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之临时武装>04上阵夫妻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4上阵夫妻兵

小说:抗日之临时武装 作者:坐梦家 更新时间:2014/4/4 15:34:18

争执了一会两厢没有能够达成协议,王汝南不可能大敌当前临阵私自外出,而花文犀,学生们也知道,他是绝对不会放弃的,这个人在保定是出了名的轴到无可医治的一个文痴。

没办法,有人请来了教官柯阎王,并且这次学生兵们也是口径一致,公然称呼柯阎王,目的是为了吓一吓这个书呆子,让他知道,部队上不是闹着玩的地方,当然,也要事先和何阎王多做解释,因为毕竟,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大家不管是不是保定籍学员,也都能感受到花文犀的为人,哪能让这样的好老师受太多委屈。

这个柯阎王也是个非常了得的人物,原名柯翰文,也是有过无数战绩,在三六年一次中日高级军官招待会上,一些日本将领蹬上歌台始而舞蹈、唱歌,继而舞刀,炫耀“武士道”精神,气焰十分嚣张。应邀出席的二十九军在北平的军官个个义愤填膺,争相出场与日军一决高下,与会将领一一O旅何旅长也十分气氛,纵身跳上一张桌子唱了一支《黄族歌》,柯阎王也上台亮出一套六合拳为之伴舞,直面震慑了狂妄的日本军官,是个能文能武的将才。

但是这一次柯阎王没有震慑住这个不开窍的文痴,没怎么交锋他就知道了花文犀的性格,完全不顾及自己的安慰敢拿性命和学生交换。顽固的花文犀那懦弱的倔强着实让他喜欢,对待这样优秀的同胞当然和对待狂妄日军不同,柯阎王只是强装做生气的样子“我说了这么多你怎么就不明白,这里是部队,你想闹回家闹去,这王汝南现在是军人,军人你明白什么意思吗,要彻底的服从命令,你问问他们平时都怎么训练的,就是上个厕所都得请假,同意了之后自己个乖乖的先跑一圈,拉三个单杠,作个腹部绕杠,没掉出屎来自己再厕所解决,你个书呆子读那么多书怎么这都不理解,都读哪去了”

因为受到百姓的拥戴,还有自身部队的纪律非常严明,二十九军的人很少有跟百姓动怒的时候,柯阎王的样子当然是非常少见,这让学生们为书呆子老师捏了把汗。

花文犀一听吐了下舌头,扭头小声问了一下“真的这样严,上厕所都这么麻烦,方便成不方便了”

学生们肯定的点了下头,花文犀吸了口凉气,扭回头哆嗦着挺直腰板理直气壮的反驳“你冲我吼什么吼,你们二十九军就是这样对待百姓的吗,我知道这里是军队,也什么都明白,是你不明白,他们还都是孩子,更是我的学生,哪家军纪不许手下相亲,再者我又不是让他开小差,他回去我留下,好歹我长他十多岁,怎么也能比他强点”

一文一武两个教官就象是针尖对麦芒,这样针锋相对下去肯定是没有结果,还是柯阎王脑子活泛些,两人怒视了一会,柯阎王笑了,放声大笑“哈哈哈,我知道了,你是也想留下来打鬼子,明说好不好,何必找什么借口,不过我跟你说,战场可不同游戏,随时有生命危险,说实在的,这里不适合你,我现在要吧你请出我的兵营”

一番话象是道破了隐含的因由,花文犀低下了头,总标榜自己好文不喜粗,讲究礼数厌恶争斗,难道自己就不想痛击侵略者吗,说重承诺找寻学生,一路辛苦而来难道就没有其它原因吗。别说自己作为一个中国人能无视敌国入侵,看那么多兵书,整天的忧虑重重,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就是真的不能打仗,也能喊喊话加油助威呀。

看到花文犀默不作声,柯阎王挥了下手“来人呐,送花老师夫妻出营”

“等一下”花文犀听到逐客令,也连忙挥手阻止“等一下等一下,那个什么阎王,我决定了,王汝南可以不走,我留下,我花文犀受人之托就得忠人之事,什么时候把王汝南平安带到他父母面前,才算了事。”

柯阎王一听差点没喷出鼻涕,这半天工作白做了,你决定了“你说什么,你决定了,和着这么半天你还没搞清楚这里是哪,你决定了,你能决定还要我们干吗,我知道你有抗日的心,可这里真的不适合你,你看看你那瓶子底,到时候眼镜掉了你到哪找去,你还是快回去吧”

“我是老师,哪里有学生哪里就有我,要想我离开除非他们不认我这个老师,至于这眼镜吗,好说”花文犀此刻到是出了奇的平静,转身对着项妃喊了一句“妃儿,想想办法”

“知道了先生”项妃抻开左臂上提包拉链,扒拉着从里边找出一股线绳,站在花文犀身后用线绳一边拴住丈夫耳边的眼镜腿,绕过脑后又将另一边镜腿拴住,拉了拉打上结“紧不紧先生”

别说眼镜掉落,就是摔碎也无妨,项妃的包里还有备用,要说这女人对待花文犀可也真有够细心的,要不怎么当初她师兄们总说他没见过男人,为了花文犀再不起眼的细节她都会想到。

“正合适,谢谢夫人”花文犀镇定自若,一手端在腰间一手背在腰后,挺胸抬头若同站在讲台上一样潇洒又平静,微笑着对柯阎王说“没有人能把我和学生们分开,包括你,还有侵略者”

“行,算你狠”柯阎王这个气呀,说着自己还捎带着侵略者,可是真正的从心底里,他是不愿意这样一个书呆子上战场,那情景他想都不敢想,这样一个深爱学生的教师实在难得,一定要保住他的性命,他看了眼身边围观的学生“他刚才说了,要想他离开除非你们不认他这个老师,你们知道他是谁吗,想清楚了再说,战场可非同课堂”

学生兵们互相看了看,怯懦的向柯阎王摇摇头“老师,花老师”“他是我们的老师”许多人挤出了肯定的话。

“说什么那你们,脑子里拧麻花了,这是闹着玩的吗,再好好想想”

王汝南连忙解释“柯教官,你不知道花老师的厉害,得罪了他耳根子会不清净的,不管在什么环境下,缺了礼数他能嘚啵你一整天还挂零,再者我们也不能昧良心说话呀”

花文犀轻松的笑了起来“听到了吗,人都是有良心的”边说花文犀边往柯阎王身边凑了凑“你放心柯教官,我会照顾自己,也保证听话,今后上厕所我也向您请假”

“去滚,我管你什么拉屎撒尿的”柯阎王往后退了下,接着又迈了几步走到学生们面前“好,我知道,你们都有良心,就我没良心是吧,连你们都还没上过战场,知道战场上有多危险吗,你们这是在害人家书呆子知道吗”

“虽然没打过仗,可是我们不怕,再危险还有我们那,到时候我们会保护花老师的”“对,就是,有我们那”不光是王汝南,很多学生兵都很激动,都知道很危险,谁也没想到过死。

这个书呆子估计硬拉肯定不成,柯阎王实在是没有了办法,一把拽住王汝南衣领,指着他鼻子说“好,你说的啊,你记住了王汝南,你个小兵犊子,你是烂命一条,花老师可是金贵,到时候真要打起来,花老师要是有什么闪失,我让你去扑鬼子机枪”

王汝南笑了,探身一个军礼“是,遵命柯教官”学生们都笑了,欢呼雀跃,有的还高兴的抛接着手中的军帽。

“等下等下”柯阎王多看了花文犀几眼,他身边还有个美女,连忙制止学生们欢呼“花老师是留下了,不过这位师母,这里却实在容不下,花老师你看呐”

花文犀转过身“是呀,该死该死,是我高兴过了劲,对不起娘子,柯教官说的对,打仗不是闹着玩的,夫人还是到京城找家旅馆暂避,等太平了在返回保定老家”

项妃哪里肯干,一下子板起了脸,舍不得说老公,对着柯阎王发脾气“柯阎王,你个活阎王,斗不过我家先生,竟然找女人的麻烦,我怎么就不能留下了,先生在哪我在哪”

把柯阎王说愣了,姿态万千一个女子竟然这样跟自己说话,连忙反击“你家先生有我们保护,战争是男人的事,女人跟着只能添乱”

“我不管,我只要和先生在一起”项妃岂是你瞪眼就能唬住的主,血罗刹的名号可不是白给的。

这柯阎王还真没和女人动过粗,面前这女子一生硬起来,还真觉得有些不好办,连忙拽了下花文犀“唉花老师,咱可说好了,这要是你带着老婆,我可真的不能让你们留下,这象什么样子,这不添乱吗,小日本可凶残,真打起来谁照顾得了你们”

没等花文犀说话,项妃一拍柯阎王拉着丈夫得手“别哄骗我家先生,有什么话冲我说,到时候谁照顾谁还不一定呐”看到一个学生兵手中端着军帽,项妃走上去一把取过来“柯教官,敢不敢和我打个赌,我们比一比”

“呀呵,逗了笑了,仗都敢打别说赌了,你说,比什么,输赢怎么算”

“刚才听到有人说训练士兵如何如何严苛,就不知道有没有效果,你的这些士兵,随便谁出来和我打,用你们的大刀,我也别夺刀了,夺了刀人还在”项妃一晃手中的军帽“相冠既首级,谁要能保住自己的军帽,就算我输,我和我家先生一个不留,利马走人”

二十九军的队员,几乎人手一把大刀,因为武器上的不足,没有鬼子的庞大炮火,经常被压制,等炮火过去,鬼子已离的很近,而且枪支上也比不过鬼子武器,经常会遭遇肉搏拼杀,在二十九军高级将领会议上,军、师长们认真研究了如何训练部队,弥补装备不足的问题,提出了建立大刀队的想法。他们认为,西北军素质好,体力强,不少官兵还会拳术、刀剑,可以召集他们研究自造大刀,在日军装备优良的情况下,可利用近战、夜战的战术,发挥大刀威力,必能克敌制胜。为了提高官兵使用大刀的技能,还曾经赴北平聘请名师来军中担任武术教官,这位名师来到二十九军后,根据大刀的特点,结合中国传统的六合刀法,创编了一套“无极刀法”。军部先由各部队抽选骨干,组成大刀队受得名师亲传,再由他们传给全军官兵。几个月后,大刀队就开始将练熟的无极刀法教给全体官兵。没想到这当初试应急的大刀,反而成了西北军的重要武器之一。

在喜峰口争夺战时,二十九军曾派出五百名擅长刀术和近身肉搏的士兵组成大刀队,只带大刀和手榴弹,由其他士兵进行火力掩护,在各方面积极配合下,喜峰口战斗大获全胜。也由于此战,之后还产生了一首鼓舞全国人民士气的经典歌曲《大刀进行曲》。而日军自侵占东北以后,所遇抵抗轻微,夜间都是脱衣而睡,警备松懈,嚣张狂妄至极。经此次打击之后,人人都和衣持抢睡觉,甚至还有人晚上都戴着钢盔以防被砍头。连日本报刊都不得不承认喜峰口之战是“皇军的奇耻大辱”。

当然大刀比起枪支更容易得到,在南苑的这些学生兵,每人都发了一把明晃晃的大刀。大刀都没开刃,刚发下来的时候,营房里着实热闹了两天。附近村子里的铁匠都被请进了军营,到处都是霍霍磨刀声。

项妃话一出口,立刻是群情惊诧,连花文犀都停住了笑容,半张着嘴傻傻的看着自己的老婆,柯阎王上下打量了一下项妃,这弯腰这欠身这走路姿态,轻盈的优雅不含半点刚猛,别在被风吹倒了,还比武“好,就依你的话,这赌我打了,你可别后悔,要是你输了你可要把你家先生带走”

“没问题,可要是我赢了,我和先生留下,放王汝南归乡探亲”

“啊”王汝南利马象泄了气的皮球“别呀师母,我不走的”

“你有点出息行不行”柯阎王瞪了王汝南一眼。

最后以项妃和王汝南的去留达成赌注,花文犀是铁定留在军营,可这打斗的机会,王汝南却不敢让给别人,左手捂着脑袋的军帽,右手提着大刀垂在地上不敢动手“师母,还是放弃吧,我怎么能和您动手,都知道您是想花老师走,别拿我的去留打赌呀”

旁边柯阎王和不少学生兵也都在规劝,有劝项妃作罢的,也有让王汝南不要冲动的,毕竟花文犀的嘚啵功法了得。

“少废话,看招”项妃知道王汝南不会出手,先发制人,冲到王汝南身侧抬腿带风直接向上横扫奔着玄关就去了,这玄关是人的上丹田,也就是眉间印堂,速度非常的快,主要为了带风,逼王汝南自保,也正如所料,王汝南右手松刀,本能的就去护脸,他没有打的意思怎能想起提刀,但禁不住本能驱使,也几乎就在同时,项妃蜷膝收腿,左手直奔王汝南腋下点击,这是谁也没有料到的连续出击,王汝南启动了二次本能,左臂下收,连身形都矮了些,项妃没让他下坠,左手托住王汝南的臂肘,右手抓住他的手腕,弯腰探身向后推去,单足鼎立的玉女探花,推着手臂划了个圈直搂向脑后,毫无戒备的松散身躯只能任由项妃摆弄,再绕回来时王汝南的帽子已经被自己打飞,项妃二次弹腿,踢出脚尖接住帽子,扶着王汝南转了个圈,这才松开双手面向着柯阎王慢慢的取下脚上的帽子,动作干净利索,在场的人都看傻了眼,这也太快了。

“看来你带出来的兵也没什么本领”项妃放下腿走了两步,拉开距离转过身把帽子扔给犯傻的王汝南“这局不算,只是试探,再来”

这下王汝南再不敢怠慢,稳了稳神,还是没有提刀,先是较量拳脚,简短说来二人又经过了多次较量,王汝南也用上了刀,可是几乎占不着项妃的边,这要是输了得离开军营,王汝南也是不肯放弃,一次次的丢了帽子又一次次的冲上来抢,被项妃摔出好几个跟头,最后直摔到不肯起来,坐在地上大嚷大叫“我不回去,我要和老师在一起,我要和师母在一起,我要和战友在一起,天呀我不走”

众人无不喝彩连声叫好,兵营里掌声一片,只有花文犀呆傻的看着自己的老婆,别在跟我说什么满人带大,满人带大也是人,你这还是个普通人么,项妃呀项妃,你到底什么身份,等有了机会一定要让你老实招供。

项妃也没有不依不饶,拉起地上的王汝南“起来吧,你若想留下也可以,去问问你们的教官,看他还敢不敢看不起女人”

柯阎王呆呆的点了点头,学生兵们立刻又围了上来,一句句的师母师母叫着,争着讨着要学功夫。

一文一武两个教官不由自主的站在了一起,直呆着眼睛看着这群兴奋的学生兵们,柯阎王向身边的花文犀歪了歪头“哎,你这个老婆,不,尊夫人,什么来头”

“哦,她是汉人,不过满人带大,自小草原上生长,骑马射箭都会的,还打过狼”

“哦,原来是这样,厉害”柯阎王直起身子,依旧在琢磨,有些不对呀,满人也是人呀,哪能这样了得。

花文犀又向身边的柯阎王歪了歪头“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都留下,哎,你这有没有喇叭”

“喇叭,要喇叭干什么”

“我是老师,我会日语,真要打起来有了喇叭我也能做点什么”花文犀转过脸来对依然傻傻的看着自己的柯阎王说“别这样看着我,不相信怎的,我以前有个要好的日本朋友,我们都是用日语交流,很流利的,真的,问你呐,有没有喇叭”

10

04上阵夫妻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