大,没办法,他只是个老师,可以说是个被打到痛都不会骂街的文痴,不过作为老师,他很出色,学生们没有责怪他延时课堂,而且都很理解,甚至比老师更加激愤,他们不能容忍外敌侵略,纷纷弃笔从戎。

学生就是他的命,花文犀怎能舍得,出来横加阻拦“你们只是学生,或者可以说你们还都是孩子,王汝南,你看看你们的个头,就你们这样能当兵吗”

王汝南站出人群“老师,我已经通过了,这次不再是和您商量,我们这些人只是来向您道别的”

“这怎么可能,才刚满十八岁,你看看你这娃娃脸,和街边玩泥的孩子有什么区别,中日肯定会战,你们去了不说能做得了什么,性命堪忧啊,不要毁自己的前程”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绵薄之力重在团结,会有许许多多的我们团结在一起,那力量就不一般了”

“匹夫有责,你知道匹夫是什么吗,驾驭马车的人。这句话最早指驾驭国家的领导人有责任,你们凭的什么身份,学生兵,我看不如叫娃娃兵”

“老师,您这是咬文嚼字,都知道现在匹夫也是赶大车的人,就算按您的意思,我们也有充分的理由,就凭我们是四万万同胞之一,您不是常说焰什么四万万同胞应该团结一心共度国之危难抵御外敌吗”

其实花文犀很少训斥学生,这个文痴对自己的无能也感到很气氛,他始终不知道自己应该以什么方法拯救国家,他也拦不住学生,生命是他们自己的,他只有担心的能力,他只能更努力的教书,留下的学生几乎天天延课,这仍不能摆脱他对自己的愤恨,直到大约一个月前,王汝南的家长,炊饼铺的王五郎找到了花家。

“花先生,我知道您是大学问人,我也不是有意要拖孩子后腿,我只是想找您做作孩子的工作,您的话汝南会听,知道要打仗,早就再给孩子张罗亲事,去年他走的匆忙,就耽误了一家,这不又给他找了户人家,我寻思着能让孩子回来见上一见,瞅着满意就把事情定下,呵呵,当然,要是能结上亲,最好能留个种,再去打仗也不迟,我个卖炊饼的虽然买卖做的好,但学问少,您给写个信或带个话,您看这事情该怎么说”

花文犀再也坐不住了,空了半边的教室,几乎讲课都有回音,我这个老师算干什么吃的,思前想后,他决定要找到他的学生,至于找到学生以后怎样,他没想过,他只是觉得,自己是个老师,该和学生在一起,他并不期望能把学生拉回教堂,甚至连他也觉得,那些学生很优秀,很有出息。

当然,这想法遭到了家庭成员的一致反对,甚至他们家的下人也觉得风险太大,对于别人还好,尤其花文犀的体质不够强,也没想到一下子就能得到支持,花文犀费劲心思慢慢的劝解,经过十多天无数次商议,终于得到了许可“我只是去看看,是把汝南带回来,相亲结亲,成人之美,君子美德”

“要去也行,带上我”“对,叫你媳妇也跟上”

花文犀哭笑不得“哎呀你跟着添什么乱,我又不是去打仗”接着花文犀又冲着母亲说“哎呀妈,您不也总说项妃笨手笨脚的吗,她去了只会添乱”

“又不是去打仗,添乱怕什么,从小到大你出过远门吗,到京城都不过五次”

得到了婆婆的支持,项妃得意的都不知怎么笑了。就这样,花文犀带着老婆赶往了前线,能有什么结果,谁也不知道,只知道那里,有文犀的学生。

10

002护卫学生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