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灭日骁将>065 梁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65 梁子

小说:灭日骁将 作者:渝西三少 更新时间:2018/2/10 8:41:04

“阿文,想不到你这么快就要离开了!”

千厮门外的一个大排档,密密麻麻许多小桌子排列开来,摊贩们都在尽力的吆喝,让来往的人们到自家的摊上来。

张文和黎曼坐在一张小桌上,吃着山城的小吃,看船舶往来,因为是闲暇,两人都没有穿军装,张文是一副国高学生打扮,而黎曼则是大家小姐查模样。

不少拉船的纤夫结束了一天的劳累,也纷纷归来,有的回到自己的蜗居,有的则结伴就在大排档上喝点小酒,说些闲话,以消解一天的疲劳。

两个穿着长衫的行商模样的中年人坐在其中一家的排档中,一边望着江面,不时又望望千厮门码头的上方,似乎在等什么人。

他们是从泊在江边的船上上来的,看来是在此打尖吧。

“莫谈国事,莫谈国事哈!”摊贩一边添茶上菜,一边小心的地对众人提醒。

乱世人命贱如狗啊,他们根本没办法预知自己的明天如何!唯有脚下的嘉陵江水,千年不变,缓缓的向东流去,流去!

江对面的五里店方向,还有一些建筑物在燃烧,那是白天鬼子的飞机轰炸后恶迹。

日军虽然放弃了主动的军事行动,但还是不停在派出飞机对西南地区的重要城市比如山城蓉城进行轰炸,以此制造紧张气氛,迫使光头政府屈服。

“黎曼姐,如果不把小鬼子赶出中国,我们的日子永远都会这样。”张文狠狠地咬下一颗土豆,就像那土豆是小鬼子似的。

“是啊,但是阿文,这么长一段时间来,我还真有点舍不得离开你啦!”黎曼举起杯子喝酒,借以掩饰她脸上的某种表情。

张文一怔,其实在他心底,也有某种东西地萌动,以前似乎还没怎么发觉,现在马上就要跟黎曼分别了,那种东西便不可扼止地跳了出来。

“黎曼姐,你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把小鬼子赶出中国呢?”张文道。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我们要相信领袖,总归是有办法的,只是如今共党到处发展,对党国的布局有很坏的影响。”

“共党?他们,成不了气候吧?”张文在培训期间,已经被完全的洗脑,在他的看法里,共党也不过是一群土包子而已,国军如此精锐,尚且不是日本人的对手,凭共党的土枪土炮,焉能成事?

“阿文,你可千万不要小看他们,当年在江西,鄂豫皖,我们这么对他们围追堵截,可是非但没有把他们剿灭,到了西北,反而越来越多,成了党国的大患。”

“现在不是统一战线了么,而且他们也同意了改编,纳入国民革命军的序列了。”

“哼哼。阿文,你还是太天真啦,他们虽然同意了改编,可根本就是借鸡生蛋,浑水摸鱼,借这个由头,要饷要枪,到处扩人抢地盘,可实际上,他们根本就不服从领袖,自作主张,这完全是独成一系,严重破坏了党国的整体抗战计划呀!”

“哦,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哈!不过曼姐,今后咱们怎样和他们相处呢?”

“这个,自有上面的办法,至于我们,只要记住是党国的一份子,忠于党国,忠于领袖就行啦。哦,还有,阿文,不要再叫我曼姐,听起来怪疏远的,叫我黎曼或者阿曼也行。”黎曼笑道,一边用牙签挑出辣子田螺里的肉,放到张文面前的盘子里。

“啊,这,好,阿曼,说真的,我也有些不想离开你,但是,唉,来,喝酒。”张文把一杯酒给黎曼推过去,却被黎曼一把抓住了手,两人四目相对,似乎要喷出火来。

当两人的距离渐渐缩近时,突然“啪啪啪!”上方响了数声枪声,接着场面瞬间嘈杂纷乱起来。

“抓住他,他是共党,别让他跑啦!”

一个长衫中年男人快速地从千厮门上方跑下来,而他手上居然还有一把手枪,边跑,边回身击发。

在他的后面,一群军警还有便衣紧紧追赶,也在开枪还击,可能是有什么内容,或者是这人运气好,总是没有打中,反倒被这人射中了两个,一个警察,一个便衣,中枪之后,便骨碌碌地从台阶上滚下来。

这人一进入大排档区,便往人多处跑,这样一来,后面的军警特务便不敢大肆开枪,只能一边大叫,一边追赶,反倒又被这人回身打翻一个,气得领头的家伙哇哇大叫。

“是共党,咱们组长在追他,阿文,抓共党!”黎曼一下子兴奋起来,马上打开手包拿出手枪。

“我来。”张文阻止了黎曼,从怀里掏出手枪,举枪之止,恰被追来的组长看见。

“要活的!”特务组长大叫。

张文手一压,“啪!”的一枪打中那人的大腿上。

那人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该死的反动派!”那人倒也强悍,倒地这际,反手一枪就朝张文黎曼这个方向射来。

张文急忙将黎曼压倒,一枪还过去,正打胸口,那人全身翻滚,很快被追来的警特摁住了。

在他地上翻滚时,一包东西从身的长衫下掉出来,被他用力踢到了在排档下,但当时混乱,似乎并没有人察觉这个细节,只是那家大排档的摊主,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男人眼光闪了闪,却装着害怕的样子,缩进了他的桌子下。

两个长衫行商看到这一幕,不免紧张起来,其中较年轻的一个把手伸进了长衫,却被另一摁住了,并且轻轻地对他摇了摇头。

“呵呵,是黎曼哪,你怎么在这儿,这位是?”特务组长看到了黎曼和张文,讶异道。

“这就是张文呐,上面安排我负责他的文化培训。”黎曼介绍道。

“呀嗬,是张神枪呀,久仰大名,这回,可是全赖你哟,要不然,差点让这共党跑掉啦!”看来张文的本事出众,在军统里也是闻名的。

“哪里,哪里,都是党国同志,理当精诚合作嘛。”张文客气道。

“对,对,党国同志,精诚合作,不过这回,咱还是要给你请一份功劳的,哈哈,兄弟,回见。”那特务组长押着被追捕者,带着人扬长而去。

大排档一片狼藉,到处是被撞翻了的桌凳,歪七倒八,地上许多碗碟食物。

摊贩们低声咒骂,忙不迭的收拾,不少食客没有兴致,纷纷结账离开。

张文也扔了几张金元券在桌子上,黎曼或许是有些受惊,这回紧紧的抱着了张文的胳膊,两人如情侣一般的走了。

两名长衫行商起起身会账,准备回到自己的船上。

“二位客官,你们的东西忘啦。”青年摊贩收拾过来,把手上的一包中药包似的东西交给他们。

“这个。”年轻一点的长衫客一怔,却见这青年摊贩用下巴指了指刚才那共党倒地的地方。

另一行商赶紧接过药包,“谢谢,谢谢你,兄弟,再见。”他把药包纳入长衫之中,两人匆匆下了码头,回到了自己的船上,不多久,一道电波从江面上飞出,飞越了大巴山,秦岭,飞向了遥远的大西北。

“说,东西哪去了?”刑房中,被抓获的共党已是遍体鳞伤,本已奄奄一息,但却被特务一根冷水浇醒。

在他面前,特务组长手拿皮鞭,气急败坏地喝问。

“你们别作梦了,东西,早已到了它该到的地方,反动派,你们的阴谋是不会得逞的。”共党口中不断的流出血水,但他却很轻蔑地说。

“混蛋,说出你们在这里的联络点,你拿到东西后要跟谁接头?还有你的上级,老子给你一条活路!”特务组长不甘心,他把脸凑近共党,阴恻恻地说。

“呸!”回应他的是一口血痰,喷了他满头满脸。

“妈的,死共党,给老子上烙刑。”特务组长大怒,急忙抹头脸上的血沫,同时叫喊道。

旁边,脱光了膀子行弄的小特务从烧红的炭里拿出通红的烙铁,恶狠狠地犯在犯人的胸口上。

“滋滋!”犯人身上冒出一股青烟,伴随的是一种焦糊的味道。

“共产党万岁,共……”犯人竭力喊了一句,跟着便再度昏死过去。

“一定要给我撬出东西来。”特务组长像一只暴怒的野兽,拿起衣服出了刑房,这番折腾,这家伙也弄得筋疲力尽了。

第二天一早,居然出了太阳,这在冬天的山城,实属罕见。

远处军营的起床号把张文惊醒,不过他一坐起来,方才想起,他是离开人员,现在已不再受这里的军号控制了。

揉揉眼睛,忽然发现了身边睡着的黎曼,仿佛想起了什么,心中荡漾起来,忍不住伸手去抚摸那一张漂亮的脸蛋。

“嗯,啊,你醒啦!”黎曼睁开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张文,“你要走了吗?”

“阿曼,我,我们记住你的。”张文期期地说,就待掀开被子穿衣。

“别走。”黎曼忽然伸出两条雪白的莲藕般的玉臂,将张文拖入被中,很快大床晃动,被浪翻滚,虽是冬季,满屋却是无限春光。

2

065 梁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