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啊!东北军>第013章:第一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13章:第一战

小说:啊!东北军 作者:早点包子铺 更新时间:2014/10/4 11:25:46

6月4日下午,北大营北部的战斗还在进行之中。

岛本正一中佐手中的底牌就是他手中的两门155毫米榴弹炮,这是前不久关东军司令部新配置给他的,随着来的六名充任教官的炮兵还在。这两门炮跟笨重,每一门都要五匹马拖曳,他们就跟随在大队的后部。

从性能上看,迫击炮和加农炮属于两个极端。迫击炮是曲射火力,就是用很大的角度抛射出去,炮弹落下时是垂直的。加农炮倍径大,就是炮管长,类似于步枪射击,可以直接瞄准射击,如果叫做直射炮似乎更恰当。由于它的射程很远,当然也可以抛射。例如坦克炮就属于加农炮。

榴弹炮的射击性能就介于迫击炮、加农炮之间,一般用于抛射(曲射),但是抛射的角度小,准确度就比迫击炮高,口径大,比迫击炮打的远。与加农炮比较,同等炮架吨位,榴弹炮的口径更大,因此威力就大,射程上吃一点亏。所谓的山野炮都应该归于榴弹炮之列,但是它们口径小,在大炮中属于轻型火炮。

类似的还有加榴炮,从名字就可以理解他的性能了:主要是倍径比榴弹炮大,打得更远。

对于独立执行作战任务的守备大队来说,补充重火力当然以榴弹炮为优。

岛本正一手中的155毫米榴弹炮就属于重炮了,炮弹的重量一般都在100公斤,装填炮弹需要专用的工具,威力极大。射程14公里,只要从虎石台火车站适当的前出十几里,就可以炮击奉天城周围的任何目标,当然了,远程射击要保持通信联系和校正指挥。铁路沿线的电话线是现成的,这个时代也有了肩背的无线电报机,用手摇发电机供电。所以他们的通信手段很多,重炮就不需要跟随部队到第一线了。

“轰!轰!”

日军的步兵炮又开炮了,轰击的目标还是东北军的前沿阵地。这是上一次佯攻之后的第二次炮击,东北军以为上一次炮击过后小鬼子就会组织第二次冲锋,因此,一个排的士兵已经进入了阵地,等待反击,结果遭到了炮击。

这一次就惨了,临时修建的掩体都是泥土的,那里能经受炮弹的打击?这一个排一下子就损失过半,阵地上到处是弹坑,泥土烟尘飞扬在空中,血肉模糊一片。

孙子曰:“兵者,诡道也!”现代话说就是不按常规出牌。你认为炮击过后就是步兵冲锋吗?他偏偏把炮弹打过来。

炮击来的快,停止的也快,如果慢了,炮兵阵地就保不住。所以,东北军的炮弹打过去的时候,人家早就跑了。

岛本正一中佐知道这是一场艰难的战斗,但是他对帝国士兵的攻坚能力还很有信心。

“帝国的勇士们,为天皇陛下建立功勋的时候到了,冲上去,杀光这些可恶的支那人,用他们的鲜血祭奠捐躯的帝国英灵!前进!”岛本正一简单地做了个战前动员,就开始了正规的进攻。

随后日军一方军号阵阵,喊杀声震天。七八百人喊起来,声音也不小,远隔数里之外也能听到。

东北军赶紧救助伤员,重新补充兵力。他们的炮兵判断日军火炮正在移动之中,尚有一段安全的时间,所以炮击了敌炮兵阵地之后,接着炮击已经暴露出来的敌军出击部队。

东北军的火炮已经打了几次,平原上炮兵的指挥官用望远镜也能判断目标,因此,炮击也是一次比一次准。日军的炮兵阵地被炮击了,效果如何暂时不知道,但是集结准备进攻的日军遭到炮击是可以看到的,效果明显,估计敌军损失也不小。

就在这时,北边的远方传来向闷雷一般的声音。东北军的军官都是久经战场的,一听就知道是重炮。王以哲也没有料到小日本还有重炮!他不顾一切的大声喊叫:“防炮!防炮!”

他这里是指挥部,他的喊声只有指挥部的人能听到,当然参谋也会通过电话传达。但是,他的喊叫和传达命令都不会有效果的,无论如何也没有炮弹快,这就看阵地上的反应了。

硕大的炮弹撕裂空气的声音像是公牛吼叫:呜呜的响。一线的老兵也是能判断的,防炮的动作都会有。第一批的两发炮弹打得都不准,泥土、树木、庄稼都被抛到半空中,地面上出现直径十几米的大坑。稍后,第二批炮弹就在东北军的炮兵阵地上爆炸了,东北军的三门炮,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根本来不及转移,其中的一门炮散了架子被抛向天空,还有一门侧翻,仅存的一门炮被士兵们拖着跑。当又一批炮弹打过来时炮兵阵地上已经没人了,一百公斤的炮弹命中三发,炮兵阵地被一扫而光。

日军重炮的轰击开始转向了阵地,这种炮弹只要打中一发,方圆三十米之内断无存活的可能。如果打到人员密集之处,一发可以报销一个连。

大炮是陆军之神,这话一点不假,这一次炮击,东北军的炮兵就废了,前沿也摧毁殆尽,凡是已经暴露的目标,无一不遭到打击。初步统计伤亡过百,619团损失惨重。

而日军不必担心自己的重炮阵地,这种炮,东北军只有专业的炮兵团有,他们眼前的东北军不会有重炮。如果日军判断失误,东北军有重炮,他们是必败无疑。

第七旅有炮兵,但他们是步兵旅,的确没有重炮。日军一个大队竟然有重炮,这也绝对是意外,不要说守备队这种二流部队,14师团的步兵联队级也没有重炮,只有炮兵联队才有。

到现在,经过了三次炮击,日军的冲锋才算真正开始,这一次是中队级别的,一个中队二百多人,散开了也是好大的一片。

几百名日军冲锋突击,这都没什么,619团能挡住,打个反冲锋吃掉它也是可以的,但是多了那两门重炮可就麻烦了,时不时的打几炮,损失会很大。

第七旅有三个团,除了阻击的619团之外,另外两个团干什么去了?

这不,面临着困局的王以哲也正在着急,东北军的通信能力还是差一点,便捷的电台只是配到了旅、师一级,另外的两个团不再身边,一时就联系不上了。王以哲的布局也是狠辣的,621团的任务是迂回包抄,王以哲想凭借着优势的兵力,一口吃掉眼前这一个大队的日军。沿着铁路线是主要的交通线,迂回的动作就要绕圈子,虽然是平原,没有障碍,但是一个团的部队也不能从青纱帐里行军穿行,总要寻找道路,毕竟火炮、弹药是需要携带的,还要避开日军的侦查,因此路途就远了。王以哲想派通信员也不行,因为他们在日军的身后,通信骑兵怎么过去?现在着急也没用,只能等信号,就是事先约定的信号弹。

620团的任务更远,他们是奔袭虎石台日军兵营。这个年代里虎石台应该算奉天的远郊区了,它距离奉天城约15公里,距离619团的战场也有十公里。打信号弹在白天恐怕也看不清。

一个中队的日军已经到了眼前,王以哲观察到,后面的日军也跟上来往前压,日军的意图就是滚动攻击,前面的一个中队如果攻击失败,后面的接着上。东北军眼下就剩下两门迫击炮了,拼死也要开火,敌军后队已经不远,两门迫击炮不时的攻击日军后队。打上几发炮弹还要移动,避免日军炮兵反击。

前沿已经交火,冲锋的日军不但有掷弹筒,还有歪把子机枪,也有两个人抬着运动的重机枪,所以他们的火力也很凶猛。枪炮声震耳欲聋,交火异常激烈。

主阵地上一营营长知道大规模的进攻到来了,他赶紧向前沿又补充了一个连的兵力,等待着艰苦的阻击战。大规模的战斗还没有开始,他的预备队就剩下一个连了,这几次炮击的损失太大了。

身着蓝灰色军装的东北军士兵们都躲在掩体内,外面只有观察哨。观察哨看到远处日军的一顶顶闪亮的的钢盔,一片土黄色的军装。

“全体就位!鬼子上来了!”一营长大喊。他对一些士兵的表现很不满意,在残酷的伤亡面前,士兵们都紧张起来。有的明显在发抖。进攻的日军很快呈散兵阵型接近到阵地前300米,鬼子中队长、小队长举起军刀,“杀给给!”就见鬼子不要命的开始往上冲。

“抽抽啥,都给老子瞄准了打。”营长、连长们都大声鼓励着自己的士兵。

阵地上的机枪首先开火。两挺重机枪,四挺轻机枪组成的火网瞬间封住了鬼子冲锋的路线。鬼子兵成排的到下,在强有力的打击下,鬼子兵又卧倒了,改为匍匐前进。

进攻日军的轻重机枪和步枪也开火了,小鬼子的枪法还是很准,东北军的阵地上出现了众多的伤亡,特别是机枪手,一个射手往往打不上几个点射,就头部中弹,脑浆、鲜血迸溅的到处都是。新射手,赶紧转移阵地,再次射击。

“哒哒哒,”“哒哒哒”,冲在前面的六七个鬼子躲避不及纷纷中弹,但是其余的鬼子丝毫不为所动,继续往上冲,有的鬼子边冲边开枪,阵地上不时的有士兵不幸中弹,倒在在掩体上。

两军面对面的交锋,训练的效果就体现出来,东北军的射击效果可以说是相当糟糕,阻击的效果就差了,鬼子在巨大的伤亡之下,依然顽强的向前推进。

一营长心急如焚,这才是小鬼子的第一波冲击,可眼下战壕里只剩下半个连了,他现在只剩下一个连的预备队,如果都拉上来,后面怎么办?不管了,只能先顾眼前,他咬咬牙,把剩下的一个连全部拉上来,参加阻击。

日本人也同样不轻松,岛本正一看到自己进攻的一个中队瞬间就损失过半,他大骂手下的中队长,恨不得亲自跑上去扇他几个耳光。

“旅座快看!信号弹!”

真是及时雨呀,空中的信号弹表示621团已经运动到位,请示命令。

“打三发绿色、两发红色信号弹!”

王以哲发令,这是命令621团出击的信号。

红绿色的信号弹升空,日军背后就响起了炮声,炮声很急,很猛烈,其他的就听不清了。毕竟相隔了十多里的距离。

日军的火力明显的一个停顿,这说明他们遭遇前后夹击,一时间慌乱起来。不知道是否应该撤退?

此时双方的前部距离很近,只有一两百米。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王以哲命令619团的主阵地和两翼阵地全部出击,打反冲锋,全歼这批日军。只要双方纠缠在一起,日军的重炮就失去了作用。

619团的一营营长站在战壕里大喊:“旅座命令:大帅负伤,就是这帮小鬼子干的,杀光他们!为大帅报仇!击毙小鬼子一名,赏大洋10块!击毙鬼子军官者,视官职大小另有赏银,杀鬼子大队长赏大洋五百!缴获大队旗者赏大洋一千!勇敢冲锋的有赏,畏缩不前者杀!弟兄们的鲜血不能白流,要为他们讨回血债!一营全体,出击!杀呀!”

经过鏖战,士兵们也见识了鲜血和死亡,惧怕的心里也慢慢的平复、麻木。昔日里小鬼子欺人太甚,东北军一直忍气吞声,对小鬼子早就狠得牙痒痒了,今天终于得以发泄,男儿的血性被营长的话激发出来,他们要为死去的弟兄报仇!为负伤的大帅报仇!他们都大声呐喊着“杀!”一批一批的战士冲出了战壕。

两翼二营、三营的阵地上也吹起了冲锋号,蓝灰色的军服从三个方向成群的冲向了土黄色的军服,然后就搅合在了一起,这就是一场混战。

东北军的士兵对张作霖的忠诚度还是很高的。“吃张家的饭,听张家的令。”这是东北军非常流行的一句话。

一营士兵们跃出战壕向前冲去,喊杀声震天。在轻重机枪的掩护下,一两百米的距离也是瞬时即到。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13 end ---

15

第013章:第一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