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之临时武装>40逃跑的战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40逃跑的战斗

小说:抗日之临时武装 作者:坐梦家 更新时间:2014/5/9 11:16:43

听到摩托启动野本正雄立刻大喊“追いかけてすぐに、彼らは、北へ(快追,他们要跑,往北)”

经过专业训练的日军真的异常勇猛,摩托算什么,没有军车也无所谓,腿着追,不是还有十多个队员也一样是两脚跑吗,哪知道他们出了玉米地却根本看不到人影,而且这出也十分的费劲,甚至付出了代价。

其实日军已经很靠近玉米地里的猎狼队员,或者他们在直接奔北出的时候能停下来看看自己的右侧,也许能发现些什么,却偏偏谁也没有停下来,半个小时左右的冷战使他们急于想结束战斗。

越着急越有捣乱的,花文犀等人在这里布的陷阱,就是在西北路旁,没有太多合适的材料可用,甚至连结实的木棍都很少,把有限的能找到的木棍削尖,倒插深埋入地,露出尖尖的上边一头,在尖桩前还布置了绊马索,也就是拉绳子使绊。

急匆匆的日军哪有防备,一下子被绊倒了三人,一个被尖桩插入了胸部,一个扎在了肩上,还有一个,因为尖桩比较稀疏,算是躲过了一劫,可被插的两个,由于惯性,被插的很深。

野本正雄跑到尖桩前一看,气的哇呀大叫“娘よ、私をひどく怒らせましたが、このことのどこが戦争して、恐れないでください、捕狼鷹の一貫したトリックは、驚くべきことではないでは足りない、恐れて、急いで狼を追いかけ、鷹、私たちの復讐のため、私をひどく怒らせました、彼は知っている私たち大日本帝国軍のすごい(娘啊,气死我了,这算得哪门子打仗,不要怕,捕狼鹰的一贯伎俩,不足为奇不足以畏惧,赶快追,抓住捕狼鹰,我们报仇,气死我了,让他知道我们大日本皇军的厉害)”

“大日本帝国軍のすごい(大日本皇军的厉害)”“すごい(厉害)”鬼子们狂叫着冲到西北路上。

这条路质地比较硬,也有些坑洼,一些地方还长着草,如果是疾驰,摩托的轮痕不见得是随处可见,所以花文犀让柯阎王找狗,为的就是给日军留下线索,还是处于安全的考虑,日军的三八大盖可飘千米以外,加上人数众多要是集中往一个点上射击,怕中了飞子,所以花文犀让柯阎王尽量不要现身,不是找到了两只羊吗,就顺着路途流血,要是看鬼子追的不起劲了就让羊多流些血,一枪不开也能吸引他们。

冲倒了路上野本正雄下意识的就往地上看,只依稀有点车轱辘印,却意外惊喜的看见了羊血,乐的都变了音“哈哈哈嗨,見なくて、彼らが負傷し、たとえモーターこのみんななども逃がさないだけ早い、早速追跡、他の映画は簡単だ(看到没有,他们负伤了,就算有摩托这一众人等也跑不了多快,我们赶快追,抓到一个其他就好办)”

没有人会想到用羊血吸引日军,柯阎王边开车边觉得好笑,这个秀才考虑的是太多,也是因为没打过仗,吸引敌人在士兵来说不算难事,边开枪边跑,听见声音就可,就看谁的速度快了。

也正是因为花文犀没有战斗经验,所以考虑的过于细腻,几乎把一切可能都考虑进去了,用摩托车引逗鬼子的双腿,用血来标明路线,可以说太过安全,柯阎王在感谢花文犀的同时,又觉得手心直痒痒,拉开距离之后,他停下摩托问张驰和王维平“怎么样,你们觉得痒不,这有大把时间消耗鬼子的兵力,这秀才考虑的太全面了,咱们边走边打上他几枪,这才是军人的引逗,才是撤退”

张驰也觉得有趣“秀才干吗不让咱开枪,这不也等于偷袭吗”

王维平想了想“大概是怕浪费子弹吧,要不就是怕日军被打怕了”

柯阎王点点头“好像有这么点意思,那这样,咱们定个目标,有合适位置就停下来等待伏击,杀鬼子别超过五人,而且别打当官的,这样估计鬼子就不会害怕了,至于子弹吗,我的枪法好,咱们有把握再打”

“你不怕秀才嘚啵你”王维平有些忧虑。

“你没看出来,这猎狼队是一文一武俩教官在当家,我也算个人物,没事的,再者说,打仗,哪能光听个秀才的”

张驰伸了伸舌头“我新来的不知道,也真没看出来,人家让你找狗你没找到,不是乖乖的找俩羊凑数”

“你这话说的叫没水平,你应该说他秀才要的是狗,我就找了俩羊他能怎么地,不也凑合了吗,哎呀别那么多话,听我的没问题”

柯阎王不但这么说也真的这么做了,遇到有适合隐蔽的路段,他就停下来等着鬼子,等到一定距离,自己的把握差不多了就楼上两枪,这一路的摆脱追踪还真的成功的射杀了五名日兵,怕鬼子不敢追上来,他还丢弃些东西,水壶,皮带,甚至是一只鞋,当然都要占上点血迹,看上去很狼狈的样子,也真的起到了作用,每每他们停下车,羊血也停在原地流上一阵。

这停留加大的失血量,再加上什么乱七八糟的狼狈道具,真的让野本正雄始终没有放弃,每每他组织进攻之后,看着他所攻上的阵地上血迹斑斑,他都认为并且鼓励手下士兵说,捕狼鹰的队伍遭到了重创,他们的损失会比我们更巨大,继续追,大和民族是不可战胜的。就是在这麻木的自我壮胆的过程中,他们的子弹,消耗超常,每次遇到袭击,日军们都白白的浪费掉几发。震怒已经使他们失去了理智,他们已经无所谓前边遇到的是什么人,多少人,甚至有没有人,只是按照血迹,小心的在追踪,任凭野本正雄的鼓励也好命令也好,只是麻木的遵从,象是已经蜕变成毫无感觉的服从的机器。

柯阎王三人开着摩托一阵的狂遛,小胜不断是美的不亦乐乎,而花文犀那里却是乐不起来,他的部队第一次直面敌对日军,没打上几枪不说,还受了损伤。

受伤的是刘学仁,是日军的胡乱瞎打,中了穿臂弹,子弹直接穿透右臂,一直没有觉察,还是等鬼子追过去以后,众人纷纷探出玉米地,胡文升就觉得不对劲,吸了吸鼻子“刘老师你负伤了,快让我看看”

“啊,真的吗,哎呦我地妈呀,疼死我了”刘学仁一看自己的胳膊,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花文犀也凑过来看了下“哎呀,都是我不好,事想的还不够周全,不过学仁兄,你可以呀,竟然没有大叫,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跟我一样没用的秀才,想不到你这样坚强”

胡文升托了下刘学仁臂膀想看个仔细,疼的刘学仁哇呀大叫“不要动,秀才你也碰,我求你别动”

“不会吧,都打穿了自己会不知道”胡文升有些怀疑,从药箱中取出纱布面团为刘学仁整理伤口。

“我当时只觉得好像被什么撞了一下,鬼子靠的太近,也就没来得及注意”大概刚才刘学仁是过于的高度紧张,大气都不敢出,也正是这高度的紧张,使猎狼队有惊无险。

方放笑了“哦,我明白了,刘老师不是坚强,是被吓僵了,挂了花都不知道,现在想起疼了”

花文犀拍了下方放的脑袋“你个顽劣的学生,不许笑话老师”接着花文犀又要求众人“其他人也都不要取笑,而且都要向刘老师学习,我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刘老师的举动是为了我们大家的安全,他一个文人秀才作到了,我希望你们以后也都能作到”

“放心吧”“我们更没事,事后也不会叫”众人都笑着表态。

花文犀也笑了“不过我也纳闷,你说这些人里就我俩废物,学仁你也不是爱张扬的人呀,怎么子弹老和咱们过不去”

“不许再这么说”项妃拦住花文犀“以后谁都不会再受伤害,不过先生,刚刚为什么不向鬼子开火,在地里我们同样是偷袭,应该算是占据主动”

花文犀长出了口气“我是害怕呀,真打起来这玉米地是敌我双方的屏障,谁都没有优势,靠的是经验,咱们只有端枪的经验,所以不妨慢慢来,先打上两枪,也尽量避免肉搏战,拿这里张屠户来说杀了一辈子猪,对我个秀才不也是没辙,小鬼子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南苑的学生兵,短的可能刚加入部队几天,象汝南和帅兵那样是去年底招收,而且占据了大多数,有半年多的训练,但是小鬼子冲上来,竟然是那样损失惨重,大概部队对于学生兵进行的体能训练较少,直接开始进行军事技能训练,或许是因为这个吃了亏,不过我们知道柯阎王等教官的严苛,上个厕所都那么多规矩,这样带出来的兵,难道也不堪一击,我是真的思考了很久”

“秀才,不要太心重了,学生们是有热血但无残暴,有传统礼教和爱国思想”刘学仁反过来安慰花文犀“但是日军接受的是军国思想武士道,两种不一样的人,虽然现在他们占据了一点优势,由人组成的社会需要和谐安定,少数好战思想长久不了的”

项妃立刻跟着帮腔“就是,刘老师说的对,南苑血战从各方面都不匹配的,从装备经验和人数上来说都有很大的差距,更主要是野蛮和文明的对抗,日本人的思想还没达到作为人的境界,又在阶段性内占据了多数”

花文犀点了点头“妃儿这次说的到是满有学问,也满有道理,竟然点解先生的迷惑”

“是吗,我说的好吧,总和先生在一起就是长学问”项妃被夸的美不兹的有些飘然“学生兵团虽然经过军训,但却是文明家的孩子,那小鬼子现在就是野蛮人,虽然有过那个真贱东渡去教化他们,带给他们各种知识,使他们的佛学、医学、建筑和雕塑等各种水平都有提高,但是作为人类的崇高他们一点也没有学到,还忘恩负义试图消灭我们,这个真贱大师也真够贱的,,,”

花文犀连忙伸手捂住妻子的嘴,好吗这家伙这调子跑的,第一个真贱还没听出怎么回事,现在是完全明白了,把鉴真大师的名字给倒置了。

花鬟儿笑出了声,胡文升一个走神使劲的勒紧了纱布,刘学仁也笑痛了伤口,三个学生也前仰后合。

项妃摸开丈夫的手,有些纳闷“先生,我又说错了吗”

“我不是你先生,好家伙真敢说呀,我老婆就是勇敢”花文犀傻呵呵笑着环视了一下众人“不待这样曲解的,我说的那是鉴真,那鉴真大师一带名人,促进两国文化发展,这名字也蹊跷,掉过来差了那么大的味,是鉴真,鉴真大师,好么,你这是对古人不敬”花文犀有种想呼天唤地的无奈。

“奥,鉴真啊,是我记差了,我就听了什么鉴什么贱的,就给理解成真贱了,以为是说他硬要味一只养不熟的狼,这不等于又一个冬瓜先生吗,就往贱上联系,对不起啊先生”项妃有些不好意思。

“哎哎,驭,打住,这怎么还拦不住了,不许再说话了”花文犀顿足捶胸“你说的那个冬瓜不存在,我们华人寓言故事中那个迁就狼的是东郭先生,是东郭先生和狼,哎呀俺地个娘哎”

“哎呀我真笨,是东郭先生和狼,好了先生我记住了”项妃连忙用手去顺丈夫的胸“先生别生气了,东郭东郭,听先生的”

“必须听我的,要不让人笑话,你以后说话别老引经据典的,受不了你”

“哦,是是是,我听先生的”

众人还在笑,连唐盛里和萧白飞张团武等虽然不明白意思,但也在跟着傻呵呵的笑,他们记得也不是很清楚。

花文犀忍住笑板住脸,挨个看了下众人,笑声停止了“我看你们谁还笑,有那么好笑吗,这是你们师母,贱内有贱内的理解,味不熟的狼,多贴切的比喻,文化与野蛮的战争,多深刻的解释,你们说得出吗还在这里笑”

其实项妃所说还真的有点道理,文化差异确实是学生兵团惨战的一个因素,在当时时局虽然很动荡,什么匪患什么部队上的军阀后遗症什么的,都和这些学生占不上边,那时能上学的自然都家庭都很不错,接受的是传统礼教尊师重道,当然也有西方先进思想包括什么人的自由男女平等还有一些科学知识,再加上一些爱国思想,使他们成为见过近代中国国之耻辱而依旧忠心爱国的热血青年,这热血不怕受苦不怕牺牲,就是不会屠杀,这样的人要是没有作战经验,战斗力会同比落后很多,而日军,恐怕是自小就接受了侵略扩张武士道仲君的教育,作战经验又高出一大截,两种文化的对抗当然有些不平衡。

花文犀又转回头来对项妃说“妃儿,别跟他们一般见识,慢慢来,文化课我们慢慢补,他们这是都嫉妒你,你功夫高他们看着眼红,得着个乐子笑个没完,犀哥眼里你就是捕狼鹰”

“还捕狼鹰那,刚才叫我射军官,我也没有射中,我是不是很笨呀先生”项妃有些自责。

“不笨,相信我花文犀的眼里,两种文化的对抗他们谁想到了”

“先生,眼镜上粘了土”项妃给丈夫擦了擦眼镜“先生对我真好,那先生,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花文犀一指西边的费宅区“张网待鱼,等着柯阎王来会合”

2

40逃跑的战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