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啊!东北军>第052章:战略试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52章:战略试探

小说:啊!东北军 作者:早点包子铺 更新时间:2014/11/14 10:14:17

6月28日,在锦州北部某个山头上,东北军空军司令张学良带着几名军官和卫士,手举着望远镜,观察着空军的演习。

待爆炸的硝烟慢慢的散去,张学良看到了轰炸的效果:三十枚航空炸弹,摧毁了总数十五个标靶中的三个,轰炸的水平应该算勉强合格,不理想,打60分吧。

这时,又有三架充作护航的战斗机进入了靶区,它们从高空俯冲下来投弹,有点俯冲轰炸的意思,动作还是不到位。这三架小型飞机的机腹下面各自悬挂了一枚航空炸弹,它们投弹的高度就更低了,估计能有五六百米。三枚炸弹投下来,又是一波的爆炸。这一次又摧毁了一个靶子,从炸弹数量来看,战斗机的轰炸效率、准确度都高于大型的轰炸机。

张学良摇摇头,不算满意,演习的结果说明空军的水平还要好好的总结经验,加强训练。

这种演练还要持续三天,但愿能够有所提高,起码要打个80分吧?

战斗机也可以带航弹轰炸吗?

此时的飞机还真是这么用的,作战的飞机还没有战斗机、歼击机等严格的区别,就是侦察机也照样可以带炸弹、可以参战。

有这样一个战例,这是有历史文字记载的,是在中国的战场上击落的第一架日军飞机,也是很有意义的战例。

在“九一八”事变之后的第三天,即1931年9月21日的午后,日本陆军航空兵(日军没有单独的空军,只有海军航空兵和陆军航空兵)的一架侦察机,从沈阳东塔机场起飞。该机的有驾驶员和侦察员两人。在抚顺以北约十五公里处,发现地面大队的东北军(据考证是北大营撤出的第七旅)。这架侦察机就立即投炸弹轰炸,并且以机关枪扫射。这就说明侦察机的确带了炸弹。

地面的东北军以机关枪和步枪对空猛烈还击。对射之中,日军飞机被击中数次,某些管路被地面火力射穿,该机出现故障,不得不逃离战场,没有飞多远,发动机就停机了,在虎石台车站(沈阳北侧)迫降,两名飞机的乘员侥幸没死。

这架飞机损毁严重,后来被日军焚毁,这应该算东北军击毁了这架飞机。

按日军的记录,这是自从日军的航空兵(陆海军都包括了)建军以来“首次”有飞机在战斗之中被火力摧毁。这无疑是东北军极有纪念意义的战绩。

以上说的“首次”,并且是三年以后的1931年,这也说明1928年的时候飞机极少参战。如果东北军的飞机现在能够作战,则水平绝对超过了日军。即便日军现在已经有了航空母舰了,他们还从没有真正参加战斗,日军航空兵大规模作战是四年之后,地点在上海。

......

东北军空军副司令冯庸没有到演习现场,因为他不在锦州,他已经到了黑龙江的五常县,执行组建新编航空兵第六航空队(师级单位)的任务,冯庸将兼任第六航空队的总队长。

冯庸,今年27岁,他是冯德麟的长子。冯德麟与张作霖两人是东北地区同步崛起的两支力量,张作霖是第27师的师长,冯德麟是第28师的师长,当时的东北只有这两个师。他们二人私交也很好,当然争斗也是有的。冯庸与张学良同岁,曾结拜为兄弟,他们两人的字相同,都是“汉卿”。

值得一提的是,历史上冯庸曾经使用自己的家财兴办了“冯庸大学”,为中国培养人才。他曾经因为空战中飞机迫降而被日本人俘获,并押送到东京,但是冯庸没有屈服,后来在友人的帮助下逃脱。他也是一位抗日的英雄人物。

此时,冯庸是东北军的空军副司令(司令是张学良),所以实际上掌管空军的就是冯庸。

时间到了七月初,黑龙江的五常县成了新的军事基地,中苏合作建立的两所军事学校,三支新编的部队都将在此诞生。除了冯庸的第六航空队之外还有:新编炮兵第一师,师长:刘多荃少将;新编第一装甲旅。旅长:徐良上校。

五常县在吉林城以北两百里,是山区的边沿。东北军在这里征集了一大片土地,迁移了居民,形成了一个军事禁区。这里是黑龙江省的最南端,此地尚没有日本人的移民开拓团,否则会全部被抓起来,现在的东北军对于日本人可是不客气。

各种设施已经开始建设,拉运建筑材料的汽车、马车到处都有,是一片的繁忙的建设景象。

冯庸正在视察一个新开辟的野战机场,临时的跑道已经平整了,临时的库房、人员住房虽然很简陋,但是已经可以使用了,好在是夏季,临时建筑也可以将就。正式的房屋建筑已经开工建设。苏联人的一个先遣队,十架飞机,今日将抵达这里,冯庸就是为此做准备的。

飞到这里的飞机,已经按照东北军的要求进行了新的涂装,作为标志的五色旗和五色圆形军徽已经涂在了飞机翅膀和机身上。飞机编号也是东北军航空队统一编制的。

这一批苏联空军人员到达后,机场的后勤部队和第一个飞行中队将组建起来,东北军的飞行员与苏联雇佣军的飞行员将执行混编,这样就可以在保证执行作战任务的同时,完成训练。

......

“宣战”这个工具已经用过了,利用这个工具还把溥仪弄回北京;批判冯玉祥;寻找哲布尊丹巴呼图克的转世灵童等等的都做完了,北京就应该让出来了。否则,国民党的北伐迟早还要打,东北军对付日本人就要全力以赴,那里还有精力分心关内的战争呢?

现在继续保留国家元首的名号已经意义不大了。不然,各国的大使、公使一撤离奉天,张作霖可就闹笑话了,他也是要脸面的人,自己下台和让人家晾在那里可是两回事。

北京可以让出去,但是张作霖不打算同时让出天津。第一,天津没有北京的政治地位,东北军可以保留。第二,如果对英美的外交有了成果,东北军还要在英美的帮助下,经营自己的海军,那就需要控制渤海了。日本人占据着旅顺口,同时还占据着山东半岛,在天津,日本人还有一支规模不小的驻军。渤海的大部分海域都在日本人的手里。为了夺取渤海的控制权,出兵收复天津的日租界,收复山东半岛是迟早的事情。如果让出天津,这些事情就难办了。到时候还要与别人商议借道,如果别人不肯借道呢?强行通过那就开了内战。第三,东北毕竟是中国的东北,张作霖不能自我隔离,天津就是张作霖与国内交往的通道,无论军事的,还是政治经济的,交往都不会少。

基于这些原因,张作霖不打算放弃天津。

在天津的日本人的军队,它与关东军一样,历史久远,那还是辛丑条约的产物。目前这支军队有五六千人,也是一支不小的力量,他们的主要部分驻扎在天津的日本国租借地里,此外还有很多分支小部队,驻扎在丰台、廊坊、山海关、唐山、蓟县等地,这支部队就是后来日本的华北驻屯军的前身。

如果东北军与日本人彻底的翻脸,这支日军也是东北军必须打掉的,因为他们虽然人数不是很多,可是驻扎的位置太敏感,像是卡在喉头的鱼刺,必须拔除!

这一次与南京蒋介石、与山西的阎锡山谈判交割北京,就要顺带着提出这个问题,试探一下各方的抗日态度。抗日是个原则问题,是大是大非,如果哪一方态度不佳,那么今后合作的道路就狭窄了。

东北方面与广西的桂系还没有直接的联系,这一次的试探也就没有他们了。

南京国民政府,蒋介石的会客厅里坐着三个人:蒋介石、杨永泰和陈诚。

“辞修,你是说张作霖同意让出北京城,同时提出了出兵天津,赶走日本人的要求?”这是蒋介石在问话,对于北京他还是太向往了,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只要占据了北京,南京国民政府就可以宣称为中国的中央政权,而不是地方性的政权了。这可是质的飞跃!是龙椅御座!可是难道这个张小个子又玩什么花样?来个先决条件?

双方互设联络处就是有好处,有什么事当天就可直达决策层。

陈诚说道:“蒋主席,奉天方面是提出了这两件事,但是,是独立的两件事,没有先决条件,让出北京已经定论了。他们通告我们,是和平接收的意思,同时也是让我们北伐军的一方确定接收的部队和人选,并且提出了保持北京的和平环境,不得扰民,不得造成动乱。”

蒋介石说道:“哦,是这样,很好嘛!这可是便宜了阎锡山,让晋绥军占领北京城,当初就是这么定的,现在还只能这么执行了。那么天津呢?他们说没说?”

陈诚:“这就是第二件事了,东北军要保持对天津的占领,不会让出来。但是,东北军有可能对天津的日本人动手。这只是可能,他们说还要看事态的发展才能最后确定。

他们的询问就是:当东北军向日本人动手的时候,我南京方面如果愿意参加,可以拿出一个主力师。如果不愿意公开身份参加,他们给一个临时的番号,也可以换东北军的灰军装,顶着东北军的名号参战。赶走日本人之后,我们的国民革命军可以派一个团驻防原日本租界之一部分。他们还说,用同样的办法,他们也邀请了晋绥军。如果晋绥军也出兵了,那就是我们和晋绥军、东北军三家共同驻防原日本租借地。这个好处也不小啊,那可是天津的繁华之地,光是税收就很可观。”

“蒋主席,这是试探!试探我们的态度。试探我们是否抗日!”

杨永泰一眼就看穿了张作霖的心思,他这一句话点醒了蒋介石和陈诚。

陈诚说道:“杨参议慧眼如炬,令我猛醒!对,这就是试探。我们如果拒绝出兵,那么今后就没有合作了,甚至可能成为仇敌。”

蒋介石说道:“答应他,不出兵则以,出兵就要拿最好的部队,把你的第十一师拿出来,这是实地练兵,机会难得。”

蒋介石实质上还是抗日的,这个道理很容易懂,作为中国的统治者,谁愿意与侵略者和平相处?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蒋介石的部队分三六九等,一般的部队战斗力不怎么样,可是嫡系主力也是很强的,例如,抗战时期的汤恩伯、胡宗南、薛岳等,他们手中的部队与日军相比,一点也不差!那都是蒋介石的私房家底,轻易舍不得动用的。

陈诚一派势力在国民党中号称土木系。“土”字拆开就是十一,“木”字拆开就是十八。陈诚的家底就是第十八军,其核心就是第十一师。当时的书写行文习惯都是竖排版,十一、十八竖着写就是“土木”二字,这就是“土木系”的由来。

在当时,第十一师可以说是精锐中的精锐,兵强、装备好,物资充足,陈诚现在还兼任着第十一师的师长,王牌军的师长灼手可热啊。

蒋介石又说道:“第十一师马上准备出发,到沧州待命,告诉张小个子,把火车还回来,津浦路,京汉路因为没有火车,已经停止了正常的运行,没有火车,我们怎么调兵?”

奉军撤退时,把津浦路和京汉路的火车都抢光了。

津浦路,就是天津到浦口,那时长江上没有大桥,铁路到浦口为止,过江需要轮渡。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52 end ---

8

第052章:战略试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