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日之临时武装>41攻防的转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41攻防的转换

小说:抗日之临时武装 作者:坐梦家 更新时间:2014/5/10 11:12:44

野本正雄的小分队,正如花文犀所看到的一样,应该是两个普通班编配,司机副驾驶三人,八名射手负责两挺轻机枪,每机枪携带子弹三百发,十六名步枪手携带弹药是标准的步枪弹药使用基数一百发每天,虽然日军弹药盒有标配六十发弹药盒但一般情况下不用,除非在最高强度战斗模式下,前腹部左右各挂六十发子弹盒一个,后腰也挂六十发子弹盒一个,合计一百八十发子弹。连班长指挥官带司机就都是携带短枪王八盒子。

对于捕狼鹰十六人,带多了子弹对日军来说是一种耻辱,所以都基数配备,而这三十人在第一次遭遇地雷使被炸死一人,炸伤一人,在扫清障碍推车的时候又踩上地雷炸死两人伤三人,关键这炸伤是因为踩到车底露出的地雷,所以伤在腿部,完全没有了追踪能力,副驾驶是轻伤,赶往东刘庄请求支援,这一下就少了七名战斗力。

西土屯岔路直接被项妃射死一人,猎狼队的第一轮开火造成日军三死两重伤,重伤在胸也是将死之人,这样又少掉了六名战斗力,加上西北路旁被胸部插了尖桩的士兵,日军的人数已经和猎狼队持平,而日军中肩部受伤者一名,猎狼队穿臂者一名,依然是势均力敌。

柯阎王一路打打停停进行了四次阻击偷袭,日军毙命五人,使得敌我双方的力量有所转变。

从耗弹量上可以说差别更大,花文犀的猎狼队曾经配备过日军服装,所带弹药数量除了和日军相同,还多了盒子炮,弹药库取的自然也十分充足,而且有数的开了那么几枪。

而日军就不同了,从面对迷雾发起的第一轮还击,几乎大部分鬼子都有从新上膛,抛开机枪不说单以步枪计算,差不多每人打了八九发子弹,压满枪膛进入到玉米地,对着西北路的王维平的机枪方向又胡乱的开了两枪,这使得他们已经有了十分之一的消耗。

柯阎王的四次阻击偷袭,都使得鬼子有着不同程度的浪费,第一次两发,第二次三发,第三次五发,第四次竟然用到八九发,因为柯阎王的偷袭也是变着花样。

第一次是停下车找个土坑开枪,第二次三人全部加入战斗,很象是小规模阻击战样子,第三次,挑个帽子在东头,人却跑到西头瞄准,有了这三次以后,野本正雄带队可谓是步步为营的追击,日军们不住的四下观望,有帽子的地方不见得就有敌军,没帽子的地方不见得就没有,地上的血迹越来越重,什么人这么抗死,血流不干吗,这还是人吗,别说什么异常,有个风吹草动都会开上两枪。

最倒霉的日军没有想到,柯阎王的阻击好像加大了阵地面,帽子是一个方向,而子弹是在近九十度角三个地点打来,野本正雄也纳闷追逐了这么久怎么一下子敌人的阵地扩大许多,连忙告诫手下“怖くないで、これは最後の敵が狂って、彼らの枯れるほどの血を流して、私に衝(不要害怕,敌人这是最后的疯狂,他们的血快流干了,给我冲)”

傻瓜才会再冲,刚才你就说血要流干了,怎么还这么猛,玩起包围来了,日军们就地还击,可能是野本正雄言语表达不清,冲就是开火的意思,他也没想冒然出击。

柯阎王三人在日军的一阵枪林弹雨后找准时机撒腿就跑,这一下子暴露了行踪,原来三路包围就只有三个人,就算帽子那里潜伏一人,也不过四个人,那帽子在土包上一动不动,再等等,等这人也撤了,它一定是在用精准的射击掩护撤退,不能冲上去当靶子,眼睁睁看着三人启动摩托,野本正雄才发现自己上当,连忙带兵攻到土坡,只有一顶帽子,日军的帽子。

“報告队長、捕狼鷹ずるい、私の提案を這って追撃、彼らの16人があちこちに待ち伏せ(报告队长,捕狼鹰实在狡猾,我建议我们匍匐追击,他们的十六人可能到处埋伏)”一个犯二的士兵提着合理性建议。

野本正雄点点头,接着啪的就是一记耳光“ろくでなし、あなたは言って登っていて追いかけてバイク、あなたを見ていませんか、彼らは十六人三人だけが殘った、帽子も要らない、彼らはもう傷弓の鳥、もうすぐこの三人も私たちとなり、彼らに傷、走って遠くない(混账,你是说我们爬着去追摩托,你没看到吗,他们十六人只剩下三人了,连帽子都不要了,他们已经是惊弓之鸟,很快这三人也会被我们剿灭,他们有伤,跑不远的)”

挨打的士兵捂着脸一个立正,总说有伤有伤,这伤在脚指头了吗,一定还是六指,根本碍不着他们跑他们打,这他娘的是什么人。

就是这样被野本正雄催促命令着,日军们又开始沿着血迹追踪,子弹耗费近百分之三十,人数也下降到十一人,他们也是第一次远远的望见了对手的摸样,好像日军的服装被丢弃的差不多了,最起码都没了帽子。

花文犀带着人到了废宅并没有急于作什么陷阱机关,他要全歼敌人于此,打一场持久战“都过来都过来,大家听我说,柯阎王那小子不地道,这么多枪声说明他没有按照我的话去做,肯定是手痒痒和鬼子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不过没关系,估计他帮着咱们减轻了不少负担,剩下的鬼子我要他们全部葬身于此,先不忙着做机关,我要大家先找好自己的窝,隐蔽为第一重要”

废宅是一个大院套三间,两倒座已经坍塌半截,从规模上看,大概当初的主人是想雄居西土屯一带,应该是后来受不住一帮穷朋友举家搬离。现如今只剩下这矮墙,破房。房后有土包,西边几棵树,东边是条路,南边几个石垛子,再备机关陷阱鬼子会有所防备,按照花文犀的意图,是想在这里打一场攻防转换战。

冯四锁显然对刚才的机关有些不满意,尖桩还要配合绊马索,有些损,是要对方摔个嘴啃泥再受点伤,可这样损的机关竟然没有太多材料支持,当然不够尽兴,有些手痒“花秀才,为什么不做陷阱,那样不是事半功倍吗”

“不是不做,少做,主要目标先找好藏身之所,这选择合适的伏击地点也是相当重要的,柯阎王在巷战时曾经指过不少点,那些都是适合打伏击的,我要你们学着他的经验,找好自己的点,有的人还要找两个,咱们要打持久战,找好点之后有时间就可以做些机关,不过我想小鬼子必定会同样加以防范,地雷,尖桩,到这里属于第三处战场,同样的方法使到三次,效果会减半,我估计和秀才我交手的人都会印象深刻,每到一处他们必定会有所注意,这说话阎王就会把人带过来,抓紧时间准备”

按照花文犀的意图,猎狼队员们开始了紧张的准备,各自找着自己的隐蔽之所,有的在石垛子旁,有的在房后土包,有的在院外,有的在屋内,屋内的要找好退路,就是两扇窗户。

为了不给日军的休息提供方便,屋内的所有设施什么烂床破凳废桌子全部清除,在房梁上还吊了稻草包。一切刚布置好,枪声临近,花文犀知道柯阎王马上就到,立刻出来迎接,还真是,柯阎王三人推着摩托正往这边跑,摩托没油了。

“哎呦来的是刚刚好,别推了,就撩在那吧”花文犀带着众人迎了上去“这一路放枪你们有没有受伤”

柯阎王笑了笑“没受伤,这一路这个爽啊,逗的鬼子都不知道怎么装疯卖傻了”说完一闪身,让出车兜指了指“秀才你看,完好无损两只羊,只是去了血丧了命,回头烤着吃正好去掉腥,味道一定不错”

众人都笑了,花文犀看了看阎王的脚“阎王,你的鞋纳,光脚踩摩托你不怕咯,两只全丢了,怎么王警官也丢了一只,竟然这样狼狈”

柯阎王傻笑了一下“嘿嘿,我没忍住,打了几次冷枪和伏击,不过没打当官的,怕把日军打怕了,就丢些服装帽子什么的,制造些狼狈的假象,不过你放心,鬼子一直跟着,我们就干掉了五个”

“听枪声就知道没有跟丢,你个阎王真有两下子,还知道兵不厌诈,不错,真正就是一个日军的活阎王,呆会给你补充鬼子军靴”

一众人等连忙各就各位进入战斗准备,柯阎王带着三个士兵继续扮演引逗的角色,在摩托附近等待,王维平则被调到了废宅正南。

远远的追击的鬼子逐步靠近,柯阎王端着三八大盖仔细的瞄准,野本正雄十一人再也没有先前的狂妄,行动非常迟缓,不住的四处张望,看到废宅前抛锚的摩托立刻卧倒一大片。

“射撃、火(射击,开火)”

在野本正雄的命令下,日军长枪短枪机关枪一并猛射乱扫跨兜摩托,好像这摩托和他们有无比仇恨似的。

当然不可能是完全出于畏惧,对方是诡异的对手,交战要谨慎小心,在放了一阵枪过后,野本正雄让士兵们小心靠近,够到距离先以手雷投掷,如果有伏兵让他们丧身手雷。 日兵们猫着比以往作战角度要弓的腰,谨慎的向前靠近。

躲在摩托后边的柯阎王四人都是军人出身,哪容得你投弹,尽量的放近敌人,但绝对不让你够到投弹,估计着差不多距离,齐声开枪,利马撩倒两个鬼子。

野本正雄气的哇呀大叫“这什么打法,猛力攻击,火力掩护,给我冲”

机枪手立刻扑倒,就地开火,双方都是卧倒,擦地枪,刁钻的打法,准确度大大下降,柯阎王这一边就不一样了,有摩托掩护,而且日军的步兵是在进攻,除了那个犯二士兵是在匍匐前进,其他都猫腰小跑,又一个鬼子中枪倒下了。

看到前冲了一截,柯阎王带人连忙撤进废宅,躲在屋子里 向院内警戒。野本正雄抓住空档带着剩余八人一下子冲到了摩托旁边,看着摩托上两只血已流干的养,不住的狂啸,怒如疯狗一般,唯一剩存的理智,让他拦住犯二士兵“近寄らないように、気をつけて捕狼鷹の機関(不要靠近,当心捕狼鹰的机关)”

两只死羊都不敢碰,真够谨慎的,野本正雄转过身看着废宅“爆弾投下、平彼ら揚げ(投弹,炸平他们)”

七八个手雷赶集似的投入院内,爆炸声连续不断,说是赶集,场面一定混乱,有七秒时间错过的,还没落地就被别的手雷炸起,这爆炸看上去比平时范围大许多,但威力,并不集中,就象是连环雷,如果他们把手雷集中一起变成集束雷,那威力就不一样了。

花文犀皱着眉头,看来他又一次的纸上谈兵,这威力出乎他意料,连忙大喊“打,都给我开枪,阎王,挺住”

埋伏在石垛子后边的队员一起射击,王维平机枪猛扫,队员们或许是手雷惊到,都在为屋内的阎王担心,抬枪就打,没经过细心瞄准,不过也重伤了三名日军,野本正雄等人对这突然的背后袭击一点准备没有,也不管受伤士兵了,被枪林弹雨逼着就冲到了院子里。

因为有房屋的掩护,柯阎王四人到是没有受伤,不过被震的够呛,破屋子四处飘散着灰尘,有的地方还被炸塌,连砖带土往下滚落。柯阎王咳嗽着用手扇着灰尘“花嘚啵,你是要害老子呀,我就说吗,打仗怎么能光听个秀才的,我们撤”

在屋内未发一枪,柯阎王带着三个士兵跳窗逃出,跑到房后土坡埋伏。

原本花文犀的意图,是柯阎王等人在前阻击撤退,自己带人后边追杀,把鬼子一直逼进破屋,来个关门打狗,围而不攻,可谓一点损失也没有,并且还指望柯阎王能在屋内对院子里造成些威胁,消灭一两个士兵,但没想到手雷聚在一起这样大威力,尤其连环雷爆到空中,让花文犀大为害怕,命令开枪射击的同时,叫项妃绕到房后查看并且接应,还好阎王等人安然无恙。

2

41攻防的转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