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之临时武装>003现代唐三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03现代唐三藏

小说:抗日之临时武装 作者:坐梦家 更新时间:2014/4/3 18:53:17

文犀夫妻的寻找可谓是一波三折,虽然路途不太遥远,可这其中绕的冤枉路就多了去了。

出发那天是个好日子,七月十五,正是卢沟桥事变肇事者之一的日本“中国驻屯军”司令官田代皖一郎暴毙的日子,据说这个田代皖一郎年事已高,受不了当时举棋不定的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 的一些前后矛盾的举措,当时的宋哲元 因为一直对和平抱有幻想,而且一直揣摩整个中央政府乃至委员长的作战意图,加上二十九军战线过长等这诸多因素的困扰,使得指挥官一直是举棋不定,力争和谈和频繁调动和换防,也正是这些若战若和的花枪晃晕了田代皖一郎的头。

接替田代皖一郎的是香月清司,这个自认为是中国通的家伙也玩起了诸多鬼把戏,借和谈调兵遣将部署军队,到七月二十号,日军作战部队基本已全部部署到位,作好了对北平进攻的准备,文犀夫妻也就是在这一天到达的北平城。

这已经算是很快的了,依照花文犀的脚力,再加上路途上要绕开日军部队,能在日军完全部署的同时见缝插针的溜过去已经很不容易,其中项妃费了多少力他并不知道,他出门远行没有过几次,所记忆的路线全被否定,就任由老婆带领,总算是平安到达。

并没有着急去找学生,怎么说也是读过千家书的人,什么孙子鬼谷拿破仑战役等多种打法和理论研究也都熟知,,当然要对战局有个清醒的估计,用了五六天时间四下里转悠着把个敌我两方形式要观察的一清二处,越转悠越发愁,这形式不容乐观。

项妃到没有花文犀那样沉闷,虽然大兵压近,京城依旧繁华热闹,二十九军当时在京可是一支亲民爱民的队伍,也非常受百姓拥戴,见到有过往的士兵,一些摊位的茶水,店铺的吃喝,还有路人的毛巾,小孩的手帕,人们们都纷纷免费相赠,让战士们歇歇脚,说说话,擦擦汗。街头巷尾更多了话题,那就是两军之间的战争,开战是不可避免的,甚至随时都可能打响,人们都在议论纷纷。

看到丈夫情绪低落,项妃安抚的劝慰“犀哥,你看,来来往往的这些士兵,一个个多么精神,百姓们都说他们非常勇敢,这种军民同心的情景多感人,犀哥你也不要不高兴了,真要是打起来,指不定谁会赢”

“不然,打仗光有勇敢是不够的,还要靠智慧和实力,硝烟战火不同冷兵器时代,兵力和计谋有着很大的主动性,现在的两军相对实力很重要,二十九军的防御虽然很到位,照顾了北平的方方面面,可依然是在敌人的包围之中,实力堪忧啊老婆,你看我要不要把我所看到的写个文稿。提点建议和不足什么的,等找到汝南让他给递上去,也算我为抗战出点力”

“犀哥真的很厉害,一来就发现了问题,不过,你的功夫怎么全在笔上呀,就不能想想其它办法吗”

密集的枪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拥来的百姓将二人挤在了路边,他们遭遇了广安门事件,花文犀吓的扭头就跑,想钻入身旁的店铺,却被跑出来的伙计赌回门外,连忙掉头又跑向了一边的胡同。项妃在后边紧跟“犀哥,你等等我呀”

这一天可谓是一日三惊,也让花文犀觉得丢尽了脸,听到了老婆的呼唤他想起了自己还是个男人,是个该为国家出力的男人,但若说是去打鬼子他就算是强打精神也跑不起来,索性迈着方步带着老婆堂堂正正去痛击鬼子,他们多次与乱冲乱撞的鬼子兵相遇,当然花文犀也是多次难堪,还好有项妃护卫,算是保住了性命,再也没有心情闲转,更没心思去盘问项妃的身世,赶紧的找到王汝南办正事重要,至于见到王汝南要怎么办,也没功夫去想,总之要先找到人。

因为天色已晚,找了家客栈小睡了后半夜,第二天天刚放亮,二人又动身查找,不自觉的变换了队形,是项妃在前,花文犀在后,虽然没有了枪炮声,什么车带放炮蹦爆米花什么乱七八糟的响动,也还时常让花文犀作出过度的反应,直找到南苑一个大的兵营前,里边传出来的歌声,让花文犀静下了神。

风云恶、陆将沉、狂澜挽转在军人,扶正气、励精神、诚真正平树本根,锻炼体魄、涵养学问,胸中热血、掌中利刃,同心同德、报国雪恨,复兴民族振国魂……

“犀哥,你怎么不走了,我们快进去呀,汝南就在里边”项妃纳闷的在问。

“哎呀妃儿,我怎么感觉象是回到了学校,你看这兵营的大门,它象不像我们保定的学府”

项妃摇摇头“差很多好不好,要说象只有一个地方象,这墙上有那么十来块砖应该是一样的,先生是秀才他们是兵,完全的不搭调,哪里会象”

“你不懂,味道略有所同,这当兵要是有文化,那味道就不一样,我敢肯定,我的学生就在里边,走我们进去”

因为二十九军的亲民,说明来意,却有其人,百姓要进入兵营也不是难事,一墙之隔,在一幢小楼后,兵营里是另外一个世界,在一个士兵的带领下,文犀夫妻找到了王汝南的营房,这里欢笑声此起彼伏,是朝气的海洋,一个个的士兵虽然年龄不大,身形也十分瘦小,但是各个精神饱满,这也是最晚得到武器的一个班,人们正在为刚刚获得的这士兵的第二生命而高兴,一个个眉开眼笑,有的擦枪,有的端着瞄准,有的用嘴模仿着开枪的声音,还有的就只是端在怀里稀罕的看。

被这气氛所感染,也是为终于找到要见的人,花文犀也忍不住裂开嘴笑了,大声的喊着“汝南,帅兵,你们快过来”

王汝南,是学生兵团里最小的学生兵,还是先前的娃娃脸,还是比枪高一点的个头,这半年多的时间,对一个人的外表不会有什么变化,如果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更显得瘦小,以前上学是量身定做的衣服,非常合适得体,而现在的军装,有些肥大,看上去很不合适,一见到花文犀和项妃,高兴的跑了过去“花老师,还有师母,你们怎么来了,想死我了”

还有叫李帅兵的,也是花文犀的学生,比王汝南大不了几天,大概是父母长的不怎么好看,而且也并不很健壮,听这名字应该是寄予了不少希望,可是这小帅兵,很明显能看的出来,他并没有给父母争多大光,见了老师这一笑暴露了他五官最大的缺点,眼睛眯成了一道线,圆润且薄的扩嘴几乎笑到了后脑勺,显得又傻又好笑,虽然不怎么好看,但是特别喜感,几乎没有人能对这样的面孔发什么脾气,还有其他许多保定籍学员,也都跑了过来。

在民国的那个时代,封建色彩还比较浓重,师生之间有着非常严格的等级之分,花文犀算是个奇葩,文痴,书香门第,有着过多的礼数,不会打人也不会骂人,甚至连训斥学生,也从来没有过,有的只是过分的教育,一旦他兴趣来了,不管你爱不爱听,他会好一番长篇说教,不光是说教书本上的事,凡是他认为对的事,总愿意和学生分享,当然也会照顾听者的感受,他会时不时的问你有没有听明白,有没有理解,我说的对不对,你觉得应该怎样。这样的问法等于不光是分享,还兼有探讨,如果他认为学生对的,也会支持和赞同,也就因为这样,学生们也都喜欢他。

一帮学生们围着老师和师母问长问短,当然也惹得其他学生比较羡慕,纷纷也围了上来,何守平,京城子弟,对于这场面有些不解,忍不住挤到前来问“汝南,这是你什么人,你怎么管他叫老师”

“他就是我老师呀,还有这是我师母,我来给你们介绍,这是何守平,京城富少,燕京高才生”

花文犀看了看何守平“都是好学生啊,想不到抗战阵营中还有富家子弟,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可是这不通呀,你们还都是孩子,哪里撑得起这身军装”花文犀扯了扯王汝南的衣袖。

扯的王汝南有些不自在“哎呀花老师,都已经是兵了,穿上怎能脱下,老师您还没说那,局势这么乱您怎么跑到南苑来了,还带着师母”

“对了,不说笑了,忘了正事,我来是你爹所托,是要你回去相亲”

一句话逗的大家哄堂大笑,王汝南更是不好意思“什么,花老师,您怎么能听我爹的,他那是犯二,他没文化胡咧咧,怎么您还能当真,这大老远路上又这么乱多危险呀”

“不怕,唐僧还有八十一难纳,这么点路途不叫个事,你爹的话我已经带到,跟我回去吧”

王汝南哭笑不得“哎呀老师,您怎么也糊涂了,我现在是一名军人,这马上要打仗了,我怎么能走呀,军人得服从命令”

花文犀摇了下头“其实我早就想来,都是家人拦阻,你爹是一个月前拖的我,那时还没到七七呐,不过也没关系,你回去,军装留下,你去相亲,我当兵”

这话说的项妃心里暖洋洋的,别看是个文痴,正义的心毅然决然,当初智斗摧花党这呆子就是因为怕自己有危险而勇敢的挺身站出,现在这是回来了当初的那股劲。

王汝南更是吃惊“哎呀老师,您这都说的什么呀,我怎么能让您替学生受累”

“怎么不能,你爹长我二十岁,又是个老实厚道的人,答应他的话我怎么能不做到,再者说我已是成过家的人,这不你师母也在这吗,你个娃娃还没相过亲,怎么能上阵杀敌,人生一大憾事”

王汝南瞅了瞅项妃“那还有师母纳,您让她怎么办”

“要是我自家事,当然我留下她回去”花文犀也看了看妻子“可现在是我答应的你爹,就是我们花家的承诺,你师母当然会和我在一起”

项妃连忙接话“我听先生的,先生在哪我在哪”

“好样的”花文犀赞叹了一句。

“胡闹”王汝南抱怨了一句。

何守平悄悄把李帅兵拉到了一旁“实在忍不住了,我怎么不明白,你们保定学府的教师就这样”

李帅兵笑了“哪能都这样啊,花老师可是我们学府的唯一,是学校一宝,他从来没有训斥过我们,难得的好老师”

“那他这样你们能听他的吗,怎么能震唬的住你们”

“当然能,你不知道,咱们这的柯教官不是被咱们给起了个外号叫柯阎王吗,这花老师也有个外号,同僚叫他花嘚啵,我们背地叫他花僧,都说他是当代的唐三藏,别说不听他的,就是别的地方缺了礼数,他会嘚啵嘚啵嘚教育你半天,而且他真心真意为我们着想,大家当然听他的”

当时的二十九军不光亲民,而且部队内部也十分的融洽,官兵平等谁都没有架子,所以在学生兵团的教官无一不被冠上阎王或者扒皮的称号。

“真好,真的很好,其实我倒是觉得,这些有了外号的,才是真的为咱们好,柯阎王,花僧花嘚啵,都是好人”何守平羡慕的看了看人群中的老师“不过他看上去仪表堂堂,就这个眼镜让人觉得不搭调,这么厚的瓶子底一看就知道是个文痴,见了鬼子兵还不得吓跑”

李帅兵摇了下头“也难说,花老师为了学生,作过许多荒唐事,上次我被个黑心屠户骗了钱,那屠户也厉害,我又不敢去讨,哭着不敢回家,花老师撞见了,说那是我父母的血汗钱,善财难舍,一定要讨回来,带着我就去评理,那屠户好恶,凶的拿起了屠刀,花老师一下子被吓瘫,坐到了地上,可就是硬着头皮也赖着不走,闭上眼睛情等着挨打,想不到那屠户的凶恶只是装装样子,花老师也是我们那里的名人,那屠户当然不敢动手,耗了大半天,摊位上也没了买卖,那屠户乖乖的还了骗取的钱,花老师一看,敢情你是装样子,越发的不依不饶,拿了个牌子挂在胸前,上面写着:仔细想想我还骗了谁,站在屠户面前还是不肯走,那天那屠户可赔大了,街坊四邻散了许多钱,最后讨得花老师原谅,还帮着一起吆喝,生意才能照做下去,不然估计那屠户在那条街都呆不住脚”

“奇人,真是个奇人,活像古代认死理的酸秀才,不过真的好好”

11

003现代唐三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