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最后一毫米>145 回家(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45 回家(2)

小说:最后一毫米 作者:静静的延河 更新时间:2017/1/28 11:42:02

利比亚恩德 国际机场 塔台

“我操,你,你妈”

被卸下手腕关节的范·瓦伦堡司令官破口大骂,这个老练的南非雇佣兵显然没有预料到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幕。几个西装笔挺,看上去温文尔雅的中国外交官竟然在瞬间变身,还没等自己施展诡计,就抢先发难。

他还想再骂,“鳄鱼“却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只见对方变戏法似的的从西装里晃出乌黑的多功能匕首,不由分说地顺着他的胳膊滑动,在胸口心脏位置顺势反转,如同切豆腐般撕开他的肋骨胸腔,将突突跳动的心脏一切为二。

“上帝,我”

南非人嘴巴里含糊地说着什么,带着泡沫的粉红色血液一起顺着嘴角喷涌出来,很快就颓然地瘫倒在地板上,像是个小鸡似地浑身抽搐,脸变得如同白纸。

“快,控制其他房间”

鳄鱼对身后的杨松和同伴大声说。

两人会意,立刻各自操着武器开始清扫塔台中的其他房间,“鳄鱼”自己则将带来的箱子掀开,取出隔层保护间里的通讯控制设备。

距离司令官大房间不远的,是原来存放航空图和召开空管人员协商会议的会议室,听到这边发出声响,里面的雇佣军和向井一起的日本“和平志愿者”立刻反身关上大门,准备呼叫机场其他地方的匪兵来援救。

杨松当然不会给对方这个机会,他也不急着撞开大门向会议室里冲,只是顺着大门边的缝隙扔进了一颗比网球大不了多少的黑色手雷。

这种手雷是“鳄鱼“等人带来的特种武器,别看他体积不大,里面填装的复合化合物一旦起爆,威力却足够糜烂人体,却不会穿透墙壁等遮挡物,对外面投掷的人造成伤害。更加可怕的是,手雷外壳上开了好几个小孔,飞行中手雷弹体内部喷射出高压空气,可以灵活地转变原始飞行方向,在头部微型红外探测设备的制导下,专门向着热量最集中的地方飞,换句话说,这种特种智能手雷会自动飞向人最多的地方,并在恰当的时间内发射爆炸。

杨松等了两三秒钟,他感到会议室内传来微微的震动,随后发出的爆音并不强烈,似乎是某个关上盖子的保温水瓶在冬夜的寒冷中炸裂开来似的。

他挺起半自动霰弹枪冲入会议室,想消灭残存下来的敌人。眼前的景象却让他微觉吃惊,会议室中的白色墙壁已经涂满了红色血液与白色脑浆的混合物,看上去好似一幅没有完工的印象派画作。

十多名匪兵身体残缺不全,不是脑袋搬了家,就是四肢飞射出老远,几乎就找不到一具死相稍微完整点的躯体。

“好家伙”

久经战阵的杨松不由感到头皮发麻,他算是领教到智能手雷的强大定向杀伤能力了。

几乎是在第一声枪响的同时,守在楼下的“司机”也同时出手。只看他半秒钟前还在和几个喝的醉醺醺的临时政府匪兵谈笑,听到枪响后忽然变脸,先是一拳飞在离得最近的匪兵头上,打得他立刻昏死过去,然后迅速抄起匪兵丢下的AKM自动步枪,对着另外两三个没有反应过来的家伙扣动扳机。

 “哒哒哒,哒哒哒”

 橙红色的火舌立刻四散飞舞,被火舌舔中的敌人如同触电般向后弹开,还没等明白怎么回事,就已经下了地狱。

 “司机”将眼前的敌人被消灭,立即从汽车隐藏空间内取出自己的武器和弹药,也不穿戴任何防护装甲,灵活敏捷地接近到塔台底楼。

 “啪,啪,啪”

 底楼是临时政府士兵堆起的大沙包,躲在沙袋墙后的是两个雇佣军,一个本地匪兵和一个来自日本的国际人道主义志愿者。

日本人反应最快,他迅速掏出自己的手枪,对着原来留出的射击孔,向朦胧不清的黑夜里射击。

 “司机”原地迅速翻滚,躲避开日本志愿者射出的子弹,同时手臂轻舒,一枚智能手雷划出优美的弹道,落在了沙袋掩体后面。

  只听见“轰隆”一声爆响,那个带着同样棒球帽的小脑袋一路蹦蹦跳跳,如同被扔出的破碎西瓜似的落在“司机“脚下。

 “去你妈的“

 引导小组的特战队员飞起一脚将还睁着眼睛的东瀛脑袋踢开,手中自动步枪持续打出三个点射。

 底楼的敌人算是彻底报销了。

 “鳄鱼“已经展开了全套通讯和引导设备,这些东西拜现代科技所赐,已经缩小到只有几个传统计算器那么大小,厚度也不足一本小学生的教科书。

 “0012,0012,导引代号A902”

 鳄鱼戴着微型麦克风,眼睛注视着塔台外漆黑的夜空。此刻距离黎明到来已经不远了,却是最黑暗的一段时间。

 他的声音被数字电台中的保密芯片高速加密,再以没秒钟十多万次的变频速度不断转换频率,最后再由桌子上撑开的,样子很像是一把玩具伞的定向微波天线传送到天空中,一直通向定位于非洲上空的高速军用通信卫星。

 结束呼叫之后,鳄鱼又抓起更小的战术战场通信终端,开始向在外围隐蔽,没有进入机舱的凯特,飞雪和几名同伴下达命令。

 “释放飞燕,释放飞燕”

杨松不知道飞燕具体是什么东西,但他估计应该是可以长期在战场上空盘旋飞行的小型无人飞行器。这种飞行器不但能传送动态画面,在必要的时候还能直接对准目标俯冲,用自己身体里的高爆化合物消灭敌人有生力量。

 “不好,马蜂炸窝了”

 那名扮演保镖的战士大声对鳄鱼说,他看见成群的匪兵被什么人驱赶着,从机场航站楼对面的机库,宿舍中窜出来,纷纷向着塔台方向包围而来。

  “鳄鱼”不动声色,他只是默默地数着数字,似乎在等待什么。

  杨松抄起自己的那只VSS狙击步枪别到窗户边,打开缝隙向外瞄准。

  “噗,咔嚓”

  枪机微微响动,一枚冒着白烟的黄铜弹壳从抛弹口飞出。

  “好枪法,好手段”

  始终在注视敌人动静的“保镖”深处大拇指在杨松面前晃了晃,他清楚地看见,一个躲在队伍后面的小个子亚洲人脖子上盛开出一朵鲜艳灿烂的血红花朵。

 他佩服的不但是杨松的枪法,还有他识别目标价值的能力。

 果然,随着这名矮小的日本顾问命丧黄泉,匪兵队伍立刻混乱起来,纷纷向后退却起来。

不过,混乱只维持了很短时间,“组织”显然很看重利比亚恩德这个混乱的人间地狱,他们向这里所有具有价值的据点都派遣了大量“国际人道主义和平志愿者”,可以说,每个临时政府的步兵班内都能看到这些日本顾问的身影,再往上,担任总体指挥的当然是来自中情局的一众“平民雇员”。

  杨松弹无虚发,两枪打死了三个高价值目标,但仍然无法阻止敌人的反扑。

 就在这时候,天空里传来隐约的“嗡嗡”声,“鳄鱼”的电台中也传来战场管制员的回应。

 “雪山02,尖兵01开始投送”

 伴随着管制员的平静清晰的回应,漆黑的天幕中似乎飘落下几十个黑点,然后是上百个。

“空降兵?”杨松心中狂喜,但不出半秒钟就意识到这样的战术安排有个重大缺陷。

 “敌人在机场没有防空火力?”

杨松很自然地联想到,暴露在对空火网之下,空投的空降兵自身也暴露在巨大危险里。

 果然,他们很快看到进攻的敌人暂时放弃了塔台,他们迅速在日本顾问的指挥下,进入到各自很久之前就准备好的火力点中。

 国际机场本来就是军民两用的,前总统雇佣的NK国设计师按照自己国内的观点,在机场跑道两侧,机库,维修仓库和空地上部署了大量隐蔽火力点,真是做到了无死角覆盖。

 天空被地面火力网编制的稠密弹道完全覆盖住了,红色的是23毫米高炮,橙色的是高射机枪,还有大量35毫米,30毫米口径自动火器。

“等着看吧”

鳄鱼向杨松露出个神秘而自信的笑容。

再抬头望天,那些黑色的“空降兵”慢悠悠地挂在降落伞下,不到几秒钟就被密集的火网彻底撕碎。

“坐标已经标记,正在加密传送”

 鳄鱼眼前的绿色液晶屏幕上,那些大大小小的隐蔽火力点被无人机一一标记,变成了不同形状的白色边框。

 大约是以为空降行动已经被彻底粉碎,匪兵们按照本地习俗纷纷集中到空地上,扭着屁股开始挑起欢快的部族舞蹈。

日本和美国顾问们大约也喝了不少酒,一起狂笑着加入到匪兵的狂欢当中。

 这时候,空中又传来嗡嗡的螺旋桨声音,伴随着声响接近,漆黑的夜空里滑过十多道密集的橙色火线,每一道都直扑标记好的火力点。

 这就是飞雪在“楼兰”基地停机棚里看到的大家伙,一架用运八机体改进而来的“空中炮艇机”。

 “注意,注意,开始投放二号弹药”

空中管制员的声音又响了。

 “等着看焰火表演吧,比除夕的那个要精彩十倍啊”

鳄鱼带着坏笑对杨松撇了撇嘴。

 这次凌空的却不是运八,而是飞雪战友驾驶的“飞鲨”。他们从距离机场几百米的空中笔直地通场飞行,天空上落下几顶雪白的降落伞,伞的前面则是纺锤形状的低阻力航空炸弹。

“轰,噗”

降落伞下的弹体在距离地面还有差不多七八十米的时候纷纷爆裂开,伴随着爆裂声响之后,漆黑的天空笼罩了一层层白色烟云,烟云之下是闪亮的白色光点,如同天女散花般直落下来。

“白磷弹,白磷弹”

 杨松不由地发出惊呼。

短短半分钟,作恶多端的匪兵和他们的日本顾问仿佛地狱里翩翩而起的恶鬼,他们的肌肤沾上了燃烧的白磷弹,任由这些家伙在地上翻滚,在沙地里哀嚎,火势反而越来越大,越来越猛。

即使隔着塔台厚厚的有机玻璃,杨松也闻到了一股类似大蒜烧焦的味道,瞄准镜里,一个日本顾问全身完好,只是头发上落了几片闪光的白磷。不到十秒钟功夫,这个东瀛来的现代战争狂人先是头发脱落,然后皮肤迅速融化,接着是脸部的肌肉,最后是雪白的,带着红色血液的颅骨。

 很快,他倒下了,下半身完好无损,甚至连衣服都没有破,只是脖子以上的头颅已经被白磷彻底化为了乌有。

“飞鲨”和运八的声音已经远去,机场变得死一般沉寂,再也没有活人存在了。

5

145 回家(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