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代军神>第53章 姐不侍候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53章 姐不侍候了

小说:一代军神 作者:向宇轩 更新时间:2014/7/22 14:19:49

雷神落寞地坐回长板桌前的凳子上,非常懊悔对郭冬梅发了脾气,都说女人是用来疼的,不问青红皂白就怪罪她,也怪不得她也火了,“哎,真是比对付千军万马还难多了,打仗的时候遇到敌人开枪就打,可女人细腻如丝,稍不注意就把女人得罪了,怪不得孔子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孔子这话显然是有道理的,可难道与女人相处就这么难吗?他老人家竟然把女人与小人比拟上了,雷神想起这句话好似也感悟到了,“其实女人和小人都有一个共性,他(她)们都是生性敏感、渴望被关注,一旦受到冷落或者数落,那么就必然会如弹簧一样强烈反弹;他(她)们还有一个共性,都是弱势群体,不像内心强大的英雄好汉,跟女汉子就更没法比了。”

郭冬梅虽然也是女汉子,但被心爱的男人数落,所以也强烈反弹了,当她阴着脸回到连队时,一直和她朝夕相处的红军战士们看她的异样,纷纷对她表示关心和问候,郭冬梅余怒难消,胡子眉毛一把抓地把给雷神做饭的情况骂骂咧咧说了个遍,气得她脸红脖子粗,“姐真是瞎了眼了,以后再不伺候他了。”

当然,她为什么会把木饭斗烧了,这个情况她倒不好意思说了,不是说她对战友们不坦诚,而是羞于启齿,不管怎么样也不能把私底下的话对这些红军小娃娃说了,只是说雷神脾气大坐享其成,不帮忙不打紧,还不问青红皂白就骂她。真是一对冤家,已经到了没道理可讲了,可同女人讲道理讲得通吗?再说又是小两口的事,讲道理估计也讲不清了。

“姐,以后专帮我们做饭好了,你做的豆鼓青椒特别好吃。”

“对呀,我一想起来就流口水了。”

“姐,不伺候他了,以后伺候我们,哈哈……”

……

“想得美!”郭冬梅伸手打了其中一个笑哈哈的小红军,“伺候你们,你们牙齿还没长齐呢?哪根葱啊你?”

“嘿嘿……”这个小红军嬉笑着躲闪一下,“姐,那你别生气了?有我们关心你就够了。”

“对呀!”

“还有我呢,我们都是你的兄弟。”

“嘿嘿,是呀!”

……

“不气了,快天黑了,姐饿了,你们快给姐弄点好吃的去。”

“额!姐,你等着,今晚我们连吃西红柿炒鸡蛋,我帮你弄去。”

“好嘞,谢谢小黑。”郭冬梅向跑开的小红军挥手,“记得帮我放点辣椒灰。”

“额!知道了。”这个叫小黑的娃娃小红军背着步枪屁颠屁颠地朝不远处的临时厨房跑去,作战时期,作战部队都是临时搭建起来的露天式厨房,有的搭建在田野间、有的搭建在山上、还有的搭建在河边……

郭冬梅的心情与小红军们嬉闹一阵后,总算平息了许多,等她静下心来一想,又暗暗为自己给雷神做饭时的冒失感到羞愧,在她心里还隐隐作痛,想着雷神今晚吃什么?饭都被烧焦了,他不会就吃那些烧饭吧?

“不好,他可能还真的就吃那个了,哎……都怪我……”郭冬梅想重返团部临时指挥部去给雷神做饭吃,可她从地上站起来又坐了回去,碍于面子故意赌气,“哼,算了,他爱吃就让他吃好了。”

还真如郭冬梅预料的一样,雷神的晚饭真是吃的郭冬梅做的烧饭,他把表面木饭斗上面一层烧焦的黄色米饭扒好装在一个泥碗里,然后拿饭勺舀了一大碗米饭,看到厨房的壁柜里有几个鸡蛋,还有几棵大葱,便一起拿来煮了,弄了一大锅鸡蛋汤饭,做得香甜可口,雷神闻着香味,把饭舀在一个大木盆里,端着大木盆米饭放到厅堂的木板桌上。

当一切弄好后,雷神叫门口站岗的小红军和通讯员一块进来吃,大家闻着香喷喷的鸡蛋汤饭,胃口大口,三下五除二风卷云舒般吃了个精光,雷神也吃了个饱,还打着饱嗝,“同志们,怎么样?好吃吧?”

“嗯,好吃。”通讯员也吃饱了,用手抹了下嘴,不相信地看着雷神,“雷团长,这是你亲自做的吗?你还会做饭?”

“什么话?屋里除了我还有别人会做吗?我做饭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呢。”雷神故意调笑他一句,“怎么样?跟哥干革命爽吧?”

“嗯,爽,如果每天有这么好吃的就更爽了。”通讯员“格格”干笑两声,“雷团长,明天给我们做顿红烧肉吧,都半个月没有闻到肉腥味了。”

“你想我给你们当炊事员呀?美得你。”

雷神乐得嬉笑,但听通讯员说“肉腥味”,心里油然颤了一下,这个通讯员说的是事实,由于先锋团从西往东一路飙进,后面的增援赶不上位,因此伙食团半个月来没给大家做一顿好吃的肉菜,即使有肉也是放在菜叶汤里熬得几片肉片子,还是烧焦的那种肉渣子,炊事员是用来榨油的肥肉片。

吃饱饭的小红军都不做声了,尤其是通讯员脸上还增添了一层暗淡的深灰色,想来他的心里非常失落,雷神看到这些越发心疼,“同志们,辛苦你们了,等打完广昌一战,我命令伙食团为大家做几大锅红烧肉,好好地慰劳慰劳大家。”

“好啊!……”大家听到有肉吃了,顿时全都笑了,有的想着红烧肉还流出口水来了。

“雷团长,我们什么时候说打广昌城了?”通讯员有些疑惑地望着雷神,“我怎么不知道?我好像没给你送过总前委这样的指示吧?”

“瞧你这话问的,我问你,你是我们团的通讯员,还是总前委的通讯员?整的你小子像总前委毛委员派来的,口气好大哟。”

“哈哈……”其余的小红军乐得哄笑。

“这……”通讯员闹个大红脸,“我……?”

“同志们,我们虽然基本上粉碎了蒋介石这次对我们中央苏区红军的围剿,但要彻底粉碎蒋介石的围剿,我们先锋团还要更进一步,争取消灭掉国民党第6路军,当前敌第6军正往广昌收缩兵力……”

正当他们说话时,门口站着一个风尘仆仆的小红军,向雷神喊了声“报告”。

“进来!”

小红军背着步枪走进屋来,把一纸文书递给坐在长板桌首席的雷神,“这是总前委毛书记给先锋团新下达的最新作战指示。”

“辛苦了,你还没吃饭吧?”雷神接过文书,再看了一眼木饭斗,见里面没有剩下一颗饭粒,便对团通讯员说,“带这位小同志到伙食团吃饭去。”

“是!”团通讯员立即起身,领着总前委来的通讯员下去了。

“雷团长,有变化吗?”一个多事的小红军问看着文书的雷神,“真的还要打广昌城吗?”他本来是给雷神站岗放哨的普通小战士,这话显然问得多余了。

“当然!”雷蛇惬意地笑笑,他一直也不顾忌这些,他看看吃饱后若无其事的小红军,对他们扬着手上的文书,“怎么样?我没说错吧?这就是最新指示。”

“哇,原来你没指示呀?”大家面面相觑,被雷神弄糊涂了。

“怎么啦?”雷神不由好笑,“你们分别到各营去通知各个营长,半个小时候全团所有人到下谷坪集合。”

“是!”本来是团部站岗的小红军也站起身来,不约而同向雷神敬个军礼,然后纷纷跑了下去。

“奇怪,他怎么好像什么事都事先知道了?”

“是啊,我一直也这么认为。”

“神人呀,快,你去一营,我去二营了。”

“好,那你去三营。”

“是!”

先锋团所有指战员和红军战士不到半个小时全集结到了下谷坪上,除了雷神和那几个去通知他们的小红军外,其余的人全被蒙在鼓里,大家都以为仗打完了,怎么平生又添一仗?这里距离广昌城还有六十公里,按一般指战员理解,先锋团临时驻扎此处是做防御工作。

“雷团长,我们这次反围剿不是打完了吗啊?”刘德志站到雷神身旁,轻声细语地问,他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又被雷神晾了,“我们不是……”

“你是说防御是吧?我们先锋团只有前进,没有防御一说,即使是防御,也是短暂的停留,光防御还叫先锋团吗?你说对吧?”

“是,是,我们只有前进。”刘德志尴尬地苦笑,又在心里对雷神新增了一层恨意,暗地里说,“Y的,也太会装B了吧?我草……”

“同志们,大家都休息好了吗?”

“好了!……”全团异口同声地应了一声。

“很好!”雷神不管刘德志什么反应,开始向先锋团所有人讲话,“总前委刚下达了最新指示,让我们先锋团的所有同志在明日凌晨7点之前赶到广昌城城下集结,目前的情况是国民党第6路军已经收拢兵力集结到了广昌城内,总前委决定,以红4、红12军攻击广昌城,红3军团为总攻预备队,我们作为直属总前委的先锋团,这首攻广昌城的任务就理所当然落到我们头上了。”

“同志们,你们都以为这次反围剿胜利了是吗?其实不然,我们只有打下广昌城了,我们才会有喘息之机,现在敌人第6路军集结在广昌城里,大家试着想一下,我们晚上能睡得踏实吗?我们中央苏区的父老乡亲能睡得踏实吗?”

“不踏实!……”

“是啊,我们谁都睡不踏实,吃也不踏实,玩也不踏实,总之全不踏实,那我们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消灭广昌城的所有敌军,你们说对吗?”

“是!……”这时,有怨言的同志也心安了。

“很好,所以我们先锋团必须连夜开拔。”雷神看了一眼刘德志,“刘政委,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没了。”刘德志摇头苦笑,即使想说的话也不想说了,何况他对雷神又有一股怨气,再有他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这次总前委的指示,他也才从雷神嘴里得知也还没想好说些什么,如果做表面文章的话明显显得多余了。

“那好!”雷神向他点了点头,然后命令的口吻对全团所有人说,“同志们,这次以侦察营开道,一营随后,二营扫尾,出发!”

“是!”

侦察营站在队伍的中间,首先出列向伸往广昌那边的小山路跑去,然后是朱逸群的一营,最后是郭子善的二营,当郭冬梅背着步枪从雷神面前跑过时,雷神把她拦下了。

“郭冬梅同志,出列!”

“是!”郭冬梅跑到雷神面前,向他敬个军礼,“报告团长,请指示。”形式做得不错,可郭冬梅满脸怨气,敬礼的时候连看都不看雷神一眼,还生气地撅了下嘴。

“给!”雷神拿过旁边一个小红军递过来的冲锋枪,再把枪递向郭冬梅,这一幕是雷神事先和这个小红军安排好的,想借冲锋枪送给郭冬梅表示友好,以求拉近距离向她致歉,说:“这枪以后归你使了,郭冬梅同志,请接枪。”

“我有枪!”郭冬梅不接雷神手上的冲锋枪,而是紧了紧他肩上的枪带子,“你自己拿着用好了,不稀罕。”

雷神伸手拿下郭冬梅肩上步枪,再把冲锋枪塞进她怀里,“听话,注意安全。”

“是!”郭冬梅端好冲锋枪,瞥了雷神一眼就要跟着二营继续行军,刚走两步又被雷神拉住了,雷神附在她耳朵上对她耳语几句,羞得她满脸羞红地笑出声来,撒娇地打了雷神胸前一下,“山伢子,你保重,我走了。”

“嗯,去吧!”雷神向郭冬梅挥挥手,望着郭冬梅逐渐远去的背影,心里乐开了怀,连脸上也绽放出欣喜的笑容,“被我抓着软肋了还想跑,呵呵……”

可一直观看雷神和郭冬梅的刘德志却不爽了,“太不像话了,这风气这样下去的话,还叫红军吗?太不检点了,死不要脸。”

“汗!”刘德志又想给雷神上纲上线了。

可雷神却像喝了蜜汁一样心里甘甜,好似忘了刘德志一般,连和他打招呼好像忘了,雷神背着手跟在二营队伍后面一起向前走去,随雷神左右的是几个小红军,恰似雷神的警卫员,他们嬉笑着说话,气氛显得特别和谐,好似亲兄弟一般。

刘德志好像成了先锋团的孤家寡人,一个人孤零零地愣在原地,满含忌恨地望着雷神他们逐渐远去的背影,心里那个恨啊,可能恨到骨子里去了。

2

第53章 姐不侍候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