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民国沉浮>017-018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17-018

小说:民国沉浮 作者:陈晓的天空 更新时间:2015/3/15 16:19:31

017

上海是个国际性大都市,繁华程度远远超出西方的几个城市,常驻人口就有几百万,流动的就更多了,一路上就能感觉到上海不愧是远东第一大城市,到处有着其他城市没有的高楼,除了在码头有看见穿着破烂的苦力,越是到里面,市民的穿着都是很好的,黄包车和电车的叮当声一直响不停,小车、人来人往很热闹。

陈大福背着还有点晕船的蛋蛋出了码头,蛋蛋跟陈大福都看花了眼,倒是没看见几个蛋蛋害怕的外国人,陈大福估计他们怕都被日本人抓进集中营了吧。黄包车都围着下船的旅客找生意,陈大福的样子一看就是乡巴佬穿的不算破烂也脏兮兮的没人理。陈大福在这里打过几个月的工,大致的位置还是知道的,码头通常都是三教九流出没的地方最不安全,出去走了一段路就叫了一部黄包车拉他们去离虹口不远的地方放他们下来,钻进一条小巷子里,找到一个很小的家庭旅馆住了进去。

住了两天蛋蛋才恢复过来,陈大福带她出去租房子,找了一整天才在一条弄堂里找到一家愿意把房间租给他们的人家,一个亭子间其实就是个小阁楼,不到十个平方,里面有一张床也省的他们买了。

每个月一个大洋,房主验看了户牌也是看他们兄弟可怜才要价不高,答应在房主不用的时候在厨房做饭,还答应出面帮他们去里弄保长那里申请良好市民证,俗称“良民证”,当然费用得他们出,包括等通知去警署照相的费用。

回到旅馆,他们没什么可收拾的,商量了要买哪些必需的东西,床垫、被子、做饭吃饭的家伙、洗漱用品等,这个都是马上就需要的,其他的以后慢慢地再说,他们手里的钱足够他们在这里生活很长时间了。

陈大福跟蛋蛋都为即将到来的新生活感到高兴,陈大福心里也为自己能够逃离那个人间地狱庆幸和兴奋,生命得到暂时的保证了。以前打工的那个工地自己只能知道大概位置,在大上海的郊区,离这里很远,听房东太太说起那个地方,都是农田,没什么建筑只有零散几个小村庄。陈大福想了想也就放弃了。

对于以后的路怎么走,陈大福心里也没底,最好就是去澳门,听人说过整个二战只有那里最平安了,可手里的钱不够两张船票只能等安定下来了再打算了,这个乱世里,没有什么可约束的了,捡回来两条命是要好好珍惜,要不要冒险拼一把不枉自己来到这里?陈大福心里也没底更没信心,何况身边还有蛋蛋。

陈大福跟蛋蛋都没什么未来规划,又开始了基本不出门在家养身体的日子,蛋蛋现在负责起他们每天的伙食,从不会到会,反正他们都对于味道不讲究,只要是吃食,热的吃食他们都能满足,房东太太对他们两个半大的孩子很同情,手把手地教蛋蛋做饭做菜,还每天带着蛋蛋去买菜,关系处的比一般的租客、房东之间要热乎的多,他们也对房东太太内心感激。房东太太对外还宣称他们是她家的远房亲戚,这让蛋蛋跟房东太太关系更加亲热了。

一晃他们已经在这个亭子间里住了快2个月了,陈大福每天都带蛋蛋坚持锻炼身体,吃的正常了,也吃的好了,陈大福的胸肌也回来了,腹肌也恢复到比以前更加硬板了,现在他们出门,已经看不出以前的模样了,不过他们除了跟房主,跟其他人基本上不打交道。

蛋蛋也长高了,身上已经不是瘦骨嶙嶙的样子了,变得很可爱,性格也变得开朗活泼了。一笑两只小虎牙露出来。胸前也长出了小笼包,他们每天都睡在一起,对她身体变化没有秘密,也都习惯了搂在一起睡觉,暖和嘛。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陈大福有点对她的身子有了说不出的好奇了,有时候还能想起来以前在网上看到的画面和工友们说的黄色笑话。只是下面的小福对蛋蛋好像没兴趣,陈大福开始担心起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出毛病了。

蛋蛋每天都忙于家务和伙食,房东太太已经得知蛋蛋原来是个女孩很喜欢带她一起去买菜,还经常送点家用的东西给他们。陈大福每天上午都出去转悠,下午就在房子里锻炼,让自己更强壮,陈大福很明白,他们俩以后只能靠自己来保护了。

身体好了,耳朵跟眼睛更加的灵,每天夜里陈大福都锻炼耳朵,听各种能听到的声音并分析声音传达的动作,为可能到来的机会做好准备。

这天夜里,陈大福正在听隔壁楼上传来的声音,昨天开始就能够撇开其他,专门听想听的了,蛋蛋在陈大福怀里已经睡着了。一对年纪不大的夫妻在谈论什么,可惜陈大福对上海话听不太懂,这能听简单的几句。听了一会,他们停了下来,不一会又开始听到男人粗重的呼吸和女人的呻吟声,陈大福虽然是个小白,但也能猜到她们正在做什么了,心里开始怦怦跳起来。女人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了,夹杂着又像哭又像叫的声音了,陈大福突然自己感觉到腹部一热,小福挺了起来。陈大福差点哭出来了,好几个月了,连晨勃都没有,一直都担心自己是不是饿废了,前段时间身体亏的太厉害了,一直在死亡边缘挣扎,到上海生活安定了以后,一直都没有恢复这方面。

抱着蛋蛋睡了这么长时间了,陈大福现在才感觉抱着一块火炉觉得烫手,原来一直抱她身子的手也开始不自然了,脑子里一片混乱,注意力全部都在怀里了。蛋蛋睡的很熟,呼吸顺畅自然,头就埋在自己胸前。陈大福偷偷地把手在她背上抚摸了几下,隔着内衣都能感觉到她嫩滑的皮肤,软软的,没有一点以前的骨头咯手的感觉了,手伸到蛋蛋的屁股上,不大的屁股已经很有肉了,轻轻地摸了几下,蛋蛋突然翻身了,吓了陈大福一跳,赶紧歇了怀心思,暗骂自己禽兽,又在想,禽兽跟禽兽不如哪个更正确呢?胡思乱想了一会,迷迷糊糊地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陈大福感觉小福被什么东西抓着了,抓的自己很舒服,忽然小福被拽了一下,陈大福一下子醒过来。原来的小福现在高昂地顶在蛋蛋的屁股上,蛋蛋醒来不知道是什么,就反手去摸,一下子就抓住了,还拽了一下才把陈大福拽醒了。

小福在蛋蛋的手里更加的坚挺了,陈大福赶紧把蛋蛋的手拿开,把腹部往后退了几下,蛋蛋迷迷糊糊翻过身问 “哥,刚才那是什么啊,顶着我了”。陈大福羞愧地告诉她“没什么东西,哥已经把他拿开了,还早你睡吧”。蛋蛋听了,就把身子又贴了过来准备继续睡,陈大福极力把小腹往后,还是顶到她小肚子上了。

蛋蛋用手去抓,陈大福挡住她的手不让,让蛋蛋好奇心上来了两只手一起上,终于又被她抓住了,被抓到根子上,还上下摸了几下。对男女之间的事,蛋蛋不大懂,但抓在手里的东西她还是知道的,连忙把手拿开,脸都红到脖子了。

黑暗里陈大福脸皮也厚起来“蛋蛋,这是哥身体一部分,很正常的反应,谁让蛋蛋现在变成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了呢”。蛋蛋愣了一会,慢慢地把身子跟自己贴的紧紧的’“哥,你喜欢蛋蛋”,民国的女孩子14岁就嫁人生孩子了,蛋蛋已经十三了。

陈大福只比蛋蛋大三岁,火已经点着了开始越烧越旺,陈大福嗯了一声。其实自己跟蛋蛋不可能分开、不可能做兄妹的,迟早要走到这一步,只是没想到这么早。既然都这样了,陈大福索性问她“蛋蛋,你喜欢哥吗”蛋蛋没有说话,把脸贴在陈大福脸上害羞了。陈大福亲了一下她红扑扑的小脸,蛋蛋忸怩地亲了陈大福一下“蛋蛋,等你长大了,做哥的老婆好不好?”蛋蛋很小声地回答“我听哥的”。陈大福又厚着脸皮问她“你知道做哥老婆是什么意思吗”蛋蛋点点头“知道。就是跟哥一起睡觉帮哥生孩子”蛋蛋又补了一句“我们一直都在一起睡觉”。

陈大福脑子腾地一下晕了,这时天已经大亮了,房东太太马上就会喊蛋蛋去买菜了。

自从那晚以后陈大福跟蛋蛋都不自在,一说话都脸红。房东太太还特意上来让陈大福带蛋蛋去医院看看是不是生病了。

一天晚上房东太太特意上来阁楼和蛋蛋说话,等陈大福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房东太太刚好下楼看了一眼陈大福“大福你妹妹这几天身体不方便,你多照顾她”陈大福嗯了一声。

018

三月份的一天夜里陈大福终于忍不住哄着蛋蛋做了自己一直想做的。第二天房东太太看到陈大福去买菜,很是奇怪,陈大福支吾地解释蛋蛋有点不舒服。房东太太好心地提醒陈大福,要好好照顾妹妹,多做点好吃的,还让陈大福提前用厨房。

喂蛋蛋喝炖好的鸡汤,蛋蛋已经不生气了,床单也被蛋蛋收起来了很乖地喝着,陈大福知道蛋蛋受苦了心里感觉非常内疚和心疼。

蛋蛋养了好几天才恢复,陈大福一直不敢动她,一想起那天夜里自己就害怕,害怕蛋蛋受伤生病留下自己一个人照顾不好她。心里的那个欲望也散了很多。过了快十天,陈大福夜里又有火了,实在忍不住又去哄蛋蛋,蛋蛋说什么也不答应,陈大福只好哄她自己来,自己不动,蛋蛋才一脸害怕地答应试试。

渐渐的他们的生活开始正常起来。蛋蛋也慢慢开始有了感觉,这是他们从来没有过的体验。他们开始乐此不彼地每天夜里都做,每次都能得到不同的快乐体验。

房东太太这几天好像有点觉察到什么了,蛋蛋也跟陈大福说买菜的时候,孙姨问她跟陈大福是不是亲兄妹,蛋蛋不敢说是亲生的了,只是说是表兄妹,孙姨才一脸恍然地笑了。又隐晦地告诫蛋蛋小心点不要怀孕了。这个陈大福跟蛋蛋从来都没有想过的,坐在家里他们都开始一脸的担心,飯都没心思去做了。

晚上蛋蛋跟陈大福不敢做了,蛋蛋还问她肚子里是不是有小孩了,陈大福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也在担心发愁,蛋蛋更担心了埋在陈大福怀里哭起来。陈大福哄了一会,保证以后不做了她才不哭。两个人担惊受怕地过了好几天,蛋蛋没什么不正常,两个人才偷偷地松了一口气。

家里地方太小,陈大福跟蛋蛋没什么家具,东西都堆在床头,陈大福看着碍眼就把东西收拾一下,看到挂在床头的竹筒,陈大福又想起路上的那段岁月。竹筒很老了红的发黑有年头了。陈大福拿出去下面准备洗干净保存好。竹筒很深,里面有脏东西洗不到,就拿跟筷子捣进去,捣了几下听声音不对好像不是实心的。带着好奇,回到房间里仔细研究,终于发现竹筒下面是接上去的,不仔细看花纹还真看不出来。

蛋蛋也好奇地看陈大福在捣鼓竹筒,陈大福用布仔细地把下面接缝处擦干净,用小刀在接缝的地方轻轻地撬,竹筒松了,下面一块还连在上面,陈大福研究了一下,拿起来轻轻地转动,筒底下来了。里面有团塞进去的油纸包好的东西,陈大福激动地慢慢打开油纸,一层一层的包裹的很密实。油纸包裹的是一叠纸很干燥。蛋蛋把门关好两个人坐在床上摊开。大多是银票和一块似木非木黑糊糊的小牌子,牌子上面还有个小眼,正面刻了两个字“大福”背面两排小篆字,蛋蛋勉强认出来“中原洛阳陈氏嫡支第二十七孙”,看来这块牌子就是陈大福自己的。银票有交通行的,有中国银行的,还有张大额的是花旗银行的,十几张地契,看地址是陈大福老家的田契和房契。

陈大福跟蛋蛋开始数银票,七张银票总共15800大洋,好大一笔钱啊!陈大福跟蛋蛋都惊呆了,蛋蛋的100大洋已经让他们看到了生活的希望,这么多钱他们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了。看来这个陈大福是个有钱人还是个很有钱的。激动过后陈大福又开始患得患失起来,钱是没问题了,这么大一笔钱是福也是祸呀,一路上要不是靠水维持生命,对它有特殊感情,早就丢掉了,陈大福拍拍胸口为自己庆幸。

蛋蛋找了根绳子把牌子穿起来,陈大福挂在脖子上,其他东西都原样包回去放进竹筒,陈大福跟蛋蛋都觉得还是竹筒里安全,筒底不知道是哪个能工巧匠做的,很巧妙,一扭就回去了,能看出的就是刚才撬动的那一点点的痕迹了。陈大福用锅底灰和一点点的油把外面擦了一下,这样基本上看不出什么了。挂在床头他们又开始不放心了,放在床下又怕看不见丢了,最后蛋蛋拿绳子把竹筒拴在她的床头枕头边,两人才都松了一口气。

整个一天,他们都眼睛不离开竹筒,做梦一样吃饭都没了胃口。他们俩又高兴又担心,吃晚饭他们傻坐着开始傻笑起来。有钱比没钱好嘛!陈大福调整心思,总不能有了钱自己反而过的这么不安全起来了。

这一夜,陈大福跟蛋蛋都睡不着,蛋蛋不时地伸手去摸竹筒是不是还在,陈大福搂住她的身子,又开始想了,是想做了。蛋蛋觉察到了,其实他们都想做只是不敢做。黑暗里他们俩眼睛亮晶晶地对看了一下,就抱在一起了互相脱衣服了,不管了有钱了,生他十个八个都养得起。

竹筒就好像催情药,他们都做的特别痛快,这么多天的压抑得到了充分释放。他们一身汗水地做着不知疲倦。最后他们都瘫在床上动不了了。

就这样提心吊胆地过了几天,顶着黑眼圈的陈大福决定想法解决现在不正常的状况,盘算了很长时间,终于决定把钱都换成美金或金条存进租界里的外国银行里,现在上海有这些银行的都搬到公共租界或法租界了,市面上只有日资的银行了。

背着竹筒,不敢抱怕人怀疑什么宝贝。陈大福带蛋蛋做黄包车去法租界打听好的花旗银行去换钱。先要过日本宪兵的检查站再过巡铺的检查岗,日本人对于他们俩只是检查了良民证就放行了,巡铺倒是问了去干什么去,陈大福回答去找原来的老师,递上毕业证,这个年代,有学历的不多是个好身份,巡铺看了看还给陈大福就放行了。

到了花旗银行,陈大福在大堂询问了开户和存取流程,找到一个周围没人的柜台,也就是办公桌,不像自己那个年代都是隔着玻璃说话。银行职员看到陈大福拿出的存单,有点惊讶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其他银行跟花旗银行都有互相汇兑,能在这里全部兑换,只是需要出不多的手续费,陈大福决定把钱都换成美金存进去,按照银行兑换比例,换了六千多美金,按照银行里方经理的建议,陈大福用美金和银行购买了去年刚刚发行的美国政府战争债劵3年期,这个债劵其实就是赌美国政府打赢这场战争,回报很高的那种。

陈大福再怎么读书少也知道这场战争是美国打赢了,跟银行约定可以在全世界任何一家花旗银行存取。剩下的大洋兑换成二根大黄鱼和几十个大洋带回去。

回到租住的房子,陈大福把债劵存单和地契原样放回竹筒里,蛋蛋按照陈大福画的样子用结实的布料缝制了二条背心,把二根大金条缝进去,平时陈大福和蛋蛋就贴身穿在身上以防止急用。

有钱了陈大福就动了去国外避祸的念头,可自己和蛋蛋都不懂外语,陈大福跟蛋蛋商量,让蛋蛋继续穿男装留短发,每天花2个小时时间去弄堂口孙姨朋友家里学习英文,晚上回来再教自己,孙姨的女性朋友是一个留学回来的老师,已经50多岁了,没有子女,老伴也在前几年去世了,以前在一家教会学校里教书,教会学校被日军勒令关闭后现在只在家里收了几个学生教英文和法文,毛老师平时经常在孙姨家里吃饭跟蛋蛋处的比较好,蛋蛋读过书有点基础,毛老师爽快地答应教蛋蛋,不过她没有收陈大福和蛋蛋的学费,陈大福只好跟蛋蛋商量平时过年过节给老师多带礼物感谢了。

孙姨已经知道他们住在一起,他们也没有要瞒着的意思,在他们眼里他们就是夫妻了。陈大福陆陆续续地买了不少书回来看,大部分是民国出的言情小说和演义,蛋蛋也喜欢看言情小说。陈大福一边看书一边跟蛋蛋学繁体字,只是需要把繁体字认清楚,以后好跟这个文凭相符。白天他们一般都看书写字,陈大福也不瞒着蛋蛋,不认识的字就请教她,跟蛋蛋解释说脑子饿坏了,也不管她信不信了,总之陈大福一提当初差点饿死的事,蛋蛋就没有一点抵抗力陈大福说啥都信。

1

017-018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