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蓝色>楔子、第一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楔子、第一章

小说:蓝色 作者:司徒汉 更新时间:2014/5/20 12:03:32

蓝色是一种颜色,也是一种冷的色调,同时它还是最纯净的色调。它象征着永恒的忠诚,象征着勇气、冷静、理智和永不言弃的精神。它是宁静、尊严、完美主义、公正、智慧和博爱的体现。它还预示着灵感和灵性,蓝色的含义广且多正面,因此,广泛的被东西方文化所崇拜和赋予高贵的属性。联合国有蓝盔维和部队,各国有蓝色的警察部队,大海是蓝色,天空是蓝色,交响乐有蓝色的多瑙河,唱歌有蓝调,看动画片还有个蓝精灵......蓝色赋予了我们多少遐想和生命!

第一章 孤儿段蓝

在英国牛津郡的乡间公路上,一个看上去还很稚嫩的年轻人正开着一辆老式的宝马M3在公路上疾驰,在这多云又无风的天气里,那车被限制在低速行驶,显得是那么压抑和无奈。开车的年轻人叫段蓝,今年十九岁了。很多人会认为这个年纪的孩子大多是到英国来读书。可事实上段蓝在英国并不是读书,他是一级方程式(也就是我们常说的F1)参赛车队博纳姆车队的后补见习机械师,来到英国已经2个月了。今天他要去牛津的车站接一个愿意到他的住地租房子住的一个姑娘,当然他的心里也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期盼和年轻人常有的荷尔蒙鼓噪。

牛津是个只有十几万人的小城,在娱乐和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你很难在牛津看到喧嚣的夜生活或者其他的刺激人们神经的东西,相反,这里的安逸和恬静才是主调,当人们看到那古老的牛津火车站的时候,你很难想象这里是科技发达的英国,更难想象到这里居然是英国的智库之一和科技发展的策源地之一。牛津大学的名号怕是没有几个人不知道的,这是最古老却又是最先进的高等学堂。

段蓝将汽车停在镇外的公用停车场,然后才撘公交车进去,到了火车站接人处,他举起了一个牌子,上面用中文写着“牛亚楠”。正在段蓝东张西望的时候,一个俏丽的女孩从身后面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你是来接我的吧,认识一下,我就是牛亚楠,你是段蓝?”女孩说。

“哇哦!没想到你是这么漂亮的姑娘,这身高就是在这欧洲也不算低啊。段蓝,现在暂时算是你的房东,我还以为你东西会很多,早知道你这步行旅行家的派头,我租辆双人自行车就成了。”段蓝微笑着接过牛亚楠的背囊。

“东西还是不少的,临出门的时候,老妈给弄了几个大箱子,我发的快递,到时候有人会送到住地的。现在没自行车,咱们怎么办?走出去?”牛亚楠问道。

“不用走,咱们去坐公交车,这里的公交车还算是比较方便的,我的车停在镇子外面,这里不好停车。”段蓝作为主人表现出了很高的热情。

牛亚楠是到牛津来读书的,是被牛津大学考古系某教授录取的高级研究生。

当段蓝听说牛亚楠居然学的是考古系的时候,他的眼睛瞪得溜圆,“一个女孩子学考古?还到这里来读研?你可是够厉害的!看你年纪也不大,居然是来读研的,不过现在的女孩子都张的少嫩,看年纪还真是不好看出来。”

“你也太不绅士了吧?这一见面就刺探人家女孩子的年龄?哪有你这样的?你这算不算是图谋不轨啊?我告诉你我可是空手道黑带。”牛亚楠不屑的说。

“是是是,我是有些不对,对不起哈!”段蓝一想自己说话也是有问题。

不知不觉,他们来到了停车场,段蓝帮牛亚楠将东西放好到了车后备箱里,然后很绅士的打开了左侧的车门请她上车,此时的牛亚楠感觉好极了。

“介绍一下自己呗,我还不知道你是何须人也呢!你这么年轻咋就有这么大的一个农庄啊?这在英国还不是超级富豪啊?是不是继承什么遗产啊?”牛亚楠不动声色的刺探着段蓝的底细。

“那农庄不是我的,是我的一个叔叔的,我不过是为了工作上的需要才到这里来住的,我是一个孤儿,父母都不在了,是一些叔叔们把我弄大的,嘿嘿,我这些叔叔们可都是有本事的人,所以啊,我还算过的率意吧,跟你不同,我没那么多雄心大志,就是喜欢摆弄机械这些玩意,到英国来是给一些车队打工的。”段蓝一边开车一边说。眼光中泛出一丝阴郁的神情。

牛亚楠一听旁边这个俊俏的男生居然是个孤儿,顿时泛出了一丝柔情,“对不起啊,我不知道,我父母都是医生,我从来没有想过失去父母的感觉。好了,今后我跟你作伴,也许你就不孤独了。”

“哈哈哈,谁说我孤独了?我可是被众多的亲情紧紧的包围着,就是你来,也是我叔叔告诉我的,你到我这里是不用掏租金的,那纸租赁合同不过是用来给你报账和对付这里人盘查用的,英国人对于可以白吃白住总是会多打上几个问号的,如果没有合理的理由,他们会帮你编一些理由,到时候你会很烦的。我是住进这里后才知道人家英国人查户口的本事一点也不比咱老家的警察差,甚至有过之无不及。谁叫这个世界上不那么太平呢,恐怖分子现在几乎无所不在啊。”段蓝笑眯眯的对牛亚楠逐条的解释,显得很健谈和开朗。

这个农庄有着3000英亩的土地,在农庄里还有一个奶牛场和家禽饲养场,这里还请了一家人在这里工作,其实这家人原本就是这个农场的主人,不过是因为在某一次的经济危机中输掉了家里的本钱,不得不要卖掉祖产去平仓,而此时就有个神秘的东方人过来帮助他们了,提出的条件之一就是卖方必须要继续在这里工作,这其实是帮了这家人,他们也知道了外面金融市场的惨烈和吃人不吐骨头,他们也失去了到外面去继续“投资”的兴趣。因此,他们获得了资助,获得了一次新生的机会。现在这家人就是这个农庄里的官家兼工作人员。

一个礼拜之后,这对年轻人都相互熟悉了,牛亚楠也熟悉了这里去学校的路,段蓝给亚楠准备了一辆英国学生开的最多的迷你小车,而他自己还是在农庄的车库里搞自己的事情,过不多久段蓝就要去博纳姆车队上班了。

段蓝怎么是个孤儿呢?

在秘密战线上工作的人说不清啥时候就会出问题,长期在外交战线上公开执行任务的段海平夫妇就是这样。类似他们这样的人无论是美国的CIA还是其他国家的情报局,那都是很清楚他们的身份的,因此,可是说段海平这类武官或者大使馆的高级官员其实都是在刀尖上跳芭蕾舞。一旦工作生活的轨迹给对手了可乘之机,那么危险也就跟随而来。由于段海平在许多国家都担任过武官,成为军队武官中最资深的行家,可是当他到中东某个热点地区去履新的时候,竟然与夫人双双在那里折戟沉沙,被不明身份的人刺杀在去大使馆路上的汽车里。经过调查,基本上排除了国际上几大情报机构的嫌疑,可是最后也没有哪个组织出来承认是他们干的,是啊,段海平是谍报界里响当当的人物,在各个情报机构里交友甚多,而且把握这谍报行业里的规矩甚严,可以说,对段海平下手其实是坏了规矩,这个是坏规矩的人或者组织动了段海平其实就是与国际情报界为敌,他自然不会傻到出头来认领这样的无头官司,这使段海平夫妇的遇害真相成为情报界里的一大悬案。也是中国情报机构里的一块不愿意触及的伤痛。

段海平夫妇双双遇难,遗留下了一个还不到12岁的儿子段蓝,段海平的父亲早就离休在家,年纪已经过了耄耋之年,已经是老年痴呆,母亲早就不在了,于是,这孩子被叔叔段海锋接到了西南战区的K城。段海锋现在已经是西南战区的特种作战参谋室主任,主管着整个战区里特种作战的各种训练计划和如何在普通部队里开展特种作战和防御敌手特种作战的各项工作。自己平时工作就忙,加上段海锋对如何教育孩子压根就不摸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段海锋只好求助于老战友现在珠峰医院当院长的李涌。

现在的李涌已经是功成名就,因为名气太大,熟悉的人太多,已经不能再去承担特殊工作了,而担任珠峰医院院长就成为了李涌的归宿,他现在担负着繁重的教学工作,仅仅跟在他身边的研究生博士生就有差不多一个排,而还要时不时的去各地“救火”去做那些千奇百怪的手术。虽然现在出国的次数少了,但是跟国外的联系还是很紧密。由于李涌的特殊身份加行现在也是年纪大了,现在他大多数的时间是在幕后策划而很少自己亲自出马了,这也是情报系统里的一个惯例。现在,李涌会每个月去一次深圳的求实医院指导一下医学问题,找已经是大老板的邓义辉谈些事情,找同样是大老板的兰自立聊聊天。

“老弟啊,有个事情怕是要麻烦你了,你是知道的,我那可怜的侄儿来投奔我了,可是你知道我这人除了舞枪弄棒的事情其他的是不会啊,这小子已经上初一了,可是却是个调皮捣蛋的王爷,这个月我已经被老师叫去3次了,再这样下去,我可能是要崩溃了,你帮老哥我出个主意,我这可怎么办?我想把他送到寄宿学校去,可是一旦在那里再惹出事情来,我可怎么办?那小子天不怕地不怕的,我是没招了!”段海锋在电话里跟李涌发着牢骚。

“我当时什么事情呢,这样吧,礼拜天的时候带着小家伙到我家来聚聚,正好啊,这个礼拜我们家那几个都回来,到时候给我看看,看看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咱做别的不行,给人看个病什么的还凑合吧。”多年的工作习惯使李涌在电话里从来都是云山雾罩的,以他这名人的身份,谁知道有多少人在幕后监听着?

礼拜天,李涌家里,来了一大帮人。

李丽是揪着邓义辉的耳朵来的,“嫂子过生日你竟然给忘记了!居然还以什么工作为由想不去!你现在翅膀硬了不是?想要造反了是不是?”

“哎呦!夫人哪!手下留情,耳朵揪下来就装不上去了,我没忘,我没忘,是大哥不让回去的!不信问问你哥!”邓义辉张开双手夸张的叫着疼。

“放心吧,耳朵揪掉了让我哥再给你接回去,他不叫回去你就不回去了?你也不想想,咱们跟哥是啥情感?啊!你就那么听话?我看你是少修理了!”李丽不依不饶的,就这样把邓义辉从深圳给揪到了K城。

有了李丽这么一张罗,李涌想悄悄的给妻子过生日的想法算是无法做到了。不过他还是下了一道命令,“内外有别,不可过于张罗。”

来的人多,要不是李涌现在级别高,住的地方够大,这还真是无法招呼。孙敏也是很久没有这样热闹了,富态的她现在俨然是一个贤妻良母。为了照顾李涌,孙敏辞掉了北京的工作,到K城某大学里担任了外语教授,现在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儿子现在已经上小学了,就在大学附近的小学里,这样基本上是母子俩一块去上课一块儿回家。也省了李涌不少心。

一大早段海锋就把段蓝从床上给打了起来,段蓝嚎着嗓子大喊“虐待儿童啦!这还叫人活不活了?”可是无论段蓝如何叫喊,还是被段海锋以一个特战队老教头的手法给提留起来,“今天我带你去见一个神人,你要是能够把他给折腾了,今后就随你折腾,可你要是被他给搞定了那你今后该怎么办就自己琢磨琢磨吧!”

“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要收服本少爷那除非是孙悟空下凡了,既然老叔这么说,那本少爷就去会会这位大仙。”段蓝一听有人要降服自己顿时来了劲。

于是这段蓝就跟着老叔坐着吉普车直接到了李涌的小院里了。

“哥哥好!”一个稚嫩的声音传了过来,原来是李涌的儿子李凡,他正在院子里站桩呢,看到来了个大哥哥,他好像找到了理由可以不站桩了。

“继续站!别以为来人了就可以偷懒!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就这么不喜欢站桩。”李涌听到汽车响已经走了出来,那战区的车牌李涌哪里会不认识。

小李凡刚想收功,被父亲的这句话又给憋回去了,只好咬着嘴唇继续站桩。

“哪有这样虐待儿童的?这么小的孩子你就叫人家吃这样的苦!这也太不人道了。”段蓝喊着少年特有的声音,明显是在向这里的主人抗议。

“你懂个屁,乱说话当心他给你好看的。”段海锋连忙吓唬段蓝。

“他能给我啥好看的?总不能一个大人跟我这半大小子动手吧!那也太掉价了把!”段蓝毫不在乎的看着段海锋,“要是想体罚也论不上他吧!”

“这小子就是你说的那个刺头吧?嘿嘿,牛皮哄哄的还蛮有性格,还真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意思,好,我不欺负你,叫我儿子来欺负你一下可以不?跟他比你可是要大上差不多一倍哟!”李涌拿眼睛一看就知道这个段蓝浑身上下是一点功夫都没有,就算是跟着段海锋学过几天擒拿格斗,那也是个三脚猫的功夫上不得台面的,于是就打算叫儿子给他一个教训,“来,凡儿,你不是说自己练这些没用吗?不叫你在同学那里使用,今天爸爸特批你跟这个大个子哥哥玩玩,你随便打,力保自己不要被他打倒!至于你把他打成啥样都行。”

“哈哈哈,啥?你让我跟这个小学生打?你是不是也太瞧不起人了?”段蓝几乎被李涌的蔑视给激怒了,“这可是你说的,打坏你儿子可别怪我!”

“不怪你!你放心打,打坏了谁我都能治!”李涌毫不在乎的说道。

“老李!你可别乱来!这段蓝半大小子本事没有力气可是还有的。你这儿子再大本事可是人小力短啊,你忘记这一力降十会啊!”段海锋颇为担心。

“呵呵,放心,一力降十会要看对谁了,对花拳绣腿肯定还不止十会,可是要是遇到正宗的功夫,那一力怕是能剩下半力就不错了。等会这小子被打得难受的时候你可不要心痛!另外这是切磋,可不许输了发急。”李涌朗声的笑了起来。

“那好!既然是拿着执照打架,可就别怪我不懂事了,也不要说我以大欺小。”这段蓝本身就是个惹事好打架的主,现在可以得到批准的与一个几乎比自己矮上一头的小孩子打架,那他可就要显摆显摆了,他想好了,“也不能把这小弟弟打得满地找牙,把他给制服了就算是胜利,看老叔和这个骄傲自大的叔叔说什么。”

此时的李凡怯生生的站在院子中间怒着小嘴,一句话都没说,李涌走过去拍拍他的头,“叫你看看学站桩的好处,光想练招数是没用的。基础不好无法应对强敌,你要是今天打赢了,以后你可以自己选择站还是不站。”

听了父亲的话,小李凡董事的点点头,双眼盯着对面的“大个子”段蓝。

段蓝想罢就冲上去伸手抓李凡的胳膊,可是没想到这小小的娃娃竟然一个缠手滑溜的从他的手掌下脱了出去,跟着抬起小脚照着段蓝的膝盖就踹了过去。这李凡因为个子小,腿抬的再高也踢不到对方的腰眼,而且人小力弱,踢上去的效果也不会好,所以,每次他问父亲这个问题的时候,李涌总是启发他该如何去用自己的强处去对付对方的弱处,所以,李凡想到了对方膝盖的弱点,尤其是从侧面踢,就算是个大人,那里被从侧面踩上一脚也是扛不住的。

段蓝被被李凡这一脚踹了个结实,人立即就弯下腰去大喊疼了起来,还没等第二嗓子喊出来,小李凡一个旋风踢结结实实的用自己的脚面子扇了段蓝一个大嘴巴子,殷虹的鲜血就流淌了出来,段蓝一见自己流血了,咬着牙发疯般的跳了起来,抄起旁边种花用的一把铁锹就要拼命,可是他没想到,当他拿锹的时候,人家小李凡早就把一把种花用的白云石捏在手中,站稳马桩一扬手,那些比黄豆大比花生米小的白云石就用漫天花雨的手法打了出来,眼看就要把个段蓝打个满脸花,还是李涌机警的用脚一瞪旁边一个收来及的畚箕被李涌踢飞起来,那些白云石全都被畚箕给收了进去。小李凡此时早就欺身到了段蓝的怀里,段蓝空拿着一把大锹毫无用处,刚想扔掉铁锹用手臂抱住李凡,可是滑溜的李凡已经绕道了段蓝的后背,一个乌龟爬石,双手搂住段蓝的脖子,小小的膝盖已经顶住了段蓝的后脊梁,彻骨的疼痛让段蓝放弃了抵抗。这电闪雷鸣鹤起虎跳的打斗也不过只有......“1分20秒!按照特战队的标准还提前了十秒钟!老李啊,你这小子是咋训练的?咱们他一点都不害怕呢?”段海锋十分欣赏的捏着秒表看着结局。

“他3岁就开始习武了,4岁进业体校武术班练习这太极长拳,平日里跟那些比他大的同学练习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就是没机会像今天这样真打。嘿嘿,你侄子很不幸的成为他第一次实战的靶子了,这样也好,可以让你侄子他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这练家子和野路子的差别可不是道以里计的!”李涌冷峻的说道。

“放开我!快放开我!”段蓝还在那里喊着。

“认输了就放开你!”小李凡稚嫩的声音说道。

“好,我认输!我认输!今天这跟斗栽大了!”段蓝现在被顶的实在难受。

李涌摆摆手,李凡从从段蓝的身后下来了,然后一溜烟的躲到了李涌的身后,“爸,这个哥哥肯定会耍赖的,我没使劲他就喊疼,一定憋着心思报复!”

段蓝还真是马上就冲着李涌这边过来了,不过他不是过来报复而是走到李涌面前,扑通一下就跪下了,“师父,收段蓝为徒吧!从现在起你就是我师父了!”

“哈哈!那你可是要叫这个小孩子师哥了哟!”段海锋完全是一种戏谑的样子,“哎呀,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段老大’也有吃瘪的时候啊!”

“还说哪!你教的那些招数完全使不上,根本就不是真本领,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这老叔一早就是胳膊肘往外拐,根本就没拿我当回事!”段蓝歪着脑袋说。

“可不许你这么说你叔叔,他要是真的教了你功夫,就你现在这德性还不知道要惹出多少事端来!你要学功夫也用不着拜什么师父啊,我是一个医生,怎么可能搞你这套什么拜师?你起来,要想学本事不是要靠别人,而是要靠自己。而且学了武功并不是去仗势欺人的,而是要......”

“是要健体强身匡扶正义,反对豪强,是要修身修性......”

李涌那边的话还没说完,这边段蓝就一大串各种豪言壮语都出来了,合着这小子平时尽看武侠小说和电影了,这些段子他几乎都是倒背如流了。刚才与李凡对打的时候,一上手就知道自己原来的想法错了,特别是李涌用畚箕帮他挡那小石子的时候,他几乎就认定了这师父必须要拜了,这个可是货真价实的师父,不是那些成天到处忽悠人的江湖骗子,而且看看人家这招数那叫个赞!所以,他立即放弃了抵抗过去要拜师,等到李涌说到学武的精神的时候,他顺口就把从武侠小说上看到的套词说了出来,简直是倒背如流。可是他没想到人家收不收还是两说呢,就他这油滑的样子,那德性是能转变吗?

“你打不过弟弟并不丢人,他是业体校武术班里的冠军,可是你也见到他现在还要从基本的练起,这每天的站桩是必须的。你认为你自己是个超人吗?噢,不是,那么你是不是也要从基础练起?怎么去站桩,怎么去运气你先跟你弟弟学,学的差不多了我再考虑要不要教你其他的本事。”

李涌并没有指出段蓝的油滑,不过也没完全接受他的拜师,对于这个年纪的孩子其个性秉性都在逐步的完善和建立,用一句医学上的名词就是“要观察”,说完李涌从身后把儿子拉了出来,“带哥哥去洗洗,怎么给他弄干净你自己会。”

段海锋惊讶的看着李凡拉着段蓝走了,“我说老李,你可真神了,这小子一到你这里就老实了,哎呀,你可真是我的救星啊!行,这孩子就交给你了!”

“什么交给我了?我答应了吗?凭什么你就又塞给我一个这么难搞的半大小子?现在我可不隶属于你的部下,你安排不了我的工作。”李涌故意板着脸说。

“老战友!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这小子是我哥哥的遗孤,我哥哥的事情你听说过吧!哎!对了,总要有些表示吧!再说了,咱俩谁跟谁啊!要什么其他的条件你只管提!只管提!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充分的满足你的要求!”段海锋现在几乎就剩下要哀求了,“你也看到了,这孩子悟性不错,脑子也快,这么好的苗子你要不去耕耘扶植,那不是浪费了?你要是不收啊,我让咱们那拨战友全到你家来,每个人给你带个孩子来!非闹你家鸡飞狗跳不可!”

“哪有你这样的?你这不是讹诈嘛?”李涌哭着脸,“你要是想叫我去当幼儿培训班你尽可给上级打报告建议!我还真有兴趣!”滚刀肉遇到了油抹布。

9

楔子、第一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