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啊!东北军>第001章:回奉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01章:回奉天

小说:啊!东北军 作者:早点包子铺 更新时间:2014/9/17 21:34:49

公元1928年6月4日,中华民国元首、陆海军大元帅张作霖从北京返回奉天(沈阳),途径皇姑屯东侧,京奉、南满铁路交叉处的三孔桥时,火车被日本关东军预埋炸药炸毁,张作霖被炸成重伤,送回沈阳后,于当日死亡。这就是史称的皇姑屯事件。

笔者有时候常常会做白日梦,突发奇想:如果张作霖没有被炸死,历史将会怎样呢?

那就让我们一起来做个白日梦吧,我们一起来设计推演一下,看看能有个什么结局。本书就从这里开始。

......

6月3日晚6时,张作霖离开北京大元帅府(中南海),乘坐英国制造的黄色大型钢板防弹汽车,前往火车站。

去过北京的人都知道,从中南海的新华门到前门火车站距离并不远。但是这短短的距离却浓缩了北京城的特色。

新华门的斜对面是六部衙门,也就是明清两代的中央政府,往东不远就是天安门。这个时代的天安门可是没有现代那么金碧辉煌,无论城墙还是大屋顶,都显得有些破败,更没有那标志性的一排大红灯笼。

天安门的西侧是南长街,东侧是南池子,这两个路口都有极漂亮的大门,很多人都见过我就不形容了。可是看到这两个路口我想到了一个问题,估计很多人都答不上来,就是北京人也未必能回答正确。什么问题呢?

北京的环城路有二环、三环、四环......有没有一环呢?有!一环在哪?你知道吗?

一环就是南长街、南池子这两条路,南边的路当然是天安门前的长安街,北边的路是故宫北墙外的景山前街。北京最早的公共汽车就是这条环形线路,叫做环城路,就是环着皇城跑一圈。因此,这里就是北京的一环。

之后,最早建成的环绕北京内外城城墙的环城路就只能叫二环了。建成二环路的时候,北京还没有那么大,二环路的内外还有不少的庄稼地,像是郊区的样子。皇城有个一环路,内外城有个二环路顺理成章,从地图上看也很舒服。谁能料到后来出现的六环、七环呢?河北省的廊坊市民说:他们那儿是十环!

民国时代的天安门前面也没有规模宏大的广场,这里与北京城的其他地方一样,都是北京的胡同和四合院的民居。当然了,东西长安街也绝对没有现代那么宽阔,现代的东西长安街是合并了若干条街道胡同,拆掉了无数的民宅才形成的。

从天安门往南,路过东交民巷,就看到了巍峨高大的正阳门和前门楼子。东交民巷就是使馆区,列强的大使馆都在这里了,这个地方张作霖再熟悉不过了,他几乎天天与列强们打交道。

当然了,这时的北京城的高大城墙还在,宽宽的护城河也在。前门楼子的东侧就是前门火车站,也是京奉铁路的起点站。

张作霖望着熟悉的北京城,有些恋恋不舍,他来到北京城的时候是多么的意气风发,国家元首的地位那是登峰造极了!整个中国能有几个人能登上这个宝座?不过今天这一走,这个座位就让出来了,并且接班的不再是北洋一系,北洋政府算是终结了吗?妈了个巴子的,不知道蒋介石能不能坐稳?我还能回来吗?看眼下,八成是没指望了,不过实事难料啊?谁知道哪一块云彩有雨?

想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就是头疼,战场不利,北伐军眼看就到京津地区了,到了不走不行的时候了。这台戏老子是唱不下去了,这个戏台让给你们唱吧!

“滴!滴!”汽车鸣着喇叭,开上了站台。火车早就等在那里了,西洋乐队奏着乐曲,鼓号齐鸣,张作霖天生的就喜欢音乐,他用心的看了乐队两眼,看看缺少什么家什不,这帮兔崽子们可别糊弄我。

站台上排满了人,有随行的,有欢送的,反正都是达官贵人、各国使节、国际友人。张作霖不管心里多窝火,也要笑呵呵的和这些人一一的握手寒暄,人倒架子不能倒,大元帅的威风派头要摆足。

毕竟是国家元首,随行的官员就是一大排,他们有:靳云鹏、潘复、何丰林、刘哲、莫惠德、于国翰、阎泽溥等,张作霖自己的家人有六姨太太和三儿子张学曾,还有两位“国际友人”,日籍顾问町野和仪我(这是两个人,别搞错了)。

张作霖的专车有22节车厢,是清朝慈禧太后用过的“花车”,装饰非常华丽,他乘坐的第八节包车在中间,包车厢后是餐车,前边是两节蓝钢车,里头坐着潘复、刘哲、莫德惠、于国翰等人。专车前面还有一列压道车作前卫。

晚上8时,专车从前门火车站开出,张作霖凑了一桌麻将,以消除乘车的寂寞。在官场中麻将牌是交际沟通的工具,官越大,麻将牌就越精。

行车间,他还掀开窗帘,注意的观察着,然后满意的笑了,说道:“这帮兔崽子们还行,一个个的站的笔直,传令下去,每人赏一块光洋!”

他说的是铁路沿途为专车警戒的部队,大帅出行,安全当然要保证了。

深夜,列车风驰电掣地开到山海关车站,黑龙江督军吴俊升专程在这里迎候,登上了专车。

按照原来的历史,张作霖专用的第八号车厢,也就是那辆“花车”,到了此时就剩下张作霖和吴俊升两个人了,他们二人关系十分的亲密,说了很长时间的话,然后两人都在这个车厢中休息了。慈禧的专用车当然只有一个卧室,吴俊升没有离开车厢定然是有便易的休息之处,但是可以断定不会有第二张床铺的。总之,在皇姑屯被炸时,此车厢中只有他们二人,结果两个人都死了。

但是今天张作霖心中有事,他有躲避的计划。这个计划他不能说,也没办法解释,对吴俊升也不能说,于是就必须支走吴俊升,有吴俊升在此他走的了吗?于是他们聊了一会之后,张作霖推说劳累了,要睡觉,他打发卫士长郑山到前面车厢给吴督军找个床铺。吴俊升为了表忠心,死活不走,说是要陪着大帅,这里可以将就,搞得张作霖哭笑不得,这不是找死吗?你要死也别拉我做垫背不是?于是,硬是连拉带拽的把他请走了。

张作霖这是不得已之下,给吴俊升留了一个活命的机会。

吴俊升岁数不小了,今年65岁,躲过了这一劫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

吴俊升是张作霖的死党,对于张作霖绝对的忠诚,也立过不少的功劳,比如先后击败冯德麟、郭松龄,都有他的战功。张作霖也是愿意救他一命。

吴俊升幼年时因为冻伤导致说话语音不清,得个绰号“吴大舌头”,也导致外观憨憨傻傻的。不过,人不可貌相,外表憨傻,他内心精明的很。

但是此人历史评价太差了,他唯一的优点就是作战勇敢,指挥打仗也算是有一套,他曾经挫败过勾结日本人搞蒙古独立的势力,镇压过宗社党,这是他不可多得的一份功绩,其他的就一无是处了。他贪财,非法聚敛,他自己吹嘘是东北首富,比张作霖还富有。至于好色那几乎是人人都有的毛病,就不说了。他基本上是文盲,对于政务一窍不通,不明白还喜欢瞎指挥,搞得黑龙江民不聊生。他怕日本人,恨不得给日本人当干儿子。总之毛病罪过一大堆,他死了倒好,一了百了。真是好人不长寿,祸害遗千年,本该死在这里的吴俊升,这一次有了逃过一劫的机会。

赶走了吴俊升,张作霖在床上也睡不着,他的脑子里总是想着那几本怪怪的书,想着那个怪怪的人。那几本书刚刚到他的手上一个多月,只是按照提点说明,看了那么几页。书上说的邪乎,像真事似得,今天晚上要出事!是个大劫难!按照书上所说,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下,因此,要想躲灾还得偷偷摸摸的,谁都不能告诉!是啊,泄了密躲在哪儿都不行。说实在的张作霖有点不信。

犹豫中张作霖也有点信:这几本书到他的手上是四月底,书上说5月3日,日本人在济南会搞出一个惨案来,民国的外交官蔡公时被割去耳朵鼻子,并被杀害,死于此案的国人有一万多。日本人制造此案的目的是阻挠北伐军北上,保护他们在东北的利益。

此案果然如期发生,过程与书上所说完全一致!

此行之前,他曾接到密报,说“老道口(就是皇姑屯的三孔桥)的日军近来不许人通行,希望多加防备!”这可是自己的部下汇报的,假不了!难道真有危险?

我信还是不信?他有点犹豫了。不管信不信,张作霖在奉天还是做了一些安排。

那几本书是一个叫赵三本的家伙送来的,张作霖看了一眼那个书,当时就把他抓起来了。济南惨案之后,他又下令严加看管,不得与任何人说话接触!

张作霖的打算是,这次回奉天若无刺杀事件发生,就毙了那小子,烧了那几本书,一了百了,免得祸害人。若是真有事......张作霖还没想好,到时候再说吧!

历史上张作霖遇刺可不少,记录在案的至少六七次,干他这份工作的可是脑袋别在腰带上的买卖,危险是家常便饭。

不管信不信,反正睡不着,迷迷糊糊的就到了锦西,火车在这里要停靠上水。不能再犹豫了,这是最后一个停车的机会,下一站就是奉天了,唉!就当是玩笑吧,张作霖这样安慰着自己。

张作霖的专车大部分车厢是可以通行的,也有的不能通过。不管能不能通行,各节车厢都有卫士,不是可以随便走动串车厢的。因此,张作霖如果想要隐秘的串车厢,不让别人知道,就只能在站台上走过去。所以说,锦西车站是他躲避的最后一个机会。

他拉开了包房的门,他的卫士长郑山等在那里,手上是准备好的衣服,这是张作霖在北京未出发前就交代好了的,郑山帮大帅换好了衣服,这是一套士兵军装,张作霖个子小,衣服显得有点肥大,他还要带上口罩,否则,那个大胡子就是标志。

最前面的第一节车厢是卫队士兵,郑山就是他们的头。郑山带着捂得严严实实的张作霖,登上了士兵的车厢,他也不敢往车厢里边走,就在门边地板上坐下了,他们的前边就是机车的煤水车。好在已经进入了夏季,如果在冬季,这个地方能冻死人。

眼看着快进奉天火车站了。估计火车站上欢迎的人群已经做好了准备,乐队也奏起了欢迎的乐曲,仪仗队也已经列队等候了。

火车即将到达的车站,也就是欢迎队伍、仪仗队所在的车站,就是现代的沈阳北站,老车站的规模小多了。

危机即将发生,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1 end ---

在纪念“九一八”事变83周年之际,发表本书,以悼念抗日英烈,激励国人勿忘国耻!

39

第001章:回奉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