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残阳帝国>112 窥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12 窥探

小说:残阳帝国 作者:野狼獾 更新时间:2015/10/1 8:41:57

张广才走近车间,一股刺鼻的气味刺激得他想呕吐,他知道这是强酸的气味。

大门口,一台强力风扇正在向外面排风,这使得他听不见里面人说话。但是他透过窗子,可以看到里面热闹非凡的景象,只见里面有3个人正在进行滚镀操作,还全部带着防毒面具,穿着防护服。他从未见过船厂有工人需要带着这种东西工作的,并且与常见的使用过滤气罐的防毒面具不同,他们每个人带着覆盖整个面部的面罩式呼吸器,管子通到腰上上方形盒子,没有看到圆形的活性炭滤罐,这种高级东西是张广才以前没见过的。

透过窗户,可以看到车间内龙门吊架正在缓缓移动,舒平和另几个人站在一边,手上拿着一样闪闪发光的东西,对着其他人指指点点,讲解着什么。

舒平比划的时候,张经理可以看到那个东西不是一本会发光的书,上面的东西竟然在动弹,如同放彩色电影。他的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他这辈子当然没有看到过平板电脑上的动画演示软件,不知道这是舒平正在向其他人说明自己对零件分解的意图。

在舒平边上,另一个人正在检测一件复杂度极高的零件,他手上拿着一个古怪的游标卡尺,这种东西张经理倒是不至于不认识,但是他还未见过带液晶显示的。他手上的零件金光闪闪,似乎镀了一层金。

他觉得今天是不是撞鬼了,这群人根本不是什么乡下来的泥腿子,他们手上拿的东西远比马勒从西门子订购的工具要摩登百倍。

有人从门口出来,他赶紧闪到一边躲到树后,车间内巨大的噪音突然停止,然后一排排灯光熄灭,看来生产结束了。

“船台注意,观测到风向变化了,气味可能飘到出云号那里,今天提前收工。”舒平走出车间,揭开头罩,用对讲机说道,“其他单位,把该收拾都收拾好,不要留下工具。废水全部排空。”

“机电张,那些废水排到黄浦江可惜了,能回收不少黄金。”

“你要是见到那天林秀轩扔掉一箱黄金时的果断,就不会心疼这点点黄金了,其实我更心疼黄浦江里的鱼虾。”

“你觉得反应堆重启机会大不大?”

“从主泵和二回路情况看,恢复到满功率八成,是很有希望的,我们修修补补,不可能完全复原,必须留有冗余,这点我向程大洋说过了,其实在这个时代,能有22节以上水下航速,也已经足够他瞎闹了。”

“那么,进度会怎么样?”

“很难说,我们人手太少,褚艾云这孙子,晚班又没参加,跟着特别小组监听去了,他的缺席拖慢了6.25%的速度。我们不能照着林秀轩的要求来,必须给他压力,让他给我们争取时间。”

“瞧,出云号生火了。估计要离开泊位。”

“这艘破船的锅炉有毛病,刚才419监听到他的电台通讯,要去江南厂修理,我看没几个钟头离开不了泊位。”

“不过它滚蛋也好,免得周围总是有警戒小艇晃悠,给我们的交通艇造成压力。”

“嗯,它以前被鱼雷艇偷袭过几次,所以行动异常小心。”

“听说,程大洋正在计划搞沉它?”

“为这所破船浪费弹药,不值得。”

“我看也是。”

张广才学过造船,知道他们在谈论的是船只的事情,但是他只能听懂一半,他现在很确信这些人绝对不简单,显然真正的危机,不是自己原先想的那样,但是更危险。

刚才那个头目谈论150米外,日本人的不沉神话出云号,完全没有那些见识过日本巨舰威力的中国人的,发自内心的恐惧和敬畏感,似乎只是在谈论一堆不值一提的破烂。其中一人好像还提及了“搞沉它”三个字,虽然没有听太清,但是他那种轻松的口气,突然让张广才惶恐起来。

一个前所未有的念头冒出来,这些人如果是为了和日本人作对来到这里,后果会怎么样?他知道附近乡下正在搞的清乡运动,南京政府刚刚恢复了通敌连坐的旧传统,他最近看到的,租界里的政治暗杀,最后都演变成了无原则的报复,他还记得上个月军统枪杀日本警察,一个星期后,租界内的某家重庆背景的报馆宿舍,就被人扔进一颗炸弹,19名无辜家属成为了日本人报复的牺牲品。这个林老板要是在厂里偷偷搞事,到时候他们跑了干净,自己拖家带口,免不了受牵连,这可不是丢了饭碗那么简单,要是进了宪兵队……往后的事他可是想都不敢想。

“他们到底在厂里干什么?是不是准备造什么爆炸物,准备就近偷袭附近泊位上的日本军舰?”

他想起刚才闻到的让人作呕的味道,也许那帮人在用强酸制备炸药,他忐忑地离开了工厂,满脑子都是可怕的念头。

这天晚上,林秀轩在火葬场,蹲守一夜,没有任何发现,他回到船厂时已经是凌晨时分。不过419倒是监听到一个好消息,是红色哥萨克发给亚细亚火油公司的电文。这本来只是商务电报,是林秀轩特意要求419增加监听的部分,看看亚当斯是不是撒谎讹他。从电报内容看,这艘油轮要求立即在上海卸完所有货物,并允许一部分船员留在上海,文字没有提及原因,看来自己与亚当斯约定的油轮暂不靠岸的事情,他压根还没有告诉船长。不过在他所有需要担心的事情里,苏联船员提前上岸还排不到前十,船厂里的中国工人,同样可能出去乱说,这些讲俄语的未必就会增加风险。

早上,稀稀拉拉的工人们开始进厂上班,厂里现在的主要工作,就是船台上那艘散货轮和马勒今年接的一些机加工零件的散活儿,林秀轩接管厂子后看过生产任务,其中甚至有加工农具的任务,这是犹太老头在大订单断绝的情况下,惨淡维持生产的唯一出路,目前厂里仍然还有100多号工人。所有这些工作,主要有张广才负责,张这个人,什么事都管,具体到技术、人事上相当仔细,其他事情糊里糊涂,不过再糊涂的人也迟早会察觉出哪里不对头。那天张广才和舒平握手时,林也觉得不对劲,这伙人收拾的太干净不去说他,舒平的上衣口袋里别着2支笔,其中一支还是这个时代没有的。他后来要去舒平多关注这些细节,该藏的东西都藏严实些。

到目前为止,厂里的事情似乎还都顺利,没有人知道张广才到底是真糊涂,还是装的,直到昨天财务拿来需要支付的项目到办公室要求签字时,林才发现了张脸色的变化,他看到了那笔惊人电费后,张大了嘴,久久没有合拢,这说明他以前的糊涂并不是装的,但是具体到什么设备,用多少电这种事上,很难瞒住他。

他转过脸就能透过办公室的窗户,看到出云号冒着黑烟离开后,停在原来泊位上的另一艘驱逐舰,此刻日本水兵在擦洗甲班。确实太近了,船上水兵不时对着船台上中国工人指指点点,他们很享受居高临下,俯视中国人的感受。

林前些天去虹口,就看到了街上贴着的日本人的赏格告示,凡是举报匪谍的,有高额赏金,知情不报的,与匪谍同罪。马小弟也曾经告诉过他,看门老头晚上会在厂里转,这个人以前是工人纠察队的,412退的党,现在和组织无联系,但是绝对不会和日本人勾结。其他工人,经他观察,也不太可能怀疑新老板。只有张广才是个潜在的祸害,他长期与工人为敌,以前几次开除工人,都是他撺掇马勒干的,马小弟的建议是立即赶走张广才,但是林不可能那样做。

他知道马小弟和张广才有一些于公于私的恩怨,他现在也是千头万绪,好比十个指头按跳蚤,腾不出手来解决任何一个隐患,对他来说,每拖过一天就是胜利。所以他看到舒平不急不慢的样子,实在恨得牙根痒痒,眼看再拖下去,宪兵队上门清点设备的时间就要到了。

42

112 窥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